211 那年盛夏夜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09字数:1025309

这一觉,温馨睡得很沉很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在梦里面,回到她小时候,有爸爸,有妈妈,他们都很爱她,那时候她觉得她是这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小朋友。

七岁生日那天,妈妈送给她一条漂亮的绿宝石项链当礼物。

妈妈说:“温馨,这条项链从今天起就是你的了,你要好好保管它,也许有一天,当你遇到困难了,它能够帮助你。”

“我会保管好它的,妈妈。”她很喜欢这份生日礼物。

爸爸给她买了她最喜欢的巧克力蛋糕,许愿的时候,她在心里默念着:我要和爸爸妈妈永远都开开心心地在一起。

那天晚上爸爸有个非常重要的酒会,因为是她的生日,所以爸爸就把她带去了,免得她孤单单的一个人在家里。

她还记得,他们去的那栋房子特别大,特别漂亮,房子后面有个大大的花园,里面栽了许多紫丁香,繁花满树,香气扑鼻。

在那里,她遇到了一个大哥哥。

他一个人坐在树影里,周围静悄悄的,起初吓了她一跳呢!

好像有谁惹他生气了,她跟他讲话他都不理他。

为了逗他开心,她对他说:“哥哥,我跳舞给你看好不好?”

他仍然冷冰冰的,只看着她,不说话。

小寿星的心情极好,他的冷漠非但没打击她的热情,反而更坚定她要让他高兴的念头。

她学的是芭蕾,舞蹈班里,老师夸她是跳得最好的小朋友。

盛夏夜,穿着白裙子的小女生在月下翩然起舞,天国之花的花瓣纷纷扬扬,漫天花雨为她伴舞。

由于没有穿芭蕾舞鞋,影响她的发挥,脚下忽然一扭,她惊呼一声,就惨兮兮地摔倒了。

屁股着地,好痛!

大哥哥朝她走过来,向她伸出手。

她本来痛得龇牙咧嘴,见他终于有了反应,一下子高兴得忘了疼,傻乎乎地冲他笑,把小小的手放到他的手心里。

“谢谢哥哥。”她声音甜甜的。

他个子很高,背对着月光,树影斑驳,她始终无法清楚他的样子,唯一印象深刻的是,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他把她抱起来。

莫名的,她一点不怕这个陌生人,反而在他怀里咯咯笑着,“今天是我的生日呢,我七岁了,哥哥你多大了呀?”

“……”

“谁惹你生气了吗?”

“……”

“我已经许过生日愿望了,但是今天还是我的生日,我再补一个吧。”单纯的小女生这样说着。

“我希望,哥哥能和我一样,每天快快乐乐的,所有烦恼都跑光光。”

他的脚步一滞。

然后她听到妈妈喊她的名字,她是偷偷跑出来的,妈妈看不见她肯定着急了。

她叫他放她下去。

他照做。

急急忙忙走出一段距离,她忽然想起什么,停了下来,回过身,笑眯眯向他挥挥手,“哥哥,我的名字叫温馨,温馨,很好记的哦。”

她以为他和她一样是来参加晚会的客人,想着待会儿还能见到他。

回到宴会厅没多久,她的脚开始痛,是刚才摔倒扭伤了。

担心伤到骨头,爸爸妈妈赶紧带她去看医生,所以最后她没能和那个哥哥见面。

虽然有点可惜,但那天晚上,她很开心。

一个人拥有的幸福太多,是不是会引起上天的妒忌?

在她过完生日的隔天,妈妈忽然晕倒,到医院做完检查,她被诊断出急性白血病,而且病情恶化迅速,短短两月后,她就去世了。

那一年,她失去了妈妈。

她变得不爱笑。

隔年,爸爸再娶,家里有了新成员:苏姨,大哥,姐姐。

家里的人更多了。

她的笑容,却更少了。

但无论新的家人对她如何,至少,她有爸爸。

可转眼间……

她站在冷冰冰的医院里,有人告诉她,她的爸爸死了,死了!

“温馨,看看你做的好事,你把你爸爸害成什么样了!”

“你爸爸他死了,他是因为你死的!”

“从今以后,我们温家没你这个不孝的女儿!”

不,不,不!

她双手抱着头,想要赶走脑袋里的声音。

她的爸爸还活着,骗她的,都是骗她的!

“温馨,我是你爸爸啊,为什么你要害我,为什么,为什么……!”

她看到了爸爸,他身上好多好多血。

他一直在问她为什么。

温馨很想向他解释。

不是的,爸爸,我没有,没有,你相信我啊。

可爸爸却离她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不要,爸爸,别走,别丢下温馨,不要走!

“爸爸……爸爸……别丢下我……”

“温馨,醒醒,温馨,睁开眼睛,看看我。”

是谁在叫她,是谁?

梦境里,爸爸对她说:温馨,你太让我失望了!

不是这样的,不是的……

你太让我失望了……

不是的,不是的……

“爸爸——!”

她猛地睁开眼,视野里是男人担忧的脸,灯光打在他脸上,那一瞬间的恍惚,他的脸与那名少年的重叠,她仿佛回到了那个美丽的盛夏夜,夜风很凉,丁香花很香。

她,很幸福。

“温馨,你做噩梦了。”他轻轻地说,用纸巾擦着她额头的冷汗。

温馨呼吸急促,浑身冰凉,好一会儿她才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

她动了动唇,却觉得嗓子火烧火燎的疼,发不出声音来。

容离仿佛有心灵感应般,“我去给你倒杯水。”

她心跳仍然有些快,水淋淋的眸子追随着他的身影。

他端了杯热水回来,把她抱到身前,喂她喝水。

她喝得有点急,被呛到了,连连咳嗽,缺少血色的脸颊倒终于恢复些淡红。

镇静剂的作用加上她这两天几乎没有合过眼,或许还有那熟悉的,令她心安的怀抱,这一觉,她足足睡了十多个小时,现在是第二天的早上六点过。

天,蒙蒙亮。

一杯水见了底,容离问她:“还要不要?”

她摇头作答。

“想不想吃东西?”

“不想。”她闭着眼趴在他肩头,“几点了?”

“六点十五分。”

“嗯……”

容离抚着她如丝绸光滑的秀发,眸光几许挣扎后,他沉声开了口。

“温馨,你爸爸今天下葬。”

*

感谢jwrjwr亲的月票。

这一章的回忆,基本上交代了容少和温馨的初遇了哈

今天网站抽风了,作者后台一直打不开,俺只好用手机发文。阅读页面和书评区俺也打不开,大家有遇到这样的问题吗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