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浅浅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44字数:1025309

她的爽朗令温馨极有亲切感,她伸出手,自我介绍:“我叫温馨。”

“夏浅浅。”她同温馨握握手,弯起嘴角,笑容像今天的太阳一样明媚,“你叫我浅浅吧。”

这名字给人小家碧玉的感觉,可夏浅浅本人应该属于大大咧咧的欢脱型。

“你是这家的客人吧?”这么个水嫩娇柔的小美女,夏浅浅可不会认为她跟她一样,是萧家的佣人。

温馨说:“我这是第二次来。”

“怪不得眼生呢。”夏浅浅继续晒被套,跟她聊起天,“我是在这儿打工的,每天有空就会过来。”

被套很大,温馨去帮忙,“你是学生吗?”

“已经毕业了,目前没找到工作,交不起房租了,所以先来打零工。”她如实说着自己的情况,不介意温馨会否因此瞧不起她。

“你是学什么的呀?”

“金融,之前进了家证券公司,结果遇到个恶心的老板,想玩儿潜规则,老娘不干,就收拾东西走人了。”夏浅浅朝她嘿嘿笑了两声,“不过他要是长得像xxx那么帅,我肯定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哈哈哈……”

“呵呵……”温馨被她逗笑。

夏浅浅直爽的个性,着实招人喜欢。

“你还在上学吧?我看你挺小的。”夏浅浅问她。

温馨笑道:“我都辍学两年了,现在跟着小姨做事。”

她说得随意,夏浅浅不是笨蛋,瞧她的穿衣打扮,举止涵养,百分百是富人家的千金小姐。

不过么,她觉得这小姑娘挺随和的,没有烦人的公主病。

管家先前有点事情落后了,这会儿找过来,“温小姐,午饭已经准备好了,萧少正在餐厅等您。”

“好的。”温馨又对夏浅浅说:“浅浅,吃完饭我得回家了,下次再来找你玩儿啊。”

夏浅浅挥挥手,“好啊。”

中午的菜全是温馨喜欢的。

“谢谢你的招待啊。”她并未往深处想过他的周到是为何。

萧湛淡淡应了声,自顾倒了杯白兰地。

两人边吃边聊,话题主要是围绕着他们合作的度假村。

一顿饭吃完,那瓶高浓度的白兰地差不多见了底。

萧湛的脸泛着红,反应有点迟钝,显然是喝醉了的表现。

温馨叫佣人煮醒酒茶,韩晋把醉醺醺的萧湛扶回房间。

“你家萧少真是的,大中午的喝那么多就干嘛呀,他身上还有伤呢。”帮忙打开门,温馨嘴里嘀咕着。

韩晋看她一眼,意味深长。

萧少喝成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么?

厨房。

佣人露易丝煮好醒酒茶,忽然间肚子痛起来,痛得她很想上厕所。

这会儿其余人都吃饭去了,没个人能帮她,露易丝很着急。

正痛苦纠结着,准备回家的夏浅浅经过厨房,露易丝看到她犹如看到救星,急忙喊住。

“浅浅,帮我把这个送到萧少房里去吧。”

夏浅浅也是一脸急色,“你自己去吧,今天我男朋友过生日,我要早点回去准备啊。”

肚子痛得更厉害,露易丝紧抓着她的手请求道:“浅浅你就帮我一次吧,我肚子疼……唉哟不行了……我憋不住了……”

她变了脸色,十万火急地冲向厕所。

萧家规矩甚严,露易丝和她关系挺好的,于是夏浅浅只好帮忙把醒酒茶送上去,免得被主人家责备。

她端着茶,一步步靠近萧湛的卧室。

“待会儿只有坐个计程车了。”夏浅浅瞧眼走廊上的壁钟,感叹着又要花钱,她快成光杆儿司令了!

此时的她心疼着钱,盼着完成任务赶快回去给男朋友庆祝生日,却不知,她的今后的人生,即将因为萧湛而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容离。”她柔柔喊声他的名字,“吃饭了吗?”

他刚刚打来电话,顾及着萧湛,温馨就到这层楼的露台接电话。

“嗯。”他轻轻应声,“你呢?”

“刚刚吃完饭。”

“在做什么?”他问。

曾经有过善意的谎言穿帮的经历,免得引起误会,于是温馨现在选择坦荡荡,“容离,我在萧湛家里。”

果然,她一坦白,那边沉默了。

她能想象他此时的表情。

估计是冷着脸吧。

“……原因?”他克制着,尽量保持平静地问。

从这里能看到湖心小岛,温馨眯起眼眺望,“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找他商量。”

她可万万没那胆子告诉男人,她曾打算和萧湛假结婚。

依他那小肚鸡肠,独占欲超级病态的性子,她肯定他会气疯。

“而且他受伤了,我顺便来看看。”

容离默了默,语气明显有点别扭,“他受伤关你什么事!”

温馨笑,“别这么说嘛,他是我朋友啊。”

狗屁的朋友!

“你去多久了?”他闷声问,这坏丫头,他一走,她就不听话了!

“上午过来的。”她说,“过会儿就回去了。”

容离恼火地问:“你现在不能走?”

“哪有才吃完饭就走人的呀,搞得我好像是专门来蹭饭的一样。”她娇嗔道。

软软的声儿通过电波穿到男人耳朵里,像只温柔的手,安抚他一身的焦躁。

“你一个女孩子别到处乱跑,早点回去!”男人像个严父,一板一眼的叮嘱。

温馨忍俊不禁,笑出声儿,“你当我小孩子呢?”

“你给我严肃点儿!”他轻斥。

温馨忍住笑,忍得有点幸苦,“好啦,我知道啦,等下给萧湛打声招呼我就回去。”

他满意了,“乖。”

“你哪天回来啊?”

“后天。”他柔声说,“乖乖等我。”

“嗯,你去忙吧,拜拜。”

温馨先订了回r国的机票,然后回去找萧湛。

他喝得烂醉,估计这会儿睡熟了吧。

卧室的房门虚掩着,快要走到房门口时,她却忽然停了下来。

“你抓着我干嘛啊!”有女子恼怒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放手!”

然后她听到萧湛的模糊不清地说着:“我不放……别走……”

温馨杵在门外。

她没敢往里面看,怕万一有什么不该看的。

她就出去接个电话,萧湛怎么就……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