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谁准你碰的!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4:54字数:1025309

分别的两年里,他们两人,一个反复看着视频,一个不停画画。(文学网 qiuwu)

对彼此的思念,从来没有停歇过。

容离把她拉到身前,轻拥着她,望着那幅温情满满的油画,“今天就回宁城去,嗯?”

温馨侧偏着脸看他,“你至少得等我把工作交接好了再走吧。”

她手头上那么多事情,说走就走太不负责任了啊。

“那你需要几天?”

“这个看情况吧,反正要全部处理好我才放心回去。”她拿出工作时的认真,在他怀里转个身,她看着他道:“要不你先回去吧,那么大的公司,你这样撒手不管的很不好呀,等我解决好这边,你再来接我?”

容离浅蹙着眉,显然有意见。

温馨笑笑,手心捧着他的脸,“别皱眉啦,一点都不帅了。”

“……”

“我不会瞒着你偷跑的。”她弯起粉嫩的嘴角,笑眯眯的凑到他跟前,“小姨她们照顾我这么久,我总要好好道别不是?以后能回来的时候可就少了呢。”

她软着声儿,循循善诱,像对待可可那样。

看着她娇俏的眉眼,容离终于肯让步,他很憋火地吐出两个字,“一周。”

“一周啊……”

“足够了!”他斩钉截铁道。

温馨瘪瘪嘴,“好吧。”

她又问:“那你什么时候走?”

“明天。”

“嗯?”她表示疑惑,刚才听他说今天回z国,她还以为他是有急事。

容离握住她的手,在手背印下一个吻,“环宇跟乔氏的合作案,明天上午签约。”

原本是让何斯留下来处理,既然今天走不成,那他就多留一天。

温馨怔了下。

随后她记起来这项合约,是拿她的消息当交换条件得来的呢。

安雯狮子大开口,他也真舍得。

“容离,你有没有觉得亏了啊,这么大的蛋糕,你就分了一半给乔氏。”不是她更在意容离,而是他为了她,决定得太草率,让温馨有种不太妥当的感觉。

容离无所谓地道:“不选乔氏也会是别家,有你在,乔氏相当于自己人,我还更放心些。”

“可如果是别的公司,将来的收益你们是三七分,现在和乔氏合作,变成五五分。”她眉间挂着抹凝重,换成是小公司,两成的差距没多大影响,但环宇不同啊,两成已经代表天文数字了。

她担心,环宇的其他董事会闹意见,这对容离来讲,绝非好事。

“钱少了,以后再赚回来就行了,你担心这么多做什么?”容离不以为意。

“这不只是钱的问题呀!”

瞧她一脸严肃,容离心间暖了又暖。

他当然知道,她是在乎他,怕他为难。

薄唇抿出好看的笑弧,“不管还有什么问题,我会处理好,你要有多的时间,不如想想我们的订婚宴。”

虽说具体事宜他会亲自安排,但有些是需要她的参与,比如她的礼服,她要邀请哪些人,她希望怎样布置现场……要忙的,一大堆呢!

温馨的思绪一下子被订婚打岔开,“真要订婚?下个月?”

容离挑眉,“难道你以为我说着玩儿的?”

他当着那么多记者的面宣布订婚,那自然是认真的。

“不是……我……我……”她忽然有点结巴,不晓得要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

“你什么?”

对上他深邃的瞳眸,点点情深,温馨耳尖泛红,低垂的睫毛跳跃着羞涩,“我……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太突然了。”

“又不是马上就订婚。”容离拧她的小鼻子,“还有好些天,你有时间慢慢准备。”

就是考虑到太突然,他才选择先订婚,至于结婚,他要给她盛大的婚礼,这就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筹备了。

总之,他不会让她受一丁点委屈。

温馨凝视着他,迟疑地道:“容离,你事先和你家里人商量过吗?他们会同意吗?”

依着她跟容离的感情,订婚,那跟结婚没两样。

订婚会涉及到他的家庭,而她心里有道迈不过的坎,甜蜜的同时,她紧张、担忧、害怕……

负面情绪,盖过了原本的喜悦。

她一问起他家人的意见,容离便知她又在为自身的缺陷而自卑。

他心疼她。

但这是她的心病,要治好,最关键还是得她自个看开,他能做的,就是陪着她,给她安全感,给她信心,帮助她克服心理障碍。

“你这么懂事,他们会接受你的。”把她揽到怀中,他的下巴抵着她的发顶,“别再胡思乱想,你就记着,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对你放手的。”

他得向她表达他的立场,让她心中有底。

温馨的脸贴着他的胸膛,隔着薄薄的衬衣,感受到他的体温,呼吸里,是属于他的气息,暖暖的,将她围绕,给她安定。

她闭上眼,抬手环住他的腰,“我知道了,容离,谢谢你。”

午饭时,容离郑重地把订婚的事儿又说了遍。

乔安然和乔岚是替温馨高兴的,至于乔安雯,多少有些嫉妒温馨,她觉得这个表妹的运气似乎太好了些,能遇到容离这样出色的男人。不过嫉妒归嫉妒,温馨马上要回宁城,往后无论家里,或者公司,少了她,就没人跟她抢风头,这一点,乔安雯很满意。

乔岚是长辈,关心的问题要多些,想到温馨很难怀孕,她也担心容家的长辈会嫌弃温馨。

她没有当着温馨的面儿提这茬,而是饭后单独找容离谈话。

容离的态度,一如当初面对温延军,没有过多花俏的承诺啊什么的,简单几句话,言简意赅地表达出他对温馨的坚定。

乔岚多少了解容离的为人,于是没再过多质疑,只叮嘱他,一定要照顾好温馨,乔家是她的后盾,她要受了委屈,乔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下午温馨去了公司,开始交接工作。

经过记者们的报道,几乎全公司的同事都晓得她与容离的关系。

踏进底楼大厅,面对四周投来的各种眼神,温馨微笑着,从容不迫。

她和容离光明正大,没什么好心虚的。

碍于她的身份以及那个背景实在尊贵强悍的未婚夫,同事们见到她,大多笑着道声恭喜。

温馨一一笑着感谢。

到了办公室,刘芸跟朱晓萌看到她,朝她笑笑,打声招呼后便各忙各的,平日里叽叽喳喳的两人变得很规矩。

温馨觉得奇怪,“你俩怎么这么安静?”

朱晓萌抬起脑袋,扯扯嘴角,“工作有点多。”

明显敷衍嘛。

温馨蹙了蹙眉,坐到自个位置,“我下周就要回z国了,最后这几天,你俩是预备孤立我?”

听到她要走,朱晓萌的脖子转到刘芸的方向,相互对视一眼,眼神交流着某些讯息。

看她们两个挤眉弄眼的,温馨忍不住弯弯嘴角。

她若无其事地打开电脑,整理资料。

刘芸冲朱晓萌摇摇头,又点头,表演了会儿哑剧,她率先起身,走到温馨办公桌旁。

“馨馨,你要走啦?”她小声地问。

温馨目光顺过去,“嗯,在新人进来前,你和萌萌姐就要幸苦点喽。”

朱晓萌走过来,“你以后就留在z国了?”

“基本上吧。”温馨说,“有空的话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刘芸抓着手,“你回去是不是就要和容少结婚了?”

上回她打电话,听到她喊了声容离,当时她俩只觉这名字耳熟,一时半会儿没记起来是谁,直到今天看新闻,恍然大悟啊,她竟然要跟环宇的总裁订婚了!

她原本就是乔家的千金小姐,在公司里身份特殊,如今多了环宇未来总裁夫人的头衔,朱晓萌和刘芸感觉与温馨之间的差距一下子拉得太开,她们都不太敢接近她了。

这也就是为何刚才大家礼貌又疏离的原因。

视线来回扫过她俩,温馨明白了,她抿抿唇,双手交叉着,“结婚暂时没有计划,只是订婚,你们这么反常就是因为这个?”

刘芸难得露出腼腆来,“呃……你别往心里去啊,馨馨,我跟萌萌其实没有别的意思,我们就是觉得吧,你和容少在一起,感觉上有点那什么……你是容家的少夫人了……”

说着,她往朱晓萌瞥一眼,朱晓萌附和着,“对对对,我跟芸姐是觉得,好像跟你差距太多,不晓得要怎么相处才好了……”

看她们略显拘束的表情,温馨想笑,脸上却装出一副失望的模样,她叹道:“原来在你们眼里,我是这样势利的人啊……好吧,我明白了……”

那哀婉的语气,令刘芸,朱晓萌有点慌神。

“我们不是那意思啊。”朱晓萌急急地要解释。

温馨眼帘半垂,“萌萌姐你别说了,我都明白……”

朱晓萌是个急性子的,乍听温馨这样讲,顿时更着急。

“唉……馨馨,你真误会了……”她无语伦次,赶紧望着刘芸,“芸姐,你来说……”

刘芸也有点词穷,她挠挠头,开口道:“你虽然是后来的,大家相处也有大半年了,你是怎样的性子我跟萌萌都清楚,我们其实就是太惊讶了,一时没缓过劲来,你当我俩抽风吧。”

看着两个人苦恼的样子,温馨就没忍住,笑了。

她一笑,自然暴露了。

朱晓萌先怔了怔,随即把脸一沉,“好啊你,竟敢戏弄我们!”

温馨哼哼,“谁让你们孤立我的?”

朱晓萌朝刘芸扬扬下巴,“芸姐,上,这丫头太过分了!”

刘芸点头,“对,好好收拾!”

温馨机警地赶紧求饶,“姐姐们手下留情,我错了,我错了。”

朱晓萌阴险地嘿嘿笑了两声,“晚了!”

她跟刘芸从两边夹击,拿出必杀技——挠痒痒。

“别……住手啊……我错了……错了……”

温馨躲不开,被挠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办公室里,就听到三女生嬉笑打闹的声音。

等她们收手时,温馨缩在座椅上,折腾得浑身无力。

“我说馨馨,你藏得有够深啊,大家原来都以为你跟萧总是一对。”朱晓萌言归正传。

温馨脸很红,嘴里喘着气儿,“我早说我和他是朋友的,是你们不相信。”

刘芸去倒杯水回来,“唉,真难想象恋爱中的容少是个什么样子,以前我陪乔总签合约的时候,近距离见过他一回,当时我都不敢看他的眼睛,感觉他这人太冷了,冷得有点吓人……”

朱晓萌横她一眼,“你胡说什么呢?”

刘芸脑子一个激灵,慌忙向温馨道:“我不是说他坏话啊……”

“我知道。”温馨眨眨眼,笑,“他那人吧,确实挺冷的,刚认识那会儿我也怕他啊。”

怕得想逃离呢!

她打开话题,另外两个来了兴致,“真的吗?馨馨,讲讲你跟容少的浪漫史吧,他是怎么追的你啊?”

温馨被难住了。

她和容离的开始,很难拿出来讲啊。

刘芸跟朱晓萌又追着不放,她想了想,就把十六岁那年的初遇改编了些,后来有些事儿也略过。

两位听众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

讲完后,温馨才发现,关于和容离的点点滴滴,原来她都记得很清楚。

这就是因为喜欢吧,放在了心上,所以记忆深刻。

墨西哥。

萧家奢华的城堡。

夏浅浅觉得自个最近被霉星盯上了,前几天沈南川的背叛,今天,走个路差点被从天而降的花盆砸破脑袋。

“谁这么缺德啊,乱扔东西砸到人怎么办,有没有脑子,有没有教养啊……”根据花盆掉落的位置往上看,每层楼都有房间,她无法确定是哪层楼的人扔的。夏浅浅仰着头,双手叉腰,噼里啪啦一通发火。

无人回应。

骂了一阵,火气消了些,她的目光落回地上。

她认得这玩意儿,太阳花,花语是——沉默的爱。

她蹲下身,细细看着这团生意盎然的植物,墨绿色的小叶子像一根根尖尖的刺,她伸手摸了摸,是软的,一点不扎手。花是混栽的,开出好几种颜色。

白的、红的、粉的、黄的,一朵朵,正在阳光的沐浴下绽放美丽。

看起来,这盆花是有人精心栽培的,怎么会掉下来?

夏浅浅觉得这么好看的花扔在这儿可惜了,便打算栽到花园里去。

岂料,她刚刚托着根拿起来。

“谁准你碰的!”

明明已经放出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不能搜索,只有从书架里阅读,手机站可以看到文的首页,电脑上再等等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