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 不是她本人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55字数:1025309

他一上台,首先与乔氏解约。

乔家是温馨的娘家,自然的,乔氏就是容离的后盾。他把容离视作眼中钉多年,如今终于踩到他头上,他巴不得清除环宇内部所有与容离二字沾边的人物关系。

但凡想要做成某件事,不可避免需要付出代价。

乔安雯精打细算,当初签合约的时候,尽管知道容离对温馨死心塌地,乔氏绝不会吃亏,在违约金这一块,乔安雯可一点不含糊。

如今,环宇主动终止合约,就必须依照协商好的内容款项,支付相应的违约金。

那数字,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啊!

容威差点气得吐血!

因为巨额违约金,董事会的几个老头子当面对他指手画脚一番,说他做事冲动,目光不够长远。依照原来的合约,虽然在利益分成上,乔氏占了便宜,但换个角度想,乔氏是大公司,信誉极好,和他们合作,绝对稳妥。

现在被容威这么挟私一搅合,赔了钱不说,眼看工程开工在即,合作方还得另找,多惹出一连串的麻烦。

意外变更总裁,使得环宇股价下跌,之后与乔氏的解约,赔款,外界对容威能力的质疑导致部分大客户流失……环宇的股价,有史以来第一次跌得这么惨。

全公司上下,越来越多闲言碎语。

第一天在公司门口,当着记者的镜头,他雄赳赳气昂昂的扬言会比容离做得更好。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目前的情形,令容威措手不及,一时间举步维艰。

从烟盒里掏出支烟咬在嘴里,他拿起打火机,幽蓝的火焰,映入他阴鸷的眼底。

说起来,他觉得错都在姚依凝那个蠢女人头上。

当年她企图毁掉温馨的清白,结果自己栽了个大跟头,容离心狠手辣,采取那样极端的手段报复她,害得她身败名裂,不仅没脸在国内呆下去,同时连累姚家跟着受人嘲笑,姚先涛一怒之下将她放逐到国外,明令禁止她再返回宁城。

姚依凝自认深爱容离,到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她不甘,她恨!

爱情彻底死去,她靠着恨意重生。

她发誓,一定会让容离和温馨付出代价。

在国外老实了一段时间,她开始着手准备对付容离。

他是容家的家主,身份地位首先摆在那儿,再加上这男人无比精明,要一次性成功扳倒他,必须制定周密的计划才行。

而且,姚依凝想要的,绝不仅仅是看到容离一无所有就够了。

他毁了她,她加倍还给他。

她的复仇势必牵涉到偌大的容家,为确保一切顺利,她需要信得过人里应外合。

而一直对容离怀恨在心的容威,无疑是最佳人选。

于是,她暗中通过姚婉芳与容威搭上线。

秘密筹谋至今,按照原计划,他们至少得过段时间再行动,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偏偏这个节骨眼上,温馨意外回归,容离宣布订婚,这两个消息,先后刺激到姚依凝。

她声名狼藉,他们两人却公然在全世界面前,大秀恩爱。

凭什么?

她姚依凝的生活暗无天日,凭什么温馨能拥有无数人羡慕的幸福?

嫉妒心激起姚依凝满腔恨意,她急着毁掉他俩的订婚,便把计划提前。

这场阴谋,姚依凝是核心策划人,他只能算合伙人,尽管有怨言,为坐上总裁之位,他只有配合姚依凝这一条路可走。

心急往往吃不了热豆腐。

虽然容书年在订婚典礼上演了场闹剧,可人家该订婚的订婚,丝毫没受影响。

而他这边,虽然如愿坐上总裁之位,但由于先前准备不够充分,公司内部,他自己的势力网尚未建立好,以至于他这领头羊,说话都没多大威信。

容威一心想超越容离,摆在眼前的烂摊子,他绝不承认与自己能力有限有关。

是姚依凝的错!

若非她急于求成,他怎会手忙脚乱!

狠狠吸口烟,容威眉头皱得死紧。

女人,自古就难成大事!

姚依凝,也不例外!

搁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起,铃声吵得容威一阵心烦。

他看眼屏幕,冷笑声。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什么事?!”话音出口,带着浓浓的火气。

“怎么,心情不好?”似笑非笑的女声,透过电波传到他耳中。

容威眸色一正,鼻子里发出冷哼,“明知故问!”

“一接手环宇,就把公司弄得鸡飞狗跳,容威,你就这么点能耐?还想比过容离?”

“姚依凝,你特地打电话来奚落我的?”他抬手拿过烟灰缸,食指与大拇指掐着烟,将烟头死死摁在里面,那狰狞的脸色,也不晓得是把烟头当做容离,还是姚依凝,或者,两者都有。

“看你这点出息!”姚依凝毫不掩饰对容威的鄙夷,“自己没本事,跟我甩脸色有什么用?”

他与容离相比,果真是好坏立显。

没有哪个男人能接受女人的蔑视,容威当即沉下脸,眸光阴冷,“你若存心来看我笑话,那就打住,我很忙,没空陪你闲聊!”

之前他需要她的帮助,仰人鼻息,看人脸色,确实低她一等,他认,他忍。

现在,他已经坐上梦寐以求的宝座,是环宇的老大,容威心中自然而然生出种优越感,所有人,都该敬他三分。

他渴望能像容离那样,成为众人仰望的王者,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可姚依凝的态度,哪里有尊重过他?

她真把自己当女皇帝了么?

随时在他面前摆出一幅趾高气扬的做派!

他本就反感姚依凝的盛气凌人,怨气积压在心头,这会儿,几句话下来,他心里对姚依凝的厌烦又深了几分。

他话中带出的不悦与不耐烦,换来姚依凝的冷嘲。

“容威,别以为你坐上那个位置,就可以高枕无忧,目中无人了。”姚依凝似笑非笑地道。

容威神色一凛。

姚依凝幽幽地说:“我告诉你,容威,我能让你当上环宇的总裁,就有法子把你拉下来!如果你的表现令我失望了,呵呵,到时候可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

字字句句,透着股狠戾劲儿。

容威眉峰紧拧。

他记得,初次见到蜕变后的姚依凝,他的第一感觉,用两个字足以形容——阴冷。

美丽的外表,祸心暗藏,好比一朵汁液含了剧毒的娇花。

听完她的全盘计划以及为此所做的准备,他不禁佩服她,曾经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为了复仇,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正因如此,他才会答应她,联手整垮容离。

被威胁的感觉,当然很糟糕。

但,容威还没气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姚依凝是这场阴谋的主导者,真正的王牌,其实掌握在她手中,至于他,说难听点,就是姚依凝的傀儡!

他知道,姚依凝这话绝非开玩笑,或者吓唬他,他要坐稳这个高处不胜寒的位子,仍需仰仗姚依凝。

否则,一旦和她闹掰了,她完全可以利用容书年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赶他下台。

暗暗在心里将姚依凝妈了个狗血淋头,容威嘴角咬出僵硬的笑,“刚才我心情不好,脑子没转过弯儿,胡说八道,你别往心里去。”

大丈夫,能屈能伸。

为了前途,他容威可以放下男人的脸面,对姚依凝点头哈腰,讨好她。

姚依凝也不是傻子,容威是个什么人,她早调查得一清二楚,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此刻,他定是咬牙切齿地放低姿态。

“是胡说,还是你的心里话,你自个心里清楚,我没兴趣听废话。”姚依凝语气凉薄如霜,“今天我找你,是跟你说件事,关于环宇股价一直下跌的问题。”

容离眼睛霎时亮了几分,其余的不快,全都抛到脑后。

“你有什么办法?”他问得急切。

姚依凝说:“待会儿我传给你一份文件,你先看看,看完以后,你再给我打电话,讨论下具体该怎么进行。”

她故意卖个关子。

容威虽几分怀疑,嘴上应了声:“好。”

等待她发送文件过来的空档,容威又点了支烟。

有姚依凝那番话当定心丸,困扰着他的各种压力都沉淀下去,他悠然起身,走到落地窗前。

从这里看出去,一切变得那么渺小,让他有种睥睨世间的畅快!

容威徐徐转身,环顾着这间奢华的总裁办公室,满足感,自心底膨胀开来。

他是这儿的主人了!

可看着看着,他的眉心再次打了结。

权势、财富、地位,是每个男人的追求。

他想不通,容离怎么一点不着急。

总裁的位子都丢了,他一天到晚跟个没事儿人样,优哉游哉带着未婚妻在法国到处溜达,日子过得无比潇洒。

他对温馨感兴趣,本来计划在夺权成功后,从容离手中把温馨抢过来玩玩儿,可,瞧瞧他现在的处境,光是公司的一系列破事儿已经够他头痛,哪里分得出多余的心思去想着温馨。

他恨不得毁掉容离的一切,他却偏生活得风生水起。

容威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沉思间,电脑提示有新邮件。

容威走回办公桌,打开姚依凝发给他的邮件。

当看到里面的内容时,容威眼中浮现出惊讶与疑惑……

在小镇周围游玩了两天,温馨实在担心着宁城的形势,吵着要回国。

容离拿她没办法,只得同意。

回国前一晚,何斯向他汇报了近两日的调查结果。

姚家那边,自打姚依凝出了那事儿,他们与容家关系一下子冷淡,就连姚婉芳,也鲜少来往,总的来说,这一家子规规矩矩。

哦,不对,应该说,除掉某个人。

“……容少,根据那边的人反映,现在在美国的,并非姚依凝本人。”

姚依凝这三个字,他早都已经忘记了。

容离浅眯着凤眸,神色莫测,“不是她本人?”

“已经再三确认过了。”何斯做事向来周密,“姚先涛把她送去疗养院,大概四五个月后,她经常闭门不出,我估计,大概那时候在疗养院的,就换成了她的替身。”

桌上放了杯热茶,容离指腹摩挲着光滑的杯沿,“还有别的消息没有?”

“暂时没查出姚依凝目前身在何处。”何斯垂着头,“我已经交待下去,尽快查清楚这件事。”

“嗯。”容离轻抿起薄唇,“姚婉芳那边有什么发现?”

“这半个多月来,她每天会通过手机,拨打一个境外号码,每次通话时间在一个小时左右,一天大概有两三次。”

容离沉下眸色。

何斯继续说着:“我查过了,这个号码归属地是在中东,但是已经作废,找不到原来使用者的信息。”

也就意味着,这条线索基本上断了。

不过能确定的是,姚婉芳有古怪,而且,直觉上,与姚依凝脱不了干系。

“再仔细查一下姚婉芳前段时间见过什么人,容沛沛那边,也别漏了。”容离沉声吩咐道。

何斯点头。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容离的视线瞬间移过去,眉宇间的冰霜消融,化开一片暖色。

“进来。”他说。

房门轻轻推开,紧接着,一张带笑的漂亮脸蛋,出现在他们视野里。

何斯向容离告退。

温馨笑着和他打声招呼,问容离:“你们谈了些什么啊?”

刚才何斯来找容离,说有事情要汇报,她那会儿正在洗澡。等这会儿洗完了,他们已经说完了。

容离拉她坐到他身边,才洗过澡的小丫头,水嫩嫩,香喷喷,犹如一道可口美食。

先尝了一遍她的味道,容离把何斯的调查结果简单转述给她听。

这是她要求的,无论何事,不许瞒着她。

嘴巴被男人亲得红艳艳的,温馨抿抿唇,“照你的意思,姚依凝有很大嫌疑?”

容离拥着她,“她有足够的动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麻烦了。”温馨蹙着眉心,“都不晓得她人到底在哪里。”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所以从现在起,你乖乖地呆在我身边,不许一个人外出,知道吗?”他叮嘱道。

抱歉啊,今天回家晚了,现在才写完

感谢泡泡小可爱亲的红包,感谢1246817947亲的月票。

www.PaoS 更新超快,COM域名被墙,更换.CC域名,请大家牢记,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