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第三者!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4:54字数:1025309

温馨没料到,容威竟然会找她。

算起来,他俩见面的次数,五根手指就能数过来,讲过的话,最多十句吧。

容威抢了她男人的位子,相当于她的敌人,对这位堂哥,她实在没一丁点好感。

“抱歉,我跟你不熟。”

她冷冷拒绝容威的邀请。

容威一身灰色西装,风姿俊朗,他那张英俊出色的脸孔保持着温和的微笑,一如从前她看到的那样温润谦和。

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温馨真心感叹一句。

看起来纯良无害的男人,实际上,狼子野心!

温馨一向是心里想什么,全部写在脸上,此刻她眸中的厌烦,话语中毫不掩饰的冷淡,容威晓得,她对他,颇有敌意。

他淡淡挑下眉,笑意不减,“温馨,我知道你是在怪我,抢了容离的位子,但是,订婚那天你也听见了,是容叔自愿把股权转让给我的,你这样针对我,实在不该。”

几句话下来,倒变成她的错了!

他的意思,容书年自愿把他捧上总裁的位置,这话,除非她是三岁小孩才会相信。

容离怀疑他跟姚婉芳使用某种手段控制了容书年,碍于目前尚未找到相关方面的证据,容离也担心,贸然行动会给容书年造成伤害,所以他才放任容威在环宇耀武扬威。

自愿,鬼才相信!

温馨冷嗤一声,“既然是爸的意思,那你回去当你的总裁好了,我可耽误不起您的宝贵时间!”

苏依依看了新闻,认得这与容离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听得温馨的冷嘲热讽,苏依依拉着她的胳膊,“温馨,我们走吧。”

对于瘟神,惹不起,咱躲得起!

容威眼角的笑,微微结了冰。

温馨不屑地看他眼,对苏依依说:“走吧。”

说着,两女生手挽手,直接将高大的容威当做空气无视掉。

容威眯起眼,锋芒在眼底流转。

“温馨,难道你不想知道,容叔为什么会把环宇交给我?”

温润的男声,如魔咒,钻进她的脑袋。

温馨脚步一滞。

好奇害死猫。

正确的作法,她应该和苏依依离开,继续逛街,买东西。

但是,好奇偏偏拽住了她的双脚。

为了表明他是正人君子,容威把谈话地点选在商场顶楼的咖啡厅坐坐。

事关容家内部的家务事,苏依依回避,她另找了个位置,正对着他们那桌。

服务员送上两杯咖啡。

温馨盯着容威,“说吧,爸把公司交给你的理由?”

她倒要看看,容威会扯什么谎话。

容威挺直背,双手搁在桌子上,十指交叉,他看着温馨漂亮又冰冷的小脸蛋,嘴角弯出一抹温柔。

“温馨,跟着我,如何?”

答非所问!

温馨先是惊讶,两三秒过后,她镇定下来,眼底一片平静,声音平淡如水,“要我跟着你,理由?”

“我喜欢你。”

闻言,温馨冷笑。

“我们见过几次面,容威?你居然说你喜欢我?我有哪点,值得你喜欢?这张脸吗?”

他的喜欢,可真真是廉价!

容威听出她的嘲讽,他淡淡道:“这算一个。温馨,你该明白,男人都爱美色,你敢说,容离看上你,跟你的长相无关?”

容威的观点,放在绝大数男人身上,确实如此。

然而容离,他绝对是个例外。

容威理所当然说着男人喜好美色时,温馨在心里默默鄙视。

容离那男人,用温雅的话讲,说的好听呢,是专情,换个直白的词来表达,那就是一根筋,死心眼儿。

从他认定温馨起,他的眼里,心里,全部的位置,满满的,仅属于温馨一个人。

说他是外貌协会,那更是无稽之谈。

围在他身边的女人,哪个不是脸蛋和家世都出挑的千金小姐,单单楚萱,或者姚依凝,论长相,并不比她差,而且她们和他接触的时候比她多得多。

结果呢?容离从未和她们有过半点牵扯!

他若真滥情,分别的两年里,他早找了n个相好,哪里会死心眼儿的,过着清心寡欲的日子。

如果说这样的男人还挑得出毛病,那这世上,再也找不到好男人了吧?!

这些话,她本来想拿来教训反驳容威,话到嘴边,她忍住了。

他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跟她讲男人爱美色,可见,他的思想早已腐朽,跟这种人讲道理,纯粹是吃饱了撑的,浪费时间。

温馨拿勺子搅着咖啡,单手托住下巴,倒有点洗耳恭听的模样。

“还有呢?”

“你是我喜欢的类型。”容威勾起嘴角,毫不吝啬地用着词汇赞美她,“漂亮,温柔,优雅……”

“担得起这几个词的女人,可多了去了。”温馨啜口咖啡,似笑非笑道。

她上学时收到的情书,最常见的就这类似的词语,蒙人都舍不得有点创意,尽是陈词滥调!

容威愣了下,她比他想象中的,有趣得多。

凭他之前,环宇财务总监的身份,走出去,虽和容离差了一大截,他也算个香饽饽。

主动接近他的女人,若能得到他一番美言称赞,绝对心花怒放。

温馨反应平平,根本不为所动,她的不屑一顾,令容威生出征服欲来。

男人的劣根性——顺着他的,他瞧不上,非得是逆着他的,最能勾起他的心,让他牵肠挂肚。

他对温馨,便是这样的心态。

在他之前,她有容离,她的眼光,自然高过头顶。

不过么,今非昔比,他是堂堂环宇掌权人,谁能与他争锋?!

容离算什么?

往后不得看他脸色!

刚刚接手环宇,他的能力问题以及容离使绊子,他狼狈的很。后来萧湛的出手相助,帮他力挽狂澜,争取了时间,半个多月下来,他慢慢适应,虽然还是有许多缺陷,大体看来,勉强稳定了些。

他只有保持现有状态,在次基础上慢慢提升,迟早有一天,他会比容离更为出色。

容威的自信心很快恢复,原地满血复活,瞧着近来环宇的股价,容威飘飘然。

稍稍得了空,马不停蹄跑来骚扰温馨了。

“感情最讲究的,是感觉。”容威柔情款款,“你也许不信,温馨,我对你,一见钟情。”

实话讲,容威长得很好看,尤其某些时候,他与容离有几分相似。如今他身价倍增,换做别的女人,一定为他此话疯狂。

但他温柔的嘴脸落在温馨眼里,生不出一丝好感,有的,只是厌恶。

“是么?”温馨眯起晶亮的眸子,“那么,就因为你喜欢我,我就应该跟着你?”

他脑子坏掉了吧!

容威微笑,优雅展露,“容离能给你的,我同样可以,而且现在,他不过是环宇的一个股东,拥有的,也就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每年从公司分点利润罢了。而我,是环宇的主人。”他向前倾身,字字吐露诱、惑,“温馨,我可以给你更好的,我能让你成为环宇的女主人。”

环宇的女主人,何其诱人的殊荣!

温馨却倏地冷下脸,“容威,你说这话的时候有觉得羞愧吗?”

他茫然,“羞愧?”

“环宇的辉煌,是容离一手创造的!”温馨提醒他,“而你呢,你不过是坐享其成,真不知你哪来那么厚的脸皮,竟然以为自己多么了不起!”

温馨是容离的逆鳞,而他之于她,是同样的意义。

她平时性子好,软绵绵的,一旦触碰到她的底线,小猫会亮出锋利的爪子!

容威得寸进尺,当着她的面贬低容离,温馨一下子怒了,小宇宙爆发,虽是三两句话,却字字犀利,将容威讽刺得一不值。

温馨这话,相当于打他的脸,容威再能伪装,这会儿装不下去了。

脸上的笑隐没,容威眼神阴寒,“那你以为,容离就很了不起?”

温馨未加思索,“当然!他的能力,有目共睹,长了眼睛,脑子正常的人都能分出好坏!”

容威最恨的,就是在他面前,赞扬容离比他优秀。

他紧盯着温馨,冷嗤道:“你以为容离好,不过是他的出身,在你们眼里,他是容家名正言顺的太子爷,所以环宇,理所应当该由他继承。”

温馨挑眉,“难道不该么?”

“当然!”容威嘴里咬着恨,“他所拥有的,都该是我的!”

他神色透出一丝疯狂,温馨暗暗心惊。

观望的苏依依见她神情凝重,欲起身过去,温馨看到她,轻轻摇下头,示意她稍安勿躁。

苏依依点下头,坐了回去。

温馨随后看向面容阴郁的容威,“你什么意思?”

容威冷冷勾唇,反问:“容离没告诉过你,他的身世么?”

容离的身世,能有什么古怪么?

可她很快记起来,他从未提过他的母亲,去容家好几次,也没听谁说起过……他的母亲已经去世很多年了,难道,有隐情?

温馨心紧了紧,“有话直说。”

容威掏出烟,铂金的打火机在阳光下,反射出一抹耀眼,刺进温馨眼底。

“他有告诉过你,他的母亲,是插足别人婚姻的第三者么?”

*

预告:下节内容会讲述容妈妈简玥的故事,有人能猜到一二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