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他……在吗?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4:53字数:1025309

他身上的炸弹是需要点火引爆的那种。

见他掏出打火机,温馨惊惧得心脏几乎停跳,脑袋里有一瞬间的空白,她挥舞着双手欲要推开男人。

可他的力气极大,五指仿佛钢圈样嵌在她手腕上。

简玥也吓得不轻,她面色惨白,赶忙上前帮忙。

“你滚开!”简玥两手齐用,去掰那人的手。

这边来往的行人较少,一时无人注意到她们的情况。

挣扎中,男人的打火机掉到地上,他低咒声该死,弯腰去捡。

温馨也顾不得多想,低下头,张嘴在男人的手腕狠狠咬了一口。

她发了狠,力道不容小觑,那人吃痛,一下子松了手。

温馨拉着简玥,“妈,快走!”

她们多半是遇到暴徒了。

男人捡回打火机,径直点燃身上的导火线,随即去追温馨。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他身高很高,几步就追上慌慌张张的温馨。

她即刻闻到火药味。

简玥不顾一切地扑过来,和男人扭打在一起,可她那么柔弱,哪里是他的对手。

男人使劲推了简玥一把,她重重摔到地上,头部撞在墙头,痛得眼前发黑,几乎晕死过去。

“妈!”温馨凄厉地喊她,生怕简玥出意外。

“跟我走!”男人把她往卫生间的方向拖。

温馨逃不开他的魔掌。

眼看着,引线就要燃到尽头。

温馨的脑海里忽然涌现出好多画面,全部是与容离有关的。

下个月他们就要结婚了啊!

而就在她绝望时刻,一抹高大的身影冲向他们,未及她看清他的长相,来人分别握住她和那名男子的手腕,极为用力地将那人的手掰开,再一脚踹开他。

拉扯过程中,她的手臂像要被抓下来一般,疼痛钻心。

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疼痛已经不算什么,温馨大声喊了一句。

“萧湛,小心,他身上有炸弹!”

萧湛眉目一凛。

垂下眼,看到他腰间的东西,萧湛的脸色阴鸷到极点。

他出手拽住男人的衣襟,拖死物样把他拖到露台边缘,准备将他从这儿扔下去,确保温馨的安全。

那人见抓不住温馨,千钧一发之际,他死死扣住萧湛的手臂,朝他露出血腥的笑,“一起去死吧!”

重力的作用,萧湛的身体被男人带着往下坠。

温馨目眦欲裂。

“萧湛!”

他匆匆回过头,视线深深扎在她脸上。

那一眼,饱含了他对她所有的情愫。

随后,他便从她眼前消失。

温馨泪水决堤,“不!”

商场里响起巨大的爆炸声,震耳欲聋,连楼层都在晃动!

人群惊恐,全部往楼下逃命,哭声喊声乱作一片。

双腿犹如灌了铅,万般沉重,温馨强忍着没顶的痛楚,把简玥扶坐起来。

她头受了伤,温馨看到雪白的墙壁上染了一小片血色。

“妈……你等我一下,我去……我看看……看我朋友……”她哽咽得厉害。

简玥艰难地撑开眼帘,“去吧……妈没事……”

温馨咬住唇,嘴里满是血腥味道。

她身后就是消防楼梯,温馨推开门,双腿木然地往下跑。

萧湛,萧湛……

这一刻,她的脑子里,只有他的名字。

她太过着急,以至于脚下一滑,身体骤然间失去平衡,她狼狈地从楼梯滚落下去。

头部的钝痛一袭来,吞噬着她的神智。

温馨手撑着墙壁,极力想要站起来,可她的眼皮越来越重,光明一点一点被黑暗淹没。

她最终无力跌回地上……

媒体报道,此次商场内的爆炸事件系恐怖袭击,总共造成十多名人员死亡,上百名群众受伤,情节严重,警方正全力追查幕后策划人。

医院。

容离寸步不离地守着温馨。

她静静沉睡着,小脸毫无血色,脆弱得仿佛随时可能消失。

他紧握住她的手,十指交扣。

温馨的手机被夺走时,他就是察觉出异常,急忙驱车赶往商场。

等他到达,凶徒已经引爆炸弹,商场里混乱不堪。

那样的情境下,要找到温馨,无疑是困难重重。

他给她打电话,一开始无人接听,随后是简玥听到手机响,强撑着一口气,捡回温馨的手机,告诉容离,她大概的方位。

他火速跑上五楼,却只看到简玥。

她说,温馨从消防楼梯下去了,昏迷前,给他指了方向。

容离打了120急救,便去寻找温馨。

下了一层楼,他发现了早已失去意识的温馨。

紧急送入医院检查,医生说,她头部轻微脑震荡,身上多处软组织擦伤,但是并无大碍,好生静养几天即可。

简玥的情况比温馨稍微严重些,她在隔壁病房,这会儿容书年正守着。

掌心里的手指动了一下,容离眼眸一亮。

“温馨?”

她的睫毛颤动着,似乎马上要醒来。

容离手拨开她颊边的发,更为轻柔地唤她的名字。

“温馨。”

温馨仍旧闭着眼,胸口急速起伏,手指无意识地紧紧抓住他,像是做了噩梦,受到极度惊吓。

容离心疼不已,小心翼翼地将她搂到怀中,薄唇亲吻着她冰凉的额头。

“温馨,别怕,有我在。”

她好像听见了他的声音,情绪有所缓和。

轻柔的吻,一个个落在她的小脸上,“温馨,张开眼睛,看看我。”

她低声呜咽着,“容离,容离……”

“嗯,我在。”容离目光如水,“我在你身边,温馨,乖,你睁开眼就能看到我。”

她的呼吸平稳下来,只是仍旧把他抓得很紧,容离的手背被她勒出红痕。

纤长的睫毛缓缓掀开,明亮的灯光射入眼底,温馨只觉眼前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容离!”她急急地喊他,声音嘶哑。

“我在,我在。”感受到她的恐慌,容离用更紧的拥抱回应她,安抚她。

好一会儿,适应了室内的光线,温馨眼前的景象终于清晰。

看着男人眼底的心疼与担忧,温馨瞬间崩溃大哭。

“容离,我好怕好怕,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容离……”

他拍着她的背,“没事了,都过去了,别怕,有我在呢,乖,别哭了。”

他耐心哄着她。

温馨左手还在输液,她伸手去抱住容离,拉扯到插在手背的针头,鲜血洒落,她却全然不知痛。

容离瞥见被单上点点猩红,再一看她的手,眉峰一紧,他按了铃。

医生护士忙不迭跌赶过来,生怕动作慢了惹怒容离。

护士准备给温馨重新扎针,她却很抗拒,缩着手,无论容离怎么哄她,她愣是不让护士靠近。

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她才经历过爆炸,精神压力重,容离也不敢硬逼她,只好帮温馨把针取出来,叫医护人员先出去。

他让护士端了盆热水过来,拿着毛巾替温馨擦掉手背上的血。

崭新的白毛巾,顿时被染成红色。

温馨缩在他怀里,像只被遗弃的小猫,瑟瑟发抖。

“容离……萧……萧湛呢?”喉间仿佛被火炙烤,要念出他的名字,是如此的痛。

容离动作一顿。

温馨眼泪往下淌,“他……在吗?”

当时她亲眼看到萧湛和那名男子一起从五楼落下去,随后炸弹爆炸,他平安的可能性,微乎极微。

可她还是盼着奇迹。

容离眸中掠过复杂,掌心抚着她的后脑,“放心,他还活着。”

温馨猛地仰起头,湿红的眸子紧盯着他,“真的吗?”

真的,有奇迹吗?

她的急切,说实话,让他心里极不是滋味。

但这会儿,他还吃醋,怀疑什么的,实在可笑。

容离点下头,“真的,他受了点外伤,已经看过医生了。”

温馨又是哭又是笑。

他还活着,这就好。

“他在这家医院吗?”她想去看看他。

她的命,是他救回来的。

容离微滞,“他回墨西哥了。”

“他怎么走得这么急?”温馨面露一丝狐疑。

“他有些事情要处理。”

温馨抿着嘴。

容离看出她的怀疑,“你不信我?”

“我信。”温馨抹下眼角,“容离,是萧湛救了我。”

“嗯,我知道。”容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我没生气。”

她刚刚对萧湛表现出的在乎,他明白。

温馨动容,“妈现在怎么样了?”

“她已经醒了,就在隔壁病房。”

“那我去看看她。”她作势要下地。

容离拦住她,“明天再去,你才刚醒,好好休息。”

温馨也没坚持,乖乖躺回去。

容离打电话,叫人送了晚餐过来。

温馨没什么胃口,容离亲自为她,她勉强吃了小半碗粥。

“容离,今天下午的事,你有查到是谁做的吗?”

容离说:“程越还在调查。”

商场内一共有四个人,在四个地方制造混乱,所以警方判定为恐怖案件。

但是根据简玥的描述,那人明显是冲着温馨来的。

他怀疑,这次的爆炸案,根本目的是在温馨,其余三个人,不过是掩人耳目。

至于幕后真凶,百分百与姚依凝有关。

只可惜现在不知道她在哪儿,等他抓到她,他一定要她生不如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