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 幸福的眼泪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14字数:1025309

乔婶跑去书房,兴冲冲把温馨的情况和她的猜测告诉容离,他怔愣几秒,随后,用最快的速度下楼,站到她面前。

“去医院做个检查。”

他说话的时候,心脏跳得飞快,几乎要蹦出胸腔,但考虑到她的心情,他尽量保持平静。

温馨揪着手指,皱眉,闷闷地说:“我不去。”

乔婶嘴角的笑顿时僵住,“温馨,去让医生检查一下,也好放心呀。”

乔婶知道她的情况,正因如此,才更加需要谨慎对待。

反正她觉得,温馨十有是怀上了。

温馨往后退一步,身子抵着流理台,扬高声调,“我不要去!”

瞧着这一幕,f眸中泛起疑惑,按理,怀孕可是件大喜事,而且她跟容离感情极好,更应该高兴才对。她却态度坚决,这般抗拒去医院,不愿意做检查。

为什么?

见她脸色几分苍白,神色惶然,容离微微拧了眉,“温馨,听话。”

他伸手去拉她,温馨往旁边躲,不耐烦地说:“我说了,我不去医院!”

她瞪着容离,像是突然发怒的小猫,拒绝他的靠近。

温馨的排斥令容离阴沉了脸色,他扫眼乔婶与f,冷冷道:“你们先出去。”

乔婶自然不敢留下来,“沈小姐,先去外面坐会儿吧。”

关上厨房的门,f问乔婶,知不知道温馨拒绝上医院的原因。

乔婶大概猜到了,忖着f到底是外人,她摇头不知。

宽敞的厨房,现下只有他们两人。

“为什么不去?”容离站在原地,心平气和地问她。

温馨意识到自己刚才反应过激,很后悔,同时也很烦躁,两种情绪扰着她的心,她一下红了眼眶,像做错事的孩子,“容离,我不去医院,我不去……”

她收起尖锐的刺,眸中的无助令男人心口一窒。

“那你总要告诉我原因。”他轻轻握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跟前。

温馨埋着脑袋,声音很小,隐隐带着哭腔,“我怕……容离……我怕我没有怀孕。”她投入他怀中,“我不想让你失望。”

医生曾经肯定地告诉她,她的子宫受损严重,受孕的概率极低。

生理期没来,可能是其他原因;闻到鱼腥味恶心反胃,也不能说明什么……总之,她不敢期待,自己是怀孕了。

“没做检查,你怎么知道自己到底怀孕没有?”他放柔嗓音安慰她。

“可是,万一……”

“就算没有,没关系,我们就当做个健康检查,嗯?”

温馨迟疑。

容离亲亲她的额头,“乖,别怕,我会陪着你的。”

“……好。”她终于妥协。

容离带温馨去医院,f只好先回酒店,至于学做菜,另找机会吧。

来的路上,容离通知院方,叫妇产科的医生准备好。

到了医院后,直奔妇产科。

医生问了温馨一些相关问题,根据她与容离最早在一起的日子算,如果怀孕,顶多一个多月,而怀孕12周以内的准妈妈,为了宝宝的健康,最好避免b超,温馨没有流血现象,保险起见,医生没做b超,让她查血,在结果出来前,她可以先用验孕棒测试。

护士给她说明使用方法,温馨拿着验孕棒,进去厕所隔间。

容离在外面等她。

验孕棒的检测结果,最快三十秒能显示出来。

等待的每一秒,无异于煎熬。

容离在心中默数着时间,大约三分钟过去,他听到温馨哭了。

哭得很大声。

顾不得是女厕,他推开门冲进去,木质的门拍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响声,陪着温馨的那名护士吓了一跳。

她惊魂未定地抚着心口,指着温馨在的隔间。

容离让她出去。

护士脚底抹油般,飞快撤退。

她哭得这么伤心,再想到之前护士讲的,未怀孕结果在三分钟左右确定。

容离已经猜到结果。

失望,有。

但比起她,孩子变得微不足道。

容离曲起手指,轻声道:“温馨,把门打开。”

里面除了她的哭声,还有悉悉索索的声响,她把验孕棒,一次性塑料手套这些丢到垃圾桶里。

门打开,她扑到男人怀里,泣不成声。

“没有,没有,容离……我没有宝宝……对不起……对不起……”

为了确定,她用了两根验孕棒,无一例外,全是一条线。

她没有怀孕!

没有!

她让容离失望了!

衬衣很快被她的泪水打湿,贴着胸膛,容离抱紧她,突然后悔了。

他不该坚持带她来医院。

“这不是你的错。”懊悔揪着他的心,一阵阵的钝痛,“温馨,你有我,你还有我,别难过。来的时候我们不是说好了,不管有没有怀孕,要勇敢面对的,你答应过我的,忘了吗?”

温馨被两根验孕棒打击得心碎,哪里听得进去男人的劝哄,勇敢面对什么的,更是抛到九霄云外。

在厕所里哭了一会儿,护士小心翼翼地探个脑袋,通知他们,血液检查报告出来了。

各项生理指数表明,温馨的例假没来,是内分泌失调,与怀孕无关。

温馨听着,直掉眼泪。

妇产科的主任四十来岁,瞧着这么个小姑娘怪可怜的,心里跟着有些难受。

“温小姐,你还年轻,孩子的事,慢慢来。”主任安慰她道。

慢慢来……她这辈子可能都没机会当妈妈了。

温馨靠在男人怀里,哭成泪人。

来都来了,容离叫主任顺便给温馨做个详细检查。

她沉浸在悲伤中,让做什么,一一配合。

等全部结果出来,又是一个多小时以后。

容离先前说了温馨的情况,妇产科主任带着眼镜,仔细研究了几份报告,最后得出结论。

“温小姐的子宫,很健康。”

温馨哭累了,原本闭着眼,乍一听她的身体正常,她陡然睁开眼,泛红的眸子直直盯着主任,激动地问:“你……你再说一遍?!”

容离同样惊讶,“你确定?”

“确定。”主任说,“温小姐的子宫内没有发现破损,至于容少刚才说的……我估计,是医生误诊吧,也许当时情况比较严重,所以诊断有误……”

“误诊?”温馨喃呢着。

当年,她也曾怀疑过,可那四名医生异口同声,都告诉她,她极难怀孕。

照顾她的,是乔岚请回来的专业医生,所以她相信了。

一个人可能犯错,四个人,而且是四个专业人士会犯同样的错误吗?

绝对不会!

排除这个可能性,只有一个解释:他们是串通好的,故意欺骗她。

倘若真是如此,会是谁的主意?

小姨待她如亲生女儿,怎会用这么残忍的谎言骗她,除了小姨,安雯和安然同样没有理由这么做。

与她们都无关的话,其余她接触到的人,只剩下……萧湛!

温馨抿紧唇。

会是他么?

是他指使医生骗她么?

那他的目的?

他能得到什么好处?

……

无数个疑问,随着主任的作答,争先恐后地冒出来,充斥在温馨脑袋里。

容离则是松了口气。

这个消息,称得上天大喜讯!

她的身体无碍,孩子的问题就算解决了,往后,她无需再为此难过,为此自卑。

喜悦包围着容离,他没察觉出温馨的异常,搂住她,温柔地对在她耳边低语:“傻丫头,听到没,你很健康,我们会有宝宝的,别难过了。”

男人的好心情,传递给她,温馨暂时放下满脑子的疑问。

抹掉腮边的泪水,她终于展露笑靥。

“容离,真好。”

她很健康,她可以给容离生宝宝!

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好的呢!

眼里再度泛起水雾,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幸福的眼泪!

萧湛刚刚开完视频会议。

从书房出来,他去吧台倒了杯酒,拿起酒瓶,他恍然间记起从前,她经常喜欢劝他,少喝酒,尤其是烈酒。

“你知道全世界每天有多少人因为酒精患病甚至死掉吗?”

这是她惯用的开场白,接下来,便是一长串的碎碎念。

可他从不嫌烦。

相反的,他喜欢她每次在他耳边唠叨,这样,他才能告诉自己,她是在乎他的,哪怕,只有一点点。

拧开瓶塞,他往水晶杯子里倒了半杯伏特加。

偌大的总统套房,唯有酒液流淌的声音。

萧湛并未急着喝,他端着酒杯,走到落地窗前,外面,灯光迷离。

他曾习惯孤独,后来,因为某个人改变,在他慢慢习惯这种改变时,她离开了,只有孤独,仍旧留在原地等他。

萧湛的俊颜半隐在黑暗里,神色莫测。

他喝口酒,酒入愁肠愁更愁。

落地窗上映照出他背后突然亮起的光。

他的手机调成静音,开会前,扔在了沙发上。

他看着来电者的名字,浅眯起眸光。

“什么事?”他冷声问。

对方不晓得说了什么,只见他拿着酒杯的手指僵硬地弯曲。

通话早已结束,他却木然地维持着接电话的姿势。

好一会儿,他丢开手机,将剩余的伏特加,一饮而尽。

“啪”的一声,精致的杯子,变成一堆毫无价值的碎渣。

萧湛全身倚着沙发,手心覆在眼睛上。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

感谢泡泡小可爱亲的红包。

那啥,温馨木有怀孕,是不是都想打俺呢~~~~~表这样,这是早就设定好的~~~~俺们萧湛可是坏银~~~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