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为什么不杀了她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6:33字数:1025309

姚婉芳倒是放心得很,“她都十九岁了,你还怕她吃亏?”

再说了,容沛沛前两年在德国上学,没家长守着,她不一直好好儿的?

容敬浅弯下唇,“你这当妈的倒看得开。”

姚婉芳有气无力地笑了声,把剩下的酒一口气喝完。

看她借酒浇愁的,容敬眉峰拧了拧。

姚婉芳拿起酒瓶打算再倒一杯。

“少喝点。”容敬按住她的手,顺势拿走酒瓶。

姚婉芳也没去抢,身子往后靠,软绵绵地半躺在沙发上,微阖起眼帘。

容敬把酒瓶搁到茶几的另一角,他坐到姚婉芳旁边,凝眸看着她,“很难过?”

平淡的声线,辨不出情绪。

姚婉芳酒量差,一杯酒而已,她隐隐有些头晕,抬手揉着太阳穴,“阿敬,当年你为什么不杀了她?为什么要让她活着?”

容敬抬起她的腿,放在他的腿上,让她躺得更舒服些。

“我也没料到,简玥命这么硬,他们明明看见她沉下去,最后她偏偏活了下来。”容敬语带惋惜。

另一边,正听着他们对话的几人霎时一震。

温馨眼里装不住的震惊,她看着容离,“他们……容离……害简尧和妈落水的,真的是他们!姚婉芳,还有容敬,他们故意的!”

容离俊容阴郁。

姚婉芳的罪状,看来又要加上一条,单凭她敢谋害简玥还有简尧,已经足够她死千百回了,更别提还涉及到容书年。

温馨很气愤,小脸绷得紧紧的,“容离,我们应该把他们送警察局,让他们坐牢坐一辈子!”

容离把她揽到身边,安抚她的情绪,“先别冲动,再听听看,至于坐牢,放心,我会让他们为此事付出应有的代价!”

字里行间透出的阴狠,使得车厢内似乎涌动着血腥的味道。

瞄眼容离的脸色,何斯知道,姚婉芳和容敬,会死得很惨。

“既然现在你一个人住,要不要考虑搬到我那儿?”容敬替她按摩着小腿。

姚婉芳享受地闭上眼,“不行。”

容敬手一顿,随即沉下脸,“婉芳,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

他的怒气,扑到她脸上,姚婉芳睁开眼。

“当年我劝过你,别跟着容书年,我们在一起多好,可你呢,义无反顾地跟了他!”容敬眉目阴鸷,“这么多年,我一直想问你,你下定决心放弃我的时候,你哪怕有一秒钟考虑过我的感受?”

最早他是认识的姚婉芳,两情相悦,他甚至向姚婉芳求了婚。

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容书年插了一脚进来,硬生生夺走姚婉芳。

那时简玥失踪一年多,容书年的生活一直很颓废,一行人在酒吧玩儿,姚婉芳那天也跟朋友去了。喝醉酒的容书年强要了姚婉芳,他并不知道姚婉芳和容敬的关系,事后,他提出条件,让姚婉芳做他的女人。

容书年是容家的掌权人,单就这一点,容敬永远无法比拟。而且容书年对她特别大方,常常送上精致昂贵的礼物,顿时让姚婉芳成为一众名门千金的羡慕对象。

虚荣心膨胀,姚婉芳渐渐对容书年动了心。

所以,当他再次提起时,姚婉芳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他们的感情,就这么终止了。

容敬非常不甘心,然而现实摆在眼前,再不甘又有何用,他根本争不过容书年,或者说,他连争的资格都没有。

在容家家主面前,他早输得一败涂地!

容书年从环宇退下来后,他跟着退休回家,从那以后,他就极少能和姚婉芳见面。

除非是她遇到伤心事,她会主动联系他。

每一次,他给她关心,给她安慰,等她恢复过来,她依然会丢下他,回到容书年身边。

而他就像个傻子一样无怨无悔!

男人的自尊心都极强,时至今日,容敬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

他迫切地想知道,对姚婉芳而言,他到底算什么,备胎么?只在她需要的时候才能记起,用不着时,随便丢弃,如同扔垃圾一样。

姚婉芳忽而坐起身,依偎到容敬怀里,出口的话声带着浓浓疲惫,“阿敬,我累了,想休息。”

她分明是在逃避问题!

容敬全身绷紧,齿间咬着不悦,“婉芳!”

姚婉芳双臂穿过他腰间,极为亲密地抱着他,“抱我进去。”

温馨一直高度集中精神听着,音响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容离微皱下眉,伸手摁了音响的关闭键。

声音戛然而止。

温馨目光抬向他,扬声问:“怎么关了呀?”

万一错过重要情报呢!

另外三人都瞧了她一眼,有点意味深长。

容离微挑剑眉,“回去了。”

“这样就走了吗?”

“嗯,后面他们会守着。”

这小笨蛋,难不成还想听别人的真人秀么。

温馨抿起唇,指着音响,问何斯,“刚才这个有录音吗?”

“全部录下来了。”

温馨转头,“容离,既然我们拿到证据了,干嘛还让他们逍遥法外啊,趁现在他们都在,我们正好可以一网打尽呀!”

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容离却是淡然地说:“再等等。”

然后他吩咐何斯他们盯紧这边的动静,带着温馨回到越野车,回家。

温馨侧着身子窝在座椅上,单手支着下巴,眼睛瞅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容离,你还要查什么啊?”

容离单手掌握方向盘,车内的灯光在他脸上镀了层暖色,“看看他们还有没有做过别的坏事。”

听容敬的意思,他和姚婉芳认识在先,除去简玥的遇害,谁晓得他们背地里还有阴谋没有?

温馨定定看了他两秒,“哦……,我明白了。”她露出得意的笑,“放长线钓大鱼,对吧?”

容离眼角展开抹笑意,“聪明。”

温馨嘿嘿笑了两声,“容离,你有没有觉得奇怪啊,容敬好像很关心沛沛呢?”

“奇怪?”

容敬和姚婉芳有私情,他关心她的女儿,容离觉得情理上说得过去。

温馨绞着手指,很犹豫的样子。

遇到红灯,容离停下车,目光侧过去看她,“对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不是不能说……”温馨皱着眉,想了想,开口:“我是怕你生气。”

容离手放到她脑袋,揉小动物似的,“只要不是想离开我之类的,我不会生气。”

这是他的底线。

温馨扬起脸,拿嗔怪的眼神瞅他,“我怎么可能会说那种傻话嘛!”

容离就微微笑了,“那你想说什么?”

温馨抿起嘴,在脑袋里组织好语言,慢吞吞地开口:“容离,我知道,我这么猜测很荒谬,但是我越想越觉得很诡异……唉……我先告诉你我的想法吧……”

她支吾半天,结果重点还没出来。

容离也没催促她,红灯灭了,绿灯亮,他们继续往家的方向前进。

温馨挺直了背,漂亮的小脸蛋甚为严肃的模样。

“刚才我一看到容敬,我就感觉他的样子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然后我就一直想啊想,想了很久。”她挠下头皮,“直到他问起沛沛的时候,我突然反应过来了。”

“反应过来什么?”容离牵起她的左手,亲了亲,“难道你怀疑他和容沛沛有关系?”

“你也这么想过吗?”温馨声音高了一度,“容离,你发现没,其实沛沛和容敬长得有点像!”

容离眸光微滞,指腹摩挲着她的手背,“他们俩长得像?”

他倒是没留意过,因为不在乎的人,他从不去关注。

“嗯!”温馨重重点下头,强调她的肯定,“尤其是眼睛,乍一看吧,那种感觉,很相似。”

无论容沛沛还是容敬,她接触得少,所以要敏感一些。而容家人,每天都能见着,看久了就习惯了。

好比说香水,用的时间长了,自己有时候都闻不出香气。

容离沉思了会儿,凤眸幽幽凝着她,“你是怀疑,容沛沛是姚婉芳和容敬生的?”

他一下子道出她大胆的猜想,温馨有点紧张,双手抓着安全带,小声道:“嗯……从刚才,我就这么想了。”

容离没再出声。

温馨看着他,“我就随便猜的,你说了不生气的啊,不许怪我……”

她底气不太足。

毕竟啊,这回的猜测,可比上回她说她觉得容沛沛喜欢容离严重许多倍。

事关容家血脉啊!

“可能性不大。”容离说,“父亲曾经做过亲子鉴定。”

确定之后,他才接姚婉芳回的容家。

“这样啊……”温馨耳朵有点烫,闷闷结巴着,“那你……你刚才怎么不告诉我呀,我还一个人猜得瞎起劲……你故意的哦……”

幸好只是他听到了,要换作别人,肯定以为她心里阴暗呢!

容离嘴角轻扬,伸出手拉她,“总要给你机会表现不是?”

瞥眼男人好看的手,她气呼呼地用自己的爪子挠他,“分明就是捉弄我!”

手心被她挠得有点痒,男人身子悄然绷紧。

他顺口气,“亲子鉴定虽然没问题,但是不排除中间有人动过手脚。”

他这么说,是支持她的。

温馨还郁闷着,“姚婉芳能作假吗?”

*

感谢yulu412和7802177两位亲的月票,3q~~~~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