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 他受伤了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6:33字数:1025309

尽管是假结婚,那也不能随随便便啊,万一萧湛开始着手准备了怎么办?

乔岚的担心,温馨已经考虑到了,她说:“他回墨西哥去了,等会儿我给他打电话说吧。给力文学网寻找最快更新站,请百度搜索+”

乔岚点点头,“那就好。”

或许是先入为主的影响,容离再好,乔岚始终更中意萧湛,无奈温馨喜欢的人是容离,乔岚心里多少有几分惋惜。

可可原先一直由温馨带着,现在换回乔安然,让可可接受乔安然这位“新妈妈”是个艰难的过程。

一岁的小孩子是没法讲道理的,所以要改变可可对妈妈的认知,多和乔安然相处,让她慢慢习惯是唯一的办法。

早饭后,乔安然就带可可去花园玩儿,乔岚陪同,温馨没去,免得可可到她就不要安然了。

她回到房间,给萧湛打电话,但试了七八次,那边一直关机。温馨忖着这件事早点说清楚得好,于是打了韩晋的手机。

韩晋很快接了电话,仍旧是那冷冰冰机器人样的语气,“温小姐,有什么事?”

温馨站在阳台上,到安然正抱着可可荡秋千,“韩晋啊,萧湛在忙吗?我给他打了好多次电话都关机呢?”

“萧少现在不方便。给力文学网”

“哦,这样啊。”

韩晋就问:“温小姐有重要的事要找萧少吗?”

温馨想了想,“有点重要,我想当面跟他说,既然他没空,那我过会儿再找他吧。”

那边沉默了会儿,韩晋再次开口,话声有点沉重,“温小姐,其实萧少他,受伤了。”

温馨倏然瞪了瞪眼,惊呼:“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严重吗?”

韩晋简单交代事情经过,“昨天晚上萧少出去谈生意,遇到埋伏,肩膀挨了一枪,现在在家里。”

温馨紧抿起唇,心中有些担忧,纠结了会儿,她对韩晋说:“那我去他吧。”

顺便当面告诉他,他们不需要假结婚了。

韩晋便说派车去机场接她。

挂了电话,温馨去给乔岚说了声去墨西哥,乔岚没有多问,她跟乔安然会照顾可可。

r国与墨西哥距离很近,坐飞机仅仅需要一个小时。

萧家的司机早在机场候着,她一下飞机,立即坐车去萧湛的住所。

庞大的古堡建筑,华丽恢宏,彰显着萧家拥有的金钱与权势。

她曾经跟着乔岚来过一次,而且是一年前,对于萧家复杂的格局她是一头雾水,完全找不着东南西北。

韩晋在门口等她。

“温小姐。”

温馨边往里走,问:“萧湛人呢?”

“在房间里。”

“哦,他房间在哪边?”她到处瞅了瞅,这座城堡房间多得要命,她要一个人来的话,肯定得迷路。

韩晋给她带路,“走这边。”

上了楼梯,又上楼梯,穿过走廊,再穿过走廊,温馨感觉她像是逛博物馆一样,古董名画什么的随处可见。

绕了好一会儿,走廊变得更为宽阔,踏着精致的手工地毯走到尽头,韩晋说:“这里就是萧少的房间。”

着那扇金色的门,温馨感叹:“你家萧少住得也太隐秘了吧,跟迷宫一样,每天光是回房都得花好多时间吧。”

韩晋不发表观点。

温馨习惯他惜字如金,耸耸肩,抬手敲门。

里面没有人出声。

温馨又敲。

还是没回应。

“温小姐,你可以直接进去。”当她准备第三次敲门时,韩晋这样对她说。

温馨挑眉,“可以吗?”

卧室可是属于私人领地,她一外人,随随便便进去不太好吧。

韩晋道:“萧少不会介意的。”

他知道,温馨在萧湛里,有着特殊的地位。

温馨开玩笑道:“那好啊,他要是骂我乱闯,你得给我顶着啊。”

以前她很害怕萧湛还有韩晋,相处久后,熟悉了,了解了,她偶尔会跟他们开玩笑。

韩晋那张好的脸始终波澜不兴,只是嘴角隐隐抽搐了下。

温馨推开门,走进去,他顺手把门关上,然后离开。

除了容离的卧室,这还是她头一回踏入别的男人的卧室。跟她想象中的一样,萧湛的房间极为宽敞,华丽的巴洛克风格,处处透着中世纪的贵族气息。

清风吹进来,携带着淡淡花香。

这男人的房间布置得挺有品味的嘛。

温馨环顾眼四周,没到萧湛的人影。她就往阳台那边走,想他在没在。

白色的曳地窗帘随着风轻轻飞舞,外面的景象时隐时现,温馨隐隐到,阳台的那张小桌子上放着一盆花,五颜六色的。

她顿时惊讶又好奇。

萧湛这么个冷酷的大男人竟然会养花?

难以想象啊!

她正打算去瞧个清楚,背后传来开门声,她随即过去。

这一眼,惊住了她,同样也让刚刚从卫生间出来的男人怔住。

萧湛就围了张浴巾,上半身光着,蜜色的肌肤,精壮的胸膛,结实的腹肌,完美的男性身材清晰呈现温馨眼前。

他才洗完澡,头发湿润,身上沾着水珠,肩膀那儿缠着白色纱布。

着这样的萧湛,温馨的脸骤然间发红发烫,心跳跟着变快。

一抬眼帘,对上萧湛幽深的目光,她更觉羞窘,赶紧背过身去,支吾道:“不……不好意思啊……我刚才敲过门的,你没出声,所以我就进来了……”

真是丢死人了,韩晋怎么不告诉她萧湛是在洗澡呢?

听她紧张得舌头打结,心中的惊讶过去,萧湛微微蹙眉,“你怎么会来?”

“啊?我听韩晋说你受伤了,我就过来你,顺便有点事要跟你说。”她红着脸,懊恼地绞着手指。

她要过来的消息,韩晋事先没向他报备过。

萧湛用毛巾擦着头发,朝她走过去,“什么事这么急?”

温馨听着脚步声靠近,心跳更快,“不……不算急事啦,等会儿说也行的,你先去穿衣服吧。”

她今天把头发扎起来了,从后面,他能到她的耳朵很红,瓷白的脖子也染着绯红,肤光如玉,迷乱了他的眼。

*

感谢3994079和443366两位亲的红包,感谢794872亲的月票。谁还有月票的,投给俺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