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 订婚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09字数:1025309

尽管他早把公司大权交给容离,但无论如何,容离至少该事先和他打声招呼,知会他一声。

姚婉芳声色温柔,“即便如此,你也该心平气和地和他谈呀,他是你儿子,不是下属,你们今天闹成这样,那等他订婚的时候,得多尴尬?”

她字字替他们父子俩的关系着想,活脱脱一个贤惠妻子的好形象。

“你看他那态度,有拿我当父亲吗?”容书年有些暴躁地吼了声,这两天,他似乎特别容易生气。

姚婉芳住了嘴。

情绪激动,刚刚有所好转的头疼,又加重了,容书年手掌撑了撑额头,眉头深深锁着,似乎痛得厉害。

姚婉芳发现他的脸色几分苍白,她伸手端起茶,递给容书年,“不开心的事就别去想了,老爷身体最要紧。”

容书年仰起头,看着她。

姚婉芳微微一笑,雍容大方。

容书年眼神有丝迷离,他连喝了几口茶,清新的茶香,沁入心脾。

“还是你好啊,婉芳。”

姚婉芳嘴角的笑,几不可见地僵了僵。

她垂眸,继续帮他揉着太阳穴,“这是我应该做的。”

她的双手,似有魔力,缓解了他周身的不适,容书年安然阖上眼,没一会儿,竟开始昏昏欲睡。

意识朦胧间,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蓝天白云下,大片盛开的薰衣草,微风暖暖,她站在花田中,长发飘飘。

她的背影,如此熟悉。

他往前走近一步。

她转过身来,看见是他,美丽的小脸上,露出倾城笑靥。

她笑着对他说:“你来啦……”

姚婉芳见容书年已经闭着眼好一阵了,忖着他应该陷入昏睡状态了。

她如释重负般收回手,与此同时,她听到容书年喊了一个名字,尽管声音很低,很模糊,她仍是听清了。

这个名字,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玥儿……”

简玥。

容离的亲生母亲!

事隔这么多年,他竟然还记着那个女人!

两天过后,便是九月十二号,他们订婚的日子。

订婚典礼选在宁城最高档的酒店举行。

现场的布置,是以温馨最喜欢的白色小苍兰作装饰,搭配粉色玫瑰,营造出浪漫甜蜜的氛围。

华丽的宴会厅,宾客云集。

作为晚宴的女主角,盛装打扮后的温馨美如天仙,她挽着容离的臂弯,随着他应酬客人。

成为全场焦点,温馨其实是紧张的,心,突突跳着,手心里,微微汗湿。但今天是何其重要的一天,她必须展现出最好的一面,这样,才不会给容离丢脸。

温馨一直暗示自己,别紧张,别紧张,容离就在身边呢,一切有他。

冷静,冷静,冷静!

“要不要去休息会儿?”身边无人的空档,容离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声问。

温馨摇摇头,“不用啦。”

“我看你很紧张。”他用的陈述语气。

温馨俏脸绯红,她四处瞅瞅,大家都看着他们呢。

“是有点点紧张,不过,我能应付,你相信我,我能行的!”她宣誓般向他保证。

灯光照进他眼底,化作潋滟光芒,容离握住她带着白纱手套的手,稍稍用力地捏了下,“我知道。”

“今天来了好多人呢。”为让自己放松,她跟容离聊了起来。

他拿了杯香槟给她,“嗯。”

他们的订婚典礼,自然是要隆重的。

温馨怕弄花嘴上的唇彩,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小口,她的目光望向容书年,他正跟几位老朋友交谈着,姚婉芳陪在他旁边。

“你和伯父,和好了吧?”她凑到容离身旁,小声地问。

那天在容家,父子俩闹得僵,回家后怕给容离添堵,她一直憋着没问。

她原本担心着,今晚容书年会不会不来。

哪知,他们刚到酒店,容书年紧接着就到了。他找他俩说了几句话,出自父亲对孩子的一些叮嘱,感觉上,他应该是想开了。

容离顺势看了眼容书年。

实际上这两天,他没联系过他,男人在某些方面不像女人那样,诸多顾虑,他压根儿没有担心过,容书年会拒绝出席他的订婚。

至于其他的,各有各的立场,理由。

能理解就能理解,不能的,那就慢慢来理解,总之他做都做了,谁反对都无效。

“你该叫他什么?”睨着她,凤眸里溢出抹淡淡的兴味。

“啊?”她愣愣的,随后猛地反应过来。

订了婚,她应该改口,换称呼了。

她该跟容离一样,喊容书年爸爸,或者,父亲。

“我……还没习惯,一时忘了。”她呐呐地解释,很不好意思。

“往后可要记牢了。”容离轻抿着唇,“温馨,你是我的了。”

光明正大,独属于他。

舞台上,钢琴师用她那灵巧的十指,演奏出幸福的乐章。

又有客人到场。

“容少,温馨,恭喜。”f笑着道,她今天穿了身桃红色洋装,明媚的色彩,比温馨的粉色更为亮眼,有点喧宾夺主的味道。

“这是我送给二位的订婚礼物,希望你们能喜欢。”她从助理手中拿过一个巴掌大的盒子,外面绑着大红色的缎带。

温馨接过,微笑,落落大方,“谢谢,沈小姐。”

容离淡声道:“沈小姐请随意。”

说话间,一道带笑的男声插过来。

“容离,恭喜啊。”

温馨侧目看去,微微怔住,因为说话的,是容威。

他穿了身黑色西装,英俊的脸孔带着淡淡微笑,温润优雅。

虽是堂兄弟,两人一点都不亲,准确地讲,除了温馨,容离无论对谁都冷冷淡淡的。

对于容威的祝贺,容离说了两句场面话,给温馨介绍了这位堂哥的身份。

温馨早晓得,她朝容威浅笑示意,“你好。”

她的美,无疑是艳压群芳。

一想到待会儿会上演的大戏,容威眼底压抑着兴奋。

“温馨,很高兴认识你。”

和新人打完招呼,容威的视线落到f身上。

“沈小姐,幸会。”

f是近来的风云人物,她一进场,许多人已经认出她。

“容总监。”f回以微笑。

距离典礼正式开始还有二十多分钟,客人差不多都到了。

卫铭这几个发小坐的一桌,这会儿,正聊得热火朝天。他们个个是光芒环绕的天之骄子,又是俊男美女,养眼的风景线,除了订婚男女主角,就属他们最招人眼球。

“蓝颜妹子,你打算啥时候给我们卫首长生个娃啊?”

此时,女人们坐一块儿聊天,男人们,都围着凌枭,逗弄他家的小男神,凌凡小朋友。

看卫铭那激动的样儿,恨不得把小凡凡从他爸怀里抢过来,温雅打趣问起蓝颜,关于造人的问题。

卫铭听到温雅的声音,立即抬起头,眼巴巴地瞅着自个老婆,期待她的回答。

那模样看起来,卫首长确实是盼着当爹了。

蓝颜单手支着脸,懒洋洋地道:“这个么,我才二十五岁,不着急。”

卫铭眉头皱了皱,“老婆,我快三十岁了……”

那委屈的语调,惹得温雅笑,“看吧,你不急,我们卫首长可是捉急了。”

“我又没说不生,你急什么急?”蓝颜丢给卫铭一个冷眼,“跟你说多少次,顺其自然,你怎么就记不住?”

在结婚前,卫首长就盼着孩子,当时的目的么,是想用孩子绑住蓝颜,免得她抛弃他。婚后么,他觉得这年纪,该有个孩子了。

整天被他缠着,为了造人事业而奋斗,蓝颜感觉自个完全吃不消了。

都说怀孩子幸苦,可她却觉得,要怀上个孩子,才真真是幸苦!

卫铭嬉皮笑脸地凑到她身边,跟撒欢的大型犬科动物一样,“我知道啊,可是,老婆,你肚子到现在还没动静,我觉得吧,是我们努力不够!”

“……”蓝颜嘴角连连抽搐。

“哈哈……!”温雅在旁听着,笑得捶桌子,“卫铭,你可真是好样儿的,我要手动给你个赞,哈哈,蓝颜妹子,记得跟我们卫首长加油哈,祝你们早日成功!”

“那是必须的!”卫铭得意的眉飞色舞。

蓝颜额头冒出几条黑线,“温雅姐,你太不厚道了。”

“你们说什么呢?这么开心。”温馨问。她站得有点久,容离叫她坐着歇会儿。

孩子,是温馨的禁忌。

这一点,他们几个可都记着。

温雅端杯水给她,“正听卫铭当初怎么追的蓝颜呢。”

她话音落地,蓝颜,卫铭,都是聪明人,立马统一口径。

温馨眸光亮了亮,“是吗?讲到哪儿了,我也听听。”

对于卫首长的恋爱史,她只从容离那儿听到只言片语,依他的性格,趣事是完全指望不上的。

卫铭脑子转得快,顺着温雅的话,稍稍想了下,便捡了些他记忆最深刻的片段来讲。

他俩的性格凑一起,无疑是天雷勾地火,精彩纷呈。

这一桌,笑声不断。

毕竟是自个的订婚,她不能一直在旁边偷闲,坐了会儿,温馨回去找容离。

他被几位西装革履的董事围着。

想了想,她转身,准备拿杯香槟给他。

“温馨……”这一声呼唤,饱含了无限的眷恋,以及欣喜。

温馨掀起眼帘,对面,映入眼底的,是微微有些陌生的脸,不过她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佑。”她微笑着,色如春晓之花。

柔柔的女声,他思念了两年,再次听到她喊他的名字,陆佑心跳加快。

但是下一秒,无边的苦涩却将他淹没。

因为今天,是她的订婚宴,她和别的男人的大喜之日!

他深爱的女人,终究,不是他的。

“你什么时候来的呀?”相比起他的万千复杂在心头,温馨的表现,自然,随和,仿佛一杯淡淡的温水。

她曾经对他说:别回头,因为,我已经走出过去了。

她有了新的开始,可他却固执地站在原地,抓着那仅有的回忆不放。

陆佑的眼底,闪过一抹痛色。

“刚到没多久。”他笑了笑,努力让自己表现得自然,然而每一个字出口,却是如此艰涩。他打量着她,赞道:“你今天很漂亮。”

她的美丽,皆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从他当初对她说分手的那一刻起,他就永远失去拥有他的资格。

“谢谢。”

温馨正欲问他过得如何,一道倩影款款而来,停在陆佑身侧,亲昵地挽着他的胳膊。

陆佑身躯一僵。

她看着温馨,浅笑如嫣,“温小姐,恭喜。”

温馨微笑。

她隐隐猜到两人的关系,但具体到哪一步,她猜不准,她看向陆佑,“佑,这位是……”

陆佑眉头一紧,仿佛这是个极难回答的问题。

他的沉默,使得女子姣好的面容掠过一抹尴尬,她轻咬了下唇,只好自我介绍,“温小姐,我是佑的妻子,陶蕊。”

温馨当即有些感慨。

她离开这两年,温雅跟凌枭有了小凡凡,卫铭娶了蓝颜,如今,陆佑也结了婚。

她真的错过许多事呢。

容离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走了过来。

“容少。”陆佑的目光,掠过他环在温馨腰间的手。

陶蕊也跟着喊了声容少。

容离淡淡应了声,对温馨道:“跟我到那边去一下。”

温馨说:“好。”

她和陆佑夫妇打声招呼,跟着容离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陆佑紧握了双拳。

这两年,没有她的消息。

在收到请柬的那一刻,他的心,前所未有的矛盾。

来,还是不来。

他想见她,很想很想,可同时,他又很抗拒,因为他害怕看到她和容离在一起的画面。

挣扎了许久,最终,对她的思念战胜一切。

他远远看到,她依偎着容离,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接受众人的祝福。他想和她说句话,却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

直到刚才……

看着他眼中显而易见的痛苦,陶蕊精致的眉目间,笼上黯然。

陆佑喜欢温馨,她知道。结婚一年多,她一直很努力,希望能够得到陆佑的喜欢,可无论她做什么,陆佑始终对她冷冷淡淡。

换做是裴若雅,早闹翻天了,陶蕊个性温婉,对陆佑的心有所属,她默默忍受。

因为她想要留在他身边。

温馨不时往宴会厅门口望,仿佛在等着谁。

在距离订婚宴开始只剩十分钟的时候,萧湛,终于来了。

*

感谢hu123亲的月票。

订婚来喽~~~~~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