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16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09字数:1025309

自从感受到胎动后,温馨每天最开心的就是数容小宝活动的次数。悫鹉琻浪

早上七八点是宝宝活动的高峰期,她记挂着数胎动次数,最近生物钟跟着调过来,一般七点过就醒了。然后就和容离一起,静静感受孩子的动静。

“小宝动了!”温馨每次都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

容离轻轻拍下容小宝刚刚踢过的位置,隔几分钟后,容小宝又动了下,就好像在和爸爸做游戏。

温馨笑得特幸福,“我们小宝很活泼呢!”

陪她数一个小时的胎动次数,容离这才起床,收拾好后去公司上班。

容小宝的房间有条不紊地装修着,一切按照温馨的意思来办,清新的蓝色,如同海洋世界,很有童话感觉。

怀孕中后期,孕妇水肿更明显,温馨两条腿经常是肿的。容离专门请了瑜伽老师回来,在家里教温馨做孕妇瑜伽,帮助她放松,对她和小宝都有益处。

晚上,她给容小宝讲故事,容离帮她按摩水肿的腿。

“容离,今天爸给小宝想了个名字。”温馨记起这件事儿。

容离揉着她的小腿肚,“说来听听?”

“容晞,你觉得怎么样?”

容离抬起眸光看她眼,“哪个xi?”

“朝露待日晞的那个晞。”

容离说:“有点像女孩子。”

温馨手摸着肚子,“晞晞……听起来是有点像女生,不过这是目前为止,我最满意的一个。”

全家都在给容小宝起名儿,听说容老太太整天拿着字典翻,琢磨着每个字的寓意,前几天说了个容璟,璟字表示玉的光彩。但是容璟,听着跟容敬有些相似,就弃用了。

“离小宝出生还有好几个月,可以再想想,要是到时候还没有你更满意的,那就叫容晞。”容离这么说。

温馨合上故事书,“行。”

五月,天气渐渐热起来了。

温馨肚子更大,行动相应不便,而容小宝每天越来越活泼,时不时踢一下妈妈。

下午,容离打电话回来,晚上有个饭局,他要晚点才能回家。

“跟你一起吃饭的是男的还是女的呀?”

容离笑,“男的。”

温馨拉长声音,“不许骗我哦!”

“不骗你。”

“嗯,那你别喝太多酒,免得谁心怀叵测,打你主意!”她一本正经地叮嘱男人。

“我知道。”容离忍不住笑,“有没有想吃什么?回来时我给你买?”

温馨摸着滑滑的脸颊,“嗯……你买点蒸饺吧,我想吃。”

“好,乖乖等我回去。”

温馨对着话筒亲了下,“那你去忙吧。”

饭局是在欣悦酒店。

容离走进包间,里面除了原本约好来的公司高层,竟然还多了一女的。

长相甜美,看起来十岁的模样,偏校园风的穿衣风格,乍一眼看到,有点温馨的影子。

“容少。”为首的男人腆着富贵的身子走上前。

容离象征性地握下手,“宋总。”

宋总看起来五十多岁,他呵呵笑着,转而看眼身后的少女,“冰冰,过来,跟容少问声好。”

宋冰冰是宋总的掌上明珠,她粉面含羞,伸出白皙的小手,嗓音悦耳,如黄鹂,“容少,你好。”

一屋子男人谈生意,宋总把女儿带来了,他的意图,在场的,心知肚明。

冷冷的视线掠过宋冰冰娇美的面容,容离面无波澜,“多大了?”

他肯正眼相待宋冰冰,宋总面上一喜。

宋冰冰也是受宠若惊,她的矜持,表现得恰到好处,“今年十九岁了。”

何斯在容离身后,瞄着害羞的宋家小姐,有种怪怪的感觉,她的言行举止,很像在模仿少夫人呢!

容离眼底掠过一丝鄙夷,没再问下去。

入座时,何斯在容离的左手边,右手边的位置,原本宋冰冰要坐过来。

公式化的微笑,拦下宋冰冰。

她一时尴尬,红了脸,望向父亲求助。

宋总看着容离。

容离坐在他的位置,俊颜冷漠,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宋总招招手,“冰冰,来这边。”

宋冰冰有些委屈。

刚刚容离跟她讲话,她还以为容离是看上她了,哪晓得,连坐他身边都不可以。

为化解僵局,宋总连忙招呼服务员开酒,同时,他找机会安慰女儿,别气馁。

各自倒了酒,宋总起身,笑着道:“这次能够和环宇合作,是我宋氏的荣幸,容少,这杯酒,我敬你!”

宋总先干为敬。

容离淡淡说了两句场面话。

捉摸不透他对宋冰冰的心思,宋总不敢轻举妄动。

宋冰冰安静地坐在父亲身边,含情脉脉的眼神不是望向对面俊美的男人。

容离专情的名声在外,即使他结婚了,有孩子了,仍然是无数女人心目中最完美的伴侣选择。如果她能有这么优秀的男朋友,那该多好,她的朋友们一定会羡慕死的!

围绕在容离身边的女人那么多,唯有温馨入了他的眼,宋冰冰分析一阵,容离也许就是喜欢那种小清新的,所以今天她特意这么打扮,加上她外形好,萌妹子,毫无压力。

容离一向话少,多数时候是何助理跟对方应酬。

他没有任何表示,宋冰冰有点着急。

好难得才有机会接近容离,今天错过了,再想下次,那得猴年马月去了。

大概坐了半小时,容离就起身了。

大老板要走,自然得恭送。

到了酒店门口,宋总说了些感谢的话,同时开动脑筋,要怎么把宋冰冰送出去。

“……不知容少对茶道有没有兴趣?”宋总满脸微笑地瞧着容离。

容离挑下眉,知道他话里有话。

宋总侧身,看着后面的宋冰冰道:“冰冰学过茶道,泡得一手好茶,现在时间尚早,容少若是赏脸,冰冰必定不会让容少失望。”

何助理瞧着春心荡漾的宋小姐,摸摸鼻子,暗叹:又来个脑残!

容离浅眯起眸,似乎在思考的样子。

宋冰冰以为机会来了,小碎步上前。

哪晓得,连老天都看不惯她这种心机女,她走了两步,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前扑倒。

她是正对着容离的,宋冰冰直接就撞到容离身上去。

这有点像投怀送抱了。

宋总以为女儿是故意的,心了忖着,还真有办法。

容离直直站着,那张俊脸,冷得能够冻死人了。

他没出手扶她一把,宋冰冰自己抓着容离的袖子。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近心中的男神,宋冰冰心如小鹿乱撞,她娇羞地抬起头,盼着他的温柔。

哪知,这一抬眼,男人眸中迸射出的寒光,惊得她浑身冰凉。

宋冰冰咬唇,“容少……”

“滚!”容离冷冷吐出一个字。

从小娇养的千金小姐,何曾受过这等对待。

一个“滚”字,如同抽她的脸。

宋冰冰眼里迅速涌出水来。

容离动了怒,宋总脸色一变。

这跟他预想的不一样啊。

这厮脑子简单,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所有男人。

温馨怀孕,在那方面肯定就不能满足容离,宋总觉得这是个机会,于是把宋冰冰带上。

他也没期望容离对宋冰冰动感情,他想的是,宋冰冰只要陪容离一个晚上,那他能够获得的回报也是非常可观的,如若宋冰冰有那个本事上位,自然再好不过。

可是现在,女儿都这么主动了,容离不仅没接受,反而叫他女儿滚……这事儿,出问题了啊!

宋冰冰畏惧容离的怒气,诚惶诚恐地退开,躲到宋总身后。

宋总搓着两手,僵硬地绷出个笑脸,“容少,冰冰她刚是不小心,还望你别介意……”

容离眼神冰冷,如刀锋刮过宋总的面门,“宋总,卖女求荣可不是个光彩的词。”

他很直白,很犀利,宋总那边一行人的脸色,霎时间难看至极。

宋冰冰忍不住哭了。

“容少……”宋总试图辩解。

“我想我应该重新考虑一下和宋氏的合作案了。”容离毫不留情地道。

偷鸡不成蚀把米。

宋总脸都白了,“容少,我们不是已经谈好了吗?”

容离冷道:“刚才的事,让我怀疑,宋氏有没有真本事接下这个案子。”

宋总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了。

贪心,这就是贪心的下场!

宋总气得不行,狠狠瞪眼宋冰冰,“还不快向容少道歉!”

被父亲训斥,宋冰冰泪水流得更凶,然而这幅梨花带雨的模样,容离看着就心烦。

“不必了。”容离道,“明天的签约暂时延后,我们需要对宋氏进一步考察。”

说完,他交待何斯两句,举步上了等候在旁的宾利。

望着驶去的车子,宋总郁闷得想捶胸。

何助理明明幸灾乐祸,口头上假意安慰几句,明天做好准备,考察过了,再来谈签约。

宋总连连说着感谢的话,同时希望何斯能够替他们美言。

何斯四两拨千斤地应付过去,心想着,nuo zuodi i亲的月票58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