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 只能穿给我看!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13字数:1025309

独家深爱,277 只能穿给我看!

温馨回以浅笑。ai緷赟騋

Fiona涂了淡粉色的指甲,衬着白皙的肌肤,格外赏心悦目,她将墨镜举过肩头,身后的助理立即双手接住。

“哦,忘了道声恭喜了。”Fiona湛蓝色的美眸凝着温馨,“再过几天你要和容少订婚了,恭喜啊,温馨。”

“谢谢,Fiona。”温馨柔声道。

“对了,我也有中文名字,你可以叫我沈瑜。”Fiona说。

******

何斯带Fiona去了会客室,温馨自己去的总裁办公室。

她来过好几回,再加上她的身份,全公司的职员都记得她了。

进去前,她先敲了门,听到男人的那声“进来”,她推开门。

“容离!”她脆声喊他。

熟悉的呼唤,立刻抓住他的心,容离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走向她,“这么快就到了。”

温馨说:“温雅姐送我过来的。”跟着他往休息室走,她好奇地问:“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容离按了墙上的开关,休息室的门自动打开,他牵着她进去,“你的礼服做好了,先试试,如果不合适再改。”

她看到挂在窗边的礼服成品,“我以为要明后天呢。”

“你不是担心长胖了穿不下,所以我让她们抓紧时间,提前做好了。”

听到男人说长胖了,温馨顿时觉得窘,“你……你这样跟人家设计师讲的哦……”

好丢脸!

“你觉得呢?”他拍拍她的脑袋,帮她把礼服取下来,“穿上我看看。”

“好。”温馨双颊染着薄薄红晕,看着他,她忽然记起Fiona,“容离,你约了客户吧,Fiona,我刚刚遇到她了,你先去见她吧。”

能让何斯亲自去接待的,温馨忖着,沈瑜的背景不简单。

人家在会客室等着,容离却陪她试礼服,这样太怠慢别人了,很不好呀。

容离把裙子放到沙发上,“没关系。”

其实刚一看到她,他把Fiona都给忘了。

换个裙子能花多长时间?

当惯皇帝的男人,就是这么霸气。

温馨抓着他的手腕,“别因为我耽误正事,我会过意不去的。我就在这儿,等你回来我再穿给你看吧?”

她温声劝着。

容离也想着把Fiona那边解决了,能有更多时间和她相处,“那好,你先休息,我很快回来。”

“嗯,去吧去吧。”她笑眯眯地把他往外面推。

走出办公室,容离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似乎越来越听这小丫头的话了……

会客室。

Fiona站在落地窗前,她随行的几名助理陪在一旁,她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霸气的女王气场。

听到声响,她回转身,笑着朝他打招呼,“容少。”

容离神色淡淡,客气地道:“沈小姐,坐。”

助理韩心替容离端了杯茶进来,Fiona的视线掠过里面的红枣,有丝讶异,“容少什么时候改喝养生茶了?”

她可记得,他最爱喝黑咖啡。

容离轻勾下嘴角,“两年前就戒了咖啡。”

自从他胃出血,温馨严令禁止他喝黑咖啡,他就听她的话,改喝这种养胃茶,两年来,即使她没在身边,他一直如此,养成了习惯。

Fiona阖了阖眸,从他神情的微小变化,心中了然,她啜口咖啡,笑道:“是温小姐的影响吗?听说你们感情极好。”

容离抬眸看她。

“方才等电梯时遇到了温小姐。”Fiona优美的红唇扬起浅笑,“她很漂亮,人很温柔,容少,恭喜你,娶到这么好的妻子。”

人逢喜事精神爽,她赞美温馨,祝福他们,容离的眸光终于多出一丝温和,“谢谢。”

“我要在宁城呆半个多月,不晓得有没有这个荣幸,参加两位的订婚典礼呢?”

“当然。”

私事谈完,接下来,回归正题。

Fiona此次来宁城,是代表她的父亲与容离洽谈融资一事。罗柴尔德家族与环宇合作有七八年之久,谈判进行得很顺利。

协议达成,容离吩咐何斯好好招待Fiona,然后就回办公室去。

回到休息室,温馨早已换好衣服。

“看看如何?”

她在他面前转个圈,等待他的评价。

她一身肌肤胜雪,柔嫩的粉色,极衬她的肤色。由于是抹胸的款式,她的肩膀,锁骨那儿一片露在外面,昨晚上他弄出的吻痕,一眼可见。

胸前的雪润被包裹着,但那性|感的沟壑,从他的角度,能够看到些许。

但这,已经足够让他浑身紧绷。

她的身材有多好,那身瓷白的肌肤有多么柔滑,他早一清二楚。

可是现在,她穿这套礼服,露出她身体的一部分,尽管是小部分,足以让他否定掉这条裙子。

“不行,重新改!”他话声有点冷。

看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那么久,温馨满心欢喜地等着他的赞扬,哪晓得,男人一张口,居然是——不行?!

“为什么呀?我觉得挺好看的。”她郁闷地瘪嘴,走到落地镜前,左看看,右瞧瞧,“哪里不行了嘛?”

她真的中意欸!

容离走到她身后,阴沉着俊脸,“你看看你的背,还有这里,这里,露这么多,成什么样了?!”

“啊?”温馨用了个表示难以理解的语气词,“很多晚礼服都是这样的呀,而且背后是在原稿上修改的,之前是露到这里呢。”

她边说,边动手比划,指着脊椎的凹陷处。

容离眉头紧了紧。

要真按原稿做出来,那她整个背部不全都露在外面了!

温馨瞅着他,“容离,我很喜欢这裙子啦,不改了嘛。”

她撒娇。

凤眸盯住镜子,她后背那小片雪白,晃得他心猿意马。

“必须改。”

温馨鼓着腮帮子,“我穿这个很难看吗?”

“不是。”容离双手握住她的肩膀,“是太漂亮了,知道吗,温馨,你只能穿给我看。”

她是他的,那些养眼的福利,当然也只能独属于他!

温馨怔了怔,眨着蝶翼般的睫毛,踮脚凑到他眼皮子底下,“真的吗?”

“真的。”男人顺势搂着她,柔声道。

温馨就很开心,眼眸里,漾着满满的笑意,“既然你这么夸我,那订婚的时候,我更要穿这套礼服,这样的话,我才配得上你呀。”

“……”容离拧眉。

她什么逻辑?

“容离,人家订婚都穿得漂漂亮亮的,难道你要我裹得像个粽子样吗?而且,现在是夏天,那样会很热的!”她一脸正经地说。

容离哭笑不得,手指捏她的脸颊,“你到底有没有听我的话,嗯?”

“我懂你的意思!”她依偎进他怀里,手臂圈着他的劲腰,眸光与他相融,“可是,容离,不管我穿什么,露了哪里,我都是你的呀。你这么优秀,我当然得打扮得好看,人家会说,容离的未婚妻长得还有几分姿色呢!”

她娇憨的模样,逗得容离想笑,“你不打扮也好看。”

大多时候她的穿衣风格是休闲校园风,看起来嫩得很,娇娇柔柔的,他很喜欢。

而这样华丽的裙装,给她添上一笔惊艳,牢牢抓住他的心神,如此美丽的她,只有他能欣赏。

女为悦己容,听到喜欢的男人这么称赞自个,温馨笑开颜,心里甜蜜蜜的,她有丝赧然地抱着他,“不许骗我啊。”

“我说的是实话。”

嘴角扬了又扬,“容离,我就穿这条裙子,只是订婚典礼穿,几个小时,以后呢,我就穿给你一个人看。”她望着他,眼神纯真无垢,“好吗?”

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一再表达她对礼服的喜爱,容离那么惯着她,当然只有同意的份。

“衣服很合身。”他低下头亲吻她的脸颊,手掌抚着她优美的腰部曲线。

温馨轻颤了下,“嗯,刚刚好。”

可她觉得,如果再吃一周补品的话,她腰上长了肉肉,她很可能把裙子撑破!

“容离,这几天,你……你注意点,别……别在我身上留吻痕……”她红着小脸,结巴地道。

“嗯?”他不解。

温馨往后退一小步,指了指胸前,锁骨处依旧清晰的吻痕,“今天我只是试穿给你看,无所谓啊,订婚典礼的时候,总不能这样子见人吧?多难为情呀。”

他老爱在她身上留痕迹,而且至少得一两天才能消散。

容离明白这点,“我会注意的。”

“那你先出去吧,我把衣服换回来。”

“我还要出去?”

她满脸认真,“当然要啊!”

她脸皮薄。

他知道。

手头上有小部分未完成的工作,容离干脆的把休息室留给她。

结果,他还没走回办公桌,将他打发出来的小丫头挠着头皮,略有尴尬地喊他:“容离,你来帮我一下……”

他只好往回走,“怎么了?”

她背过身,把头发拨到胸前,露出背部,“拉链好像卡住了,你帮我拉下来。”

视线摊开在她白皙的肌肤,以及那细嫩的颈子上,火光从他深幽的眸底燃了起来。

如此美妙的差事,他非常乐于帮忙。

于是乎,拉个拉链,最终变成两人在休息室厮磨好一阵。

“……晚上有个饭局,你陪我去。”容离的手指缠绕着她柔顺的秀发,磁性的声带着满足后的慵懒,撩人心扉。

温馨面若桃花,双唇绯红,“唔……和谁呀?”

“你刚才见过的,Fiona。”

温馨了然的“哦”一声,坐起身,去捡她的衣服,“那温雅姐他们怎么办?”

容离也起身穿衣,“打个电话说一声,他们自己知道解决晚饭。”

就像对待家人的态度,无需刻意去安排。

温馨点点头,“那好吧,对了,我要不要换身衣服呀,正式一点的?”

容离扣着衬衣的扣子,居高临下打量着床上,被狠狠疼爱后水嫩的小女人,“只是吃个饭而已,用不着换。”

“哦。”

整理好着装,她下地穿鞋,而男人早收拾好。

“我还有点事,你在这儿等我?”他说。

“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温馨将就用手指理理头发,“休息室有卫生间吧?我去冲个澡。”

屋里虽然有空调,在被窝里滚了一圈,她身上有些汗湿,不舒服。

他浅眯下眼,意犹未尽地亲亲她,“干脆一起洗?”

反正工作就那么点点,她难得来一次公司,某男人想重温一次。

温馨满身的绯红还没散,她推他,娇声嗔道:“别闹了,快去工作吧,刚刚你已经浪费很多工作时间了。”

她都不晓得当时怎么想的,竟然就答应他在休息室里乱来。

这里可是他的公司啊!

欣赏着她的娇羞,男人低声道:“刚才那是浪费时间?”

有时候吧,这冷冰冰的男人特喜欢逗弄她,温馨心如小鹿乱撞,故意拉长着脸瞪他,“不跟你说了,你快去工作啦,待会儿要是没处理完,你加班的话我可不等你啊!”

她的眼神传递出坚定。

容离觉得好笑,她怎么这么可爱?

“没良心!”宠溺的斥责一句,他终于肯放过她。

温馨冲他做个鬼脸,笑嘻嘻地跑进卫生间。

刚出休息室,敲门声响起。

来人是何斯,有份文件需要总裁大人签字。

神清气爽的容离拿起签字笔,潇洒地写下他的大名。

“容少,那边已经订好了位子,沈小姐回了酒店,稍后会过去。”何斯道。

容离放下笔,“好。”

******

容离下班后就带着温馨去餐厅。

路上,温馨好奇的问了Fiona的来历。

“……知道罗柴尔德吗?”容离问她。

温馨挑眉,“就是在欧洲很有名的那个家族?”

她跟着乔岚做事时,听她说起过罗柴尔德这个繁盛的家族。

“Fiona原来是罗柴尔德家族的千金小姐啊。“她恍然大悟,难怪那么有气质,“以前怎么没听小姨提到过她呢?”

容离把玩着她的头发,“罗柴尔德现任家主Gordon的为人,你知道多少?”

温馨扬起眼帘,眼里流露出鄙夷,“这我听小姨说过,他年轻的时候就是个花花公子,情|妇一大堆,私生子什么的更是不晓得有多少。”

这种男人,最恶心了!

“嗯,他的私生子确实多,Fiona就是其中之一,之前她一直默默无闻,大概一年半前,她一跃成为Gordon面前的红人,如今公司许多事,Gordon都交给她处理。”

*

下班时间往后延了,所以以后更新也要往后推迟,至少七点以后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