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 你太天真了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4:55字数:1025309

反反复复,容敬跟姚婉芳被摁在水里不下十次,每一次的时间掌握着分寸,不会致命,却足够让人生不如死。

两人瘫坐在椅子上,皮肤冻得发紫,全身滴着水,连喘气儿的力气几乎都没了。

折腾成这样,暂时够了。

容离扔掉烟头,皮鞋一脚踩上去。

“父亲,别弄死了。”那毫无起伏的语气,仿佛容书年折磨得是两只狗。

容书年瞥眼他,知道还有别的事情,他挥下手,保镖们退回原位。

这回轮到容书年退到一边,接下来的审问,交给儿子处理。

戾气裹着他,容离径直走到姚婉芳面前。

姚婉芳目光有些涣散,容离俊美而又冰冷的脸孔出现在她视野中,于她而言,无异于恶魔降临。

姚婉芳极力往后退,但她根本无路可退。

“你……你……”她的胸口剧烈起伏,半天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容离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盯着她,那样冷漠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团死物。

“姚依凝在哪儿?”

一听容离问起姚依凝,姚婉芳眼中闪过震惊。

容离他还知道些什么?

姚婉芳眼神闪烁,“两年前她就去了美国。”

姚依凝是她最后的希望,她不能出卖她。

容离浅眯的凤眸迸射出寒光,刀片样刮过姚婉芳面门。

“你以为你们的计划真的天衣无缝?”他冷嗤。

姚婉芳心头一跳。

容离的本事,她已经见识过了。

今天被抓来,单凭她自己,绝对脱不了身,而且依容书年对她的恨,他肯定会想尽办法折磨她。

就算她把一切和盘托出,也指望不上容书年放他一马,这男人的心太小,只装得下简玥,他的心也太冷,十几年的陪伴,也换不来他一丝丝的心软。

她能指望的,只有姚依凝。

“你若是聪明,就马上告诉我实话。”容离似乎看穿她的盘算,幽幽出声。

姚婉芳一惊,心底发凉。

容离问:“刚才的茶,好喝吗?”

几步开外的何助理低下了头,偷笑。

哈哈,容少啥时候变得这么幽默了呀!

喝茶?那是喝茶嘛?!

把人整得死去活来的,最后平心静气地来一句这个,容少是想活活气死姚婉芳嘛!

最近天气冷得很,这间屋子阴森森的,在冰水里泡了那么久,又喝了不少,那刺骨的冷,由内而外,姚婉芳身上的暖意几乎没了。

她哆嗦着,视线投向跟前的水箱,重重打个寒颤。

容离这是威胁她,要么合作,要么受刑。

两样,她都不想选。

容离侧过身,淡淡道:“何斯,再拿点冰块进来,她嫌这茶太烫了。”

何斯憋得好幸苦哇!

“好的,容少。”

何助理动作迅速地打开门,闪身出去,来到走廊,何斯仍然不敢笑出声,但是至少面部表情可以放开。

他简直想捶墙了,哈哈,今晚的容少实在太可爱了!

嗯,这该是温小姐的功劳吧,哈哈哈!

他出来可是办正事儿的,何助理平复好情绪,叫人送冰块去了。

何斯动作很快,两三分钟的功夫,他指挥一名保镖用推车运了一桶冰过来,当着姚婉芳的面,哗啦啦地倒进水箱里。

姚婉芳心都揪紧了。

容离挑眉,“怎么样?试试?”

容敬艰难出声:“婉芳……你……你就告诉他吧……”

他想得没姚婉芳多,单纯是为她考虑,免得她再受苦。

姚婉芳偏头看他,容敬脸上毫无血色,奄奄一息地靠着椅背。

她紧咬着嘴,心里很是矛盾。

容离适时出声,“我的耐心有限。”

姚婉芳咬牙,“我告诉你,你会放我们离开?”

“这要看你给的消息,值不值得我这么做。”

谈条件,容离何曾输过。

哦,唯一能赢他的,就那无赖的小丫头吧。

姚婉芳一口气梗在喉间,差点气昏过去。

容离太难对付。

可纵使不甘,她又能怎样呢,现在落在容离手中,为了保住性命,她只有妥协。

姚婉芳狠狠皱眉,“我也不知道。”

容离了然地挑下眉。

不合作,那就只有吃苦头了。

姚婉芳见他抬手,慌忙喊出声,“我是真的不知道她在哪儿!”

容离眸光莫测,“你会不知道?”

“我连她的面都没见过!”事到如今,姚婉芳索性坦白,“她从来都是用电话联系我,也没告诉过我,她究竟在哪里,我问过她,她没说。”

容书年冷道:“你以为我会相信?”

为证明清白,姚婉芳拔高声调,“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不知道她人在哪里!”

容离没出声,只看着姚婉芳。

容书年耐心缺乏,做个手势,保镖即刻上前,抓住姚婉芳就把她摁到水里。

这次的水,可比刚才的更冷,姚婉芳扑腾两下就没劲了。

“说实话!”容书年厉声命令。

姚婉芳气若游丝,“真的……真的不知道……”

容书年脾气暴躁,没问到答案,他又准备折磨姚婉芳。

容离阻止,“她没撒谎。”

姚婉芳惜命,他相信她讲的是实话。

容书年冷哼了声。

姚婉芳松口气。

容离看着她,“把你知道的,统统说出来。”

姚婉芳如蒙大赦,连连头:“我说,我都说!”

于是她把姚依凝找上她,合谋报复容离的计划全部坦白,另外,她帮忙牵线容威也一并交待了。

“……就是这些,至于她和容威之间商量过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得知她曾对他下药,帮助外人害他,容书年脸色铁青,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姚婉芳脸上。

“贱人!”他对她那么好,到头来,她竟然算计他!

姚婉芳嘴角裂开,耳朵嗡嗡作响,眼前直冒金星。

容离使个眼色,两名保镖扶开容书年。

“你平时怎么和她联系?”

程越查过她的通讯记录,并未找到线索。

讲话牵动受伤的嘴角,姚婉芳每一个字讲得尤为费力,“大多数时候我是用沛沛的手机和她联系,这是依凝要求的。”

算是掩人耳目。

“号码是多少?”

姚婉芳就把号码背出来。

容离看眼何斯。

何斯点下头。

在容沛沛的通话记录中,这个号码出现的频率极高,他派人查了,可是得到结果却是个空号。

“我没骗你们,真的是这个电话号码!”害怕又被摁水里,姚婉芳惶恐地解释。

姚依凝警惕性高,连姚婉芳这边都深藏不露,想找到她,困难重重。

容离神情微微有些凝重。

“你给她打电话,约她出来见面。”

“她不会同意的,我以前找过她。”姚婉芳说。

何斯皮笑肉不笑,“容少叫你打,你就打!啰嗦什么!”

姚婉芳已经被吓怕了,只得照办。

“记住,管好你的嘴!”何斯不忘警告。

姚婉芳用自己的手机拨了那个号码。

另一边的人已经准备好追踪信号。

开了免提,“嘟嘟”的声响使得空气紧绷起来。

三十秒后,电话通了。

“姨妈,还没上飞机吗?”姚依凝的声音传了出来。

容离眸光一凛。

姚婉芳抬起脸看了眼容离,“嗯……还没呢……再过十多分钟……依凝,你现在在哪儿……”

“姨妈,想不到你连我也骗啊。”她似笑非笑地截断姚婉芳的问话。

姚婉芳一怔。

姚依凝说:“容离就在你身边吧?”

“没……没呢……”姚婉芳有点结巴。

姚依凝冷笑,“容离,想用这样的方式抓住我,你太天真了。”

话毕,她就掐断通话。

追踪信号的手下报告说,时间太短,没能查到具体位置,宽泛定位是在宁城这一片区域内。

姚依凝居然就躲在宁城!

容离眉目森寒。

姚婉芳已经顾不上姚依凝了,她问容离:“该说的,该做的,我都按照你们的要求完成了,你放我们走吧。”

容离阖了阖眸,“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姚婉芳和容敬面露喜色。

可他话锋一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他丢下这句话,转身对容书年说:“父亲,后面的事,你看着办吧。”

他要问的已经问完了,剩下的,容书年自有打算。

容书年扫眼姚婉芳,“嗯,你先回去吧。”

何斯开了门,容离举步往外走。

门扉合上的刹那,他听见姚婉芳凄厉的惨叫。

“不——!”

关押他们的地方,是位于市山区里的一所精神病院,从今天起,这里就是姚婉芳和容敬的归属地。

从精神病院出来,容离吩咐何斯,立即派人在宁城以及周边地区追查姚依凝的下落。

刚才她嚣张的喊话,已然激怒了容离。

他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两点。

轻轻推开房门,光亮迎面而来。

房间里的灯全开着,他看向床那边,温馨是坐着的,垂着脑袋,一点一点,显然是睡着了。

这傻丫头!

眼角划开一抹暖色,容离脱掉外套,脚才迈不出一步,他闻到自个身上的烟味,想了下,他转身往卫生间去,先洗个澡。

温馨脑袋重重点了下,身子歪倒,她一下子惊醒,猛地抬头,就看到男人的背影。

“容离!”

她未有迟疑,掀开被子就下了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