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那你是要怎样?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5:26字数:1025309

研究所占地面积大,一边是工作区域,另一边是生活区。简尧的朋友是外国人,却对中国风极感兴趣,生活区是古色古香的苏州园林设计。

假山亭台,小桥流水,花园里有一大片梅林,白梅盛开,纯洁的白色如落雪一般,清新雅致。

温馨住进来,自然是和容离一个房间。

温馨环顾眼陌生的房间,装潢以白色为主色调,与容离房间的风格恰恰是相反的。她走到落地窗前,外面是漂亮的花园景色,繁花似锦,美不胜收。

“先去洗个热水澡吧。”容离走过来对她说。

这丫头的手冰凉冰凉的,德国天气冷,他担心她感冒。

温馨看看他,“好。”

她正想说没有她的睡衣,有人来敲门,容离去把门打开。

来的是楚萱。

她朝容离笑笑,然后把手里的东西举了举,对温馨说:“我看你们没有带行李,这是我的睡衣,新买的,还没有穿过,今晚你就将穿吧。”

她表现得热情友好。

容离淡淡挑下眉,他们行程仓促,他倒是忘记给温馨准备换洗的衣物了。

他就把睡衣接了过来,道了声谢谢。

楚萱浅笑,“小事情,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温馨要是还有什么需要的,就跟我说一声吧。”

温馨站在窗前,眼睛盯着楚萱,再看看转接到容离手上的那套睡衣。

她告诉自己,别多想。

“谢谢你,楚小姐。”她礼貌地回谢。

楚萱摆摆手,“你这样就见外啦,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早点休息吧。”

道了晚安,楚萱就走了。

一转身,她脸上的笑容迅速褪去,浓浓的嫉恨充满了那双她精致的眸子,扭曲了她的美丽。

回到房间,关上门,她拿出手机,找出威廉的号码。

“萱,想我了?”威廉的开场白一贯如此。

对此楚萱早已习惯,她直接切入正题。

“温馨来德国了。”

威廉笑了声,“容离带她去的?”

“嗯。”

“所以你现在是吃醋了?”威廉明知故问。

楚萱用手撩开窗帘,她的房间是和容离的相对的,只是中间隔了花园,花草树木的阻挡使得她无法看清对面房里的光景。

她声音很冷,“温延军那件事你处理得怎么样了?”

“宝贝儿,你这是怀疑你男人的本事么?”威廉戏谑。

那个“你男人”让楚萱有点反感,但她不会愚蠢的因为一个称呼问题惹怒威廉。

“都灭口了?”

威廉扬起笑声,隐隐有抹意味深长暗藏其中,“放心,都处理干净了,不管是萧湛,还是容离,都不会查到我头上的。”

楚萱眉目笼着冰霜,她一直观察着对面的房间,并未留意到威廉刚刚的异样,“那就好。”

“今天找我,不会只为了确定这个吧?”

外人眼里的楚萱是个温柔善良的千金大小姐,但那仅仅是假象,真正的楚家大小姐,可是个心狠手辣的坏女人呢!

这一点,威廉极为清楚。

她有多爱容离,对温馨的恨就有多深,或者是,加倍!

不把温馨弄死,她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怨毒之光掠过她的眼眸,“威廉,我要你到德国来。”

“哦?”威廉长长的应了一声,带着趣味,“你打算做什么?带我见你的心上人?”

楚萱没去理会他的调侃,她收回手,月光被窗帘模糊,朦胧的冷光将她笼罩。

阴影中,响起她冷冷的声音。

“这一次,我要温馨死!”

把门关上,容离拿着睡衣来到她面前。

“今晚就穿这个吧,明天再去买新的。”

温馨两手背在身后,明显是拒绝,“你放着吧,我不穿。”

容离微微皱眉,“怎么了?”

心里对楚萱膈应着,温馨说:“我不想穿。”

凤眸将她从头到脚掠一遍,容离问:“那你是要光着?”

她愣了下,反应过来自己的话有歧义,脸颊红了红,她说:“我穿你的衣服吧,衬衣也行,你有带多的吗?”

小丫头主动提出穿他的衣服,男人自然没有异议,只不过……

“她拿来的有问题?”

衣服是崭新的,她介意什么?

介意这是楚萱送来的么?

温馨的手依然背在背后,交握着,像个赌气的小学生,嘴里咕哝着:“……没问题……可我就是不想穿……你把你的给我吧。”

他以前不是很喜欢叫她穿他的衬衣么?

容离就把睡衣放下,抬手摸着她的小脸蛋,嫩嫩的,滑滑的,就像剥壳鸡蛋样。

“那就穿我的吧。”他猜测,温馨多半仍在介意之前那通电话,所以对楚萱有些成见。

她是有点无理取闹的,不过他是不会为这责怪她。

对她,他只会疼。

温馨的眸光就亮了几分,“我自己去拿吧。”

“嗯,乖乖的,我去给你热杯牛奶。”容离吻吻她的额头。

“好。”她很乖地点头。

等她进了卫生间,随后响起水声,容离这才出门。

尊贵的容少,从来不进厨房的大男人,此时却心甘情愿给一个小丫头热牛奶,像个尽职的保姆,当简尧看到这样的画面时,心头那个一惊。

“哥,你在做什么?”他是肚子饿了来找点吃食,哪晓得竟然会看到如此罕见的一幕。

容离淡淡瞥眼他,淡定纵容,不见一丝一毫的窘迫。

“给温馨热牛奶。”

简尧从冰箱里翻出面包,撕开包装袋啃了一口,暗暗腹诽:哥对温馨那丫头太好了吧,快成二十四孝好老公了!

呃,老公?!

他俩会结婚么?

简尧的思维发散的那就一个快。

要是温馨嫁给了哥,那他得叫她嫂嫂咯?

小嫂嫂?

感觉很奇怪啊,那丫头那么嫩,却是他的嫂子。

简尧抖了抖。

“她爸爸的案子有线索吗?”

容离说:“还在调查。”

对方做事干净利落,要找出真凶,有些难度。

简尧挠下头,“温馨她怎么样了?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很大吧,我看她好像都瘦了。”

“以后你就别在她面前提起温延军了。”容离吩咐道。

“我明白。”

牛奶煮开了,容离关掉火,把白白的牛奶倒进玻璃杯里,“楚萱血液里的药物成分查清楚了没有?”

简尧抿了抿唇,“最快明天能拿到结果。”

*

感谢雅涩糖衣亲的红包,送俺这么多,破费了~~~~俺努力码字去吧,写的顺利的话就加更,要收拾坏女人咯,大家希望楚萱的下场是怎么样滴?ps:离别也要来咯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