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 剧变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7:23字数:1025309

挑在这时候现身,萧湛可谓压轴出场。

在场的,有部分人是知道萧湛跟容离不对盘的,前段时间,在r国的采访,容离称萧湛为朋友,萧湛亦没否认,这消息可让人意外了把。

他俩向来势如水火,怎么突然间不仅握手言和,而且,似乎还是好朋友!

联想到温馨曾与萧湛传过绯闻,某些言情剧看多了太太们甚至猜测,萧湛今天会不会是来抢亲的?

“我说,容离还真给萧湛送了请帖?!”凌枭眯着那双凌厉的眸子,冷冷望着高调登场的萧湛。

简尧看向容离那边,“应该是温馨邀请他来的吧,这丫头和萧湛貌似交情挺好。”

“温馨难道相信萧湛是个好人?”卫铭声色沉了沉。

温雅瞥他眼,“当初温馨的命可是萧湛救的,而且听说,这两年,他对温馨挺照顾的,温馨感激他,拿他当朋友,人之常情。”

纵使如此,几个男人对萧湛,仍旧保持着敌意。

看到萧湛的瞬间,容离那英气的眉,微微拢了起来。

他垂下眸光。

温馨仿佛有心电感应般,扬起精致的脸蛋,与他相视,她轻轻地说:“容离,是我请萧湛来的。”

正如温雅所言,她对萧湛,有很深的感激之情,再者,相处那么长时间,对他有进一步的了解,她真心拿萧湛当朋友。

之前,假结婚一事,虽然萧湛没怪她,温馨总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是她出尔反尔。

拍卖会后,萧湛没联系过她,而她出于歉意,没好意思主动找他。尽管在媒体前,萧湛说会出席她的订婚典礼,温馨却担心,萧湛不会来。

前几天,她瞒着容离,给萧湛打了电话,问他有没有空。

当时萧湛问了一句——你希望我来?

她的回答,是肯定的。

作为朋友,她希望萧湛能来,同时,她希望能借由这次机会,尽量化解他和容离的矛盾。

这件事,算起来,她好像有点自作主张,容离的沉默,令温馨心有戚戚。

她怕容离会生气。

将她脸上的小心翼翼纳入眼底,容离眸光幽深。

他抬手,半搂着她,“以后再有这样的事,要先告诉我一声。”

他们好容易才走到今天,温馨心里装的是谁,他毫不怀疑。

虽然在大喜之日见到萧湛,确实令他心头不怎么爽,但,这是他的未婚妻请来的客人,他能把人撵出去么?

只要萧湛规规矩矩,他也能对他客客气气。

有男人这话,温馨松口气,“我记住了。”

自进入宴会厅,萧湛的目光,在人群里寻找着她的身影。

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她本来就很美,精心打扮后的她,更是倾国倾城。

她是最耀眼的明珠,却可惜,拥有这颗明珠的主人,从来不是他。

或者,他曾经有过机会,但是太短暂,他刚刚抓到手里,随后就化作了泡影……

“萧湛,你怎么才到呀?”温馨笑着问他,一如从前的熟络。

他无视容离,对她道:“航班晚点了。”

“这样啊……”温馨眼眸如星,她瞧眼容离,他神色淡淡,未见异样,她又萧湛说:“那你和小姨她们坐一起,行吗?”

她清楚,萧湛也是那种冷漠的性子,所以她特地把他位子安排在乔岚她们那边。

“嗯。”他淡淡应了声。

何斯过来,通知他们,订婚典礼马上开始,他俩该去准备了。

“那你先过去吧。”她指了指乔岚那边。

萧湛轻轻颔首。

在她转身时,他忽然叫住她。

温馨疑惑地望着他。

容离的脸色,有点阴沉。

感受到容离如刀锋锐利的视线,萧湛目光沉沉地盯着温馨,“你真的决定,跟着他了?”

这可是人家的订婚宴,他的问话,无疑是找茬!

萧湛声音不高,挨他近的,基本上听清楚了他的话。

容离浅眯起凤眸,微露不悦。

无论如何,他得顾全大局,为了萧湛几个字,闹出风波,破坏订婚,完全不值。

而且,温馨的答案,无需她说,他就能知道。

他突兀的一句问话,令温馨茫然地怔了怔。

她看着萧湛。

她不明白他这番话出自什么用意,但她可以肯定地回答他。

“嗯,早就决定好了。”她柔柔说着。

幸福,爬上她的眉梢眼角,如此美丽。

容离的表情依旧淡然,他扫眼萧湛,目光中,带着抹警告。

这是他的女人,你萧湛,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对于男主人的不友善,萧湛挑了挑眉,看着容离,他的眼底掠过一抹诡谲。

晚上七点,订婚典礼正是开始。

司仪拿着话筒,说了几句开场白,简短精炼,没有拖拖拉拉,冗长的废话。

接下来,是容离给温馨带上订婚戒指,这算是仪式上最重要的环节。

而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也在此时,拉开帷幕。

订婚宴原本是没有安排家长发言,但容书年却出人意料的起身,他和司仪低声说了些什么。只见司仪有些为难,他看向容离,寻求他的意思。

容离同样疑惑容书年的举动,却还是点点头。

这是他的父亲,他总不能让他当众下不来台。

于是,司仪将话筒交给容书年。

容书年健步走到舞台正前方。

温馨轻抿了嘴,问容离:“爸这是要做什么?”

容离握着她的手,凤眸浅眯,“他之前没说过。”

“这样啊……”温馨喃喃道。

所有人都看着容书年,猜测着他即将发表的内容。

姚婉芳望着不远处的容威,他恰好也看着她,只是比起她的忐忑万分,容威的眼里,闪烁某种锃亮的锋芒。

仿佛,胜利在望。

他微微弯起嘴角,朝她轻轻点下头。

他的意思,是在告诉她,别担心,一切早已安排妥当。

纵使如此,姚婉芳比不得他的淡定,她喝口冰水,竭力掩饰内心的慌张。

她身旁的容沛沛则紧盯着舞台上的温馨,晶亮的眼眸里满满的幸灾乐祸,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哼,温馨,想嫁给我哥哥,做梦吧!

在一众或惊讶,或疑惑,或好奇的目光中,容书年开口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隐隐有几分生硬古怪,“……今天是容离和温馨订婚的好日子,作为父亲,我替他们感到高兴。同时,借着这个场合,我有个重要消息要宣布。”

重要消息?

还能有什么消息,比环宇总裁成家立业更轰动?

难道是有孩子了?

底下,开始窃窃私语。

容离的眉,轻轻蹙起,莫名的,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从今天起,我在环宇拥有的股份,其中百分之四十,转让给我的侄子,容威。”他右手拿着话筒,左手,指向容威所在的方向。

顶级的音响设备,容书年的每一个字,清晰回响在宴会厅里,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

他话音落地,犹如惊天响雷炸开。

全场静默,继而,一片哗然。

温馨明亮的双眸,难以置信的撑大,脑袋里,一片空白,右手爆发出一阵剧痛,狠狠拉扯下她的神经。

她猛然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璀璨灯光下,他的面容冷若冰霜,坚毅的下巴绷得紧紧的,凛冽的目光,笔直地盯着舞台前方的容书年。

环宇是容家一手创立的,公司共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掌握在容家人手中。目前,容离拥有百分之二十,虽比不上容书年的百分之六十,但放眼整个环宇,他拥有的股权排在第二顺位。

可就在刚刚,容书年竟然宣布要把他手中三分之二的股权让给容威,如此一来,容威一跃成为环宇最大的股东,地位,远远超过了容离!

如此大的股权交接,相当于环宇易主!

今晚上来的,几乎都是权贵圈子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容书年选在容离的订婚宴宣布这样的消息,他把容离置于何地?

难道他不知道,他的举措会造成怎样严重的后果?

他是存心要让容离颜面扫地么?

可是,刚到酒店时,容书年的表现一切正常,虽然依旧严肃,但是,他半句没提前几天与容离的争执。

毕竟是亲父子,她想,容书年也不可能一直和容离生气。

然而现实,却狠狠地戏弄了他们!

温馨惴惴不安。

她紧咬着唇,目光担忧地注视着容离,他自小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如此大的打击,无异于羞辱,她很担心他,却又不知,此时她该做什么,能做什么。

所以,尽管他将她的手攥得很痛,骨头好似要碎掉一样,她默默承受着。

“……至于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将由我的女儿容沛沛来继承。”容书年看了看容沛沛,而容离,他只字未提,“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话毕,他把话筒交还给司仪,下台时,他经过容离身边,却是连个眼神都没有,就好像,容离是个陌生人。

瞧着这一幕,宾客间,顿时更热闹了。

容威坐在他的位置上,面对周遭汹涌而来的各种眼神,他俊逸的脸孔保持着淡淡微笑,温和,优雅,宠辱不惊。

fiona手上端了杯香槟,色泽通透,她的目光落到容威脸上,高深莫测。

乔岚这边也惊讶不已,纷纷替温馨担心,而萧湛坐在一旁,神色平静,仿佛这一切,他早已料到。

他的眼里,唯有那一人,他看到她脸上写满担忧,对容离的担忧。

容书年惹出一场震惊全场的闹剧,走下舞台后,姚婉芳就陪着他离场。

当爸爸的,居然连儿子的订婚仪式都没打算看完。

这能说明什么?

明显的父子不和!

容老太太脸色阴沉,她出声喊容书年,要问他原因。

但向来尊敬母亲的容书年,对老太太直接无视,留了个冷漠的背影给她。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容老太太气得浑身发抖。

容沛沛心里早乐得开花,脸上却装出一副忧心忡忡,“奶奶,别生气,爸爸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理由?”容老太太冷哼,“有什么理由,值得他当众让自己的儿子丢脸?有什么理由,他要把公司送给容威,让容离被人笑话?”

老人家心疼孙子,她完全站在容离这边。

好好的订婚宴被搅得乌烟瘴气,容沛沛心头揣着满满的恶意,她瞥眼温馨,语气幽幽的,“难道爸爸还在生气么?哥哥把summer送给温馨姐,又为了温馨姐和爸爸吵架,所以,爸爸对哥哥失望了么……”

她垂着眼,仿佛自言自语。

但容老太太却将她的话听进心里。

冷然的目光,猝然间射向温馨。

容书年一直器重容离,这一点,容家人都知道,而且,容离是他的亲儿子,于情于理,他都不该把大权转交给容威!

除非,真如容沛沛所言,容书年是因为聘礼一事,对容离生出不满,所以他用这样的方式,给容离一个教训。

可转念想想,即使是对容离有意见,那也不至于这么极端吧?!

“搞什么啊?容离他爹发疯了不成?”卫铭眉头紧锁,他大力拍了下桌子,气愤地道,难以理解容书年的行为。

哪有在儿子大喜之日搅局的?!

其余人,同样满脸凝重。

“容威算个什么东西,他哪里有资格接替容离的位置?”凌枭俊容阴鸷,他看着面带微笑的容威,满是不屑。

简尧瞪着容威,眉心拧得死死的,“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温雅掠一眼容威,然后转头看向舞台旁的那两人,沉声道:“先别管容离他爹到底是疯了还是脑子进水了,眼下最关键的是,他俩的订婚咋整!”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司仪满头是汗,拿着话筒杵在那儿,不晓得如何是好。

他求救的眼神望向容离。

这订婚,还要继续吗?

还能继续吗?

这,也是温馨担心的问题。

被亲生父亲从那至高荣耀的王座拉下来,面对如此措手不及的剧变,换做任何人,恐怕都无法承受!

虽然上了腮红,温馨的脸色看起来,苍白难掩,她的眼里,满是惶然。

他们的订婚,还没开始……

感受到她的不安,容离低下头,深沉的视线,落入她的眸底。

温馨紧咬着嘴,眼含乞求,“容离……”

感谢泡泡小可爱亲的红包。

评论区重新开放,扔个深水炸弹,看你们一个个还潜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