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三个月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5:32字数:1025309

容离望眼厨房的方向,隐隐听见温馨的笑声。

他把姚婉芳坦白的阴谋告诉卫铭。

“靠!姚依凝真他妈作死啊!”卫首长一听完忍不住爆粗口,“这女的是打不死的小强啊,被人轮了,还敢跑回来整这些妖蛾子!”

打从在容家见到她第一次,卫铭就反感姚依凝。

虽然她长相好,身材好,家世好,可他没一丁点的好感。

感觉这女人很作,尤其她跟容离站一块儿时,她的言行举止,特招人厌。

当初容离没把她弄死,她竟然和容威合起伙抢容离的位子!

活腻了,找死!

容离眸光深幽,“她一直躲在暗处,最近又没动静,我只有主动出击。”

姚依凝想看他身败名裂,他找不到她的藏身之所,只能用激将法,逼她有所行动,再趁机会,把她揪出来。

“这倒也是个办法。”卫铭点点脑袋。

依着姚依凝对容离的恨,见他非但没落魄,反而摇身一变成为hrish的执行总裁,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不气得吐血才怪,自然也会憋不住,再想办法对付容离。

“不过我说,这姚依凝也忒长本事了吧,藏得这么严实。”卫铭搓下头发。

“她消失两年多,模样改变了也有可能,说不定她就顶着另一外长脸,在我面前出现过。”容离意味深长地道。

卫铭一挑眉,“你有怀疑对象?”

容离抬眼看他,微眯起眸,“只是一两点巧合,还没找到确切证据。”

“谁?”

“沈瑜。”

“罗柴尔德那个f?”卫铭讶异。

“是她。”

卫铭手撑着脑袋,“这不可能吧。f可是罗柴尔德家的千金小姐,姚依凝她再有能耐,不可能骗过那一大家子人吧。”

容离挑眉,“我只是初步怀疑,没说她一定是。”

卫铭喝口茶,“其实要证明也简单啊,你想法子拿到她的头发啊,指纹什么的,跟姚家人做个亲子鉴定不就行了。”

“她回了法国老家,要拿到这些,眼下没有机会。”

“那她如果再回宁城,你找机会下手。”卫铭说,“不过我还是觉得,可能性很小。”

吃过晚饭,卫铭迫不及待吆喝着搓麻将。

他们三个牌艺了得,而温馨是只小菜鸟,上一回摸麻将,还是容离二十六岁生日那晚,两年多以前呢!

规矩她早忘了。

卫铭说没关系,反正就朋友间玩玩而已,不懂的话就喊容离再教她。

他们四个刚好围一桌,她要拒绝的话,就差人了,温馨只得硬着头皮上。

小两口对小两口。

开始几局,温馨手忙脚乱的,拿了牌,半天才能整理好,别人打出一张,她得看很久,轮到她出牌,更恼火,不住地拉容离的袖子。

“快帮我看看,我该打哪张啊,这个吗?这个吗?”

牌桌上,就她话最多,叽叽喳喳的。

卫铭忍不住调侃,“温馨妹妹,就你这速度,要换了别人跟你打牌,非得急死。”

温馨尴尬地小脸绯红,“我是新手嘛,难道你一学就会哦。”

“那当然!”

“玩儿你当然一学就会。”蓝颜插了一句。

卫铭嘿嘿笑了声,“老婆,你咋每次都拆我台啊,你对温馨妹妹可比对我还好。”

温馨笑。

蓝颜瞪他眼,“神经病。”

容离打出一张,看着温馨,“你问问他,小时候自行车他学了多久。”

自行车?

温馨跟蓝颜一愣。

卫首长顿时涨红了脸,恶狠狠地盯着容离,“你什么心态啊你!”

容离淡淡瞥他眼。

谁让他欺负他的温馨呢!

蓝颜凑过去问:“你学了多久?”

卫铭更窘,拔高了声调,“那么久远的事儿,谁记得住啊!”

“半个月?”温馨猜。

卫铭抿嘴不答。

蓝颜说:“一个月?”

卫铭的脸貌似更红了。

容离开口,宣布正确答案。

“三个月。”

“……”

“……”

“……”

三个人,同时沉默。

随后,豪爽的蓝颜妹子大笑出声,边笑边捶桌子,“卫铭,你怎么这么笨啊你,自行车多简单啊,你居然学了三个月!”

温馨也笑,小声问容离,“真的吗?”

不待容离张口,卫铭黑着脸,“我真正碰自行车的时间加起来也就两三天,容离,你这样污蔑我你好意思嘛你!”

他那会儿也不知怎地,就是不会骑自行车,恰好他个性又急,一惹毛了就把自行车给砸了,等过段时间想通了,又买新的,再学。大概三个月,恶性循环,直到某天突然就把车骑走,他才停止破坏无辜的自行车。

“到底有多久,你自己心里明白。”容离面色不变。

“老公,你就承认吧,我不会鄙视你的。”蓝颜手搭在他肩上,“我只会同情你,哈哈哈,太笨了!”

容离爆料的糗事,害得卫首长被老婆嘲笑了一晚上。

开张仪式是在早上九点。

女人出趟门永远是最麻烦的,温馨很早就起床做准备。

去旗舰店的路上,温馨忽然记起个问题。

“容离,前两天我忘了问你。”她偏过脑袋,水样的眸子直勾勾地瞅着他。

“问什么?”他用手帮她拂开颊边的发丝。

“就是你的副业啊。”温馨抓着他的手,“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从来没告诉过我,订婚后,你也没提过,当时我问你在忙什么,你还保密。”

容离看着她,示意她继续。

温馨抿抿唇,“你故意隐瞒你是hrish的总裁,难道是在考验我吗?看我是不是因为钱,才想嫁给你的?”

她知道这个猜测很无聊,可除了这点,她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心里总有点膈应。

容离反手将她的小手攥在掌心,“生气了?”

“没啊。”她老实回答,“就是有点没明白。”

“知道你不在乎这些,我就没往这方面想过,”容离手臂环上她腰间,“hrish之前主要是程越带人在管理,我很少过问,你问我的时候,我才开始全面接管,有很多问题,我是想全部处理好,再向你坦白,免得你替我担心。”

为她,他一向考虑周全。

温馨倚着他肩头,“你什么时候只为你自己着想呢。”

“你过得开心,我才能放心,知道吗?”他柔声说。

这就叫,你好,我也好。

温馨免不了感动。

她忽然间记起来,自己安慰他时,曾经说过,她养他。

现在晓得他的新身份,温馨就好囧。

他那么那么有钱,她却一无所知,还说赚钱养他。

她那点钱,怎么能跟他比啊,而且除了乔氏那边的股份,summr还是这男人送给她的呢。

自不量力了哇!

旗舰店的位置选在京都最繁华的的地段,没有进入商场,而是单独的店面。

早上七点,记者们几乎已经就位。

hrish的标牌做得精致而醒目,很多人喜欢这个牌子,首先与名字有关,hrish,珍爱,寓意美好,公司旗下的同名婚戒系列,备受追捧。

透过玻璃窗,能够一眼看清里面的装潢设计,和它品牌的定位一样,高端,奢华。

橱窗里展示的几款经典作品,只能用精致这样的词语来形容。

时间一点点接近九点,现场的气氛越来越热烈,人头攒动,为免出现安全事故,警卫人员多派出了一倍。

八点四十五分,总裁的车队抵达。

记者们即刻扛起摄像机,严正以待。

保镖们满脸肃杀,尽力将记者拦在警戒线外,免得造成混乱。

程越跟何斯两位助理今天随同一起出席,他们先下车。

在场的记者有些一眼就认出,这两位不是容离的左膀右臂么?

怎么会来这里?

在各种猜测中,何斯打开后座的车门。

闪光灯聚集过来。

率先出现在视野中的,自然是容离。

俊美如神祇的男人,一身黑色手工西装,器宇轩昂,举手投足间,尽显尊贵优雅。

记者包围圈顿时炸开了锅!

hrish神秘的幕后老板,竟然是环宇的前任总裁,容离!

这绝对是超级爆炸性新闻啊!

负责摄影的,赶忙把镜头对准容离,而负责报道的,立即打电话将这消息告知上级,有的更是直接发微博,看谁速度快,最先爆出来。

容离俊颜从容,他回过身,看着后面的温馨。

她下了车,他的掌心摊开在她面前。

温馨将自己的小手放到他手心里。

hrish官方消息说,总裁会带夫人一同出席新店开张仪式,而容离跟温馨已经订了婚,无疑更加肯定了他们的身份。

记者们简直疯狂了。

围上去,各种问题抛向容离。

“请问容少,hrish是您个人所有吗?”

“您为什么会选在今天公开身份呢?”

“您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放弃留在环宇吗?”

“温小姐是早就知道容少是hrish的执行总裁吗?”

……

电视机前,看着出尽风头的容离,容威气得俊脸扭曲,“啪”的一声,直接把遥控器摔向屏幕,液晶屏顿时裂开无数道裂缝。

他怎么也没料到,容离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

hrish,不说能与环宇比肩,三分之二能比得上吧!

他怒火冲天地拿起手机,给姚依凝打了电话。

“快看电视!”

*

感谢hu123亲的红包,感谢六瓣冰心亲的月票,最近这段时间事情多,更新时间不稳定,大家多多理解呀~~~~至于公司的名字么,俺想不出好听又拉风的,所以都是挑俺喜欢的英单词,就别嫌弃俺取名的水平了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