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 你好肉麻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07字数:1025309

卫铭的笑声,很讨厌。

温馨就在容离身边,电话内容她基本上听见了,她的脸莫名就有点烫。

他好有胆,这种话也敢讲!

容离眯起凤眸,未见生气,冷傲地回了得瑟的卫首长一句。

“我们注重质量。”

“……”

“……”

两位听众,双双沉默。

温馨垂下眼,盯着自个的腹部,不知所思。

卫铭被噎了下,随即冲着电话吼了句,“滚蛋!”

容离挑眉,问他:“几个月了?”

那边的卫铭一下子阴转晴,笑嘻嘻地说:“两个多月,我说容离,你和温馨妹妹也赶快啊,别落后了,你家小子将来最小,还得哥哥们保护!”

容离看眼温馨,说:“她还小,慢慢来。”

闲扯几句,卫铭就挂电话了,他还得告诉凌枭他们。

随意把手机扔到座椅上,容离揉着她的脑袋,“在想什么?”

温馨顺势倚着他的肩膀,语调闷闷的,“容离,我们为什么还没有宝宝呢?”

凌枭跟温雅的孩子一岁多了,卫铭和蓝颜这也有了,剩下的,简尧单身,暂时忽略,比起凌枭他们,她和容离真的落后了。

容离搂在她腰间的手,探向她的肚子。

“别胡思乱想,医生都说了,你很健康。”他担心她又钻牛角尖。

她才二十岁,关于孩子,容离真心不怎么着急,而且他总感觉,以后有了孩子,他跟温馨的二人世界就要被破坏了。

他今年二十八,三十岁再生宝宝,也不晚。

“我没多想。”温馨掀起眼帘瞧他。

“那是着急了?”

温馨脸就有点红了,声音低低的,“你难道不想要孩子吗?卫铭他们都当爸爸了。”

她很喜欢小朋友,看到可可,小凡凡,她羡慕得要命。

“反正你早晚会给我生,我不着急。”他回道。

第四天,简玥出院。

进到客厅,里边儿静悄悄的。

自打知晓容沛沛的身世,她又被赶出去,容老太太深受打击,近几天一直在房间里,极少出来。

容书年去找她谈过,希望她看开些。

无奈老人家心肠软又重感情,心里的疙瘩,暂时解不开。

得知今天简玥回家,容老太太强打起精神和她说了会儿话,表示下关心。

坐了有十五分钟左右,老太太露出倦意,准备回房。

临走前,她喊温馨陪她。

温馨有点紧张。

一直以来,容老太太都不怎么喜欢她,这点,她很清楚。

温馨下意识以为,自己又做了什么错事。

但无论如何是长辈的意思,温馨不敢迟疑,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扶着容老太太。

容离微微皱下眉心,和温馨同样的想法。

他打算跟着去。

容老太太说:“放心,我只是有几句话交待温馨。”

这弄得温馨有点尴尬,她看着容离,“你去陪妈说说话吧。”

回到房里,老太太说去阳台坐坐,今天天气好,适合晒晒太阳。

“奶奶,我去给你拿张毯子搭在腿上吧。”

容老太太微微笑了笑,“我床头放了张羊毛毯,你去拿吧。”

温馨动作很快。

她半蹲在老太太跟前,仔细替她遮好膝盖。

容老太太打量着她,眼神有点悠远,“看着你,我想起容离母亲刚刚来的时候。”

同样年纪很小,但是很懂事,很细心。

温馨一滞,赧然道:“我比妈差远了呢。”

容老太太干燥的手心贴上她的侧脸。

突然而至的亲昵。

温馨微惊,没有动,水样的眸子怔怔望着老太太。

容老太太眉目写着歉意,“温馨,抱歉,奶奶以前对你有很多误解。”

最早,因为姚依凝和容沛沛的恶意抹黑,她很反感温馨。之后姚婉芳几人的阴谋,使她以为,是温馨害得容离失势,对她成见更深,还曾严厉指责过她。

但这小姑娘一如既往尊重她,为她着想。知道她在家孤单,尽量喊容离回容家,哪怕只是吃顿中午饭,比起从前,逢年过节才能盼到容离主动回家,好太多了。

现在,她还想着她会着凉,给她拿毯子过来。

温馨连忙摆手,“奶奶千万别这么说……”顿了顿,她笑靥真挚地补充:“您刚刚也说了,只是误解,不知者无罪嘛。”

容老太太动容,她轻叹:“错就是错,你也不用帮我找个借口开脱了。”

“我说的事实。”温馨话语柔柔,娇俏的眉眼染着笑,特别招人喜爱,“以前我们见面的时候少,所以您没机会了解我啊。”她说着,害羞地摸摸鼻子,“而且,我也确实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好,老让容离为我操心……”

“难怪容离这么喜欢你。”容老太太轻笑,“这么乖巧的小姑娘,我瞧着也喜欢。”

她的一言一行,真真切切,不含一点矫揉造作。和她在一块儿,感觉很放松,很舒服。

温馨耳朵都红了。

看着她,容老太太不禁想起容沛沛。

这都好几天了,不知她过得如何。

容老太太眼眶里泛起湿意,她不着痕迹地用手遮下眼睛,“温馨,容离他性子冷,而且他们容家的男人有个通病,大男子主义,有时候很霸道,蛮不讲理,他要这样的话,你就委屈点,先忍忍,等他冷静下来,再跟他讲道理。”

小两口感情再好,肯定也有拌嘴的时候,老太太忖着,温馨年纪小,处事不够稳妥,所以提醒两句。

“我知道,奶奶。其实容离霸道的毛病,现在好很多了。”温馨笑着道。

严格算起来,他们刚在一起时,容离喜欢控制她,到后来,绝大多数时候是容离无条件惯着她,迁就她。

没了隔阂,两人聊得挺愉快的,后来容老太太困了,去休息,温馨这才出去。

轻轻掩上门,余光瞥到走廊尽头站了人。

她转头看去,正是容离在那儿。

见她出来,他招下手,“过来。”

迄今为止,这两个字,绝对是他对她讲过的话里面,出现频率最高的。

温馨脚步轻快,“怎么在这儿啊?”

“等你。”他说,“你们聊什么聊这么久?”

他担心容老太太会为难她。

温馨透过窗户看向外面的花园,“其实没什么啦,奶奶就是说,以前对我有些误会,不过现在好啦。”

她双手搭在窗台,偏过脸蛋,冲他微笑。

容离走到她身后,将她圈在怀里。

温馨小小挣扎,“有人会看到呢。”

容家可不比他们那儿,来来往往好多佣人呢,公然在这儿搂搂抱抱的,影响不好。

“看到就看到。”男人手臂缠上她的腰,脸颊贴着她嫩滑的小脸蛋,“我们是光明正大,谁敢乱说?”

晚饭桌上,有简尧在,气氛很活跃,他时常逗笑容老太太。

席间,老太太问起简尧的个人问题。

“容离跟温馨马上就要结婚了,简尧,你呢?有对象了没?”

她一问,简玥跟温馨也投来关注。

男人们对八卦没兴趣,眼睛没抬一下。

简尧老实回答,依然单身。

简玥就问喜欢哪种类型的,好帮他留意着。

容老太太也说给他介绍。

简尧看着温馨,笑道:“找我小嫂子这样的,温柔贤惠的。”

众人都晓得他对温馨心思很纯洁。

“那叫你小嫂子给你介绍?”容老太太笑着说,“她的朋友,肯定跟她是一样性子的。”

简尧只为逗老人家开心,随口对温馨道:“小嫂子,找女朋友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哦,千万给我挑个好的。”

温馨笑,“保证你满意。”

当天晚上,他们就住在容家。

饭后活动是打麻将,容老太太,容书年,容离,简尧,这四个人围一桌,温馨和简玥充当观众。

场上四个人,牌艺都好,输赢拼的就是运气。

三位男士为让老太太高兴,都故意出牌给她。

容老太太基本上是赢家,笑得合不拢嘴。

到了十一点,佣人提醒老太太该去睡觉了,容老太太正在兴头上,说再半小时。

然后又是半小时,她依依不舍地回房歇息。

简尧住客房,温馨跟着去容离的房间。

一进去,她四处打量,风格和别墅那边很相似。

洗了澡,容离给她衬衣当做睡衣,把她抱回床上。

温馨扯开被子在里面蹭。

容离看着好笑,“你做什么?”

她抬起脑袋,“闻闻味道,看这儿有没有别的女人来睡过。”

容离捏她的脸蛋,“闻出来没?”

“只有你的味道。”

他把她压到身下,手掌撑在她头侧,俯首在她鼻子咬一口,“果然是小狗,鼻子这么好使?”

温馨两手攀在他肩上,学着他刚才的动作,抬起身咬他,“小狗喜欢咬人!”

“嗯,你刚刚已经证明了。”

“讨厌……”

灯光在他脸上晕染开暖色,“不许讨厌,只能喜欢我,爱我。”

她嗔道:“你好肉麻……”

他俯身,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早上,一家人正吃着早饭,容老太太接到宁城大学校长的电话。

原来是容沛沛好些天没去上学,校方怕出事儿,只有容家的联系方式,所以找容家问问情况。

容老太太一听就急了。

“书年,你能不能找找沛沛在哪儿?”

*

感谢泡泡小可爱亲的红包,感谢rei_january,18999186792两位亲的月票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