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变故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4:55字数:1025309

别的他无所谓,一旦牵扯到她,自然另当别论。

曾经经受过失去她的痛,那样的绝望,他死也不愿再来一次。

小心驶得万年船。

在查明真相之前,他得把她看牢了。

温馨嘴巴里有点干,瞄到他泡的那杯红茶,她顺手端起来,喝了两口,满足地咂咂嘴,“没这么严重吧?”

实际上她想说,没这么夸张吧,连出门都得他陪着一起。

容离用手指梳着她微潮的发,乌黑的发丝,莹亮柔顺,如上好丝绸,从指缝间滑过。

“凡事小心的好。”

两年前,姚依凝就针对她,想出那样下三滥的招数。他反过来报复她,姚依凝肯定怀恨在心,她若报仇,必定会连同温馨一起设计。

他没那个自信,拿她的安危冒险。

掀起眼皮儿,看到男人微微蹙起的眉,她意识到,容离对这件事,很是慎重。

他为她好,她明白。

“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会好好的。”她微微笑着。

容离看着她,“别光答应,要记在脑子里。”

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嗯嗯,记住啦。”

她讨巧的模样,逗得男人心痒痒,搂着她,一阵耳鬓厮磨。

“唔……容离,我问你啊……”她双手搭在他肩上,水润润的眸子倒映着他风华绝代的脸孔,“环宇毕竟是容家的产业,你撒手不管,万一容威把它毁了怎么办?”

外人眼里,她这两天和容离到处游山玩水,其实么,国内的动静,他们时刻关注着。

今天股市收盘时,环宇的股价跌得她都快看不下去了。

环宇虽不是容离一手创立,这些年来,他实实在在为公司付出了一番心血,在他的英明领导下,环宇锦上添花,繁华之上,更进一步。

好好的大公司,落到容威手里,眨眼间,弄得乱七八糟。

眼睁睁看着她男人的心血,被卑鄙小人给糟蹋了,温馨很替容离心疼。

太可惜了!

她的小脸上写满惋惜与愤愤不平,容离拍拍她的脑袋,“放心,有我在,毁不了。”

身为容家一份子,他岂会真的放任容威串通外人在公司胡作非为。

温馨立马来了精神,眸子晶晶亮,凑到他跟前,“呐,你是不是早就有计划了,嗯?”

她猜,答案十有八九是肯定的。

她就说嘛,依这男人的性子,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容离身子往后挪,背倚着沙发,双手圈住她的腰身,轻笑:“这次变聪明了?!”

“哼,小瞧我!”她傲娇地扬扬眉,扑到他怀里,撒欢的小动物样拱了拱,“那你快跟我说说,你的反攻计划是什么?”

她一头秀发,噌得乱蓬蓬的。

男人帮她顺毛,“这个,暂时保密。”

她皱眉,撇嘴,“什么呀,对我还保密!容离,你拿我当外人吗?你不相信我吗?”

边控诉,她边用食指戳他的胸膛。

唉,全是硬邦邦的肌肉,她的手指头都戳痛了!

容离攥住她的手,薄唇轻启,咬住她的指尖。

“咬我干嘛呀?!”她拉长着脸,气呼呼的,说话也闷声闷气的。

将她别扭的样子收在眸底,男人柔声哄她:“等全部安排妥当了,我再跟你细说。”

其实么,还是他不愿她操心。

身为男人,他觉得,他该让她舒舒心心过日子,至于难题什么的,由他来处理。

简单总结一句:他负责打江山,温馨负责富贵荣华。

当然,她得陪着他。

唯一的要求。

不是刻意瞒着她,是时机未成熟。

他有他的考量,她要继续缠着他问,那就无理取闹了。

温馨盯着自个手上的戒指,闷闷吐出三个字:“那好吧。”

温馨忖着,回到宁城,容离应该会采取反击。

哪知,刚下飞机,容威率先给了个重磅消息来欢迎他们。

“你说什么?萧湛……他和沛沛……订婚?”温馨被这惊雷样的消息震得舌头打结。

“是的。温小姐。”副驾位的程越助理向她确定真实性。

温馨紧蹙起眉心,嘴里难以置信地低喃着,“怎么回事……萧湛他怎么会和沛沛……”

她的强烈反应,令身旁的男人起了不悦。

“他订婚,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他凉凉道。

男人啊,有时候心眼儿特小,尤其在感情上。

明知温馨对萧湛没那方面意思,可一看到她神情凝重,他难以自控地吃醋。

这话,就带着股酸溜溜的味儿。

温馨扭过脖子,瞅着他,小脸紧绷,娇声轻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胡思乱想!”

“……”

生平第一次,有人敢这样教育他。

容离难得滞愣。

从来不苟言笑的程助理又补充一句:“容少早前与乔氏签的那个工程,容威已经改换萧氏为合作方。”

听到这个讯息,越来越多的纠结爬上温馨的眉梢。

瞥眼闷不吭声的温馨,再看眼前排的司机,容离微微挑眉,风轻云淡地按下隔窗的开关。

他安抚这小丫头的画面,外人不宜观看。

他用拳头抵在唇间,轻轻咳了一下,酝酿着措辞。

然而还未等他张口,旁边眉头深锁的小丫头出声儿了。

“容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程越说,订婚的消息一传出来,经过两边公司官方确认属实,大约有一个小时,环宇的股价开始明显回升。

萧家大本营远在墨西哥,但它在国际上的声望,跟环宇不相上下。

为了利益,大家族间商业联姻并不稀奇,因为一定程度上,这法子确实能够对双方有所帮助。

环宇本就是举足轻重的龙头老大,最近的情况差是差,百年基业,它的地位,依旧在。突然间宣布容沛沛与萧湛订婚,容家与萧家联姻,那就是百分百的强强联手!

再加上萧湛与容威签了环宇下半年来,最重要的一项工程,有他帮助稳定军心,这下子,容威力挽狂澜,怕是要咸鱼翻身了!

而容威一旦做出成绩,再想把他踹出环宇,难度就相应增大了。

所以,萧容两家订婚对容离而言,可就是个天大的坏消息!

她这一问,容离也沉了脸色。

容威竟然找上萧湛联手,这一点,完全出乎他预料。

萧湛会掺合进来,明显是冲着他来的,又或者,与温馨有关……

无论萧湛究竟出于何种动机,这场突如其来的订婚,给了他一击,虽称不上致命,但是,打乱了他的原计划。

一切需得从长计议。

容家。

偌大的客厅,弥漫着股低气压。

容老太太面色铁青,容沛沛双手紧紧挽着老太太的手臂,头靠在她肩上,眼睛红肿,一副受了天大委屈,哭很久的样子。

管家进来,说少爷和温小姐到了。

容老太太神色缓了缓,拍拍她的手背,安慰伤心的宝贝孙女。

“沛沛,你哥哥回来了,别怕,他会给你做主。”

“嗯……”

容沛沛眼底掠过喜色,碍于老太太在身边,她有所顾忌,慢慢抬起脑袋,把视线投过去。

容离与温馨并肩走来。

他们一下飞机,容离就接到容老太太的电话,叫他回家一趟。

容沛沛用手抹抹眼睛,出口的字词染着些鼻音,“哥哥……”

听着她娇弱的呼唤,容离面色无澜,只给了个淡漠的眼神。

容沛沛悻悻然,抿了下嘴,她摆出友好的姿态,跟温馨打招呼。

“温馨姐。”

这称呼,软软糯糯,口头上,一下子拉近两人的关系。

毕竟当初容沛沛拿支票羞辱过她,温馨心里膈应着,对她此刻表现出来的亲近,她觉得有些别扭。

她勉强笑笑,“沛沛。”

随后她看向容老太太,却发现老人家盯着她的目光十分犀利,犹如尖细的针扎在她身上。

温馨心底凉了凉,嘴角扬起的笑弧不由得几分僵硬。

“奶奶。”她小心翼翼地喊了声。

“嗯。”老太太的回应,不温不火。

温馨有些受挫。

感受到她的黯然,容离握住她的手,轻轻捏了下,带着她坐下来。

这一幕,微小的动作,在场几个人,皆是看在眼中。

容老太太眉头拧了下,眼中闪过无奈。

容离对温馨,可真真是捧在手心里呵护着!

装可怜的容沛沛则在一旁恨得牙痒,姚婉芳出国前再三叮咛过她,要想拆散容离和温馨,她得学会冷静,要配合他们的计划。

为了大局着想,她抠着手心,憋住心里的醋海翻波。

佣人上了茶。

容老太太看着容离,沉声问:“你和父亲谈得如何?”

容沛沛竖起耳朵。

这是她的任务,当间谍。

“他已经决定让容威接管环宇。”容离淡淡地道,听不出一点着急。

“已经决定?”容老太太声音高了几度,眉间笼上惊疑,她意味深长地瞥眼温馨,“为什么?他的理由?”

难道真是温馨惹出的祸?

老太太探寻的目光让温馨倍感压力,她咬着嘴,眼睛盯着面前那杯茶,有几片嫩绿的茶叶漂浮在面上。

来的时候,容离叮嘱过她,尽量少说话,一切有他在。

容离阖了阖眸,语气平静地道:“父亲认为,容威比我更适合那个位子。”

若按原话转述,老太太绝对会迁怒温馨,他可不舍得让她受到一星半点的指责。

容老太太滞了下,面上掠过一抹狐疑,她重重冷哼声,“容威能你更合适?他有哪点能比得过你?你父亲他是疯了不成!”

容老太太这大半辈子养尊处优,生平第一次发这么大火,她的怒气,惊得容沛沛抖了下。

“容离,你是怎么打算的?”容老太太展露出当家主母的威严,“这总裁的位子,可绝不能拱手让给容威!”

关键性的问题,容沛沛警惕地绷紧神经,好一字不漏地记下容离的回答。

温馨抿唇,侧偏过视线,看着容离。

他成为三个女人注意的焦点。

容离端起茶,清亮的茶水倒映出他幽深的瞳眸。

“奶奶,我尊重父亲的意思。”他如是说。

言下之意,总裁位置也好,容家家主也罢,容书年选定容威作为接班人,他,无条件接受。

温馨的视线落到男人握住她的那只手上。

她明白容离为何会这么回答老太太,姚婉芳与容威蛇鼠一窝,容沛沛难保清白。

听懂容离的意思,容老太太赫然睁大双眼,难以相信,骄傲的容离,竟然对这个荒唐至极的决定毫无意见。

“容离……你……”老太太一时语塞。

“父亲会选择容威,自然是相信他有能力胜任。”容离坦然地说,“况且,容威也是容家人,都是自己人,谁当总裁,都一样。”

他的态度,明明白白摆在那儿。

环宇,他没打算抢回来。

从进屋起,他表现得很平静。

老太太神色复杂。

她认为,容离主动放弃,或许是跟容书年有关。

他为环宇,兢兢业业,打拼出辉煌,最后却被父亲拉下马,容离肯定是失望了,凉了心,所以才会轻言退出。

想到这儿,老太太顿觉心疼极了,当下也不再提起这茬。

令她心疼的,除了容离,身边还有个容沛沛。

容老太太环着容沛沛的肩膀,对容离道:“你父亲今天打电话回来,非要沛沛与那个萧湛订婚,你能不能劝劝他?”

儿子态度坚决,她劝一阵,无济于事,孙女儿眼睛哭得又红又肿,老太太心窝子里有刀子捅一样,痛得厉害。

容沛沛才十九岁,而萧湛已经三十,就算年龄可以忽略,萧湛的为人,老太太有个大概了解。

冷血无情!

这样的男人,怎么配得上容家的掌上明珠,她怎么能放心?

另外一点,萧湛与温馨关系密切,甚至传过绯闻。

温馨是容家的儿媳妇,萧湛若和容沛沛结了婚,这成了一家人,老太太怕遭人笑话。

萧湛的名字钻到耳朵里,温馨的心,直往下沉。

她无法理解,他为什么会向容威雪中送炭。

容沛沛抬眼看着容离,红红的眼睛里,闪烁着少女的期待。

奶奶刚才说,若真把她嫁给萧湛,那就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那么,哥哥会救她出火坑吗?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