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 他不见了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6:35字数:1025309

她不是不明白,此刻,容离的处境有多难堪。舒悫鹉琻

之所以坚持订婚,并非她分不清轻重,无理取闹,而是因为在这瞬间,她只能想到,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容离,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明天,他是否还是环宇的总裁,容家的家主,她会陪着他,始终如一。

下面,无数双眼睛关注着他们。

这场声势浩大的订婚,能否继续下去?

他们的距离,很近很近,他看到温馨的眼中,有水光闪烁。

她的急切,他明白。

纵使他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但这一刻,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权势,名利,都不及一个她。

轻轻弯了下嘴角,他牵着温馨的手,站到舞台中央。

他用行动告诉在场宾客,订婚宴,继续!

司仪脑子转得快,匆匆抹把脑门上的冷汗,他嘴角硬生生扯出个笑,拿着话筒,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的背着他早准备好的台词。

程越跟何斯跟在容离身边多年,大风大浪都见过,起先虽然惊愕不已,很快,两人迅速冷静下来。

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必需要有紧急应对方案,何斯负责场外,程越则留下来。

金色灯光倾泻而下,给他镀上一层好看的光晕,温馨觉得,风华绝代,莫过于此。

她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容离,眉心微微拧着,看起来紧张兮兮的,仿佛怕他随时会离开。

容离的眸光,因之而柔软,泛起心疼。

这傻丫头!

他怎么会舍得丢下她?

程越走上前,双手递上一个墨蓝色的盒子。

容离松开温馨的手,拿过盒子,打开,里面,是他专门为未婚妻设计的订婚戒指。

一抹璀璨艳丽的红,映入温馨朦胧的视线。

红色钻石是彩钻中最为稀有的品种,全世界范围内,只有澳大利亚的aegyle mine出产少量的红钻石,即使许多珠宝界的资深人员都无缘得见。

这颗珍稀的红钻,他已经收藏了好几年,算是他特地为她寻来的,无论色泽,纯净度,重量,堪称稀世珍品。

经过精细切割的钻石,在灯光照耀下,反射出绚丽夺目的光芒。

他将戒指拿出来时,有眼尖的,发现戒指上镶嵌的竟然是红钻,顿时,一语激起千层浪。

先是天价聘礼赠与温馨,紧接着,订婚戒指又是顶级罕见的红钻,光是这份用心,足见得容离对未婚妻有多深情。

唏嘘感叹的同时,有人却道,此刻的容离,已经不是过去那个风光无限的环宇总裁,失去尊贵的地位,往后,他还能像现在这样出手阔绰吗?而温馨,眼看着要成为环宇的女主人,容书年一句话,使得她与那个荣耀的位置失之交臂,巨大的落差,她能接受吗?

即使今天订了婚,但他俩能否走到最后,有些人抱着看好戏的态度。

下面,议论纷纷,台上,他们的眼里,唯有彼此。

容离一手拿着戒指,另一只手,执起温馨的左手,轻柔的,将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

其实她的手,因为他之前攥得太紧,早已痛得麻木,几乎没有感觉。

钻石耀眼的光芒,刺得温馨眼睛生疼。

戴好戒指,容离微微倾身,在戒指上落下一吻。

温馨倏地红了眼眶,心里面,既是甜蜜,又掺杂着酸涩。

容离!

她在心底喊着他的名字。

心疼他,她心疼他!

容离直起身,夜色般的眸子凝着她,专注而情深。

温馨抿了抿唇,忽而往前一小步,双手环抱着他的背脊,她踮起脚,吻住他的唇。

她向来是害羞的,即使两人亲热过无数次,她仍是每回都会脸红羞涩。

现在,这么多人注视下,她抛开羞怯,主动亲吻他。

容离动容,紧紧抱着她柔软的身子,热情回吻。

全场,掌声雷动。

毕竟容书年没有明言容威将会正式取代容离,接管整个环宇,而且,容离是名正言顺的太子爷,而容威,顶多是家臣的身份,远远比不得容离尊贵。

客人当中,大多都是聪明人,在情势明朗化前,一个个并不急于站队,免得选错阵营,得罪了容离。

保持中立,最明智,最保险。

晚宴的气氛,明面上,一切如常。

“……容离,待会儿你跟奶奶回家一趟,问问你爸爸,他到底怎么想的!”容老太太语气有些重,显然为这件事,气得不轻。

容离面色淡漠,“父亲已经出国了,稍后我会联系他。”

这消息,是何斯方才告诉他的。容书年离场后,直接带着姚婉芳去机场,乘坐专机飞往法国。

温馨紧挨着容离,心,猛地下沉。

容书年的态度,是铁了心要对付容离么?

连询问缘由的机会都不给他?

容老太太得知儿子竟然出国,扔下个烂摊子给容离,顿时,气得脸色铁青。

容沛沛扶着她,“奶奶,别生气,气坏了身子,我跟哥哥都会担心的。”

边说着,她转眼看了看容离。

容离淡淡安慰了两句。

温馨上前,“奶奶,现在挺晚的了,你先和沛沛回家吧……”

她话未讲完,容老太太的冷眼如利箭样射向她,其中的厌恶,毫不掩饰。

温馨后面的话,悉数梗在喉间,浑身僵硬。

她无措地看着容离,她不晓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竟惹得老太太生厌。

容离微微拧眉,抬手环在温馨腰间,他吩咐何斯,派人把容老太太平安送回容家。

“温馨,你也二十岁了,不是小孩子,别事事靠着容离,你是他的未婚妻,就算帮不了他,也记着,别给他惹麻烦!”

受容沛沛那番话的影响,这会儿容老太太认定一切因温馨而起,颇有些见不得她。

碍于容离珍视她,所以老太太也顾忌着,没把话直接挑明了说,只是语气很重,严厉的,仿佛在训斥晚辈。

温馨全然不知缘由,但这是容离的奶奶,她和容离订了婚,就该尊重容老太太。

容离眉峰一压,欲开口替温馨辩解,温馨及时抓住他的手,赶在前头开口,“我知道,奶奶。”

她虚心受教,态度诚恳,容老太太脸色稍霁。

又叮嘱了几句,这才带着容沛沛出去。

“我没事。”她扬起小脸,艰难地撑出个微笑。

容离眸光疼惜,“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温馨眼眶发酸,“嗯。”

老太太一走,凌枭几个就围了过来,还有乔家人。

容离叫温馨去送送乔岚他们,他和凌枭他们说几句话。

“馨馨,容离他……没事吧?”乔岚迟疑地问。

谁都没料到,今晚会闹出这么个惊天意外。

温馨强打起精神,“没事,他会处理好的。小姨你们别担心了,先回酒店吧。”

乔岚握住她的手,“不管怎样,你还有我们。”

乔家,是她的后盾。

温馨眼眶微红,点了点头。

萧湛目光深深地看了看她,最终,没有开口,和乔岚她们一道走了。

乔家人走后,姑妈一家还有苏依依又过来。

温馨依旧强颜

欢笑。

送走亲人朋友,温馨回身,看向容离所在的方向。

他神色肃冷,俊颜紧绷着,卫铭神情阴鸷,正说着什么,再看其余人,个个容色凝重。

回想着容书年讲过的一字一句,沉重的窒息感压在温馨心头,如山一样。

容离侧目,向她招下手。

她赶忙收敛起黯然,往他那边去。

心事重重,再加上担心着容离,她一时大意,鞋尖踩到裙摆,

身体猛然间失去平衡,她直直朝前扑到。

温馨本能的惊呼一声。

容离见状,霎时变了脸色,急忙跑过来。

但毕竟有一段距离,容离再快,也来不及。

她当初就担心裙摆太长会摔跤,整个宴会上她小心翼翼,没有出纰漏,哪晓得,到最后,竟然免不了栽跟头。

温馨做好了摔得惨烈的心理准备。

千钧一发之际,一双手,及时拉住她,将她大力往后拽。

温馨被拉扯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的膝盖因此免于碰撞坚硬的大理石地面。

陌生的男性气息,迅速将她包围。

温馨几乎想都没想,下意识就要退开。

那人也松了手。

温馨退后两步,站定,定睛一看,刚刚救她的,竟是容威!

他微微笑着,语调轻柔,“没事吧?”

看着他那与容离几分相似的眉目,温馨握紧双手,僵硬地动了动嘴,“谢谢,没事。”

她对容威,有种排斥感。

看到容威刚才抱了下温馨,容离俊容阴鸷,精致的凤眸里,闪过血腥。

他大步而来,将温馨揽到身前,低头,关切地问:“脚有没有崴到?”

他记着她那鞋子,鞋跟又细又高的,看着都觉得危险。

他的怀抱,才是她想要的,温馨抓着容离的袖子,轻声道:“没。”

男人皱起的眉头,这才舒展开,“不许乱跑了。”

“嗯。”看他脸色,刚才也是被吓着了,温馨很乖的应道。

容离抬眸,目光扫向容威。

容威嘴角噙着抹意味深长,他直视容离,温润的嗓音似乎带着一抹淡淡的歉意,“容叔找我谈这件事的时候,我也很惊讶。”

温馨豁然瞪大双眸。

照他的意思,容书年并未心血来潮,而是早有此打算,可是从头至尾,却没有知会过自己的亲儿子!

难道在容书年眼中,容离的地位还不如一个远房侄子么?!

容威以为,他能够激怒容离。

但,他错了。

容离就最初给他个警告的眼神,然后,直接把他当空气无视掉,他搂着温馨,“回去了。”

“好。”温馨自然是向着自家男人。

容威绵里藏针,她听得出来。

视野中相依偎的背影渐行渐远,容威俊逸的脸孔,瞬间覆上一层冰霜。

从小,他就恨容离,因为他拥有的一切,曾经,应该是属于他的!

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应该是他的!

容书年已经签了股权转让书,容沛沛是站在他这边的,那么,现在可以说,大半个环宇已在他掌握中。

容离啊容离,你威风了这么多年,该物归原主了!

容威浅眯的眼中闪过一丝阴毒。

“容总监。”清雅的女声,在他背后响起。

容威挑了下眉,脸上挂起他惯常的温和,转身,对着fiona笑道:“沈小姐。”

fion

a明眸如星,她打量着容威,忽而道:“我是不是该改个称呼了?”

容威谦和一笑,“沈小姐说笑了。”

“呵呵……”fiona精致的唇角扬出浅笑,她幽幽道:“容总监,恭喜啊。”

或许是考虑到容离的心情,凌枭一家子去住的酒店,连简尧也跟着一道去了。

回家的,就他俩。

简尧事先给乔婶打了招呼,所以乔婶见到他们,关于订婚,一句没问。

“……累了一天,先去洗个澡。”回到房里,容离对温馨道。

温馨抓着他的手,“你陪我去。”

容离滞了滞,视线带着丝疑惑落在她脸上。

她知道这个要求很暧|昧,脸颊红了红,她握住他的手,直接牵着他往卫生间去,“我很累,不想动,你来帮我洗。”

她脸红心跳地说着。

容离任由她拉着,看着她的后脑勺,有股暖意,流淌过他的心间。

她的用意,他岂会不懂。

她其实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她想陪着他。

温馨今晚特别黏他,她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缠着他,不许他脱离她的视线。

洗完澡,睡觉。

容离关了灯,室内,陷入黑暗。

温馨窝在他怀里,纠结了好久,她扬起脑袋,认真地对他道:“容离,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会和你一起面对。”

她想安慰他,却又不知说什么合适,思来想去,她干脆直白点,把自己的决心告诉他。

容离抱紧她,黑暗中,他的唇找到她的,轻轻地吻了吻,“我知道。”

“嗯……”她换了个姿势,紧贴着他的胸膛,“容离,订婚戒指,我很喜欢,很喜欢,谢谢你。”

容离弯了弯嘴角,拍着她的后背,“快点睡。”

“嗯,晚安。”她在他下巴啄了下,“记得要梦到我哦。”

“好。”他像在哄自己撒娇的小宝贝。

温馨闭上眼。

但是今晚,注定难眠。

后来不知过了多久,温馨忽而惊醒,她下意识去找他,但身旁的位置,却是空的……

感谢泡泡小可爱亲的红包,感谢公主王子7亲的月票,3q~~~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