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一直等下去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7:01字数:1025309

凉风习习的盛夏夜,月光倾城,丁香盛放。

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像个可爱的小天使,就这么突兀地闯入他的世界。

她冲他微笑,“哥哥,我跳舞给你看好不好?”

她在他怀里许愿,“我希望哥哥能和我一样,每天快快乐乐的,所有烦恼都跑光光。”

她对他说:“哥哥,我的名字叫温馨,温馨,很好记的哦。”

温馨,温馨,从那天起,她温暖了他的心。

一眼认定,至此沦陷。

“容离,我想你了。”

“容离,我喜欢你。”

“容离,以后多笑给我看。”

她看着他,如玉的脸蛋儿红扑扑的,明亮的眸子望着他,浅笑动人。

她就站在他面前,他一伸手,就能触碰到她的脸。

“温馨……”

可他抬起手时,她却不见了。

四周的景物迅速转换,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刮到脸上如刀割一样的痛,大雨迷蒙了视线,他努力睁开眼看了看周围,竟然又回到了码头。

目光扫向前方,她已经退到了边缘。

她无声地说:“容离,忘了我吧。”

不,温馨,快回来,回来!

他大声喊着她,可喉咙仿佛被一只大手掐住,他发不出声音。

他看到她的身影下落,他发疯一样追过去。

冰冷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涌来,肺里面灌入冷空气,痛得他窒息。

他到处找她,可他不知道她在哪里,他找不到她……

一个大浪袭来,将他淹没。

那个美好的清晨,出门前,她走到门口又停下身,她喊他,“容离。”

然后她微笑着说:“我走了。”

不!别走!温馨,快回来!

他想要去拉住她,手脚却被束缚住,他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那扇门渐渐合上,她的身影一点点从他眼里消失。

那扇门关闭时,他终于能动了,他身形踉跄地跑过去拧开门,她已经走远,他要去追她,脚下却忽然踩空,身体失去重心,他坠入了黑暗深渊……

容离猛地睁开眼,入目是一片刺眼的白,太阳明晃晃的,太过明亮的光线令他重新阖上了眸子。

身边有人影晃动,“哥?你醒了吗?”

蓝眸紧盯着男人那苍白的脸,简尧轻声询问着,同样在病房里守候的凌枭,温雅还有卫铭也赶紧围了过来。

当时下着大雨,容离坚持要找到温馨,最后由于体力透支晕了过去,若非他一直跟着他,此时的容离或许已经死在了海里。

他的伤口感染导致了高烧,体温一直在四十度左右,送到医院没多久他就陷入重度昏迷。特效的退烧药,抗生素,能用的都用了,他烧了一天,热度总算是退了,就是人始终昏迷着。

三天三夜。

其实他们知道,不是他真的病得那么严重,而是他的大脑意识选择了沉睡。

他害怕醒过来面对现实!

为了一个小丫头,他把自己弄到如此狼狈颓废的地步!

那他心里的伤痛,怕是这辈子都好不了了。

薄薄的眼皮再次掀开,没有预料中的疯狂,那双夜色一般深幽的凤眸里凝结了一层寒冰,十分平静。

简尧几人的脸色,瞬间变了。

容离的情况,比从前更糟糕了。

他冷冷地问简尧:“找到她了吗?”

那沙哑的嗓音,仿佛经过暴晒的石子,被车轮碾过,很难听。

温雅眼睛有点发酸,她抓紧了凌枭的手,凌枭轻轻拍下她的肩头。

被容离那毫无感情的眼神盯着,简尧双手握拳,嘴皮子犹有千斤重,每讲一个字是这般困难,“还在继续找。”

他不敢直接说找不到。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继续,那就是还有希望。

眸子微微动了动,容离用手撑着被单坐起身,“楚萱呢?”

提到这个名字,每个人脸上都笼着一抹复杂的凝重。

威廉知道要楚萱主动放弃容离是不可能的,于是他计划让容离主动疏远楚萱,温延军的车祸,他故意留下线索,让容离的人查到楚萱头上,顺带把以前的事抖了出来。而这次爆炸,威廉对楚萱的紧张曝光了两人的关系,楚萱的病又被查出来是假装的,于是卫铭他们终于看到了楚萱美丽善良外面下那颗阴暗扭曲的心。

谁会料到,相识多年的朋友竟然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不仅和威廉有勾结,甚至三番五次设计置温馨死地!

而几人当中,最震惊也最愧疚的非卫铭莫属。

他把楚萱当亲妹妹样的疼爱,他曾经为了她卑鄙地指责温馨,要她离开容离。

当真相摆在眼前时,他才恍然明白,自己错得多么离谱!

卫铭眼里有暗红色的血丝,他沉声开口:“炸弹爆炸的时候她被烧伤,现在在重症监护室里。”

容离拔掉手背上的输液针头,“我去看她。”

他表现得越平静,旁人越觉得提心吊胆,你根本猜不到他在想什么,更猜不到,他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但,无人敢阻拦他。

走到门口时,凌枭忽然叫住他,“容离,威廉那混蛋我已经逮住了,你打算怎么处理他?”

威廉家族背景虽深,可他得罪了容离,就等于和黑手党结下梁子。

上回的事已经让家族里的长辈对他不满,这回惹到容离,光是凌枭的报复就让他们应付不暇,若是等容离再出手,那家族的麻烦可就大了。

为顾全大局,家族里地位崇高的几位长辈一致决定舍弃这颗棋子,反正族里能接替威廉的大有人在。

失去家族的支持,威廉无异于丧家之犬,他顾不上楚萱,匆匆逃往法国,结果才下飞机,就被黑手党的人抓个正着,他被带回德国,等候容离发落。

脚步顿了顿,容离没有回头,只轻轻说了一句话:“让他,生不如死。”

轻描淡写的语气,带出令人心惊肉跳的阴鸷。

凌枭应了声好。

卫铭则抿紧了唇,他似乎有话要对容离讲,眉头紧了又紧,他终是选择了沉默。

他知道,容离心头的恨,谁也无法抹掉。

楚家人从英国赶来,原本打算带楚萱回去治疗,无奈她伤势过重,稍微一点感染就能要了她的命,她只能在重症监护室里靠着呼吸机,勉强续命。

进来前,容离先穿了身防护服。

病榻两边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医学仪器,发出规律的“滴滴”声,检测着楚萱的各项生理指标。

容离走到旁边,黑眸看着躺着的楚萱。

她带着氧气罩,呼吸微弱,她身上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到处裹着白色的纱布,仿佛一具木乃伊。

或许是知道容离来了,她缓缓睁开眼,那华美的睫羽已经被火烧掉,眼睛里充了血,乍看之下,像恐怖片里的女鬼,面目狰狞。

她用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容离的脸,目光似要将他刺穿。

她的声带受损严重,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声音,“……容……容……”

从病房里过来的路上,他已经从何斯那儿了解了楚萱做过的种种坏事。

他站着,没有动,没有出声。

眼泪从楚萱眼里溢出来,她费力抬起手想要去拉他的手,她露在外面的指尖是焦黑色的,那是烈火灼烧留下的痕迹。

是她自作自受的恶果。

她没有力气,只能勉强动动手指,她看着容离,眼泪流得更多,不知是因为不甘心,还是后悔,又或者,其他……

“温馨是无辜的。”他终于开口了,“她的家人,也是无辜的,楚萱,你有恨,有怨,可以冲我来,你不该牵扯到她。”

当睁开眼看到他时,她是高兴的,她以为他是来关心的。

然而,他一张口,却是为了温馨指责她。

楚萱眼中的光芒黯淡了。

落到如今的下场,是她咎由自取,可是,她不后悔!

容离似乎读懂她的眼神,他幽幽地说:“当年你救了我一命,我欠你,所以那天我会先去救你。楚萱,我和你,两清了。”

对一个垂死之人而言,这番话太无情,太残忍。

可这就是容离,冷心冷情的容离,就算全世界都指责他冷血自私,他依旧会这么告诉楚萱。

无论何时何地何种情境下,他选择的,永远只会是温馨!

楚萱蓦地瞪大了眼,使得那张面目全非的脸更加恐怖,她的情绪激动,心跳监视器上的数字迅速升高。

不,不,容离,不要恨我,不要!

她惊惶地在心底呐喊着,可喉咙像漏风一样,只有古怪的呼呼声。

“……容……原……原……”她害怕容离恨她,她祈求他的原谅。

虽然她连个完整的词语都无法讲出来,容离却知道她要表达的意思。

薄唇微微开启,他一字一顿地说:“楚萱,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话毕,他再不看她,转身就走。

如此决绝!

楚萱目眦欲裂,心跳监视器的报警声响起,医生护士飞快跑进来。

身后响起一声凄厉的叫声,带着无尽的绝望,令闻者心惊胆寒。

容离俊颜无波无澜,脚步片刻未停走出了病房。

他出去后不久,急救医生宣布:“抢救失败,死亡时间……”

宁城。

二月的天,依旧很冷。

站在屋顶花园,金色阳光倾泻而下,手掌抚摸着脖子上柔软的围巾,容离拿出手机。

屏幕里,美丽的少女正对着他微笑,那样明媚动人。

静静看了一会儿,他打开定位软件,地图上的小红点变成了灰色,旁边有一行小字提示“定位失败”。

凤眸里闪过一抹彻骨的痛楚。

他不知道小红点还有没有亮起的可能。

可他知道,他会等。

一直等下去。

直到,他的小丫头回来。

*

楚萱死咯,明天就是两年后咯。

今天月票满三十咯,俺加更了一千字咯~~~

感谢高与低与和xy6961656两位亲的红包,感谢刘旸yy,rosyds,娴娴,rei_january四位亲的月票,感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很感动,很开心,爱你们哒~~~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