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 订婚礼物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8 00:13字数:1025309

独家深爱,278 订婚礼物

“Gordon那么多孩子,要从中脱颖而出,得到他的重视,Fiona必定比别人努力好几倍。ai緷赟騋”温馨感慨道。

好比她曾为了进乔氏而奋斗一样。

容离可没多余的闲心关心Fiona是如何从灰溜溜的麻雀华丽蜕变成高贵的凤凰,“总之,现在Fiona很风光,甚至有消息传,将来她会全权接管罗柴尔德。”

温馨眼睛撑大,“他们不是已经选好了继承人吗?”

“世事无常,究竟谁能坐上那个位子,外人都说不准。”容离淡淡道。

温馨靠着他的肩膀,喃喃道:“要真让Fiona当家主的话,罗柴尔德家的那些男人们得闹翻天吧。”

眼睁睁看着一块大肥肉被个女人收入囊中,这口气,叫那群争斗得你死我活的豺狼作何感想?

不气得吐血才怪!

容离挑下眉,“这消息传了两三个月,Fiona却是一直安然无恙,可见,她也并非善人。”

诸如罗柴尔德这样的大家族,为了利益,手足相残什么的实属平常,Fiona得势,无异于其他兄弟姊妹的眼中钉,肉中刺。可直到今天,她依然毫发无损,能在狼窝里保全自己,靠的绝不仅仅是聪明,还要有胆量,要比竞争对手更能狠得下心!

温馨明白这个道理,“不过Fiona给我的感觉是,特优雅,特有气质。”

很难想象她面对敌人,是怎样的一面。

容离就教育她,“人不可貌相。”

越是危险的东西,越会伪装,用纯良无害的外表来迷惑对手。

温馨忽而扬唇一笑,“这我知道,拿来形容你很合适。”

“我?”容离睨着她。

“对啊。”她弯着好看眸,笑靥动人,“你看起来又冷酷又严肃,好像难以相处,实际上嘛,你很会照顾人,很体贴,很细心。”

她连用三个很来夸赞他。

她的赞美对容离而言,绝对是稀奇又稀奇的。

除了她,谁会认为他懂得关心别人?

也唯独她幸运,有资格享受他的满腔柔情。

******

Fiona比他们先一步到。

之前都见过,再见面自然无需自我介绍,打过招呼后便落座。

席间,Fiona提了几句公事,随后围绕的话题便是温馨跟容离的订婚典礼。

容离向来寡言少语,为免冷场,温馨陪Fiona聊着。

或许是先前容离对Fiona的那番评价的影响,面对她,尤其是她的眼神,那过于强势的锋芒令温馨有种被盯上的错觉。然而她的态度,举手投足,又是那么温柔,落落大方。

一顿饭完,她跟Fiona勉强合得来。

回去时,她把自己的感受告诉容离,容离说她是心理作用,叫她别去想,反正以后她不需要和Fiona打交道。

******

时间,又翻过一天。

温雅最近对做菜感兴趣,每天缠着乔婶教她,温馨也想多学些菜式,以后她可以给容离做菜。

在厨房忙活一阵,温馨看眼时间,容离该回来了。

她才走到客厅,门口传来简尧的声音。

“……那几个老顽固凭什么反对啊,真是的,想起来我就气,SUMMER明明是你自己成立的……”简尧气呼呼的说着。

“别说了。”容离低声命令道。

视线晃过温馨,简尧眸光微变,立马收住后面的话,转而嬉笑着问温馨,“晚饭好了没啊?”

“再等会儿,还差汤呢。”温馨笑笑。

“那行,我先回房冲个凉去,这天气太热了。”简尧边说着,往他房间走。

温馨看眼他的背影,回头问容离:“公司有什么事吗?简尧刚才好像很生气?”

容离若无其事般对她说:“只是小事情,他一会儿想通了就没事了。”

温馨眨眨眼,没再追问。

“你手上拿的什么呀?”她忽而瞥见他手里的东西。

容离挑眉,“你猜?”

她作势要去拿,“你直接给我看不就行了嘛,还猜什么,浪费时间。”

容离一手抓住她,没让她得逞。

他阻拦,温馨孩子般挥舞着手臂去抢,“你藏着干嘛呀,给我看一眼不行么?”

容离将她困到胸前,顺势吻了她一下,“晚上回房你就知道了。”

她哼哼着,表示不满,“什么东西要这么神神秘秘的,吊人胃口!”

“乖,耐心等等。”他揉着她的脑袋,像是对待自己养的小狗。

温馨瘪嘴,“故弄玄虚,没诚意,我宣布,以后和你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瞧着她一脸赌气,跟个耍赖的孩子样,容离没忍住笑。

她皱眉,斜斜睨他一眼,转身,往厨房走。

“留着你自己看吧,我不稀罕了!”

容离走向楼梯,“不稀罕就算了,我拿去送人。”

她一听,咻地撇过脸,瞪他。

容离无视她警告的眼神,上了楼。

温雅从厨房晃出来,手里拿了个西红柿,她倚着门边,啃了口西红柿,嘴角带笑,“怎么了这是?小夫妻闹矛盾了?”

想着自己刚跟容离的幼稚对话被温雅听见了,温馨略有尴尬,她笑着挠耳朵,“没有啦……。”

温雅舔舔嘴边的西红柿汁,“容离整得那么神秘兮兮的,你不好奇?”

好奇,当然好奇!

“可是他现在不给我看呀。”温馨无可奈何。

温雅啧啧摇头,“明抢不行,你跟他撒娇,软磨硬泡不就行了?”

她煽动温馨,实则是她好奇容离拿了什么东西回来,晚上回房就知道……难道是……情|趣用品?

想想容离那个千年大冰山买这种东西……

温雅内心邪恶的笑了。

被她这一激励,温馨也迫切地想知道那个袋子里有啥,值得他对她藏着掖着的。

“那我去瞧瞧。”她说完,穿着拖鞋,啪嗒啪嗒跑上楼。

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处,温雅笑容邪气,正巧去花园透气的凌枭带着儿子回来,温雅放下啃了一半的西红柿,逗弄儿子了。

楼上。

容离刚把东西放下,房门被人轻手轻脚地打开。

从门缝里,她看到容离的背影,正站在窗边,而那个装着神秘的纸袋,躺在沙发上。

根据她的了解,接下来,男人会去换衣服,等他进衣帽间,她就趁机会一探究竟。

心里计划美美的,温馨捂嘴偷笑。

容离啊容离,你以为我那么好打发么!

猫着腰在门外瞅了会儿,果然,容离去了衣帽间。

哈哈,机会来喽!

估计着他走过去需要的时间,她把门打开,小偷样蹑手蹑脚的朝她的目标靠近。

会是什么呢?

她刚才瞄了一眼,纸袋里面好像是一个盒子。

那么,是礼物么?

脑袋里猜测着,她竟然有点紧张,敛气屏息地伸出两只爪子。

十厘米

九厘米

八厘米

……

一厘米

真相,马上揭晓!

“温馨。”男人低沉的呼唤,响在房里。

她手一抖。

糟糕,被发现了!

第一反应,囧,很囧,感觉做坏事被逮到,随后,她想,既然都做了,那干嘛半途而废。

再说了,他又不会把她怎样。

脑子飞快转了一圈,她干脆把纸袋抱在怀里,转身,明亮的眸子望着他,微笑,“你这么快就……”

就换好衣服了。

这是她的台词。

可是!

她发现,男人依旧穿的回来那身,唯一的变化就是领带没了!

目光盯在他脸上,瞧见他眸中闪烁的不怀好意,温馨的脸,唰的红了。

他是早就知道她会偷偷进来,故意逮她的么!

温馨垮着脸,内心极度郁闷。

看她被打击的眉眼,容离顿觉有趣,他走近她,“看到了没?”

明摆着欺负她嘛!

“你太过分了!”她扬起下巴,眼神凶狠。

“我怎么过分了,嗯?”他挑眉,“是我逼你偷偷摸摸进来的?”

他用的形容词,对她是种刺激,讽刺!

温馨咬咬牙,“你故意的,容离,你故意的对不对,你存心想看我笑话!”

脑补下自己刚才的行为,肯定是贼眉鼠眼的,多丢人啊!

她恨不得时光倒流!

“嗯,我是故意的。”坏心眼儿的男人大方承认。

她在门口观望时,他就晓得她来了。

这丫头,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尽做些令他哭笑不得的事儿。

既然她按捺不住好奇,他何不迁就她?

所以他当做一无所知去了衣帽间,等她进来后,他再当场抓个现行。

看她恼恨懊悔又气不过的样子,男人觉得,这主意,真没错!

温馨一股怨气冲上脑,狠狠剜他眼,“拿去,我不看了,再见!”

她才不要受他欺负!

容离拽住她的手,把人拉回来,“生气了?”

“谁生气啦!”那怨气冲天的口气,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容离坐到沙发上,霸道地将她困到怀里,“来都来了,就不看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听到礼物二字,她顿时安静了,“给我的礼物?”

容离让她乖乖坐在他腿上,从纸袋里拿出那个黑色的盒子。

简单却又精美的外包装,真的是礼物。

她看看盒子,又看看容离。

“打开看看。”他柔声道。

“嗯。”她乖巧的应声。

双手揭开盒盖,里面,不是华丽昂贵的珠宝,也不是精致美丽的衣服,映入她眼底的,是一份文件,白纸黑字,安安静静躺在盒子里。

文件的标题,赫然写着“SUMMER股权转让协议书”。

“这是?”她满眼诧异。

容离搂着她,下巴抵着她的肩膀,在她耳旁轻道:“这是我送给你的聘礼,温馨,从今天起,SUMMER是你的了。”

她蓦地一惊,眼睛瞪得圆圆的,装满了震惊,“你……你说什么?”

容离轻声道:“往后,你就是SUMMER的老板。”

温馨把文件翻倒最后一页,容离早已经签了他的名字,盖了印章,剩下的,就差她的名字。

“容离,我不能收。”她果断拒绝。

“哪有嫁人不收聘礼的,傻丫头?”容离口吻里漾着柔情。

温馨放下盒子,转过头,正视他,“上次我就说了啊,我不要订婚礼物,我有你就够了。而且,即使送礼物,你选其他的首饰啊什么的都好,干嘛把SUMMER的股权全部转让给我啊,公司其他人会有意见的!”

她很认真的态度,容离却是风轻云淡,他在她粉嫩的唇啄了两下,“温馨,SUMMER本来就是为你成立的,它是属于你的。”

SUMMER,盛夏,正是他们相识的季节。

最初温馨给他的灵感,他只是想设计一条脚链,当ANGEL成品做出来后,他萌生了个念头——把全世界漂亮的珠宝收集起来,等将来有一天,送给温馨。

于是他自己出资,独自创立了珠宝品牌,并用SUMMER来命名,以作纪念。

虽然SUMMER的总部在环宇,实际上,它是独立的,完完全全属于容离。公司其他股东,纵使反对又如何,那是他的私有财产,这些年给环宇赚了那么多利润,该满足了。

他字字句句落入她耳中,在她心湖里掀起惊涛骇浪。

怔怔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温馨眼眶酸热,感动得无以复加。

她要说什么好?

这男人竟然专门为她成立了珠宝公司,并且现在,当做聘礼送给她。

他默默做着这些的时候,她却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他对她的感情,到底有多深?

温馨想,容离爱她,远远胜过她爱他!

泪珠倏地就滚下来,她扑到他怀里,紧紧抱着他,“容离!”

她哽咽的喊着他的名字。

温热的眼泪,悉数流到他的肩窝,沾湿一大片,容离双臂环着她的细腰,“嗯,我在。”

“你怎么这么好……你要我怎么办……”她太高兴,太激动,以至于语无伦次。

容离亲吻她嫩滑的脸颊,“温馨,你值得我对你好。”

她值得他奉上最好的一切。

温馨趴在他怀中,幸福,来势汹汹地将她淹没。

******

夜幕降临。

回到公寓,容威先打了个电话。

“告诉你个消息。”他扯开领带,慵懒地坐到沙发上。

“什么消息?”听筒里,传出清冷的女声。

容威的嘴角勾出抹笑,“容离把SUMMER送给温馨了。”

“……你说的是真的?”对方震惊地问。

“当然,今天下午开了会,公司的高层都知道了。”容威笑容诡谲,“你有何感想?嫉妒吗?”

那边,沉默好一会儿。

再度开口,她的话声,比之前更冷,“股东们有什么反应?”

“自然是心有不甘啊,失去了SUMMER,每年的利润可是要少很多呢。”

冷笑声,传入容威耳中,“你该怎么做,想必不用我教你吧?”

容威挑眉,望着外面灯火迷离的都市,“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你就等着瞧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