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 比他更好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58字数:1025309

温馨一直睡得不安稳,他陪了她很久,直到确定她睡熟后,他才起身离开。

他到酒店时,简尧几个都没睡,在这儿等着他。

出了这么大的事,做兄弟的,不可能坐视不管。

何斯跟程越也在。

容离到了之后,程越把调查结果作了汇报。

容威最近半个月和容书年私下接触频繁,地点是在温泉会馆,每次,姚婉芳都会陪同。他们每一回碰面,至少一小时,由于容书年把保镖全部打发出去,所以他们的谈话内容,无从得知。

“……容离,看来,你爹跟容威是早就计划着把你拉下马?”卫铭手里端了杯烈性vodk,欣长的身子深陷在酒红色的沙发里,眸子里闪烁着阴冷寒光。

容离的指间夹了支烟,烟头一点猩红,他面色冷沉。

这位堂哥跟他的父亲搭上线,此前,他半点没察觉到。

一来,容威全然不值得他关注;再者,容书年是他父亲,他不可能每天派人监视容书年的一举一动。

凌枭跷着长腿,阴戾的长眸打量着容离,“你爹还没老年痴呆吧,竟然会看中容威?我觉着这事儿,大有章!”

容威是有那么点能耐,不然也不能坐上财务总监的位置,不过,比起容离,他容威可就是个小角色。

但凡有点智商的,都不会放弃自己优秀的儿子,改选能力有限的侄子。

容离低垂着眼,灯光在他额前投落下阴影,“他这么着急出国,肯定有原因,我已经派人去法国,监视那边的情况。”

简尧眯起湛蓝色的眸子,沉声道:“哥,我觉得,除了他们,姚婉芳你也该好好调查一下!”

依容书年的性格,凡是与公司有关的,他一概不会让姚婉芳插手。而他次次约见容威,姚婉芳都跟着一起去,容书年再如何重视她,也说不过去。

除此之外,容书年给了容沛沛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一个光晓得吃喝玩乐的黄毛丫头竟然和容离同等待遇,这,更加说不过去!

“姚家的人,我是一个都看不顺眼。”卫铭补充道。

好比当初的姚依凝。

何斯随后又说了近段时间,容书年的异常。

容老太太以及容家的佣人都表示,他近来经常呆在书房,不准任何人打扰,通常都是姚婉芳陪着他。还有一点便是,容书年脾气暴躁,常常一点小事就大发雷霆,他的专职司机为他开车十多年了,但因为一个小小的错误,容书年愣是把人给辞了。

“……这太不正常了啊。”简尧摸着下巴,幽幽道。

其余人,是同样的看法。

凌枭蹙着眉道:“看来,你真得仔细查查你那一家子人,越听,我觉得有古怪。”

容离便把这项任务交给程越去办。

卫铭抬手撑下额头,“容离,容威现在拿到环宇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是最大的股东,他如果要夺权……这,你可得想好对策。”

容威先前一直默默无闻,忽然间一步登天,他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他拥有最多的股权,同时意味着,他最有话语权,他若有心对付容离,对容离而言,绝对是个棘手的大麻烦。

这一点,容离自然考虑到了。

今天晚上,容威未有任何表示,但明天……明天,整个环宇极有可能闹翻天!

容离猛然眯紧眸光。

揣在外衣口袋的手机忽然震动,他拿出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是温馨的名字。

他看眼外面,夜色深深。

电话接通,未等他开口,听筒了传来温馨带着哭腔的声音。

“容离,你在哪儿?”才说完几个字,她明显的哽咽了。

容离的心,抽疼一下,眸中的森寒褪去,他柔声道:“在枭子这边,有点事跟他们谈。”

“真的吗?”她急急地追问。

“真的。”

她这才稍稍放下心,鼻音浓重,“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再等会儿。”他说。

“好,那我等你。”

“不用,你自己先睡。”

她那边沉默了会儿,“……好吧。”

挂了电话,他看眼时间,已经凌晨两点过了。

于是容离说都先去休息,一切,等天亮再说。

他是自己开车出来,回到别墅,车子开到庭院,车灯照射到台阶上一团小小的身影,掌握方向盘的双手蓦地收紧。

温馨坐在台阶上等他,九月的夜里微微有些冷,她蜷缩着身子,双臂抱膝。

灯光一照过来,昏沉的大脑瞬间清醒,她猛地从臂弯里抬起脑袋,见到是他的车,那白生生的小脸,绽放出欣喜的笑来,明亮的双眸,宛如夜空里最闪耀的星辰。

容离迅速下车,俊容阴沉。

“容离!”她大声喊着他的名字,起身,想要跑向他。

但是她维持同一个坐姿太久,双腿早就麻木,才站起来,腿一软,她险些跌倒。

容离目光紧锁着她,大步上前,将她拉到怀里。

“你在这儿做什么?!”一张口,便是严厉的责问。

他叫她去睡觉,她答应的好好的,结果呢?

温馨被他的怒气吓到,心尖抖了抖,她往他怀里钻,弱弱地道:“容离,我一个人睡不着,所以我在这里等你。”

当她睁开眼,发现他不见了,那一刻,她很怕,很怕。

怕他一声不响丢下她!

她挨个找了家里的房间,寻不到他的身影,独自在房间里哭了好一会儿,她才想到给他打电话。

确定他只是有事外出,她才松口气。

她知道容离瞒着她出门,是不愿她担心,所以,尽管当时很想见到他,她没缠着他赶快回家,而是表现得很乖。

容老太太说的很对,纵使帮不上忙,她不能给容离惹麻烦。

听着她低声辩解,一抹自责掠过他的眉宇。

说到底,是他不该留下她一个人。

以为她睡着了就没事,哪知她中途会醒,回想起她在电话里的哽咽,容离更加心疼。

他把她抱起来,“那你也不该坐在外面等。”

嗓音,温柔了许多。

温馨环住他的脖子,脸蛋凑到他颈侧,“我想第一时间知道你回来了。”

柔柔的低语,容离心间一暖。

回到房里,他才发现,她先前是光着脚的。

“……我当时……着急嘛……哪里顾得上穿鞋……”她不敢看他严肃的脸,只好盯着自己的脚,动着莹白的脚趾头。

那模样,温顺乖巧。

容离哪还忍心教育她。

刚才抱她,他摸到她身上有些凉,于是,他干脆叫她冲个热水澡,免得着凉。

再度躺回床上,已经三点,再几个小时,太阳就要升起来了。

“容离。”

“嗯?”

温馨手掌撑着被单,水样的眸子看着他,“……你要不要去法国,找爸谈谈?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才会这么做?”

整件事,容书年是关键中的关键。

温馨隐隐觉得,这跟他们父子俩前几天闹的矛盾有关。

容离说:“明天就去。”

“我跟你一起去吧。”温馨就要求。

“你乖乖在家。”

温馨一下子沉了眉眼,气呼呼的,扬高了声调,“我不!”

容离用手指摩挲着她细嫩的脸颊,柔声安慰她:“我很快就回来,你就在家里等我。”

“不!”她皱起秀眉,“容离,你别老拿我当小孩子行不行?我是笨,帮不了你什么,可是,我想陪着你,容离,我是你的未婚妻!”

他对她太过保护,嘴上答应着与她共同面对,实际上呢,他有什么事都自己承担!

就拿刚才的事来说,她想,他们十有是订婚宴结束那会儿就约好的,那时候他就该告诉她的。但他偏偏带她回家,若无其事地哄她睡觉,等她睡着后,他才又出门。

在他焦头烂额的时候,她在家里一无所知睡大觉,这让温馨觉得,她好没用,作为他的未婚妻,她不仅帮不上忙,反而还要他花心思哄着。

越想,她越难受,眼眶,倏地就红了,晶莹的泪花在里面打转,眼看着就要掉下来。

她却倔强地咬着粉嫩的嘴,睁着眼睛瞪他,又气,又委屈,还有自责。

“你……你要是嫌我碍手碍脚的……你明说……”越说越伤心,她抽泣着,字句破碎。

容离心口一窒,轻叹:“我没有嫌弃你,别乱想。”

她心里更是酸涩,眼泪珠啪嗒啪嗒往下掉,“容离……对不起……我……”

他已经够心烦的,她竟然还冲他发脾气!

温馨,你真是没用!

容离把她圈到怀里,吻着她的发顶,“温馨,你的心意我懂,不让你跟着去,不是嫌带着你麻烦……凌枭他们无所谓,但是你小姨,你总不能不管吧,她们可都还在宁城。”

闻言,温馨抬起脑袋,脸上,泪痕交错,“小姨和安雯……她们明天早上的飞机回r国。”

乔家这次来的,就乔岚跟乔安雯,可可生病了,乔安然在家里照顾她。

她这意思,是无需担心乔家人。

容离擦着她的眼泪,三分无奈地道:“那明天你和我一起去。”

她这才止住哭,点点头,“好。”

黎明的曙光点亮天空。

一条爆炸性新闻在互联网上炸开。

——环宇易主!

原财务总监容威,接替容离,成为环宇新一任执行总裁!

前一晚,容书年在订婚宴上宣布的消息早在网络上疯传开,多家媒体纷纷猜测,这样大的变动,是否意味着环宇的掌权人将会发生变动。

期间,对此揣测,环宇集团保持缄默。

直到早上七点,首先是公司的官网发出正式声明,称董事会已经达成一致,即日起,撤销容离总裁一职,重新推选容威为新任领导者。随后,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再次证实这一消息的真实性。

容家虽是个大家族,但有点类似古代的皇室,权力主要掌握在家主手里,而所谓的权,基本上等同于拥有的环宇股份,谁最多,谁就是皇帝。

如今,毫无疑问,容威是最有资格拍板的那个!

公司有部分董事一直对容离的铁血政策颇有微词,但敢怒不敢言,容威利用这点,巧言令色,私下拉拢人心。

容离手中的股份仅有容威的一半,即使有董事会成员支持,也难以扳回局面。

一夕之间,风光无限的容离失去了荣耀的总裁之位。

众多网友不禁感叹:世事无常!

与此同时,有无聊的网友竟然发起话题,讨论温馨和容离,这对刚刚高调订婚的准未婚夫妻,会否分手。

红方:容离失势,温馨豪门梦碎,爱情童话到此为止。

蓝方:他们会在一起,相信真爱!

双方各执一词,讨论得异常激烈,很快便成为热点话题,评论大军吵得热火朝天,绝大部分人支持红方,认为他俩好景难长。

各大媒体记者扛着摄像机在环宇楼下蹲守,抢头条。

大约十点钟,容威现身。

他一下车,记者们迅速围堵,纷纷询问着荣升总裁的感想,以及容离接下来会否在公司担任职位。

容威气派十足,只对着镜头说了一句:“我会比容离,做得更好!”

这,无异于隔空喊话。

记者们试图继续追问他与容离之间是否不和,容威但笑不语,在一众保镖护送下,以新晋总裁的身份,踏进容氏帝国。

从他嘴里挖不到内幕,记者们唯有把希望寄托在容离身上,但他们不知的是,那时候容离已经在飞往法国的飞机上。

众记者等半天没收获到有意义的爆点,最后只能围绕容威写新闻,至于容离,则是猜测遭遇打击过重,所以未到公司参与新总裁上任后主持的董事局会议……

法国。

时差的关系,这里才到中午。

下了飞机,他们直接坐车去容书年的住处。

普罗旺斯,薰衣草的故乡。

温馨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片的薰衣草花田。

九月中旬正是薰衣草的盛花期,梦幻的紫色一望无际,美不胜收,风中,弥漫着令人心旷神怡的淡雅幽香。

这里,曾是她的向往。

如今来了,她却没有那个心情欣赏景色。

因为他们是来找容书年的。

他住的庄园,听容离讲,是很早以前就买下的。

普罗旺斯代表着浪漫,温馨有些好奇,这个地方,是不是有特殊的意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