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 针锋相对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4:56字数:1025309

初次遇见,她冒失地撞入他怀里。

后来他才知道,那一撞,碰到的,是他的心。

得知她是容离花钱养的女人,他对她生出一丝好奇,这样单单有张漂亮脸蛋,却软弱无能的小丫头,凭哪点吸引了容离的目光,并且听说,容离很是宠她。

他想起了他的妹妹,痴痴爱慕容离,却落得那样凄惨的下场。

他们兄妹俩打小相依为命,所以,他即使明知妹妹的死与容离无关,却偏偏记恨上他。

他强行带走温馨,容离的到来,证实他的猜测。

这个小丫头,是容离的弱点。

温馨说得没错,起初他三番五次找她,威胁她,的确只为报复容离,替他妹妹出口气。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走进他心底的,他自己也道不清具体时间。

当他意识到,她在他心中占据了一个特殊位置时,一切,早已超出他能够掌控的范围。

但是,他不懂感情,更不懂如何去表达。

她的父亲遇害,性命垂危。他在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其实只是想看看她。

她却怀疑他,质问他。

他气,很气,所以犯了个严重的错误。

以为拔掉了她身上所有的刺,却原来,她故意伪装,等待时机,置他于死地。

弱小的她,为了替父亲报仇,竟然拿性命做赌注。

若换做别的谁,胆敢对他下手,早已被他折磨至死,可要杀他的,偏偏是她。

他舍不得。

得知她与乔家的关系,他密谋着将她带走,永远分开她和容离。

他该感谢楚萱,那个女人帮他制造了一个完美的机会。

其实楚萱本可以活下来,考虑到她杀了她的父亲,他精心安排局中局,帮她报了杀父之仇。

他破坏掉她身上的定位芯片,瞒天过海,将她带回乔家。

她昏迷的那几天里,医生说起过她的情况。半个月前,她曾流产,坠海使得她的身体受到一定损伤,医生说,若是不好生休养,将来,她很难再有机会做妈妈。

她一醒过来,吵着要回去找容离,哪怕是乔岚劝她,她依然坚持。

他费尽心思令容离相信她已经死了,岂会放她回到他身边?

于是,他利用他的势力,迫使照顾她的医生骗她,她已经失去做母亲的资格。

因为医生是乔岚请回来的,她相信了。

她没再提过容离。

同时,她整个人像失去了生命力。

但他不后悔。

有乔安然的开导,她重新振作,决定以乔馨的身份,有个新的开始。

他竭尽所能的帮助她,却又不敢表现得太过。

听着可可喊她妈妈的时候,他竟然生出一种期待,哪天可可能叫他一声爸爸。

两年多的相处,他以为,他们会有可能。

哪怕她始终不接受他,至少,陪在她身边的,是他。

但,这段时光,是他耍手段偷来的。

容离终究找到她了。

误会解除,她义无反顾地随他离开。

他站在原地,看着她成为他幸福的准新娘。

而这一切,本该属于他和她。

他不甘心!

“温馨。”萧湛直直望进她眼底,一字一顿,“把你的心,交给我!”

萧湛的表白,令温馨惊骇不已。

怎么会?

他怎么会喜欢她?!

“不!”温馨大声拒绝,“萧湛,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她挣扎后退。

萧湛收紧扣住她臂膀的十指,眼底的火焰,灼痛她的肌肤。

“温馨,是你自己来的。”他俊美的面容染着阴鸷。

温馨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在流失,她快要支撑不住。

恐惧笼在她心间,温馨狠狠咬唇,用尽所有力气,猛地推开萧湛。

她拖着沉重的双腿往门边跑,才走出两三步,脚下一软,她径直往前扑倒。

见状,萧湛迅速上前,及时拽住她。

“放手……”挣扎消耗她更多体力,此时,连说话,她都异常费力。

萧湛打横抱起她,“是你主动招惹我的!”

******

月光倾城。

醒来的第一感觉,脑袋昏沉沉的,四肢无力,温馨费力挪动手,按在额前,嘴里低声喊着她最依赖的名字。

“容离……我头疼……”

她蜷缩在被子里,等着男人的安慰,可过了好一会儿,身边没有任何响动。

强忍着头部的难受,温馨睁开眼,卧室内只留了盏壁灯,光线昏暗。

她看向旁边,他没在,而且她发现枕头上一点睡过的痕迹也没有。

温馨手揉着太阳穴,勉力坐起身,她看眼时间,凌晨一点。

他去哪儿了?

失去意识前的经历,她还没记起来。

“容离?”温馨四处寻找男人的身影。

睁开眼后,见不到他,她讨厌这种感觉。

视线掠过阳台的方向,夜风吹拂起白色窗帘,她隐约看到,他站在那里。

温馨没找到鞋子,赤脚下地。

今天晚上温度很低,地板上的凉意直往她全身扩散,温馨抱着手臂,慢慢走到阳台。

他背对她而立,黑色的身影沐浴在银色月光下,染了一层清辉。

她闻到香烟的味道,再看他脚边,丢了好些个烟头。

温馨疑惑地皱起眉头。

他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吹冷风,抽烟,她叫他,他不答应,他是怎么了?

“容离。”她又轻声喊他。

往前迈出一步,脑子里忽然间如同被针扎了下,温馨身形顿住,脸色煞白。

她记起,下午的时候她去见了萧湛,后来,他给她下了药,他还说了些很疯狂的话,她害怕得想逃走,却摔倒了,他把她抱起来……

她晕过去了,后面发生过什么,她不知道。

这里是她和容离的卧室,她是在家,那她怎么回来的?

是容离带她回来的吗?

那他是什么时候找到她的?

萧湛对她……?

心猛地下沉,温馨下意识检查着自己的身体,是否有不该有的痕迹。

恰在这时,容离转过身。

月色下,她的慌张与恐惧,悉数落入他眼中。

容离靠着欧式风格的雕花栏杆,出口的字词冰冷,“你在看什么?”

突然扬起的男声,吓得温馨一颤。

她如惊弓之鸟,惶然抬起头,看着他,“我……你的脸怎么回事?”

她陡然变了音调,惊讶与心疼交织在她苍白的小脸上。

容离默。

温馨急忙走到他身前,手指小心翼翼抚着他的嘴角,水样的眸子染上担忧,“怎么会受伤的?上过药吗?要不要去看医生?”

对他的关心,是她的本能。

容离拂开她的手,冷声抛出两个字,“没事。”

隐隐,有丝不耐烦。

温馨一怔。

他嘴角裂开,下巴上有淡淡淤青,这模样,显然,之前跟人打过架。

联想到某种可能,温馨呼吸一窒。

她咬唇,艰涩地出声问他:“和萧湛……有关吗?”

从她嘴里听到这个名字,容离眸中的阴鸷更浓,比严冬更加冷冽。

他扔掉手里的烟头,两步走到她面前,猛地扣住她皓白的手腕,狠声反问:“温馨,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

他一回家,乔婶说她出门了,约了朋友见面。温馨的交友情况,他是晓得的,她要好的,就那一个大学同学。她事先没知会他,容离就问司机,结果司机在家,他顿时就察觉有异。再去问门卫,门卫说下午有车来接温馨,监控录像显示,来接她的是韩晋。

能指挥韩晋的,除了萧湛还能有谁?

她脚链上的追踪器受到信号干扰,无法确定位置,他派所有手下,动用一切他能够利用的关系,终于找到萧湛买下的那栋别墅。

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先跟守在外面的韩晋几个打了一架,硬闯进去时,楼下客厅空无一人,他不敢大意,挨个房间找。当他来到二楼主卧,踹开房门那一刻,里面的情景,虽然不是他预料当中的糟糕,但已足以烧毁他的理智。

温馨受麻醉药作用已经陷入昏迷,静静躺在床上,萧湛坐在床沿,他握着她的手。

很平常的一幕,就如他经常欣赏她的睡颜。

但那是他的女人,他岂能容忍另外的男人碰她!

看着门口杀气腾腾的容离,在最初一瞬诧异后,萧湛淡定下来。

他并未畏惧,也不见其他动作,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狭长的眸中射出挑衅锋芒。

“容离,你来的真不是时候。”他如是说。

按他的意思,是他来了,打断他的好事!

怒火霎那间疯狂燃烧,容离双目赤红,犹如发狂的雄狮,要将对手撕成碎片。

他冲过去就是一拳揍到萧湛脸上。

凭萧湛的身手,完全能够躲过,然而那时候,他手里握着温馨的手,他最快反应下的闪身,会拉扯到她。

而他,不忍心。

那一拳,狠狠吻上他坚毅的下巴。

嘴角裂开,血腥味儿在唇间散开。

都是有血性的大男人,挨了揍,肯定要揍回来。

他松开温馨的手,轻轻放进被子里。

体贴的一幕落入容离眼中,绝对的火上浇油。

“你找死!”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而温馨,就是容离的逆鳞。

虽然一直水火不容,算起来,他俩动手的次数极少,上一回,遥远的两年前,因为她,今天,同样是为了她,两男人大打出手。

*

感谢泡泡小可爱亲的红包,感谢小雅lyq亲的月票。

那啥,俺明明是亲妈啊,肿么给俺改成后妈了,委屈啊t_t,有位亲说的很对哈,萧湛会做这些,全是出自对温馨的感情,是有理由的坏呀~~~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