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17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5:48字数:1025309

孕妇很敏感,温馨脑袋空白了一下。

容离未察觉出她的异常,“我先去洗个澡。”

被别的女人靠近过,有洁癖的他觉得不舒服。

温馨轻抿着唇,暂时忍住问他的冲动,“去吧。”

容离拿了睡衣进去卫生间。

温馨坐回床上,只是怎么都无法静下心。

他说晚上一起吃饭的全是男人,但她刚刚闻到的,确实是陌生的香水味,清新的花果香,女人才会用的香型。

她相信容离不会在外面拈花惹草,可就是管不住脑子,总会胡思乱想。

男人洗澡一向很快速,他穿着睡衣出来,手里拿了张毛巾擦着头发。

温馨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着频道。

容离坐在她身边,手臂搂着她,“给你买了蒸饺回来,现在要不要吃?”

“吃不下。”她说。

容离把毛巾扔到沙发上,“怎么了?”

温馨想一阵,觉得夫妻间,有问题就摊开来讲,闷在心里,她会多想。

她侧过身,目光与他平视。

“容离,你老实告诉我,今天晚上的饭局,是不是有女人?”

容离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坦白承认,“有一个。”

温馨神色微变,挪开的视线落在他手上,“可之前我问你的时候,你明明说,全是男的。”

“我也是去了才发现的,是宋总的女儿。”容离一五一十地讲出来。

“你们谈公事,她去做什么?”

这话,满满的醋味儿。

容离扬唇,手指摸着她的脸颊,“你说呢?”

她瞪他,“我怎么知道?!”

容离把她抱到怀里,双手穿过她的腰侧,交扣在她的腹部,“她想占我便宜。”

“……”温馨滞了滞,被他给逗笑了,娇嗔道:“谁能占你容少的便宜啊!”

“嗯。”容离脸贴着她的脸,“只有你能占。”

温馨拍下他的手背,“你给我严肃点!”

容离正色道:“她想自荐枕席,我没要。”

“那你身上怎么会有香水味?”她问出疑惑。

“香水味?”容离没察觉到。

“对啊,你衣服上,我刚才闻到了。”温馨一本正经地说,“你要是觉得我在冤枉你,那现在你去把你衣服拿出来闻一下。”

听她说着,容离反应过来,所谓的香水味,应该是宋冰冰扑到他身上时沾到的。

也幸好他的小妻子问了,没有一个人胡乱猜测,最后跟他生闷气。

不过,听她的口气,多半还是受了影响。

宋总跟他那女儿给他惹了这么多麻烦,那个合作案,他真的要再好好考虑一下了!

她怀着孩子,忌讳情绪波动,容离没有如往常那样逗弄她,把宋总邀请他喝茶,宋冰冰撞到他的事儿,一一向她道明。

“……这就是真相。”容离抱紧她,沉闷的声音隐隐有丝委屈似的,“温馨,不许你怀疑我。”

温馨自然是相信他的,“我没有怀疑你,真的,我只是,只是一想到有别的女人这么靠近你,我心里很不舒服。”

她把自己的心情坦白开,让他知道,她很在乎他。

这也算是她对他的独占欲吧。

她的男人,她讨厌别人觊觎!

这番内心剖白,深得容离欢心。

“我明白。”容离偏过头,亲下她的唇角。

温馨捏着他的手指,闷闷地说:“我是不是很小气?”

“是。”男人果断地回道。

温馨嘴里有丝涩然。

容离在她耳边轻声道:“温馨,我是你的,所以,你可以再小气一点也没有关系。”

就好比他对她的那份强烈到极致的独占欲一样。

温馨心间一暖,“容离……”

容离揉揉她的脑袋,“我很高兴,温馨,以后也这样好不好,无论你有什么心事,都告诉我,别闷在心里,我们一起面对,一起解决。”

十指相扣,温馨动容,“嗯。”

这时候,容小宝动了下,好像在说,他也觉得爸爸妈妈这样很好。

容离手掌摩挲着容小宝刚刚踢过的地方,“今天有没有淘气?”

那些小郁闷早抛到脑后,温馨笑着说:“小宝很乖呢,我跟他说,爸爸晚上会给我们买蒸饺回来,他可高兴了。”

抱着亲亲小妻子,听她讲着一天的生活琐事,容少感触颇深。

还是在家,抱着老婆孩子好啊!

“容离,我肚子饿了。”某孕妇说。

“我去给你热蒸饺。”容少俨然是二十四孝好老公,好男人的典范。

一盘蒸饺,八个,她喂给容离吃了两个,剩下的,全部被她消灭掉,除此之外,她还喝了一杯牛奶,这胃口,不是一般的好。

“小宝生下来会不会是个小胖子呀。”准妈妈担心道。

容离收拾着盘子杯子,“你这只能算正常胃口。”

“嗯,小孩子胖一点也好,身体壮壮的。”

近两天晚上,换成准爸爸来讲故事,目的是增进父子间的交流,让容小宝记住爸爸的声音。

温馨靠在他怀里,容离拿着本安徒生童话书,认真地讲着故事。

他读的是英文原版,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每个单词从他嘴里吐出来,别样的悦耳,温馨也专心当起听众。

容小宝估计是听着爸爸的声音睡着了,好一会儿温馨都没感觉到孩子的动静。

容离把书放到柜子上,他们也该睡了。

温馨的肚子鼓起来,面对面拥抱会压迫到肚子,她右侧睡,容离从后面抱着她。

黑暗中,男人的唇在她颈后游移,痒痒的。

“容离……睡觉了呢。”她小声抗议。

容离呼吸沉重,“我想抱你。”

被宋冰冰触碰过,他总感觉怪怪的,需要拥抱他的小妻子来消除那种怪异感。

这个阶段的孕妇,在夫妻生活上的需求比前些时候强烈,温馨禁不住他的逗弄,身体阵阵发软。

“……会吵到小宝呢……”她的理智在沦陷边缘挣扎。

孩子越来越大,做这事儿,她有丝害羞。

容离啃着她的肩膀,“他睡着了,我会轻一点的。”

顾及着容小宝,他每回都注意分寸,不敢弄狠了。

容少想的是,等容小宝生下来,他一定要好好把这几个月给补回来!

草长莺飞。

五月过去,六月到来。

儿童节,卫首长的宝贝儿子在这一天来到这个世界。

上午进医院时,卫铭就给好哥们儿通知了声,等温馨他们到达京都,蓝颜已经生了。

病房里很是热闹,卫家的长辈们齐聚一堂,看望刚出生的小朋友。

蓝颜是顺产,累惨了,卫铭心疼老婆,把亲戚们全部赶出去,让蓝颜能够安安静静休息会儿。

“蓝颜姐,卫铭,恭喜咯。”温馨笑着道。

蓝颜坐在床头,背后放了两个柔软的枕头,她对卫铭说:“你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

当妈的,还没仔细看过自己孩子呢。

卫铭招呼容离他们坐,他去婴儿室抱孩子。

温馨坐在床沿,“之前不是说剖腹产吗?怎么改顺产了呀?”

蓝颜笑容虚浮,“顺产的孩子更健康些,医生也说,我的情况可以顺产。”

“痛吗?”温馨问。

“嗯,有点。”蓝颜是军医,彪悍型的妹子,生孩子这种痛,她能忍受。

温馨摸摸肚子,“其实我也想顺产,对小宝好,自己恢复也比较快。”

容离看眼蓝颜疲惫的模样,再看看温馨的小身板儿,他插话道:“到时候问问医生再做决定。”

他知道她怕痛,可惜,生育的痛,他无法代替她去承受。

“剖腹产虽然生的时候好受些,后面恢复期就难受多了。”蓝颜说,“你预产期是在九月吧,还有三个多月呢,别紧张。”

温馨突然对生产有那么点害怕了,“再说吧。”

说了几句话,卫铭抱着儿子来了。

温馨起身,把位置让给他们。

容离上前扶着她。

容小宝差不多六个月了,温馨的身形更加臃肿,容离让她先去沙发上坐着。

“他好小啊。”蓝颜看着儿子,感叹道。

卫铭搂着她,在她脸上亲了又亲,“老婆,辛苦你了。”

蓝颜莞尔,“这是我们的孩子,受点痛,应该的。”

温馨听着这话,忽然就有些惭愧。

妈妈是最勇敢的,就如蓝颜所说,为了孩子,受点痛,算得了什么呢?

简尧问:“你们想好名字没啊?”

卫铭抱儿子抱过来,见见这些叔叔阿姨们,“早想好了,卫铮。”

“魏征,哎呦,不错哦,还是个宰相。”简尧笑道。

卫铭扬眉,“我儿子要当将军!”

温馨看着襁褓里的小卫铮,皮肤红红的,闭着眼睛,这会儿很乖,不吵不闹的。

以前可可生下来,大概也是这模样,小小软软的一个,看得她心都融化了。

温馨情不自禁摸了摸小卫铮的脸蛋儿,很柔软,挨着他的时候,他哼哼着,吧嗒着小嘴巴。

温馨好期待他们家容小宝,他应该也是这么可爱吧。

卫铭抱着孩子的手法有些生疏,他轻轻拍着他的小身子,笑道:“接下来,就看你们家小宝咯,还有简尧,你走最后,也得跟紧大部队啊,免得将来你家孩子最小,跟哥哥们年龄差太大,没人带他玩儿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