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 我爱你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57字数:1025309

容离自小接受严格训练,他发起狠的时候,在部队长大的卫铭都难以招架。至于萧湛,在残酷的大家族里活下去,最后荣耀登顶,他必然有真本事,杀出通往王座的血路。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可为了那个毫无意识的小女人,无论哪方都不肯退让,即使已经伤痕累累。

最后,程越跟何斯两拨属下冲上来,才阻止了这场争斗。

宁城毕竟是容离的大本营,萧湛带来的人手没他多,所以最终,容离带走了温馨。

在他抱着温馨走到门口,萧湛的声音,幽幽响起,意味深长。

“她背着你来见我,容离,你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吗?”

他的心,犹如遭受重击,钝痛霎时爆开。

回到宁城后,每次她出门,哪怕是和乔婶去超市买菜,她总会事先通知他。

这次,是唯一的例外!

而萧湛,便是这个例外的理由!

倘若不是卫铭临时有任务,他提前返回宁城,此刻,她也许就在那个男人怀里!

即便知道温馨忠诚于他,临走前,萧湛那句话,不仅成功挑起了他的嫉妒,更如锋利的匕首,狠狠在他心上划了一刀。

她的心里,或许有一部分,是属于萧湛的!

男人脸色铁青,他的厉声质问,令温馨绷紧了心弦。

“容离,我跟萧湛没……”她试图解释,然而怒气当头的男人,最听不得的,就是萧湛两个字。

“我告诉过你,跟他保持距离,你是听不懂是不是?!”他眉眼间尽是厉色,冷得慑人。

温馨大声辩解:“我去见他,只是有些事想问他。”

“有事问他?”容离冷笑,“有什么事,值得你背着我去见他?!”

“我……”温馨语塞。

她不愿说出真相,她不想再制造矛盾。

“我就是问他,为什么要帮容威。”

容离眯起眸光,如测谎仪样盯着她,“他要帮谁是他的自由,你去问什么?他又凭什么要告诉你实话?”

“容离,你能不能别这样!”

温馨知道,他误会了。

“我怎样了?”他逼近一步,字字咬着恨意,“温馨,你是为了他怪我,是吗?”

寒气,扑面而来。

“我没有!”温馨冲着他吼了一句。

容离微滞。

意识到自己态度太差,温馨当即后悔,她抓住他的手,软下嗓音,“容离,你相信我,我和萧湛只是朋友。”

朋友。

该死的朋友!

容离压抑着火气,问她:“那你告诉我,你去见他,为什么不先跟我说一声?”

温馨闭了闭眼,如实相告:“我知道,你不会同意我去见他,所以我没说。”

容离抿紧了唇线,“在你眼里,他比我更重要?”

哪怕明知他会反对,会生气,她还是去了!

温馨很头痛。

在这方面,他的固执几乎令她束手无策,譬如当年,他总认为她喜欢陆佑,无论她解释多少次,他只相信自己。

“我说了,我跟萧湛是清白的,你为什么非要误会我?”

她的话中透出一丝不耐烦,容离心底发凉。

“如果是清白的,那你怎么解释,他给你下药?”

“……”温馨哑口无言。

回想起萧湛的那些话,她心中,百般滋味。

他下药的目的,是想毁掉她和容离的感情吗?

萧湛他,真的会做出那样卑鄙的事情吗?

她的沉默,已经表明,她知道内幕,却选择向他隐瞒。

容离扣住她的双肩,阴戾的视线刺透她的眼底,尖锐地扎在她心上,“如果我没有提前回来,温馨,你知道现在会发生什么吗?!”

尽管是无意义的假设,温馨瞬间苍白了小脸。

“我……”她动了动唇,嘴里满是苦涩,黯然压在她漂亮的眼睫上,“对不起。”

“我要的不是对不起!”容离暴躁地低吼。

他要她永远和萧湛划清界限!

他要她的心,完完整整,只能属于他!

温馨怔怔凝着他,明亮的眼眸泛着水光。

她微微哽咽,“容离,我和萧湛……”

“萧湛,萧湛,你他妈能不能别再跟我提起这两个字!”男人森冷的凤眸中闪过血腥。

他恨极了她随时把这个名字挂在嘴边!

“容离……”她咬紧下唇,泪水在眼眶打转。

“你心里到底有多在乎他?!”

看到她眼里有泪,容离更加烦躁,一句质问就那样脱口而出。

很多事,其实他明白,可就是无论如何无法释怀。

他缺席的两年,是萧湛陪在她左右!

那一千多个日子,她对他,是否曾有过心动?

哪怕是一瞬间?

若在前一天,他有绝对的信心否定这个念头。

然而现在,她的故意隐瞒,令他的这份自信摇摇欲坠!

她与萧湛的关系,犹如尖锐的刺,深深扎在他的心脏里!

无论她作何解释,容离始终认为她对萧湛有情。

委屈与受伤充斥在心间,温馨眸中蓄满泪水,她两手握成拳头,努力把眼泪逼退回去。

“容离,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她低哑的声音,被夜风吹散。

容离心口一窒。

她的隐忍,她的倔强,如冰水,浇醒了他被妒火与怒火,这两把大火烧混的大脑。

下意识想要将她拥入怀中,亲吻她,安慰她。

可他的身体,僵硬得厉害。

他攥紧了双拳,凤眸万般复杂地看着她,话到嘴边,他动了动唇,最终出口的却变成,“你自己好好休息。”

他扔下一句话,没有半点犹豫,径直越过她,大步往房门那边走。

他需要冷静。

再留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令自己后悔的事。

伤她,是他宁愿死也不忍心做的事。

相识以来,他们争执的次数不少,但不管吵得再厉害,他从未丢下她。

温馨震惊地瞪大泛红的双眸,莫名的恐惧,自心底生出,迅速将她包围。

她蓦地转身,看着他冷漠的背影,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容离!”

男人身形僵了僵,却未停下脚步。

眼泪,霎那间汹涌而出。

他的手握住门把。

走出这道门,他们之间,将会有道难以修补的裂缝。

那不是她想要的!

身体先于理智,温馨赤着双脚跑向他。

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容离有一瞬间的迟疑。

然而一想到她心里有着萧湛,眼底的挣扎,被黑暗完全吞噬。

他打开门。

“别走!”她的声音,难掩恐慌。

她的手臂从后环住他的腰,温暖的女性躯体,紧贴在他背上。

容离全身紧绷。

温馨死死抱住他的腰,“容离,别走,求求你,别丢下我,不要……”

他咬牙,手按在她手背上,似乎要掰开她的。

“温馨……”

“我爱你!”

他蓦地怔住。

“我爱你,容离,我心里的男人是你,我爱的也是你,只有你!”她大声向他诉说她的真心。

话音落,她已是泣不成声。

他们经历了重重磨难,才得以拥有今天的幸福,这份来之不易的相守,她不愿因为一个误会而化作泡影。

她爱他,她要和他携手到天荒地老!

后背感受到一阵湿热。

心脏,在他胸腔里疯狂跳动,炙热的熔岩喷薄而出,来势汹汹地将他淹没。

两只手分别握住她的小手,他猛地回转过身,被狂喜点亮的凤眸,深深锁着她泪湿的小脸。

她说,她爱他,她只爱他!

“温馨。”

他轻轻唤着她,拇指指腹温柔地擦拭她脸颊上的泪水。

温馨抬手覆上他的手背,被泪水打湿的小脸贴着他温暖的手心,“容离,我们不要吵架,好不好?你相信我,好不好?我和萧湛,真的只是朋友,你相信我,好不好……”

她好努力好努力,才忍住哭泣,可是一讲话,酸楚随之上涌,她再度哽咽。

容离的心,一阵阵的揪疼。

他收拢双臂,紧紧将她抱在怀中,手掌扣在她脑后,俯下身,薄唇一一吻去她眸中滑落的泪珠。

“好,我们不吵了,对不起,温馨,是我的错,我不该冲你发脾气,对不起……”

他柔声哄着她,嘴里满是泪水的咸涩味道。

温馨却哭得更凶。

容离愈发温柔哄她,“乖,别哭了,温馨,乖……”

此刻,他真悔得想抽自己两耳光。

其实说到底,是他对她的独占欲太强,他无法容忍她的心,哪怕一点点不属于他。

他的偏执,一次次伤到了她。

“对不起,温馨。”

他捏住她小巧的下巴,湿润的唇覆上她的,疼惜地轻吻。

温馨忽然伸出手,攀住他的肩,“容离,抱我!”

她羞涩,却又无比坚定地命令他。

他眼中溢出惊讶。

温馨踮起脚,张开贝齿,咬住他的唇。

“抱我!”

这次,容离不再迟疑。

夜风很凉,却吹不散满室的火热。

晨曦微露,天边的朝霞镶上好看的金边。

阳台外面是花园,此刻,静悄悄的,偶尔会有一两声清脆的鸟鸣。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温馨今天醒的很早。

眼皮儿撑开,眼睛有点干涩,是睡前哭一阵的后果。

她拿手轻轻揉了揉。

她一动作,环在她腰上的手臂随之收紧,把她软乎乎的身子往他怀里揽。

温馨以为他醒了,仰起头看他,眼眸里映出男人熟睡的俊颜。

原来还在睡呢。

她极少看到他睡着的模样,大多数时候,她一睁开眼,他已经醒了,要么静静看着她,要么起身去做他的事。

难得的机会,她细细欣赏起她的男人。

*

突然发现,马上要突破300章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