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我离不开你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46字数:1025309

背后响起她的轻呼,容离顿住脚步,才一回身,怀里就撞进个柔软的丫头。

温馨双手抱着他,很用力,仿佛想就这么融进他身体里,然后再也不分开。

“你总算回来了。”柔柔的嗓音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他出门后,她就数着时间,一分一秒,漫长又煎熬。

不晓得他那边情况如何,想打电话问问,又担心会打扰他,害他分心,她就这么等啊等,等到后来困倦得厉害,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此刻,有他的怀抱,熟悉的气息,她总算能放下心。

“没有受伤吧?”她扬起小脸,关切地问。

容离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唇,“放心,我很好。”

“没事就好。”温馨微笑,“抓到他们了吗?”

“抓到了。”

温馨又问:“你抽烟了?”

他应了声,“我先去洗个澡。”

温馨踮起脚,亲下他的脸,“那我去给你热杯牛奶吧,这么晚了,你肚子该饿了。”

尽管他不喜欢喝牛奶,可他喜欢她关心他。

“好。”

容离洗好澡出来,就见温馨坐在床沿,两手撑在被单上,黑发垂落,半掩住她皎洁的小脸,灯光笼着她,看起来特别稚嫩。

男人眸中氤氲起缱绻柔情。

能有她在身边,是他此生最大的幸福。

容离以为温馨会问姚婉芳那边的情况,脑子里已经理清楚思路,结果躺到床上,她积极地伸手去关掉灯。

“睡觉吧。”她钻进他怀里,脑袋贴着他的胸口。

容离下巴抵在她头顶,“不好奇我抓到姚婉芳,有什么收获?”

黑暗中,她找到他的唇,轻轻啄了下,“先睡觉吧,白天你再告诉我。”

他出去那么长时间,这会儿她就是再好奇,也得为他考虑,不能打扰他休息。

容离心底柔软,“傻丫头。”

温馨傻乎乎地笑着,又亲了下。

“亲爱的,晚安。”

有人欢喜有人愁。

亲爹被容离抓走,生死未卜,容威一晚上如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焚,坐立难安,偏生又无可奈何。

他们仍然以为容书年被控制着,所以没料到,容离竟然会违背容书年的意思,半路出手抢人,以至于这下子查不到踪迹,干着急。

烟灰缸里丢满了烟头,容威烦躁地头顶快要冒烟。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实在坐不住了,狠狠摁灭手中的烟头,拿起手机。

电话那端迟迟无人接听,容威心头的火烧得更高,他在落地窗前来回地走动,再第三次时,姚依凝终于接电话了。

“喂……什么事?”姚依凝的声音听起来懒洋洋的,似乎是被人从美梦中吵醒。

他为他爹急得团团转,而姚依凝却舒舒服服地睡大觉,容威顿时就火了。

“姚依凝,你还睡得着嘛你!”容威狠狠咬着字。

姚依凝沉默了片刻,继而笑了声,“我怎么睡不着了我?”

她理直气壮的语气简直能把容威气得七窍生烟!

容威一脚踹倒旁边的花瓶,“我爸跟姚婉芳现在一点消息没有,你就不担心,啊?”

姚依凝伸个懒腰,“我已经派人去找过了,没消息就没消息,你要我怎么办?我又不是卫星,能定位他们在哪儿。”

“你——!”容威气结,“姚依凝,容离带走的可是你姨妈,你亲姨妈!你就这么无动于衷?!”

她未免太冷血了吧!

“亲姨妈又怎样?容离当初派人把我整得那么惨,她有为我说过一句话?”姚依凝冷笑,“她以为我真看不明白么,她对我好,无非是指望我能嫁给容离,帮她巩固在容家的地位罢了!”

在容家设计容离那次,就是因为姚婉芳害怕容离对温馨动真心,所以鼓动她去接近容离,结果最后容沛沛的从中破坏,她丢掉了容老太太的信任,连容家的大门都没机会再进!

亲姨妈,哼,说得好听,她也不过是个自私鬼!

听着姚依凝话中的阴狠,容威也算明白了。

这场阴谋,在姚依凝眼中,姚婉芳也不过是颗棋子,如今没用了,她轻易地就弃掉。

这女人的心,果然够狠!

容威不由得背脊微凉,他脑中冒出个念头,若是哪天他们的计划出了差错,姚依凝会不会用同样的手段处理他?

“至于你父亲,我只能说抱歉了,谁叫他对我姨妈那么痴情呢。”姚依凝略带一丝惋惜地道。

容威拳头抵在玻璃窗上,头靠上去,映入眼底的是宁城绚烂的灯火。

姚依凝说的有几分道理,派出去找的人把可能的地方都找过了,愣是一无所获,谁也不晓得容离把人藏哪儿去了。

他冲姚依凝发火,也无济于事。

容敬和姚婉芳的那段情,在离开前,容敬全部告诉了儿子,他说他要陪姚婉芳出国,照顾她。

路是容敬自己选的,落到今天的下场,怨不得旁人。

他扯开衬衣,崩掉了几颗扣子,“那你就不怕姚婉芳出卖你?”

他相信,姚婉芳知道不少内幕,容离既然秘密劫走姚婉芳,肯定会逼问她。

那男人心狠手辣,姚婉芳要能坚持住就怪了。

他猜,这会儿容离一定晓得他们是如何利用容书年来夺权的。

总裁的位置,还差十来天他才坐满两个月,容威可不舍得就这样把环宇拱手送还容离。

“放心,我姨妈脑袋里的那点东西,根本构不成威胁。”姚依凝极有信心

当初连姚婉芳都瞒着,就是为了避免今天的局面。

狐疑在容威眸中流转,“你确定?”

他可没姚依凝那么自信!

姚依凝笑了笑,“跟你说了放心,你就安安心心当你的总裁,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难道我还害你不成?”

那可不一定!

容威在心里答了一句。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相信你。”他这么回答姚依凝。

“嗯。”姚依凝很满意他的臣服,“容威,男人要成大事,首先就得心狠,明白吗?什么亲情友情爱情,全给放我一边去,等你彻底坐牢这个位置后,你要什么没有?”

她这意思就是劝容威别再为容敬担心,他最该做的,是集中精力打点好环宇内部以及摆平容家那些老东西,消除这些后顾之忧,将来容离想再杀回来也找不到门路了。

姚依凝字字句句往容威心里钻。

他觊觎容离的位置太多年了,嫉妒日积月累,如今终于如愿以偿,他要把权力牢牢抓在手心里!

等他有足够的能力,他再来为父报仇!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容威坐回沙发,又点了支烟,这回少了焦躁,多了份悠然。

姚依凝说:“容书年现在还有些用,你让容沛沛想办法告诉他,我姨妈失踪了,而她的失踪,和容离有关系,最好,能让他们父子决裂。”

原本她有另外的打算,岂料容离竟然会发现容沛沛的身世,姚婉芳完蛋,害得她不得不另想对策。

容书年是上一任家主,在容家威望极高,他和容离闹掰,失去容家这边的支持,容离的靠山也就没了,对容威而言,是件大好事。

“嗯,我明白了。”容威说,“不过,你怎么不找容沛沛?你们可是表姐妹!”

姚依凝鄙夷地冷哼,“那个自以为是的蠢货,我根本不想听到她的声音!”

她对容沛沛的恨,可能只比温馨少一点。

早上,小两口醒了,没急着起床,双双窝在被窝里。

容离把从姚婉芳那儿得到的内幕转述给温馨听。

“天哪,真的是和姚依凝有关啊?”温馨惊讶地感叹。

容离猜得真准!

“嗯,她是冲着我来的。”容离手指顺着她的长发。

温馨已经知道,姚依凝当年的丑闻是容离为她报仇故意弄出来的。

震惊是有一些,不过她可不会同情姚依凝。

谁叫她当初想要用那样的卑鄙的手段害她呢?

“容离!”温馨突然爬到他身上,手臂紧紧抱住他,脸贴在他的颈窝,糯糯地喊他的名字,隐隐有丝担忧。

“怎么了?”他柔声问。

温馨话声听起来闷闷的,“我怕,容离,我怕姚依凝会伤害你。”

姚依凝处心积虑回来报仇,足可见她有多恨容离,尤其现在她藏在暗处,温馨很怕容离会出事。

她的不安令男人有些心疼,又很高兴。

他的小丫头很关心他!

她甚至没想过,姚依凝同样会报复她。

容离手搁在她后背,轻轻拍着,薄唇吻着她的耳朵,轻声安抚她,“傻丫头,别怕,我不会有事的,姚依凝想害我,她还没那个本事。”

他要怕了姚依凝,他就不是男人!

温馨还是紧抱着不撒手,“容离容离,你答应我,一定要平平安安的,我离不开你,知道吗?你说你要养我的,要养一辈子的,不许撒谎骗我。”

她很胆小,失去至亲的痛苦,她绝不要再经历一次。

她急得有些语无伦次,孩子气的言语让男人心疼不已。

其实她担心他的安危,他又何尝能放心她呢?

容离收紧手臂,牢牢地将她禁锢在怀里,郑重许诺,“温馨,我不会骗你。”

*

抱歉啊亲们,今天回学校,很多事情要处理,现在才有时间更新

感谢847501434和泡泡小可爱两位亲的红包,感谢oshiruxi1983,dtorspl,yitg和风儿452995643四位亲的月票,3q哒~~~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