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27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4:57字数:1025309

上午,护士过来,带容小宝去洗澡。

全家人陪同。

为让温馨好生休养,容离让她坐的轮椅。

小宝宝出生前生活在羊水里,现在接触到水算是熟悉的环境,容小宝踢着小短腿儿,在水里玩儿得很欢快。

简尧和容老太太人手一部dv,镜头对准容小宝。

温馨手撑着玻璃,目光追随着儿子小小的身影。

这就是她和容离的小宝呵,有时候觉得,犹似在梦中呢?

容离双手搭在温馨肩上,她仰起头,向他微笑,容离弯下唇,视线投向在里面洗澡的儿子,看得很专注。

等了这么多个月,他终于平安落地了。

舒舒服服洗个澡后,容小宝被交到温馨怀里时,他打个呵欠,小脑袋在妈妈胸前蹭着,困了。

初生的小婴儿,一天内绝大部分时间是在睡眠中度过的,温馨抱了会儿容小宝,也没刻意去哄他,自己就睡着了。

为了让温馨也能再睡会儿,容离把儿子放回他的婴儿床去睡。

温馨也有些困。

坐月子期间,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养好身体。

母子俩都睡了,自然不能吵到他们,容老太太跟简玥两个去买菜,给温馨准备午饭。

容离去陪护室办公。

他交代何斯,公司全体员工本月的奖金加倍,庆贺他家小宝平安出世。

当这消息公布出来时,公司上下乐坏了,老板真是大手笔啊,所有人拿双倍奖金,意念成魔无弹窗!

这是托了少夫人和小少爷的福啊!

很快,温馨为容家生下继承人的消息就传了出去,有不少人调侃,这位小少爷命真好,一生下来,可就是环宇的太子爷!

未来的路,一片光明!

凌枭那边说,他们要过几天才能回宁城,小凡凡重感冒引起小儿肺炎,还在医院里。

小铮铮要打预防针,卫铭说下午过来。

最先来看望小朋友的,是慕少倾一家人。

他们到的时候,容小宝饿醒了,温馨刚刚喂完他。

“温馨。”乔安然率先进入病房,慕少倾抱着女儿跟在后面。

容小宝正在他爸爸怀里,完成他每次喝奶后的任务,打嗝。

温馨扬起抹浅笑,“安然,你们来啦。”

乔安然跟容离打声招呼,先去看温馨,“顺产的就是不一样啊,瞧你这气色多好。”

她生可可是剖腹产,而且那会儿情绪低落,恢复了好长时间,幸好的是,没有落下什么病根儿。

温馨摸下肚子,生了小宝以后,腰间的肉松垮垮的,“嗯,我就是想到顺产对孩子好,自己恢复也快些,所以坚持的顺产。”

“很疼吧?”

温馨拨下头发,“一开始很疼,打了止痛针后好很多,然后就是缝合以后,止痛针药效过了有点疼。”

乔安然握下她的手臂,“不管怎么说,你很勇敢,温馨。”

温馨几分赧然,“还好啦……”

慕少倾带着女儿过来。

可可看到温馨,甜甜地喊了声:“小姨!”

“可可。”温馨笑容温柔。

可可很喜欢温馨,张开小胳膊要温馨抱。

乔安然起身抱她,“可可,小姨刚生完弟弟呢,现在不能抱可可。”

“弟弟?”可可不理解这个词。

慕少倾瞅着抱孩子的容离,对可可说:“叫你姨父把弟弟抱过来。”

可可认得谁是姨父,黑白分明的眸子就转向了容离,眼巴巴瞅着他,但是没吭声,在她的印象中,她对姨父有点怕怕的,可不敢跟小姨那样撒娇卖萌。

容小宝趴在他爸肩上,嘴边有东西,他张开嘴巴去咬容离的衬衣,小孩子没有牙齿,口水流了出来,容离肩部传来一阵湿意。也幸好这是自己孩子,换做别人,有洁癖的他早给扔出去了。

他走回来,把儿子交给温馨,“好了。”

意思就是容小宝打嗝了。

温馨小心翼翼接过来,没办法,小婴儿太娇嫩了,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受伤。

慕少倾双手环胸,嘴角噙着抹意味深长的笑,“真难想象,容少当爸爸的模样。”

容离瞥眼他,“你现在不是看到了?”

慕少倾轻咳一声,“我是想说,若非亲眼所见,难以相信容少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应该说,除了温馨以外的人,都有同感。

容离轻哼了声。

容小宝是他的儿子,自然要区别待遇啊,虽然无法跟温馨相比。

看到他们两男人的互动,女士们都笑了笑。

可可瞧着温馨怀里的容小宝,眼睛就黏在他身上了,她像发现新玩具一样,很高兴地要扑过去。

“可可,那是弟弟,你喊他,弟弟。”乔安然拦着女儿,免得她去搞破坏,吓到容小宝。

可可回眸看眼乔安然,眨眨眼,再望着容小宝,动了动嘴巴,“弟弟。”

“对,可可是姐姐,小宝是弟弟。”

温馨用纸擦了擦容小宝的嘴巴,“可可,以后你要带着弟弟玩哦。”

慕少倾插话,逗弄可可,“把你的玩具给弟弟,舍得吗?”

可可倚在乔安然身上,开始认真思考起玩具的问题。

“行吗?可可?温馨笑问道。

妈妈一直看着别人,都没看他,容小宝扭了扭小身子,嘴里咿呀着,召唤回妈妈的注意力,其他书友正在看:娇娘医经无弹窗。

温馨低头看他,“怎么了啊,小宝?”

容小宝就安静了,黑黑的眼珠望着温馨。

温馨只当是刚才没抱好,他不舒服,闹意见。

她稍微往后靠,抱他直起来,趴在她身上。

乔安然又问可可,愿不愿意把玩具给弟弟。

可可说:“可以和弟弟玩儿。”

慕少倾再问:“那你的芭比呢,给弟弟行吗?”

“不要!”可可果断否定。

芭比可是她的最爱啊,谁抢,她跟谁急。

大人们就笑。

“可可,你看弟弟才刚出生,你把芭比送给他当见面礼好不好?回京都,爸爸买新的给你?”慕少倾继续逗女儿。

老爸一再叫她让出心爱的芭比,可可哪里辨得出是玩笑,只当爸爸不爱她,喜欢弟弟了,漂亮的小脸蛋顷刻间晴转雨。

她这一哭,其余人愣住了。

“芭比是我的……爸爸坏……讨厌……我不要给弟弟……”可可扯着嗓子哭得很伤心。

没想到几句玩笑竟然把女儿惹哭了,慕少倾又悔又心疼,“可可别哭啊,爸爸错了,爸爸跟你道歉。”

他上前去抱,可可搂着乔安然的脖子不撒手,小脸转向一边,拒绝她爹的靠近。

慕少倾很是无奈。

完了,这下把闺女得罪了。

乔安然赶紧哄着女儿。

温馨担心可可的哭声吓到容小宝,结果一看,他老老实实呆在她怀里,倒是淡定得很。

儿子的性子,百分百遗传的是容离吧,换做她,应该早哭了。

哄了好一会儿,可可勉强止住哭声,睫毛上挂着泪珠儿,时不时地抽泣,委屈极了。

“你这小气鬼。”乔安然点下她哭红的鼻子。

等卫铭他们到了,三家人,三个小朋友。

卫铭家的小铮铮也才两个多月,啥都不晓得,卫铭直教着儿子,那个最小的,是弟弟,他是哥哥,以后罩着弟弟,那样子,要多得瑟有多得瑟。

“我说容离,你是练过的嘛,这换纸尿裤的水平,目测比我还好?!”

在容离给容小宝换纸尿裤时,卫铭在旁看得连连感叹。

蓝颜笑他,“你还好意思说啊,每次你给铮铮换纸尿裤,跟杀猪似的,全家都听得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谋杀呢!”

卫铭很无辜啊,“这不怪我呀,是他不肯配合我,那两条小短腿儿使劲儿地踹我,不准我给他换。”

“哟,卫铭,你儿子这么嫌弃你啊!”慕少倾幸灾乐祸。

卫铭抛个冷眼,“谁说的啊,平时我儿子跟我亲得很,唯独换纸尿裤,怎么着都要跟我作对。”

慕少倾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难道因为你俩都是男的,他不愿意让你看他?”

“靠,要避讳他也该避讳女的才是啊!”

“没文化!”慕少倾邪气地笑道:“同性相斥,你没听过?”

“……”卫铭嘴角抽抽,笑骂:“斥你妹!老子儿子才多大点!”

在大人们调侃中,容小宝躺在他的小床上,非常规矩地配合他家老爸换纸尿裤,堪称乖宝宝。

于是卫铭断言,容小宝长大以后,绝对是容离第二,一毛一样的大冰山!

“欸,对了,你们这孩子还没取名?”慕少倾问了句。

怀上那会儿就整天叫小宝,现在生下来了,依然叫小宝。小孩子有个小名儿很正常,但总得有个正式的名字吧。

说起这个,温馨无奈地望着容离,“名字是想了有很多个,可是很难选。”

卫铭拍下腿,“你们可真麻烦,像我家的,多简单,铁骨铮铮,多好,简单好记又威风!”

蓝颜马上就来拆台了,“你可就吹吧,当初给铮铮起名儿还不是琢磨了很久,生的前一天晚上你翻字典的时候才想出来的!”

卫铭嘿嘿笑了两声,把小铮铮抱过来,“儿子,你看你妈,每次都欺负爸爸,以后啊,你可要跟爸爸一个阵营啊!”

在他期待的目光下,小铮铮抬起手,一巴掌推开他的脸,那样子,可嫌弃了。

卫首长哭。

他注定是孤家寡人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