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 相见如陌路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39字数:1025309

“有没有作假,派人去查就知道了。”

温馨即刻阴转晴,“嗯,查清楚,免得我总记挂着这件事。”

回到别墅已经是零点过后。

得知了敌人的秘密,温馨很兴奋,在被窝里滚了好一阵儿,晶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了无睡意。

容离关了灯。

她小猴子样爬到他身上:“我问你啊,我们是随后才知道姚婉芳他们换了房间的,没有机会提前做准备,那我们怎么会听到他们谈话的?”

容离被她的动作撩得心神荡漾,呼吸微沉,“容敬进电梯的时候,有人撞了他一下,注意到没?”

“看到啦。”她顿了一下,“难道是我们这边的人?”

“嗯。”他的手拉开她的睡衣,抚着那玉石样细腻光滑的背脊,“窃听器就是那时候放到容敬身上的。”

“唔……那万一被他发现了怎么办呀?”

“他不会知道那是窃听器。”

为了伪装,他们用的这种,外观做成纽扣,黏在他背上,根本不怕他发现。

“好高科技呀!”小丫头手心托着脸,连连感叹。

她不知的是,原本何斯他们去监听就可以的,为了让她开心,男人才费了一番心思,吩咐何斯准备好,再特意带她出门,让她体验下她向往的侦探的乐趣。

她紧贴在他身上,姣好的身子软绵绵的压着她,憋了好几天的男人热血上涌,手上越发放肆,敷衍地应了声:“嗯,凌枭那边拿回来的东西。”

他火热的掌心贴合着她的腰间,温馨怕痒,扭动两下,“唔……还有么?”

“你想要?”

“我要装一个在你身上。”她捧着他的脸,昏暗光线下,那双美目盈盈生辉,她嘴巴凑到他唇边,啄了下他的唇,“以后你出去见过谁,说过什么,我都知道。”

容离眯起如火眸光,嗓音暗哑,磁性撩人,“不放心我?”

“你长得这么帅,我得把你看牢啊,免得被哪个女人抢走了,那我可要哭死!”她在他怀里嬉笑着。

男人的唇吻着她的耳朵,好听的男声透着疼宠,“那你随时跟着我不是更好?”

“那样的话,别人以为你是妻管严的,你愿意被人说怕老婆吗?”她随口就用上老婆一词。

“只要你跟着我,我无所谓。”

“骗我呢?”

“真心话。”

这话,很受用,她又亲了他好几下,“奖励你的。”

容离手掌按在她脑后,“你好了没有?”

算起来,她生理期来了有一周了,应该完了吧?

粉红染上她一身瓷白的肌肤,温馨心跳加速,低低地说:“……好了。”

男人对她的渴求,体现出他对她的爱意,虽然常常让她累得很,每回他想要,她都答应。

被深爱的男人疼爱,哪个女人会拒绝呢?

容离吻着柔软的唇瓣,“乖……”

温馨全身流窜过电流,趴在他肩头,小小声在他耳边说:“可是……你别太过分了啊。”

说完这句话,她浑身发热,心跳如雷。

男人发出愉悦的低笑,“好……”

一天后,是f的生日,她在宁城举办了生日晚宴。头顶着罗柴尔德家族的光环,出席宴会的都是宁城的名门权贵。

温馨和容离,同样在受邀之列,简尧向来不喜欢这类场合,陪简玥和容书年逛夜市去了。

名流聚会,为了给容离撑住脸面,温馨精心装扮了一番。

黑亮的长发弯起来,用一个粉红色的樱花发夹做点缀,娇花衬美人,粉蓝色的晚礼服,出自名家的高级定制,展露出她纤细有致的身材。

温馨公开露面好几回,她的美丽,众人皆知,一入场,男士们的目光就被吸引住。

养眼的美女,大家都爱。

只可惜,美人早已名花有主,而拥有她的男人,尽管如今的地位不复从前尊贵,他天生的王者气势仍然具有威慑力。

容离钟爱黑色,昂贵的手工西装,衬出他的风华绝代。

不少千金小姐的目光,追逐着他的身影。

“容少,温馨。”f穿过人群,款款向他们走来。

“沈小姐,生日快乐。”温馨微笑以对。

f接过何斯送上来的礼物,笑道:“谢谢。”

今天她是主角,张扬的大红色异常惹眼,华丽的珠宝,光芒四射,正是简尧的作品。

说了两句话,f说声随意,端着香槟去招呼别的客人。

温馨有点口渴,容离给她拿了杯橙汁。

“想不到来了这么多人。”温馨喝口果汁,打量着宴会厅里的客人。

f算是才来宁城,人脉就如此之广,温馨很佩服。

容离说:“别忘了,她可是姓罗柴尔德。”

他们到了有五分钟,容威带着人到了,而与他一同进来的,还有萧湛。

目光落到萧湛脸上那一刻,半个多月前的经历从记忆中觉醒,温馨倏地一僵。

从进到宴会厅,萧湛那双冷厉的长眸在人群中寻找着温馨的身影。

终于发现那抹清新的粉蓝色,她却匆匆背过身,他只来得及看到她的侧脸。

如此明显的逃避。

相见如陌路。

萧湛瞳孔瑟缩,空气似乎被堵在外面,胸腔里窒闷地发痛。

f热情迎接了两位贵客。

萧湛心不在焉地听着,容威笑着和f交谈。

容离自然看到萧湛,瞧眼温馨微微拢起的眉,一丝不悦闪过他眼底。

萧湛关注着温馨的一举一动,也就看到容离半搂着温馨,向他投来警告的眼神。

萧湛拧了眉。

与f寒暄完,萧湛和容威分散开,各走各的。

容威是环宇总裁,加上容沛沛与萧湛联姻的帮助,股价有所上涨,最近公司的情况稳定下来,容威的位置也就坐得更稳了些。

他取代容离,成为众人追捧的对象。

容威身边很快聚集了好些个公司高层人员,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恭维着容威,言语间透露出想和环宇合作的愿望。

容威挂着他的招牌微笑,纵容应对着,游刃有余。

这一天,他盼了好多年,终于能够越过容离,踩在他头上!

容威简直是春风得意!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称呼。

历来称呼容离为容少,喊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说起容少,首先想到的便是容离。如今换容威上台,他也姓容,尊称一声容少绝对可以。

然而习惯养成了,很难纠正过来。

容少,保留给容离,至于容威,有个带头的喊容总,其余人就跟着这么叫他。

容少,容总,仅仅一字之差,容威有点介意,他总觉得,容少更加拉风。

但他不会傻到去纠正别人的称呼。

温馨望了眼被重重包围的容威,舌尖似乎尝到一丝涩然,她看向容离,轻轻握住他的手,澈亮的眸底藏着担忧。

“容离……”

“别担心。”他几乎在她张嘴时,同时出声。

温馨紧抿了双唇。

曾经属于他的荣耀,被容威卑鄙地抢走,他威风八面,坦然接受众人景仰,而容离这边,鲜少有人问津,温馨怕这样的落差会刺激到容离。

容离明白她心中所忧,微微勾起唇,“你觉得我有那么脆弱?”

“当然没啊!”

“那就是了。”容离说:“这样也好,更能看清楚哪些人值得用,而且没人来打扰,我们也清静。”

比起虚伪的讨好,他更喜欢和她呆在一块儿。

又打发一拨示好的,容威端杯酒在手里,走向容离。

这应该是容威上台后,外界头一回看到他和容离站一起。

许多人的注意力即刻关注过来。

不少人好奇,容离此刻是怎样的心情,失落么,嫉妒么,仇恨么……

容威的俊脸铺展开笑意,温润谦和,“容离,好久不见。”眸子跟着转向温馨,他笑意不达眼底,“温馨,好久不见。”

再平常不过的问好从他嘴里出来,隐隐带了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容离眉目淡然,根本没将容威放在眼里。

一个跳梁小丑,何足挂齿?

夫唱妇随,温馨也没搭理容威,而是和男人讨论着summr近两天的业务情况。

容威遇冷。

他这样子,看起来,倒像是送上门被他们践踏的!

可他若是立马转身,会显得更为狼狈。

左手轻握起拳头,容威扯开强笑,“容离,你手里拿着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就是环宇的股东之一,公司开过两次股东大会,你一次没参加过,这样,太不好了吧。”

瞧瞧,这是端起总裁的架子,指责容离呢!

温馨冷哼了声。

“公司有你管着,我一拿闲钱的,去不去没差别。”容离如是说。

周围有竖起耳朵听的,立马瞪大了眼睛。

容离这话听起来,毫无斗志啊!

难道睿智铁血的容少已经安于现状了?

容威却明白,容离这是在讽刺他。

其实他也是故意挑刺,找藉口刁难容离,公司的董事会议,那基本上是茶话会,去不去,正如容离说的,没差别!

温馨看不惯容威虚伪的做派,跟容离说了声就去了卫生间。

她上完厕所,洗手时,外面正好进来两女的,边走边讲着话。

温馨只觉其中一人的声音有些耳熟,于是一抬眼,四目相对,看清对方样貌时,都愣了愣。(去 读 读 .qududu.om)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