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嫌隙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13字数:1025309

独家深爱,279 嫌隙

晚上。ai緷赟騋

温馨一打开电脑,娱乐新闻的头条就是容离将SUMMER赠送给她的消息。

“环宇总裁一掷千金,天价聘礼赠与未婚妻”,一行标题,加粗,高亮,特别引人注目。

温馨点开,看了看内容。

为吸引眼球,娱记用尽赞美的词汇,把容离塑造为浪漫多情的豪门大少,订婚将至,特意送上国际知名的珠宝公司给未婚妻当做订婚礼物。

如此大手笔,令人咋舌。

于是乎,天价聘礼,引来众多网友讨论。

温馨瞧了眼,不过几分钟,评论数已突破十万条,这是继他们恋情曝光,宣布订婚之后,本年度新的热门话题。

容家与乔家,称得上豪门联姻。

容离对温馨的万千宠爱,更是令无数人羡慕嫉妒恨。

凡事,有好,就有坏。

评论大军基本分为两派,一边是感叹这段浪漫的爱情童话,送祝福的;另一边么,则是等着看好戏的。毕竟这年头,好多一开始高调秀恩爱,晒幸福的情侣,结果到最后,劳燕分飞,甚至有反目成仇的。

有人说,温馨是看中容离的家世背景,乔家是富贵,但跟容家相比,当容家的女主人,肯定是无限荣耀的。

也有不少人说,眼下容离跟温馨正处于热恋期,所以容离舍得花钱,哄她开心。等时间久了,感情淡去,他俩能不能结婚都是个未知数。

男人有钱就变坏,何况容离处在那样的高位之上,变心,也许是迟早的事儿。

温馨拿着平板电脑浏览有十几条,实在看不下去,干脆关掉。

别人爱咋说咋说吧,只要她知道容离对她是真心的,那就够了。

她登录QQ,苏依依的消息来了。

问的,自然是网上疯传的消息。

都懒得打字,温馨开了语音,两人闲聊了会儿。

容离洗完澡出来,看到她窝在沙发上,一个人对着平板笑得前俯后仰的,很夸张,他就问她:“什么事这么高兴?”

她扬眸看他,敛了敛笑,做个深呼吸,冷静下来才开口,“刚刚和依依聊天呢,她讲了几个笑话。”

容离坐到她旁边,“说来听听?”

沐浴露清新的香味混入她呼吸的空气里,温馨调整下姿势,倚在他身上,先清清嗓子,“……说在马路上,一位爸爸骑着摩托车……后面坐着他的儿子,爸爸的车速非常非常快,看起来很危险……”笑话没讲完,她忍不住又想笑。

容离挑眉睨她眼,温馨艰难地憋住,继续道:“从他们旁边经过的一名司机就好心提醒爸爸‘师傅,你骑慢点,不然你孩子会被甩出去的’,然后爸爸猛地回头,惊讶的看着儿子,问他‘儿子,你妈呢!’,哈哈哈哈……”

“……”她笑得前仰后合,容离却是面无表情。

温馨手捂着笑疼的肚子,“你……你怎么不笑呢?”

容离抬手环住她的肩,“好笑吗?”

“……你是没听出笑点吗?”她反问。

容离说:“就是妈妈已经被甩出去了?”

“对啊对啊。”她连连点头。

“这很好笑?”

温馨嘴巴咧了咧,“唔……你要脑补一下那个场景啦!”

真的很搞笑嘛!

容离眯了眯眸子,坚毅的俊脸上,找不到一点笑的迹象。

温馨有点挫败,她放开平板,“你真无趣,容离,这么好笑的笑话你竟然无动于衷。”

容离不解,这也能和无趣扯上关系?

在他打算把小丫头抓过来,好好和她探讨下他无趣这个问题时,温馨忽然起身。

“你看到我手机没啊?”她到处翻找。

最近在家里,她极少用手机,以至于现在需要时,不知所踪。

容离瞧着她的背影,“你要给谁打电话?”

终于在沙发靠枕下找到手机,她走回来,“不打电话,我要照照片。”

“照照片?”

“是啊。”

她挨着他坐下,拿起茶几上那份股权转让书。

容离眸光微紧,“你……”

她自顾打开照相机功能,镜头对准转让书的第一页,“咔嚓”,拍下第一张,然后,她翻开最后那页,对着他的签名,再照一张。

“好了。”她笑着道。

她的意图,男人已经完全明白了。

“温馨。”他按住她的手背。

温馨轻轻推开他的手,把手机搁到一旁,拿起转让书,两手齐用。

“嘶——!”

代表着天文数字的股权转让书,在她手中,变成了废纸。

容离蹙起眉,眸光微冷。

温馨却是继续,直到那几张纸成为难以拼回原样的小纸屑。

她大功告成样,拍了拍手。

男人睨着她,凤眸冷沉。

显然,她的作法,忤逆了他。

温馨感受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她眼珠转了转,主动坐到他腿上,往他怀里钻。

“容离,你的心意,我接受了。”她晃晃手机,坦诚地道:“你知道啊,我又不懂珠宝设计,对公司管理基本上一窍不通,你真把SUMMER交给我,我可能会把它弄得关门的。所以啊,还是你来当老板,好吗?我是老板娘?”

她仔细想过了,尽管SUMMER是容离一手创立的,但是这么些年来,它一直和环宇相关,方才进屋时,简尧的话,她听到了些。

他们瞒着她,不代表她不会往那方面想。

无论任何时候,她不希望增添他的烦恼,令他为难。

他的心意,她已经收到,反正他们在一起,她的,也就是他的,股权究竟在谁手中,并没有影响。

温馨的顾虑,容离一眼看穿。

虽然她平时常常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举止幼稚,可一旦涉及到正事,她往往懂事得让他心疼。

“温馨,这是我给你的聘礼,你要是退给我,那是打算反悔,不嫁了?”他沉声问。

她挺直背,激动地声明,“我没反悔啊!”

他胡说什么呢!

容离瞥眼那堆纸屑,“那你就收下。”

温馨皱眉,“容离……”

“收下。”他用上命令式的口吻。

温馨咬着唇,“哪有人逼着人家收礼物的啊!”

比抢东西的土匪还凶!

容离弯了唇角,“哪有人像你这样,嫁人连聘礼都不要的?”

总之,他的意思就是她必需接受,无条件接受。

“我刚才不拍了照片留纪念了吗?”

“那不算数。”

温馨郁结。

容离态度强硬,她深知,他认定的事儿,要他改主意,难于上青天。

在她纠结时,男人单手搂着她,拿起平板,看他的财经新闻。

这姿态,明显是告诉她,聘礼的话题结束,一切按照他的意思办。

温馨倍感无力。

闷闷窝在他怀里,她纠结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

“好吧,那我收下吧。”她道。

容离抬起眼帘看她。

温馨把那小堆纸屑全部装进盒子里,再盖好。

做完这些,她偏过头,“这样你满意了吧?”

她心里忖的是,这份转让书已经是一堆废纸,等改天他重新拿份给她,她再想办法糊弄过去。

男人勾起唇,给她表扬,“乖。”

她的表情,有点郁闷,“你送我这么值钱的公司,那我送什么礼物好呢?”

SUMMER不仅仅代表了财富,更重要的是,它成立背后的深意,他对她的用心。

这份心意,她如何能还?

凝着她如画的眉眼,白皙幼嫩的肌肤,莹润如玉,容离眯起眸光,炙热的火焰,点亮那双冷情的凤眸。

他无心再看财经新闻,丢开平板,拥紧她,嗓音暗哑,“你把你给我。”

“嗯?”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抱起她,往床边走,用她的话回答,“我有你,就够了。”

她是他捧在掌心里的宝贝。

望进他深邃的眸底,温馨倏地绯红了双颊,心里甜蜜蜜,嘴上却咕哝着,“我又不值钱。”

他轻笑,“卖给我,就很值钱。”

“那我其实是卖给你了哦?”她一副不甘愿的口吻。

把她放下,他双手撑在她身侧,“嗯,所以,你只是我一个人的。”

他的眼里,布满情动之色,温馨心如擂鼓,声音软绵绵的,“霸道……”

后面的话,消失在唇间。

暖色调的灯光,映照出一室温情……

******

翌日,容家。

客厅里,容家的几个女人都在。

温馨挨着容老太太坐,陪她说着话,只是她神色有些凝重,不时望向书房的方向。

容老太太瞧出她的心不在焉,安慰她道:“别担心,他们父子俩不会有事的。”

温馨勉力露出一抹浅笑,心里,仍旧忐忑着。

昨天晚上,容离接到容书年的电话,叫他今天回趟容家。

回家所为何事,容离心知肚明。他接电话时,她就在旁边,隐隐听到容书年语气不悦,她大概猜到是和聘礼有关。她担心容书年责怪容离,态度坚决的,非要跟着他一起来。

来的时候,她连容书年的面都没见到,姚婉芳让容离直接去书房。

眼看着,他们谈了快半小时,也不晓得情形如何,温馨难免着急。

又过了有十多分钟,容离率先出来,眉间染着霜色。

温馨猛地站起身。

容离视线笼着她,冷声道:“过来。”

冰冷的表情,冰冷的语气,显然,他和容书年的谈判很不愉快。

容老太太等人互视一眼,愀然变色。

温馨不敢迟疑,心有忐忑地走到他身边。

“容离……”

容离牵起她的手,朝容老太太道:“奶奶,我们先走了。”

说完话,他径直牵着温馨,大步往回外走,温馨只好匆匆回过头,一一道别。

姚婉芳将容老太太的惊愕收在眼底,不露声色的道:“容离这是怎么了,和老爷吵架了么?脸色这么难看。”

容老太太目光落到她脸上,皱起眉头。

容沛沛适时出声,“没想到,哥哥第一次和爸爸吵架,居然是因为温馨。”

她这一句话,可给温馨扣了项大罪。

容老太太的脸色,瞬间冷了下去。

容离虽然天性冷漠,与家人不亲,可他从来没跟容书年起过冲突。如今却为了温馨,父子俩闹了矛盾,不欢而散……

家和万事兴,这温馨尚未嫁进容家,就先添了这么大的麻烦,依容离那么惯着她,往后,难保不会再生事端。

容老太太原本对温馨就不是百分百满意,再加上聘礼一事,老太太心中的那几分好感,减淡了大半。

她眯起眼来,对姚婉芳道:“你去看看书年,劝劝他,公司送了就送了,反正那是容离自己成立的,他要给温馨那是他的自由,再者,温馨嫁过来就是我们容家的人,说到底,SUMMER最终还是算容离的……”

容老太太对这件事看得比较开。

姚婉芳温婉应声,“我这就去。”

离开前,她向容沛沛递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提议去花园里走走。

容老太太笑着感叹,还是她的孙女儿最贴心。

姚婉芳泡了杯茶端去书房。

容书年低着头,双手按着太阳穴。

“老爷。”她轻轻出声,“又头痛了吗?”

容书年见是她,喊她过去,“你帮我揉揉。”

“好。”

她把茶杯放到他手边,“喝点热茶吧。”

清新的茶香,随着热气弥散开来。

“嗯。”

姚婉芳精心保养的手指白皙如玉,力道轻柔的帮容书年按摩着。

头部的疼痛有所缓解,容书年身子往后靠,闭着眼睛。

“老爷,你和容离谈得如何?”她轻声问。

容书年冷哼声,“他这会儿人呢?”

姚婉芳据实以告,“从书房出去,就带着温馨走了。”

容书年倏地睁开眼,“他一门心思就向着那个女人!”

语气,很重,之前父子俩闹得有多厉害,可想而知。

一丝笑意,闪过她的眼底,姚婉芳温声开导,“我觉得,老太太言之有理,温馨终究是容家的媳妇,公司给了她,相当于给自己人,老爷何必生气呢。”

容书年端起茶,抿了一口,“这我明白。”

他生气,更主要的原因是容离的态度,而非他舍不得SUMMER。

容离从小就非常有主见,这点上,容书年也是清楚的。

最先他有不满的,是容离与乔安雯的合作,他轻易地选择了乔氏,并且在分成上,让乔氏捡了个大便宜,这件事在高层引起很大的震动。再然后,是容离的婚事,他先斩后奏。最后么,就是聘礼的事。

容离年轻气盛,太过恣意妄为!

这三件事,让容书年感觉到自己的威严被容离无视。

他是他的父亲,而且,他还活着,没死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