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敌人要逃了!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6:59字数:1025309

她知道简尧现在是summer的首席设计师,公司是容离的,这也就说明,兄弟俩感情应该比较好,否则容离不会提拔简尧。

容离是容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而简尧,他的身世太尴尬。

两个儿子比起来,她当然更担心简尧的一些。

她是个失职的母亲,两个孩子,她都没照顾好。

听她问起简尧,温馨已经能确定,简尧的身份,正如她当初猜测的那样,他和容离,是同母异父。

容离眼神有些悠远,他淡淡地开口:“他很好。”

简玥鼻尖一酸,眼中泪花闪烁。

温馨本就感性得很,听了简玥的经历,又见她数次落泪,她坐在旁边,心里面跟着发酸,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紧紧抿下唇,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弯起嘴角,朝简玥微微笑道:“简尧最近在宁城,您可以回去看他,或者让他过来这里也可以啊。”

简玥看向她,目光里漾着感激,“谢谢你,温馨。”

这女孩,之前她只见过一次,单纯善良。

容离能找到这么个好女孩,她也就放心了。

温馨面颊微红,她下意识看看容离。

男人凝着她,深幽的眸底透着一抹柔色。

没说上几句话,容书年就醒了,确切地说,是惊醒的。

他连鞋子都没穿,赤着脚,噔噔噔跑下楼,嘴里同时大声喊着玥儿,像是极为缺乏安全感的孩童。

考虑到他的情况,谈话暂时终止,简玥带容书年出去晒太阳。

这会儿两人正在花园里散步,容书年牵着简玥的手,他长得很高,简玥小鸟依人,光从背影看,完全是陷入恋爱中的情侣。

温馨站在二楼阳台,看着草地上的两抹身影,心中无限感概。

“容离,要不是亲眼所见,真难想象,爸也会有这么深情的一面。”她转过身子,倚着栏杆,朝房间里的男人说。

容书年是长辈,见过几次面,每回他都是冷着脸,十分严肃。

今天看到他对简玥柔声细语,看到他因为简玥斥责容离,她惊讶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容离坐在床沿,刚刚结束通话。

他放下手机,走到她旁边,凤眸望着花园里的情景,长臂搭上她的肩膀,将她带到身前,视线落进她眼底。

“没有想问我的?”

“问什么?”

容离指尖摩挲着她的侧脸,滑嫩柔软,“父亲和母亲的过去。”

他从未告诉过她这些。

温馨抿下唇,挪动脚步,双手环在他腰间,扬起下巴,柔柔凝视着他,“其实那天容威来找我,关于你母亲的事,他都跟我说了。”

容离眉心紧了一下。

他不理解容威这么做的目的,只下意识向她解释,“以前我没告诉你,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们在一起,是我们两个的事,与其他人无关,明白吗?”

他担心,温馨会觉得他故意不让她知晓父母的过往,然后因此生气,或者以为他是不在乎她。

误会,往往是最厉害的感情杀手。

曾经就因为他没有向她解释楚萱的病情,有一阵子,两人甚至闹到决裂的地步,若非温雅出面,从中调和,或许温馨早已经恨他入骨。

“我明白的。”温馨抱紧他,小脸贴着他的胸膛。

他的性格,她了解,讲述父母感情纠葛这种煽情的事,他绝对做不出来。

“容离,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简玥才是你的母亲呢?”

容离下巴抵在她头顶,“三岁的时候。”

那时虽小,他却记忆深刻。

江芹像疯了一样,指着他骂,说他的母亲简玥是贱人,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东西。

这话被容书年听到,他当即就打了她一耳光,然后两个人吵了起来。

那天起,他知道,江芹不是他的生母,那个叫简玥的,才是他的母亲。

但他从未问过任何人,简玥长什么样子,她在哪里……

在他的认知里,亲人,仅仅是个名词而已。

他从来不关心。

直到他八岁那年,终于找到简玥的消息,容书年扔下公司,匆匆赶去法国。

两天后,容书年回来了,并且带了个小男孩。

容书年是看在简玥的份上,打算收养简尧。

但他心里又极为矛盾。

这个孩子是他最爱的女人生的,却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尤其是每次看到简尧那双明显西方人的蓝眸,无时无刻提醒着他,简玥已经被别的男人碰过了,哪怕明知她是被迫,他无法说服自己,坦然接受简尧。

最后,他把简尧送出去,买了房子,安排专人照顾他。

算是仁至义尽。

简尧有一张照片,是他过四岁生日时,简玥特地带他照的。

他有次去看他,简尧在屋里翻箱倒柜的找东西,而且急得哭了,问他找什么,他说他的照片丢了,是他和妈妈唯一的照片。

他帮他一起找。

最后是在床头的缝隙里发现的。

那是容离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

简尧站在他身旁,眼睛哭得很红,却笑呵呵地对他说:“哥,妈妈很漂亮,对吧?!”

温馨把脸埋进他温暖的怀抱,鼻息间,是他的味道,清新阳刚,往往最能让她心安。

“简尧从小就跟你很要好吧?”

“最开始他很怕我。”容离说。

温馨懒洋洋地在他胸口蹭了蹭,望着他,俏皮地冲他眨眨眼,“是因为你对他很凶吧?以前简尧跟我抱怨过,他说你是暴君,逼着他念书,考试没考到满分你就拿鞭子抽他,还要罚跪。”

容离眯眸,“他说的话,你相信?”

“一半一半吧。”她嘻嘻笑着。

容离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又用指腹轻抚着,“我从来没干涉过他。”

来到异国他乡的简尧很内向,又很胆小,常常一个人躲在房间里。

他也不晓得为什么,就是觉得四五岁的简尧看起来很可怜,偶尔会抽空去看他,久而久之,简尧就很依赖这个哥哥。

到了上学的年纪,由于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在学校,他显得很特别,同班的小朋友几乎不跟他玩儿,而高年级的,经常会欺负他,骂他是洋鬼子。

容书年把简尧送去学校就没怎么过问,有次简尧和人打架,把人打得流鼻血,对方家长有点背景,揪着简尧,要他通知家里人过来道歉。

学校的老师也头疼得很,无奈之下,给照顾简尧的阿姨打了电话。

最后来的人,却是容离。

当时他也不过九岁多,面对气势汹汹的家长,他直接扔了张支票便让那家子闭了嘴。

因为他的出面,学校老师们都晓得简尧原来与容家的小少爷关系匪浅,从那天起,没人再敢欺负简尧。

他也是自那天之后,转变了性子。

从内向软弱的小男孩,一步步,成长为今天耀眼瞩目的阳光王子。

“我猜,他是受你的影响吧。哥哥这么优秀,弟弟不努力都不行。”温馨下了定论。

容离淡淡挑眉,不置可否。

温馨忽而想到什么,眉毛挂起担忧,“容离,爸现在成这样了,那我们怎么办啊?”

要扳倒容威,容书年可是关键。

根绝合同法规定,签署股权转让书时,容书年如果是被人精神控制,这就属于胁迫而产生的可撤销合同,容威也就完蛋了。

但前提是,有证据能证明,容书年当时确实并非出自自愿。

他现在神智混乱,他的话,根本起不了作用。

温馨就很担心。

容离摸着她的脑袋瓜,“别着急,先去问问姚婉芳,看她对这件事怎么说。”

走到房门口,温馨拉住他的手。

“容离,单凭长相,你就确定她真的是妈,而不是谁假冒的?”

容离打开门,“嗯。”

“你根据哪点确定的啊?”

容离看她眼。

“直觉。”

“……”

温馨猜测着,是因为母子连心么?

两人一前一后走下楼梯,温馨听到细微的声响,她一转头,看到姚婉芳拉着行李箱从房间里出来。

温馨的大脑即刻拉响警报——敌人要逃了!

她伸出手,拽住男人的袖子,扯了扯,随后转身,用惊讶的口吻道:“伯母,你要出去吗?”

姚婉芳原本就有点做贼心虚,她正关门儿呢,背后传来清脆的女声愣是吓得她抖了一下,手边的行李箱一下子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她的心又是一颤。

她惊魂未定地抚着心口,眸子转向走廊尽头,这一眼,正好与容离那森冷的视线撞个正着。

第三次遭受惊吓。

姚婉芳脸都白了,再无往日的雍容华贵。

她心中直打鼓,脸上挤出个僵硬至极的笑,“……我以为你们出去陪老爷了呢。”

温馨莞尔,“爸有妈陪着,我跟容离去,就是电灯泡了。”

容离侧目看她,眼角划过一抹兴味。

这小丫头,露出天真无邪的笑脸,吐出的话,却字字戳着姚婉芳的心窝。

电灯泡。

简玥一回来,她姚婉芳可不就是碍眼的电灯泡了么!

她为他付出再多,他的心,终究只容得下简玥。

好比如今他神智失常了,对谁都大呼小叫的,唯独在简玥面前,猛兽收起利爪,变成摇尾乞怜的狗。

姚婉芳心有苦涩,却又无可奈何。

看着她黯然的模样,温馨有一丝丝的同情,然而转念想到她参与了容威的阴谋,温馨收起自己的同情心。

不值得呀!

容离开口:“我有话问你。”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