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思念成狂?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8 00:56字数:1025309

姚婉芳浑身一震,心脏狂跳,她暗暗攥紧手,竭力控制住心中的惧意,维持一份从容。

“你说。”

容离紧盯着她,眸子如锋利的鹰眼,狠戾阴鸷。

“这段时间一直是你在照顾父亲,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个问题,她早已做好准备。

刚才她专门向姚依凝咨询过该怎么办,姚依凝说,容书年的情况属于药物中毒,他的思维早就混乱了,相当于精神病人。

一颗废棋,不足畏惧。

至于容离那边,她咬死不承认,容离也不能拿她如何,因为没有证据。

容书年的药已经停了一周多,就算做检查,容离会一无所获。

姚婉芳手心渗出冷汗,黏腻得难受,她强迫自己迎上容离的目光,心中打怵。

“我也不知道原因……老爷来了庄园后,每天精神恍惚,经常会念着你母亲的名字,我猜,他是思念过度,影响了他的神智吧……”

姚婉芳心里七上八下地编着谎话。

也亏得当初带容书年来的法国,帮她找了个比较合理的借口。

容书年对简玥的感情,容家人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容离如今和温馨,某些方面论起来,很有父辈的影子,而不同的是,容离比容书年更偏执,更坚定。倘若容书年能做到容离那样的死心塌地,容家哪里有姚婉芳的立足之地。

照她的意思理解,容书年是思念成狂了?

温馨很想笑。

不过她忍住了,男人提醒过她,别打草惊蛇。

温馨乖乖站在容离身边,闭着嘴巴。

容离无声盯了姚婉芳六七秒,直把姚婉芳看得背后发凉。

“那你为什么没找心理医生过来,也没把他的情况通知我们?”

幽幽的语气,字字带着压力,碾磨姚婉芳的神经。

“啊?”这确实存在明显的疑点,姚婉芳有些慌乱,她支吾着,“是……是老爷的意思……容离,你也清楚你父亲的脾气,我哪儿敢违背他啊……”

她只有拿容书年做挡箭牌,否则,真心无法回答。

她话语透出浓浓的无奈,容离浅眯起的眸光定在她脸上,似在辨别真伪。

姚婉芳紧张得快把脑神经绷断,为了能全身而退,她咬碎牙齿也得盯住他投过来的压力。

又是极为折磨人的几秒过去。

“你准备回宁城?”容离扫眼她的行李箱。

姚婉芳打在拉杆上的手湿了一片,“嗯……你母亲回来了……这里,不需要我了。”

她的伤感,一半真心,一半演技。

她以为容离会为难她。

他却说:“让司机送你。”

然后他举步往外走,温馨脑子转了一圈,扬出浅笑,毫无芥蒂地说:“伯母,注意安全。”

“……嗯。”姚婉芳回了个僵硬的笑。

等他俩都出去后,姚婉芳终于能放开呼吸,贪婪地吸了一大口空气,再吐出胸腔里的窒闷。

刚才真是吓死她了。

来到庭院,司机帮忙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里,姚婉芳隐隐听到容书年的声音,她往那边看了眼,心中升腾起悲凉。

容书年若是把简玥带回容家,那往后,在那个家,可就没她的位置了……

“夫人?”司机见她怔然出神,小声提醒她,可以走了。

姚婉芳眼前恍惚一下,她戴上墨镜,坐上车。

容书年不爱她,那就算了,强求不来。

从今天起,要保住她富贵的生活,只能依靠她的侄女了。

下午,简玥一直陪着容书年,他有时候神智清醒,有时候又糊里糊涂的。反正不管如何,简玥对他很耐心。

而容离则带着温馨在庄园四处溜达。

后来他接了个电话,温馨问他是什么事,男人这才坦白,他有派人去调查简玥的底细,这会儿结果出来了,确定是简玥本人。

“那你一开始为什么要认她?”温馨不解。

容离说:“如果是阴谋,就将计就计。”

男人言之有理,温馨赞道:“还是我的容离最聪明!”

之前住这儿,除了早餐是姚婉芳自己动手,中午和晚上她都是叫餐厅送过来的。

作为儿媳妇,温馨认为自己很有必要亲自下厨,在家里她可以懒,有长辈在,她可得勤快,免得给容离丢脸。

得知他们要去小镇买菜,简玥说她也去,顺便去她的蛋糕店交代一声,否则老板突然失踪,店员该报警了。

容离开车,四个人一起出的门。

温馨坐在副驾驶,道路两边是优美的田园风光,她身边,是她深爱的男人,后面是他的父母,有说有笑。

温馨弯起唇。

幸福,就是这样的吧。

到了小镇,先去简玥的蛋糕店,今天提前关门,走的时候,她让温馨选喜欢的口味,温馨犹豫难定,简玥就每种拿了一份。温馨推辞,简玥说,她没有见面礼,只能用蛋糕将就,希望温馨别嫌弃。

温馨只好盛情难却。

随后是去超市,买晚餐用的食材。

回到庄园,做饭是女人们的事,容离就去了书房,容书年比较恼火,他很黏简玥。幸好厨房是开放式的,简玥让他坐在客厅,一抬眼就能看到她,容书年这才听话地坐过去,眼巴巴望着厨房。

“温馨,容离他喜欢吃哪种口味?他吃辣吗?酸的呢?”

儿子的喜好,简玥一无所知,现在终于有机会相处,她抓紧时间向温馨咨询。

温馨洗着西红柿,“他吃得比较淡,辣的,酸的,他不喜欢,哦,他也不喜欢甜食,嗯……我再想想,他不吃香菜。”

在温馨说的同时,简玥认真地记下每一项。

“他的喜好刚好和我相反。”简玥有点小郁闷。

温馨笑了笑。

锅里炖的牛肉煮开了,温馨把火关小,切着西红柿。

简玥洗着小白菜,犹豫了会儿,她轻声问:“温馨,能给我讲讲,你和容离是怎么认识的吗?”

孩子的终身大事,当妈的都关心得很。

她缺席二十八年,错过太多太多。

简玥想尽量弥补回来。

“这个啊。”嘴角挽出一抹甜蜜,温馨便把自己跟容离的相识,简单讲给简玥听。

简玥喃喃道:“他跟他父亲真是一个性子呢,霸道的很。”

“是呀。”温馨感同身受,“有时候他真的挺过分的呢!蛮不讲理的,非得让人听他的。”

婆媳俩在厨房里数落起那霸道父子俩的各种罪状。

温馨把切好的西红柿装到碗里,那个称呼,她酝酿了半天,鼓足勇气才小小声喊出口,“妈,你会和我们回宁城的吧?”

一声妈,让简玥骤然间愣住。

温馨随即红了脸。

简玥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些,她喊她妈,感觉真的好奇怪啊。

简玥愣了一会儿,接受了这称呼。

她抬头看向容书年,笑容掺进一分苦涩,“温馨,以前的事,你都知道吧?”

温馨点头。

简玥声音低了几分,“当年我破坏了书年的家庭……这次……我不能再错下去了。”

她知道姚婉芳,知道她为容书年生了个女儿,如果她回去插一脚,只会给容家添乱子。

温馨看着她的侧脸,抿唇,“你可以和我们一起住啊,容离很早以前就搬出来了,简尧也在。”

简玥回过眸光,眼底有着挣扎。

“爸现在只记得你,他需要你。”温馨看得出,简玥对容书年有情。

简玥白皙的手指紧扣着流理台,“我……我发生过那样的事……我怕哪天他记起来,会介意……”

纵使那是多年以前的事,依容书年的性子,简玥很担心。

温馨瞥见客厅里的容书年拉长了脖子往这边张望,她想了想,说:“妈,如果爸真的介意,这些年,他早忘记你了。上次我和容离过来,他把我错认成了你,当他看清楚我是谁的时候,他的失望,我全看在眼里,那时我就想,他一定很爱你。你们分开二十几年,兜兜转转,如今又遇上了,这是你和爸的缘分。”

就像她和容离,分开了两年,机缘巧合下,他们重新在一起,才能有今天的幸福。

简玥垂下眼,“我想想吧。”

晚餐四菜一汤,全是普通的家常菜。

容书年不停给简玥夹菜。

“玥儿,你吃这个。”

“玥儿,你尝尝这个。”

“玥儿,你喝点汤。”

……

吃到后来,温馨开始数他到底喊了多少声玥儿,数着数着,男人给她盛碗汤,放到她手边,一下子被打岔,她忘记自个数到好多了。

容离用手按下她的手背,“怎么吃个饭还走神?”

她笑着摇脑袋。

儿子和儿媳的互动,简玥看在眼中,欣喜的同时,夹杂了一抹复杂。

饭后,温馨洗碗,简玥也来帮忙,两人配合,很快将厨房整理干净。

温馨大姨妈来了,忙活一阵,浑身没劲,和长辈打声招呼,她准备回房休息。

容离陪她上楼。

“容离。”简玥在楼梯口叫住他。

小两口双双停下步子。

简玥捏着手,“我有话,想和你谈谈,行吗?”

她问得小心翼翼。

容离说:“等会儿。”

简玥露出开心的微笑,“好。”

容离陪着温馨回到房间,把她安顿好。

“累了就先睡。”容离帮她盖好被子,叮咛道。

“嗯,我边睡边等你。”她笑笑。

容离忍俊不禁,在她眉心吻了下。

下了楼,简玥在阳台等他,容书年依然坐在客厅。

清冷月光,撒了他一身。

“有什么事?”

简玥微微有些迟疑,“容离,你的事,我都知道,今天我问过你爸爸,他说,他说是因为温馨,他才撤销你的职位的……”

*

坏人,会收拾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