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6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15字数:1025309

四目相对,彼此眸中皆是惊讶。

但下一秒,夏浅浅目光转冷,“你来做什么?”

沈南川眼底才溢出的欣喜即刻被冻结成冰,一股涩然涌入心间。

他高大的身躯僵硬在门口,双眼深深凝视着她熟悉的容颜,勉力牵动嘴角,“……我听说阿姨住院了,来看看她。”

夏浅浅微怔,“你怎么会知道我妈住院……”

刚问完,她忽而反应过来答案。

她哼了声,“是莫宛柔告诉你的吧?”

其实也算是莫宛柔说的。

沈南川抿着薄唇,“嗯……”

他没告诉她,为了找到她,他有多么的急切,不顾一切地从京都跑来锦城,人生地不熟的,只为见她一面。

“浅浅,谁啊?”夏母见她停在门口,隐约瞧见沈南川的身影,扬声问。

夏浅浅没打算让沈南川进来。

可沈南川先她一步踏进了病房。

“阿姨你好,我是沈南川。”他微笑着,把买的礼物放到柜子上。

这个名字,夏母一点不陌生。

沈南川差点成了她的女婿,但,仅仅是差一点。

之前莫宛柔一家子才来添堵,沈南川后脚又跟上,自己女儿受了这样大的委屈,夏母怎会给他好脸色。

“沈先生,我们家跟你不熟,你没必要破费。”她看眼他精心选的水果,冷冷道。

沈南川强撑出的笑纹凝滞在俊颜上。

夏浅浅倒回来,硬起心肠道:“沈南川,我妈很好,你回去吧。”

她和沈南川的感情,她已经放下,正如夏母所言,如今就该桥归桥,路归路。

他才刚来,连五分钟不到,她们两人都下了逐客令。

沈南川心里窒闷得难受。

双拳紧了紧,他未离开,而是走到病床前,对夏母道:“阿姨,我辜负了浅浅,是我的错,您就是打我骂我也是活该……但是请您相信,我对浅浅是真心的,我真的很爱她!”

他竟然当着夏母的面表白对她的感情,夏浅浅一时间心烦意乱。

他大老远跑到锦城来,到底有什么意义?

他们明明已经结束了!

夏母似笑非笑地睨着他,“你口口声声对浅浅是真心的,那你当初背着她和莫宛柔好上的时候,你有记得你爱她吗?”

这件事她本来觉得过了就算了,再去追究谁对谁错根本毫无意义,只会碰到女儿心底里的伤疤。

可既然沈南川送上门来,她要好好问他,他凭什么这样对待浅浅?

夏母言辞犀利,字字如刀,沈南川一时语塞。

其实后来他也没弄明白,当时的自己是鬼迷心窍了还是怎样,竟然会背叛夏浅浅。

而且偏偏这个错误,如今带来更为严重的后果,以至于夏浅浅再无可能原谅他!

沈南川满嘴苦涩。

夏浅浅深吸口气,“妈,都是过去的事了,别再提了。”

就此揭过最好。

夏母转眸看着一脸平静的她,不禁心疼。

夏浅浅的话,狠狠震住他的心,沈南川眸中布满痛色,“浅浅,那个孩子本不是我想要的,他也丝毫不会影响我对你的感情,你为什么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他们之间无非多了个孩子,可他对她的心意,绝对不会因此改变。

此话一出,夏浅浅与夏母皆是一震。

而匆忙赶来的莫宛柔也正好听见,同样僵在外面。

“你说得轻巧。”夏浅浅眸光冰冷,“依你的意思,你是希望我接受你跟莫宛柔的孩子,给他当后妈?”

沈南川急忙解释:“如果你介意,我可以把他送走!”

家里长辈态度明确,莫宛柔肚子里的孩子,一定得跟着他们沈家,至于莫宛柔,娶不娶,没甚影响。

沈南川认为,如果夏浅浅心里膈应,那他们可以搬出来单过,或者把他送走,另请人照顾,反正最终,那个孩子,有,等同于没有。

他处理事情的出发点是他们两人的感情,而夏浅浅是从大局考虑。

“你是要我成为你们家的罪人?”夏浅浅讥讽地问。

谁都想一家人和和睦睦,倘若她真的插足进去,害得沈南川的孩子从小与父母分离,沈家人不恨死她才怪。

夏母的脸色也更冷了几分,显然反感沈南川的处事方式。

太不负责任了!

“你误会了浅浅!”沈南川扬高声调,急于澄清,可又不晓得怎样才能让她明白,“我……我只是希望你开心而已……”

他真的没有恶意!

在外偷听的莫宛柔听见这些话,气得差点咬碎牙齿。

她孩子还没生出来,沈南川就计划着以后把她赶走,孩子也不管,一心就想挽回夏浅浅,和她双宿双栖。

从头至尾,他根本没有为她考虑过半分!

莫家两位长辈脸色同样难看。

他们可都指望着莫宛柔嫁入豪门,从此以后,他们沾光,过上好日子!

“柔柔,这……你要不要进去?”她妈担忧得很。

莫宛柔指尖掐着掌心,嫉恨的目光掠过她妈的脸,她深吸几口气,把心头旺盛的怒火压下去。

抬起头,她的招牌微笑又挂回脸上。

她把保温盒从她爸手里接过来,抬手敲了敲门。

里面气氛正是凝重,敲门声恰好打破僵局。

夏浅浅去开门,看清站在外面的三个人,她皱起眉。

这一家人怎么又来了?

阴魂不散?

不对,沈南川刚到一会儿,莫宛柔就出现了,难道是巧合?

这当然不是巧合。

接到沈母通风报信后,她始终担心着,就喊她爸来医院蹲守,反正他爸下岗了,一天到晚闲的发霉。她说,一旦沈南川现身,即刻通知她。

她绝对不能让他们单独见面,甚至旧情复燃!

正睡着午觉,她爸打电话回来,说沈南川到医院来了,她赶紧地起来,正好她妈给她炖了鸡汤,有了借口,莫宛柔带着鸡汤就匆匆出门。

“浅浅,我给阿姨炖了鸡汤。”莫宛柔笑容柔柔的,举了举手里的保温盒,表明她真的是来送鸡汤的。

她的声音传到沈南川耳朵里,他猛地转身,眸光如刀,射向房门口。

她怎么会来?

夏浅浅打量着莫宛柔,眼底闪过幽光。

真的是凑巧?

她后退一步,侧身站着,“正好,你们家沈南川来了,就在里面。”

夏浅浅的坦诚,出乎所有人预料。

沈南川难以置信地撑大双眸,直直盯着夏浅浅。

她竟然能如此潇洒地把他推给莫宛柔!

而莫家人也以为,夏浅浅会想法设法阻止他们进去,避免沈南川和他们见面。

他们也不想想,并非所有人都跟他们家莫宛柔一样,没脸没皮!

莫宛柔做出惊讶的模样,睁大了眼睛往里瞅,“川也在这里吗?”

话语间透露出的亲昵令夏浅浅觉得恶心。

沈南川根本不想看到莫宛柔那张脸,但此情此景下,他又不会穿墙术,躲不掉。

他冷冰冰杵在那儿,从头到脚往外冒着冷气。

莫宛柔如同十八少女,眉梢眼角染着欢喜,“川,你什么时候来的呀?怎么没通知我呢?”

未及沈南川开口,莫宛柔她妈自作聪明地插话,“南川肯定是怕打扰你休息,心疼你啊。”

一家人,一样的德行,夏浅浅与夏母对视一眼,非常无奈。

莫宛柔听了她妈的话,掠过夏浅浅的眼神里含着骄傲。

岂料,沈南川一开口就拆了她的台。

他冷道:“我什么时候来跟你有什么关系?凭什么告诉你?你以为你是谁?”

接连三个反问,好似三耳光抽在脸上,莫宛柔当即尴尬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饶是莫家人脸皮再厚,这会儿也被堵得哑口无言。

莫母为了女儿的面子考虑,僵硬地笑着,“南川你可真会开玩笑。”

“我不喜欢开玩笑!”

沈南川嫌恶地看她一眼,再在莫家人脸上抽一巴掌。

“……”

夏浅浅弯起嘴角。

幸灾乐祸什么的虽然不怎么道德,可是,看见莫宛柔一家子吃瘪,真的很痛快,很过瘾有木有!

莫宛柔看见了夏浅浅的笑,差点气得头顶冒烟,她紧咬着唇,既是委屈又是气愤。

莫爸好歹是个男人,他站出来道:“南川,柔柔她怀了你的孩子,你这样对她,不太好吧?”

他也不敢严厉了,毕竟他们一家子的希望全依托于眼前这男人。

沈南川拧眉,吐出的字眼,冷血至极。

“我本来就没打算要这个孩子,是你们跑去我家闹,非要生下他。”他锐利的视线紧盯着莫宛柔,“路是你自己选的,就别怪我心狠!”

当着夏浅浅的面儿,他把话挑明了讲。

无论如何,他和莫宛柔绝无可能!

莫宛柔深受打击,一只手捂着心口,眼泪唰的就滚下来。

“川,你……你怎么能……”她伤心得连句话都无法讲完整。

沈南川浅眯起眼,一字一顿:“我的立场一开始你心里就清楚,现在来质问我对你不好,你是脑子进水,失忆了?”

收拾贱人,就该学沈南川这样,一点脸面不给她留,看她还怎么作!

病房里,夏浅浅和夏母已经成了观众,就像看苦情剧一样,看着沈南川与莫家三口的对手戏。

莫宛柔眼泪珠子连连,手里的保温盒没拿稳,“咚”的一声掉地上,汤汤水水的流一地。

见到这一幕,夏浅浅终于出声了。

“抱歉,你们有任何矛盾,请出去解决,我妈需要静养。”

沈南川心中一痛,她漠视他到如此地步!

莫宛柔泛红的大眼睛死死盯着夏浅浅,仿佛她能在她身上盯出个洞来。

而莫母憋了一肚子的气,找到地方撒了。

她睨着夏浅浅,尖酸刻薄地道:“浅浅,我们家柔柔一直当你是好朋友,哪怕你曾经跟南川交往过,她仍然处处为你着想,知道你妈住院了,她先是来看望,回到家,怀着身孕又亲自给你妈炖鸡汤,她为你做了这么多,你竟然背着她和南川见面……”说到这儿,她抹了抹眼睛,痛心疾首道:“你觉得你……你对得起我们家柔柔吗?”

“……”

我靠!

夏浅浅差点发飙。

这家子真的是极品吧,莫宛柔她妈颠倒黑白的功夫真是令人佩服啊!

分明是莫宛柔抢她男朋友,到了她妈嘴里,变成她夏浅浅无耻了?!

夏浅浅气得发笑,“我说,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好吧,到底是谁做过缺德事儿,自己心里最清楚!别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忘了自己是什么货色,跑来给别人泼脏水!”

其实她还算客气了,若非顾及着夏母在场,她会骂得更难听。

沈南川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莫家人欺负夏浅浅。

他指着莫母,厉声道:“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再敢乱说,我撕烂你的嘴!”

沈南川发起火时挺吓人的。

莫母心脏抖了抖,无奈咽不下这口气,她觉得无论如何,不能让夏浅浅看笑话。

“还说你跟他没什么,要真是清白,南川他能这么维护你吗?”她揪着夏浅浅不放。

“靠!”夏浅浅当真怒了,直接爆粗口,“当初是你女儿勾引沈南川,当第三者,现在你他妈来找我理论,说我和沈南川关系爱昧,你丫的到底是脑袋被门夹了?还是天生就这么蠢?”

夏浅浅性格本就彪悍,她指着莫母鼻子骂的时候,莫母被她的气势震得一愣一愣的。

莫爸扶着伤心欲绝的女儿,正欲替老婆骂回去,夏浅浅转过来,瞪着他们父女俩。

“莫宛柔,你妈刚才指责我的时候,你听着那些话你惭愧吗你?我告诉你,别把我当包子,好欺负,你他妈喜欢沈南川,要嫁给他,还是要给她 生孩子,老子没兴趣过问,你爱咋样咋样,但是你要再敢跟你爸妈来扯淡,别怪我不客气!”

这口恶气,她憋在心里老长时间了!

夏浅浅气势汹汹地喊完话,胸口急剧起伏着。

啧,痛骂贱人的感觉真他妈好!

见识到夏浅浅的嘴巴有多毒,莫家三人脸上青白交错。

气啊,气得要死!

可没一个人敢再反驳夏浅浅。

沈南川嘴巴动了动,最终沉默。

夏母虽觉得女儿讲话粗鲁了些,不过莫家这家人,确实不值得客气。

夏浅浅顺口气,视线扎着莫宛柔,“告诉你,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往后守不住沈南川,别再来找我闹!”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