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结婚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05字数:1025309

独家深爱,326 结婚

开业仪式完毕,短时间的记者采访环节。ai緷赟騋

方才问过而又没得到回答的问题,再次被提了出来。

被记者包围的场面,温馨也经历过几回,有区别的是,这一次,阵仗太大,有点吓人了。

国内的,国外的记者,一个个打了鸡血样,争先恐后,激动万分,每人讲一句话,合起来的声音吵得温馨头痛。

容离揽着她的腰,时刻护着她。

“……公司是我和两位朋友一起开的,他们都有份。”

回答的第一个的问题,是关于CHERISH股权完整性的,容离一五一十作答。

某位国外来的记者,犀利地抛出问题,“CHERISH的成立,你的创业基金是环宇出的吗?”

他的话音落地,所有人都望着容离。

如果是,那么环宇这边可就有资格插一脚,从CHERISH分一杯羹,CHERISH的规模更甚于SUMMER,这里分得的利润,哪怕只有一成,预估也是极为可观的。

温馨也曾想到过这个问题。

他那时才十三岁,哪里能有那么多钱成立公司呢?

难道又要让容威捡个大便宜么!

在温馨担心的同时,容离毫无慌乱,沉着镇定地开口:“是我私人出的钱,与环宇无关。”

十三岁,他还没正式进入环宇,可他是容家的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打小就有一大笔资金供他私人支配。

这就是太子爷的特殊待遇。

温馨听着,就松了口气。

她太了解自家男人,他说无关,就一定和环宇没有牵扯。

那名记者却脑残地追问真假,容离有无故意隐瞒实情。

容离难得有耐心,“你可以去找环宇的财富总监,让他亲自查一查这些年来,环宇的财务支出情况。”

人家敢这么说,那肯定是光明磊落。

同行们目露鄙夷。

金发碧眼的某国记者顿时就灰溜溜的缩到一边去。

“那么请问容少,您以后会去米兰发展吗?”

CHERISH的总部是在米兰,如今容离离开环宇,公开承认是CHERISH的老板,这意思,该是要以CHERISH为事业重心了吧。

温馨也仰起脸,看着容离。

他是执行总裁,去公司的话,理所应当,而且距离近些,更方便公司管理。

可这样一来,她势必得跟着一同去吧,那SUMMER这边呢,全部交由管理人员打理么?

还有亲戚朋友,和凌枭他们倒是近了许多,可宁城这边的,就得分开了呀。

温馨一时间有好多的顾虑。

容离目光侧向她,掠了眼她纠结的模样。

“公司有朋友看着,不需要我过去。”他这么说,同时圈着她的手臂微微收紧,示意她别担心。

温馨眉心舒展。

“CHERISH与SUMMER同为珠宝公司,以后SUMMER会不会纳入CHERISH旗下?”

容离说:“不会,SUMMER的所有人,是温馨。”

“那两位会成为竞争对手吗?”有人笑问。

“合作伙伴。”温馨微笑着答了一句。

她哪儿有本事跟他去竞争呀!

“请问容少和温小姐,两位准备何时举行婚礼呢?”有记者发问。

CHERISH的官方消息是,总裁会携总裁夫人一同露面,既是夫人,身份可比未婚妻更加正式了。

温馨有点愣。

其实订了婚,她觉得就相当于嫁给容离了,他们现在跟寻常小夫妻的生活没什么区别,所以婚礼,她压根儿没想到过。

容离也从来没提起过。

每个女生都向往有个浪漫难忘的婚礼,她也不例外。

这会儿记者问起来,温馨也生出了期待。

她不需要多盛大,多华丽,只希望能甜甜蜜蜜的,简单也无所谓。

容离嘴角展开一抹柔情,“今年内。”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初,今年内的话,就是本月,或者下个月。

时间貌似有点紧迫啊。

这是温馨的第一感觉。

有个大概时间,记者们便开始询问细节,譬如在哪儿举行,哪种风格,会否邀请容威之类的。

容离不再作答,带着温馨走进店里。

容离带她去三楼的休息室。

说是休息室,她觉得宝库更为合适。

透明的玻璃罩内,摆放的是华丽至极的珠宝首饰。

温馨慢慢参观,嘴里不断赞叹着。

珠宝设计,真是一门艺术。

每幅作品都标明设计师的名字,全部看完后,温馨问他。

“这里面没有你的作品吗?”

容离从背后搂着她,指腹摩挲着她的无名指上的戒指,“我的两件作品,都在你身上。”

红钻的订婚戒,以及她脚踝上的ANGEL,是他特地为她打造的,也只有她,值得他费心思做这些。

他给她的,是独一无二。

甜蜜在她心里泛滥成灾,温馨偏过脑袋,在他侧脸亲了亲。

“你真好。”

“简尧有在CHERISH上班吗?”

容离勾起唇,“怕我跟你抢人?”

“是呀。”她作出担忧状,“你看啊,CHERISH在国际上响当当的,我跟你比起来,差了好大一截呢,简尧可是SUMMER的顶梁柱,你要把他挖走了,那我以后喝西北风啊。”

容离笑,“放心,他是给你打工的。”

这话简尧时常挂在嘴边,一般是想让温馨给他做他喜欢的菜,他就会说,他是给温馨打工的,劳心劳力,把自个形容得极其可怜。

温馨脸颊微红,“你怎么也学着他取笑我!”

容离薄唇覆在她耳边,“我可不敢取笑你。”

温馨眉眼笑开。

“哦,对了。”她转过身,和他面对面,“你刚才说,我们今年内举行婚礼?”

“有问题?”

“没问题。”温馨答,“我是想,时间来得及吗?”

容离双手交扣在她腰后,“来得及。”

“你是不是瞒着我,偷偷在筹备了?”她狐疑地问。

这都用的是些什么词啊!

容离亲她一下,“我们两人的婚礼,自然是要一起商量的。”

结婚和订婚不一样,意义更重大,他肯定得征询她的意见。

“可是往后两个月,宁城很冷欸。”

她更喜欢春天,或者是秋天结婚,穿美美的婚纱也不会觉得冷,或者太热。

容离低下头,抵着她的前额,“可以去国外,比如大溪地,你不是很喜欢那儿吗?”

温馨眸光一亮,“可以吗?”

“当然可以。”

“可是会很麻烦吧。”

亲戚朋友还得大老远跑去国外。

“交给我来安排。”

这些后顾之忧,自然是他来解决。

温馨浅笑,“嗯。”

一想到即将成为他的新娘,温馨好激动。

“那我们的礼服呢,什么时候做呢?还有请帖,还有喜糖,哦,好多事儿呢!”

容离握住她的手,“明天设计师从意大利过来。至于其他的,有足够的时间准备。”

******

在他们商量着结婚事宜时,容威这边可是气得七窍生烟。

他亲自,仔仔细细查看了环宇近些年来的账务,想要找出容离从公司挪钱出去投资副业的把柄,可惜,财务支出没有一丁点的漏洞。

人家确确实实用的自己的钱开的CHERISH,给他扣罪名,完全找不到理由,想从CHERISH分红,那也是白日做梦!

为这事儿,姚依凝把容威痛骂了顿。

“你看你这点儿出息!你拿什么跟容离争?活该当初被他抢了继承人的位子!”姚依凝看了新闻,同样气得吐血。

而往怒火中浇油添柴的,当属容离宣布与温馨的婚事。

她一心想拆散他俩,结果整了这么多乱子,还把萧湛喊过来搅局,可人家小两口情比金坚,愣是没受到影响。

九月份才高调订婚,这会儿马不停蹄地准备结婚,事与她愿违,她没地方撒气,只能拿容威当出气筒。

姚依凝字字句句简直是把容威的尊严扔在地上踩,他也是有脾气的大老爷们,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姚依凝算什么东西,也不过是个心理扭曲的妒妇!

“你行,你有本事,哪里怎么到现在还没把容离搞定?”容威犀利回击。

他口气冲得很,姚依凝更气。

“容威,你是忘了自己的身份吧?!”姚依凝阴狠地道,“我没搞定容离,那是我的事,你有时间跟我发火,怎么不学学容离,自己在外面开家公司?同样是容家的男人,容离样样比你强,你呢,要没我帮忙,你现在能坐上总裁的位子?”

她的话钻进耳朵,好似一个个响亮的巴掌,狠狠抽在容威脸上。

他脸色铁青,胸膛急速起伏着,“姚依凝,你他妈不过是个被人睡的烂货,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曾经合作的队友,此刻,起了内讧,互相攻击。

姚依凝嗓音尖厉,“你有种再说一次!”

容威冷笑,“你当年的视频,我还看过一眼,啧,真他妈恶心!”

他嘴里的视频,是姚依凝这辈子都洗不掉的污点,容威是拿着刀子,挑开了她心底的疤。

手机里传出姚依凝发疯般的咒骂,容威皱了眉,掐断通话。

他实在受不了姚依凝了。

她口口声声喊着她恨容离,恨不得他去死,实际上,他却看得出来,那个蠢货还在做梦,盼着容离会看上她。

也不照照镜子,就她那残花败柳,看一眼都觉得倒胃口!

此时的他,绝对想不到,正因为他今天戳到了姚依凝的心窝子,惹怒了她,才招来了后面的杀身之祸!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