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不许动!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5:28字数:1025309

飞往德国的私人专飞机上。

温馨窝在柔软的沙发里,明眸透过窗子望着外面的蓝天白云怔然出神。

轻掩的门被推开,眼角余光里,男人高大的身影正向她走来,因为在墓地的那番争执,她这会儿心头堵着气,见他靠近,她索性闭上眼睛,用漠视来表达她的愤怒。

谁都无法容忍喜欢的人对自己视而不见。

容离眸光沉了沉。

他知道,她在怨他,因为他用她的姑妈威胁她,逼她留下来。

如果可以,他也不愿采取极端的手段,可是没办法,当她说出那句到此为止时,他害怕了,恐惧了,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放任她离开!

他捏住了她的软肋,她妥协了,她说会听他的话,并且向他承诺,她就住在华苑,哪儿也不去。

可即便有这番保证,容离还是怕,他怕万一等他从德国回来,她不见了怎么办?!

他是可以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她,可若是那样,和囚禁她有何区别?

考虑再三,他不顾温馨的意愿,要她一同去德国。

只有随时把她带在身边,他方能安心。

从墓地回来后,她就没给他好脸色,此时的无声抗拒,更像根细细的针扎着他的心,刺刺的疼痛着。

他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就算有温延军逝世的影响,哪也不至于她如此决绝地跟他分手吧。

容离坐到她旁边,他伸出手去拉她的手,打算和她好好谈一谈。

“温馨,我……”

“别碰我!”

她倏地睁开眼,冰冷的目光射向他,无情的将他刺伤。

她一再推开他,态度极度尖锐,冷色蒙上男人俊美的脸孔,他深深看着她,凤眸里压抑着躁动的怒意。

温馨同样梗着脖子瞪他,水水的眸子微微泛红,像只受了伤为保护自己而变得凶悍的小兽。

看着倔强的她,男人眯紧森黑的眸,到底是不忍冲她发火。

他强硬地将她抓过来,让她坐到他腿上,手臂牢牢圈住她。

“温馨,别和我生气了,乖,别气。”就跟平常她耍小脾气一样,男人耐心地哄着她。

温馨却更烦躁。

她是生气,气他不理解她,气他总是逼迫她,但归根结底,她是在生自己的气。

她被深深困在了内疚的牢笼里,对未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放开我!”她挣扎着。

男人当然不会听的话,而是抱得更紧。

“对不起,在你需要的时候我没能及时回来,温馨,你乖好不好,别生气了,恩?”

他诚恳道歉,大手揉着她的小脑袋瓜,帮暴躁的小动物顺毛,安抚她的情绪。

热热的呼吸从耳际掠过,低沉磁性的男声缠绕着她的思绪,温馨有一瞬间的动容,想就这么依赖他,然而某个讯息忽然跳出来,提醒着她,那天晚上他和楚萱做过的事!

小手就抵着他的胸膛,排斥的把他往外推,“走开,我不想看到你!”

恶劣的男人,为什么事到如今他依旧能当做一无所知,心安理得的面对她?

他真以为她傻,好骗,任由他玩弄么?

“容离,你走!你走!”她用自己的两个小拳头狠命砸他。

容离狠狠拧起眉,就是不肯松半分力道。

混乱中,她的膝盖恰好顶上他腹部的伤口。

他闷哼一声,松开一只钳制她的手。

温馨趁机从他怀里逃开,离他远远的。

然后她看到他的手按着左下腹,而他的脸色看起来比之前更为苍白。

本来打算出去的,见他神色没对劲,她心头一紧。

“你怎么了?”担忧爬上了她的眉间。

纵使话说得再狠,对他的关心仿佛成了本能,是无法控制,无法作假的。

所以,明明伤口痛得很,容离却笑了,尽管他的笑容仅是嘴角弯出个小小的弧度。

“没事。”

他随意地道,仿佛疼痛只是幻觉。

他脸都白了,温馨哪里肯相信。

抿抿嘴,她还是走过去,眼睛盯着他的腹部,狐疑地问:“你受伤了?”

之前她沉浸在悲伤中,没察觉到他的异样,这会儿冷静下来,她才反应过来,他身上有股陌生的味道,似乎是药味。

容离当然不会承认。

“没有。”

她站到他面前,“那你把衣服脱了!”

“……”

温馨二话不说就自己动手,非要亲自看个究竟。

容离按住她,“温馨,别闹。”

她愈加肯定他身上有伤,心揪得紧紧的,她竟然板起脸吼他,“不许动!”

容离就是一怔,继而哑然失笑。

这傻丫头啊,生来就是他的克星!

暖意从心底涌出,得到关怀的男人心情转好,他不再阻止,身子往后仰,两手撑着沙发,乖乖的,一副任由她处置的样子。

对上他染着笑意的眸子,心猛地跳动一下,温馨脸颊有点烫,但害羞什么的,无法与探知真相相提并论,她硬着头皮上。

他是坐着的,两腿分开,她站在其中,弯腰解着他衬衣上的扣子,这样的姿势,其实很那啥。

全部扣子解开后,男人腰间的绷带毫无遮掩地呈现在她眼前,而且白色的绷带染了淡淡的红,明显是有渗血。

她的一颗心,瞬间一滞。

她有些慌乱地看着他,“这……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受伤?”

难怪他脸色总是苍白的,就连嘴唇的颜色都很淡很淡。

享受她对她的关心,容离微微眯起眼,表情放松而满足,他坐直身,把她拉到身前,他的脸亲昵地贴着她的小腹。

“别担心,只是小伤。”他风轻云淡地说道。

飞机上开了暖气,衣服穿得少,他一说话,她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感受到他的嘴唇的开合,麻麻的,痒痒的,温馨绷紧了身子,下意识要退开,可又怕碰到他的伤口。

于是她站着没走,小小的手有点迟疑地环抱住他的头,轻轻摸着他的头发。

“容离,那天我给你打了那么多次电话你都没接,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嗯。”

手指穿入他的发间,温馨又问:“可是楚萱给我回电话的时候,她说,你在洗澡。容离,你告诉,你有骗我吗?”

*

感谢心语亲的月票,3q~~~~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