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 她不能捐!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8 00:02字数:1025309

俊男美女的组合,视觉上,养眼之极。

如果温馨的舞姿不那么拙劣的话,他俩堪称完美。

紧张,加上她真的不会跳舞,温馨步伐频频出错,连连踩了萧湛好几脚。

四周响起低笑声。

温馨听着,尴尬得要命。

她很想离开,偏偏萧湛把她的手攥得很紧。

他神色冷峻,黑眸由始至终凝着她,炙热而专注,仿佛要把她的模样,一点一点,镌刻在脑海里。

“……还真别说,我觉得温馨和萧湛也挺配的。”有人啧啧感叹。

“那当然!女的漂亮,男的帅,怎么看都是绝配啊。”有人艳羡附和。

……

容离悉数听在耳中,他并未有所表示,而是静静站在外围,他手中拿了杯香槟,凤眸追逐着场内那抹瞩目的倩影。

“容少,能否请你跳支舞?”f出现在他身边。

灯光被柱子折成明暗两半,他的侧脸,落在暗影之中,情绪莫测。

“沈小姐还是另找舞伴吧。”他淡淡出声,没因为对方是寿星就给这个面子。

f眼波流转,她侧过身,顺着他的视线投向舞池内,“即使温馨现在没空,容少也不能赏个脸么?”

“抱歉,沈小姐。”

除了温馨,对别的女人,他从来是保持距离。

f嘴角扬起个浅弧,“容少还真是专情。”

容离喝了口酒。

“温馨不太会跳舞吧。”f手抚着项链上镶嵌的祖母绿,华贵的宝石,带着丝冰凉,“萧少带她带得挺好的。”

容离挑下眉,未作评论。

f有些意兴阑珊。

她也很疑惑,按容离的个性,他怎么可能冷静得看着温馨公然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

他不该冲上去,和萧湛大打出手么?

随着轻缓的曲调,他松开贴在她腰后的手,举起她的右手。晚礼服裙摆很长,温馨缓缓转了个圈,余光,恰好掠过男人的脸。

她霎时瞪大了眸子,小脸发白。

最后一个动作,她木然地配合完成。

一曲终了。

容离放下酒杯,无视f还在旁边,举步向温馨走过去。

温馨只觉呼吸受到抑制,手脚冰凉,她呆呆看着容离,甚至忘记自己的左手还在萧湛掌心里,她喉咙里堵了团棉絮,拦住她的字句。

萧湛绷直背脊,没有放手的打算。

越来越多的目光聚集过来,好奇着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剧情发生。

狗血的三角恋么?

两个男人为了美人争风吃醋么?

f唇角噙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

容离伸出手,“现在该我和我的未婚妻跳舞了。”

他的声音自然平静,如同在跟好友聊天。

他的反应,多少令人意外。

温馨即刻想抽回手。

萧湛却反而攥得更紧。

不舍。

但也只是片刻。

容离先前已经提醒过他,他的行为,很可能会给温馨带来伤害。

他松开手,深深看了温馨一眼,随即走开。

温馨紧抿着嘴,心中装满复杂。

容离上前,柔声道:“不许皱眉。”

温馨笑得勉强,“容离……”

他无限怜惜地将她的小手收纳在掌心,另一只手自然地环上她的细腰。

同样的动作,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温馨眉间掠过赧意,压低声儿对他说:“容离,我不会跳舞,好难看的,别人都在笑。”

他将她往怀里带,亲昵的姿势,“放心,有我在。”

温馨展颜莞尔,“嗯。”

方才萧湛虽然说教她,可他步步带着逼人的气势,哪里是在跳舞。

容离则不同,他很体贴地告诉她,何时退,何时进,应该迈哪只脚。

温馨有时候仍会出错,高跟鞋踩上他的鞋尖。

她尴尬地红了脸,“我好像很笨呀……”

容离俯身,薄唇附到她耳际,低笑:“是很笨。”

温馨耳朵都红了,她垂着脑袋,小声嗔道:“你讨厌!”

容离弯了唇角,风华绝代。

他俩的互动,旁人瞧得一清二楚。

果然是感情不同呵,瞧瞧人家正牌的未婚夫妻,多恩爱,多甜蜜。

那些胡乱猜测有第三者插足的八卦也就不攻自破。

毕竟萧湛方才的放手,大家也都看在眼里。

温馨眼角的笑容划开,明眸璀璨,灯光的笼罩,她和容离无疑是全场最为瞩目的焦点,王子与公主的美好画面,引来一片艳羡。

这回,换成萧湛看着他们相拥起舞。

幸福,取代了她之前的慌乱不安。

这一局,容离赢得漂亮。

“容离,回家后,你再教教我吧。”

温馨兴致颇高。

“你给多少学费?”他笑问。

温馨撅嘴,“跟我还收学费哦,你没听人家说吗,谈钱伤感情呢!”

容离也通情达理,“那我们换别的。”

“嗯?”

他用两个人听得到声音,在她耳边吐出两个令人脸红心跳的字。

“肉偿。”

温馨怔愣,继而绯红了小脸。

周围好多人呢,他竟然讲出这样邪恶的话!

太坏了!

不过么,他看来都没生气呢。

这让温馨很开心。

他相信她,说到做到了。

温馨扬起下巴,笑靥如花,“容离,你真乖。”

他看穿她的小心思,只是更搂紧了她。

他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让萧湛看清楚,温馨是属于他的,她的心,是她的。

谁也夺不走!

宴会到后半段,容离忽然接到简玥的电话,她说容书年从楼梯上跌下去,现在正在医院急救。

容离立即带着温馨,驱车赶往医院,而容威也得到信息,担心会有变故,他也跟着去了。

手术室门外,容老太太坐在椅子上,脸色铁青,容沛沛与她隔了个位置,一张精致的脸蛋惨白惨白的,眼睛哭得通红,看起来像是被吓坏了。简玥满脸焦急,在手术室门外来回走着。

姚婉芳晚来一步,正要问起容书年的情况,容离他们也匆忙赶到。

容离瞥眼手术室亮着的红灯,沉声问管家,怎么会进医院。

管家战战兢兢地看眼容老太太,见容老太太没表示,他有丝迟疑地开口:“……老爷和小姐发生争执,然后老爷就从二楼跌下来了……”

其余人霎时变了脸色。

姚婉芳的头狠狠痛了一下。

她看着瑟瑟发抖的容沛沛,瞬间明白过来,这次女儿可是闯了大祸!

容离俊脸绷紧,阴霾慑人。

温馨看眼他,走到简玥身边。

“妈。”

简玥双眼泛红,一个字出口就已哽咽,“温馨……”

容离追问具体细节。

管家如实道来。

简玥和容书年出去逛街,她给容沛沛买了件衣服,本来好心好意送给她,结果容沛沛不但不领情,反而说了些难听的话。

这些话被容书年听到,他训斥容沛沛没大没小,容沛沛梗着脖子反驳,说他维护一个破坏他们家庭的第三者。

容书年气得厉害,厉声骂了她。

容沛沛又想离家出走,简玥担心父女俩闹得太僵,准备拦住容沛沛。

他们当时站在楼梯口,容沛沛本就反感简玥,她吼了声走开,猛地扬手推了简玥一把,因为力道过猛,简玥一个趔趄,身体往后摔倒。

容书年眼疾手快,关键时刻拉住她,但他因此失去平衡,脚下一滑,从二楼滚落下去。

他年纪本来也比较大了,又磕到头部,当场流了一大滩血。

医生说,情况凶险。

平日里再维护容沛沛,容老太太这会儿也有了怨怼。

纵使她对简玥再有不满,那毕竟是长辈,三番五次出言不敬,这会儿更害得容书年摔伤,容老太太紧闭着嘴,半个字没有。

只剩下姚婉芳,惴惴不安地坐到女儿身边,握住她冰凉的手,想说话,嘴唇动了半天,最终却是无从开口。

容沛沛心知闯了祸,已经吓傻了,一个劲的流眼泪。

容离冷冷瞧了眼容沛沛,随即挪开视线。

看着他们一家子,容威站在角落,从头至尾没有出声。

他心里盘算着,容书年如果死了,那对他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

没了容书年,容离就失去最后翻盘的机会。

那往后,无论容家的家主,还是环宇的总裁,他会坐得稳稳当当。

在人家为容书年担心时,容威阴暗的内心诅咒着容书年最好马上升天。

手术室外的气氛,异常凝重。

温馨扶着简玥坐下,不断安慰她,简玥泣不成声。

容离站到她旁边,手掌在她肩头捏了捏,算是儿子对母亲的安慰。

简玥咬着唇,眼泪簌簌滚落。

等了有十多分钟,手术室的门打开,一名护士匆匆跑出来。

容家人立刻起身。

容老太太抓着护士的手:“他怎么样了?”

护士无暇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着急地问:“病人现在需要输血,院内的型血用完了,你们谁是型血?”

容老太太说:“我是。”

考虑到她的年纪,护士问还有没有别人。

容离是b型,温馨和简玥是b型,管家说他也是b型,容威盼着容书年死,随口说了他是b型,帮不上忙。姚婉芳是o型,虽说o型血是万能血,但实际上,有可能会引起免疫反应,所以最好还是相同血型。

在场的,就只剩下容沛沛。

容老太太看眼孙女儿,有丝激动:“沛沛是型血!”

姚婉芳却瞬间脸色大变,惊惶出声阻止。

“沛沛不能捐!”

*

容少的表现是不是很棒?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