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小不要脸的!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5:34字数:1025309

容离目视前方,声音得平静毫无涟漪,“罗柴尔德家族有的是人,沈小姐怎么会想到找个外人帮你?”

“人多又怎样。”f垂眸笑了笑,隐隐有丝无可奈何,“想必你也知道,因为父亲器重我,树大招风,家族里的亲人恨我都来不及,又岂会真心帮我?”

“那你觉得,我会真心帮你?”容离侧目,眼神幽深地睨着她,“你就不怕到时候,引狼入室?”

f拿起球杆,走到小白球的前面,“容少的为人,我信得过。”

一杆挥出去,很不幸,球飞到了水池里面。

“一个人硬撑久了,很累。”她感叹着,话语带着几分疲惫。

容离没有接话。

f有点失望。

她把球杆递给身后的助理,抬手取下帽子,意味深长地说:“罗柴尔德家大业大,单靠我一个人想打理好,实在力不从心。父亲不止一次劝我,应该找个人帮我,无论是事业上,还是生活上。”

f这番话,传递出两层意思。

第一,罗柴尔德的家主已经决定把家族产业交由f来继承。第二,f现在有意寻找良人,一同掌管罗柴尔德帝国。

而根据她之前的暗示,分明在告诉容离,她看重了他。

如果容离肯答应,那么罗柴尔德将来就等于是他的!

那可是天上掉个金馅饼儿啊!

容离嘴角轻挽,“我认识几个能力出色的朋友,沈小姐需要的话,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

委婉拒绝,干脆地没有一丝丝犹豫!

f表情微微凝滞,因为他太过果断。

这样大的好处,难道他就一点都不心动?

在他眼里,温馨能比权势地位更加重要?

f浅眯起眸,湛蓝的色泽,很漂亮,闪烁着熠熠锋芒,“容少,大家都是聪明人,我也不再绕弯子。”

她走到容离跟前,停住。

他也只好停下步伐,定定看着她。

f如同高傲的女王,“容离,我喜欢你,如果我选择丈夫,我希望那个人会是你。”

她的表白,字句清晰,后面的助理,球童全部听见了。

除去f的人,其余的,无一例外,都是惊讶的表情。

这位沈小姐的脸皮也太厚了点吧,明知人家容离已经订婚,而且与未婚妻恩恩爱爱,她竟然跳出来告白,告诉容离,她想嫁给他。

只是碍于这位沈小姐的身份极为尊贵,大家只敢偷偷用眼神交流,窃窃私语什么的,都没那个胆子。

何斯瞧眼f,表情淡淡的,心里边儿同样有着几分鄙视。

虽说国外的人思想更为开放,你想挖墙脚,怎么着也得看看对象是谁吧?!

容少的专情众人皆知,沈瑜却还跑来表白心迹,当真以为自己是罗柴尔德家得势的千金小姐,是个香饽饽,人见人爱么!

这事儿要让温小姐知道了,不知会怎样的反应呢?

何斯比较好奇这一点。

至于容离的态度,不需要动脑筋,他就晓得答案。

“沈小姐还是另找他人吧。”容离淡淡地回道。

这拒绝的方式,也比较委婉。

这结果,在她意料当中。

f并未气馁,索性把话挑明了讲。

“据我所知,你现在只有环宇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虽然这是笔可观的财富,可是,容离,你真的甘心就靠着这些股份过完这辈子?”f直言不讳地道出容离目前的处境,对一个男人而言,极损男性尊严,更何况容离这样的天之骄子,“容威夺了你的位置,难道你就不想东山再起,再打败他?”

f循循善诱。

听着她这话,何助理皱了皱眉。

他怎么觉得这位沈小姐像是要拐卖容少,而非是因为感情想和容少在一起?

容离将手里的球杆递给球童。

“我喜欢现在的生活。”

与世无争的口吻,堵得f一时语塞。

容离看眼何斯,眸中透露出的一丝不耐烦让何助理即刻明白,容少没兴趣再跟沈瑜聊天了。

何斯立即通知司机,准备好车。

f抿起唇,用激将法,“外界都在传,你现在丧失斗志,碌碌无为,容离,难道你无所谓吗?”

谁能忍受被人看扁呢?

容离却是轻声道:“只要温馨不这么认为,我无所谓。”

他唯一在乎的,就是那个傻丫头对他的看法。

从环宇退出来两个月,他每天基本上呆在家里,温馨一句抱怨没有过,反而每天黏着他,陪着他,想方设法地逗他开心。

她对他的心意,最单纯,也最真挚。

他话都说到这份儿上,f也明白了,在容离眼中,温馨绝对是排在首位的,哪怕她把罗柴尔德双手奉上,他依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温馨。

容离打声招呼,带着他的随行人员离开。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f眼底一片冷光。

这不是她想要的!

容离回到家,进了客厅,乔婶说温馨在花园里画画。

他先回房换了身衣服,随后再去找她。

老远就看见她站在草地上,面前摆着画架,旁边是她的颜料工具这些。

温馨正认真上着颜色,腰间忽而多出一双男人的手,紧接着她就落入一个宽厚的怀抱。

“呀!”她被吓了一跳,手里的颜料盘和画笔掉在地上。

“容离!”她嗔怪着喊他的名字。

容离搂着她,吻着她的脸蛋,“吓到了?”

“当然啦!”她气呼呼地指责,“你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很吓人得好不好,幸好我心脏健康呢,要不然得直接被你吓晕过去!”

“我是给你惊喜。”他一本正经地说。

温馨嗔他一眼,“我只有惊,没有喜啦!”

男人弯下腰,帮她把散了一地的东西捡起来,搁到桌子上。

“看见我不高兴?”

他以为温馨会跟他唱反调,谁知小丫头主动抱着他,甜甜地说:“高兴,很高兴,从你出门,我就一直想你呢。”

这话,男人很受用。

“还算有良心,没白疼你。”他啄下她的唇。

温馨莞尔,拿起她的工具完成她的画作。

容离往前走近一步,从后面搂着她。

“你和沈小姐谈了什么呢?”她轻声问。

容离说:“她想入资summr。”

温馨画笔一顿,“你答应了?”

“公司是你的,我怎么能做主?”

温馨嘴巴抿了抿。

容离下巴靠在她肩上,“你同不同意?”

“不要!”她大声道。

“为什么?”

“summr是你送给我的,送给我一个人的,我才不要别的人来跟我分享!”

尤其还是个女人!

她的反应很孩子气,就好像有人要跟抢她心爱的玩具。

“她会出资,就不算分享,summr也能扩大……”

“不要!”温馨扬高声调,甚至赌气地丢掉画笔,转身,一脸严肃地盯着容离,“我不同意,不同意!你也不许答应她!”

原本他只是想逗逗她,谁晓得竟然踩到她的雷区,把温顺的小猫惹毛了!

容离自知玩儿过火了,赶忙哄她:“温馨,我没答应她。”

她负气地往后退,躲开他的手,“可你刚刚分明是想劝我同意!”

他想拿回summr,她没意见,可若是叫她和别人分享,她死也不干!

容离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很是无奈。

“我只是说说而已,别当真。”

温馨其实也明白,他要真向钱看,summr的股权哪里能完完整整交到她手上。

不过,她心里始终有点堵。

“说说也不行!想一下都不行!”她必须给点警告。

无奈爬上他的眉间,容离投降,“我知道了。”

她皱起的眉心这才舒展开。

容离捡回画笔,见上面沾了些泥土,重新拿了只笔放到她手里。

“脾气越来越大了,嗯?生气就扔东西?”

好似父亲教育不乖的小女儿。

温馨捏着笔,意识到自个的行为的确太任性了,脸颊有些发烫,她垂着脑袋,闷闷的低声说:“还不都是你惯出来的。”

“……”盯着她的脑袋瓜,容离真是好气又好笑,“到头来是我的错了,那我以后得改正错误了?”

她终于展露笑容,“不用改,继续保持。”

容离轻笑,“小不要脸的!”

虽是贬义词,却带着浓浓的宠溺。

“她特地约你去打高尔夫,就为了谈合资吗?”

容离略一沉吟,问她:“温馨,如果有人跟你抢我,你会怎么做?”

温馨一滞。

她很快明白过来他的话。

“容离,你是我的!”她认真地说,“我会把你守得牢牢的,谁都不能抢走你!”

容离嘴角展开愉悦。

“你和f认识很久了?”温馨正色问。

“只见过几次。”

“那她就想嫁给你?”尽管晓得男人对她绝无二心,她仍旧有点酸溜溜的,“而且,她不知道你已经名草有主了嘛?枉我之前觉得她挺有气质的,竟然这么过分哦!”

名草有主?

她用的什么比喻?

“她说,她想找个人帮她管理罗柴尔德。”

“那她找几个能干的助理就行了呗!”

容离双手环在她腰间,掌心贴着她平坦的小腹,“我也这么回答她的,我可以帮她推荐人选。”

“嗯,这样才对嘛。”温馨笑笑。

“以后她要再找你学做菜什么的,都推掉。”他说。

*

今天改了一下午的论,晚上才开始码字,来晚了,抱歉抱歉

感谢1388373189和泡泡小可爱两位亲的红包,感谢mihomi和zlihu两位亲的月票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