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 你怀孕了吗?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8 00:25字数:1025309

容离抱着她,手掌按在她脑后,轻轻吻着她的发顶,柔声哄着:“这有什么好哭的。”

他瞥眼茶几上的布丁,就缺了一小块儿。

哭成这样,哪里有心情吃甜点呢。

温热的眼泪全部流到男人身上,温馨两只手臂穿过他腰侧,紧紧抱着他,生怕他跑了似的。

“容离……对……对不起……”

除了道歉,她找不到别的话对他讲。

她自以为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为了他好,让他相信,她已经死了。

到头来才发现,她错得离谱!

她带给他的痛苦,用尽一辈子,她也弥补不了!

容离双手扣住她的肩头,稍稍用力,把她推开些,凤眸凝着她,“对不起有用吗?”

温馨咬着下唇,眨了眨朦胧的泪眼,她黯然垂下脑袋,摇了摇头。

时光绝不会因为她的对不起,就倒退回两年前,让她可以重新来过。

看她一个劲儿掉泪珠,容离知道,这丫头又钻牛角尖了。

他伸手抽了几张面纸,帮她擦拭眼泪,“既然没用,以后就别再跟我说这三个字。”

温馨猛地抬起下巴,可怜兮兮的瞅着他,以为他生气了,连道歉他都不接受。

“真知道自己错了?”他冷冷地问。

温馨有点怔愣,却是赶忙点头。

“真知道对不起我?”

再次点头。

“那你以后,还会不会忽略我的意见,自作主张?”

温馨像小孩子样,拿手擦掉滑到下巴的泪珠儿,摇头,“不……不会了……”

“真不会了?”容离口吻严厉,像教育女儿的严父。

温馨抽泣两下,努力把字句串起来,郑重地向他作出保证,“不会了,容离,往后不管遇到任何事,我会先找你商量,你相信我!”

他又问了遍:“真的?”

“真的真的。”她举起右手,“我发誓,我不骗你!”

她急切地证明自己的诚心。

他用温暖的男性手掌包裹着她的小手,“好了,既然知道错了,也知道改正,我原谅你,不许再哭了,听到没?”

这男人,以前没哄女人的经验,跟她相处久了,慢慢摸索出对付她的最有效的法子。

她钻牛尖,光哄着是没用的,关键啊,你得一步一步,帮她理清楚,解开心里的疙瘩。

道理讲明白了,问题,自然好处理得多,否则她会一直纠结过去,无法释怀。

整张白玉似的脸蛋儿绯红一片,温馨抿着嘴,努力把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憋回去。

容离满意地弯下唇角,奖励她一个吻。

他往后仰,背倚着沙发,扣着她的脑袋,按到他胸膛上。

“我回来前,一直在看这个?”

温馨吸下鼻子,“嗯……看了几遍了……”

她想体会一下,他当时的心情。

但是,怎么可能一样呢!

“容离。”

“嗯?”

“以后我们出去玩,你多给我拍点视频吧,你技术挺好的。”她鼻音浓重地夸奖他。

容离眸光紧了下,吻着她光洁的额头,“不用拍了。”

她一滞,“为什么啊?”

他垂下眸,视线落进她眼底深处,“因为我有你。”

他拥有她,活生生的她,那些只记录着某个片段的视频,他不需要。

等将来老了,他有她一起,回忆那些美好的曾经。

这些话,他并未讲出来。

温馨似懂非懂,“随便吧,反正你会陪着我就够了。”

由视频引出的插曲,就此结束。

“今天谈得顺利吗?”

容离抚着她柔顺的长发,“晚些时候再给我答复。”

当天晚上。

刚吃过晚饭,容离接到f的电话,她说,她父亲同意把大楼转卖给容离,明天下午可以签合约,另外,f特别向容离保证,绝不会出现上次临时变卦的问题,叫容离放心。

随后容离才把这消息告诉温馨。

温馨有些惊讶。

她与f貌似就见过两次,要不是听男人提起这名字,她几乎都忘了有这么个人了。

或许是当年楚萱留给她的影响,对同为女强人的f,温馨下意识不太愿意深交。

签约当天,温馨作为summr的老板,必定到场,f则代表她父亲。

来之前,容离未明说花了多少钱,当她翻开合约内容时,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打头的两个数字后面,是跟了好多个圈圈?!

她第一反应是算了,不买了。

可那也仅仅是个想法而已,容离已经和f谈好了,此刻,f站在她旁边,已经签好字,就等她了。

温馨知道,她不能任性,若是她临时反悔,绝对会给容离添乱子。

见温馨迟迟没动笔,f看眼旁边的容离,稍稍走近她,小声问:“温馨,你觉得哪儿有不妥吗?”

她惊了下,恍然回神,僵硬地笑笑,“没有没有……”

温馨捏紧签字笔,深吸口气,写下自己的名字。

写完最后一笔,她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在心头。

是感动,是幸福吧。

她往自己男人站的位置投去感激的眼神。

容离浅浅弯了下唇。

“温馨,合作愉快。”f微笑着伸出手。

温馨同她握手,“谢谢,沈小姐,这次多亏了你帮忙。”

f的指尖,触到她无名指的钻戒,“言重了。”

办公大楼终于确定下来,内部的装修基本上完善,只需要按照他们这边的要求,再做些改动、布置,大概一周后,summr便可以搬过来,重新营业。

容离本打算晚上请f吃饭,f却说,她有个不情之请。

“……我父亲很喜欢中餐,温馨,你能教教我吗?”

她是想跟着她学习做菜。

温馨有点为难,因为她的厨艺其实也不咋地,在家做给容离还行,反正男人很捧场,可要教徒弟,她怕自己闹笑话。

见她犹豫,f也未强求,“那就算了吧,改天我有空报个烹饪课……”

“不是的……”温馨打断她,在她疑惑的目光下,温馨红着脸,赧然地说:“沈小姐,我也不太会做菜,不过乔婶厨艺很好,你如果真想学,让乔婶教你吧。”

“乔婶?”

“嗯,我们家的阿姨。”温馨解释。

f了然的点下头,“那晚上,打扰了。”

要做菜,首先得准备好食材。

温馨带着f去超市,至于容离,summr搬迁有许多事需要他去处理,他先回家去安排,如今他的办公地点,暂时转移到家里的书房。

下午这个点,超市比较清静。

温馨推着购物车,和f在蔬菜区转悠。

“沈小姐,你父亲喜欢什么菜呢?”

f随口报出菜名,“清蒸鲈鱼。”

“真的吗?”温馨惊呼一声,“容离他也很喜欢这道菜,你父亲的喜好跟他一样呢。”

f也很意外,“是吗?真是巧啊。”

“这道菜其实挺简单的。”温馨挑选着玉米,“只要掌握好火候就没问题。”

“你经常给他做饭吧?”

“嗯。”温馨把选好的嫩玉米装进保鲜袋,“不过我只会几个简单的家常菜,幸好容离他不嫌弃。”

f看着她,“你们可真幸福。”

“沈小姐遇到喜欢的人,也会一样的。”

“但愿如此。”f幽幽叹气。

选了几样蔬菜,随后买排骨,温馨说,晚上煮玉米排骨汤,最后去河鲜区。

温馨和f闲聊着,一阵鱼腥味飘过来,胃里顿时泛起恶心感,温馨停下脚步,手捂住嘴。

“怎么了?”f问。

温馨咽了咽口水,手按着心口,“……这里面有点闷。”

f狐疑地打量她,“你脸色有点差,身体不舒服吗?”

温馨摆摆手,“没事。”

她就刚刚那一瞬间感觉反胃。

回到别墅,已经五点过。

温馨作了介绍,然后,她,乔婶,f,三个女人去厨房里忙活。

“除了清蒸鲈鱼,再教我炒土豆丝吧。”f边系着围裙,边说。

温馨把鱼拿出来,“这个我会。”

她打开水龙头,仔细地把鲈鱼再洗一遍,颊边一缕头发特顽皮,滑了下来,温馨空出手把头发别到耳后。

她手上沾着鱼腥味儿,抬手的时候,味道冲进鼻子里,她胃里直冒酸水,并且这次,她忍都忍不住。

厨房里,顿时响起她干呕的声音。

乔婶变了脸色,丢下菜刀,匆匆靠过来,“唉哟,这是怎么了啊?”

温馨难受得眼泪都掉出来了,“这鱼……太腥了……”

f放下土豆,目光从温馨缺少血色的脸,移到她的腹部。

“那你别洗了,我来弄。”乔婶拿过她手里的鱼。

“我没事……”

脸都白了。

f紧盯着她的肚子,“温馨,你怀孕了吗?”

怀孕二字,犹如惊雷炸开。

温馨浑身僵硬,愣愣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腹部。

乔婶也愣了下,她按耐住激动,问温馨,“你这个月生理期来了没?”

生理期……

她的生理期,应该是月中,而现在,是九月末了……

温馨看着乔婶,十指攥紧了新买的围裙,“没……过了半个月了……”

乔婶眼中亮起喜色,“那多半是怀上了啊。”

她闻到鱼腥味会觉得恶心,这分明是害喜的症状!

温馨却一脸凝重。

可能吗?

她的身体,能怀孕吗?

万一不是,怎么办?

*

今天接到通知,有可能加班,哭死,要累成狗的节奏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