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14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6:36字数:1025309

闻言,莫母的视线也关注过来。

他们一家的好日子,可就指望着沈南川。

沈南川指腹摩挲着手心里的打火机,“她的精神损失费,养身体的费用,我会给。”

这是他唯一接受的负责任的方式,除了钱,莫家人休想要求其他。

他承诺地爽快,莫父心头一动。

但人都是贪心的,莫父忖着,若是接受沈南川的条件,虽然能得到一笔钱,可只是暂时的,这次付过,往后就没有了。

长期饭票,谁都喜欢。

心中精打细算的算好这笔账,莫父拉下脸,义愤填膺地指责沈南川,“柔柔吃了这么多苦,你拿钱就把她打发了?”

沈南川眉心皱起,冷冷发问:“那你想怎样?”

莫父顿了顿,一句话理直气壮地讲出来,“当然是娶她!”

莫母眸光闪烁,这样的结果自然也是她所希望的。

厚颜无耻,指的就是莫家这家子。

沈南川俊脸染上薄怒,他冷笑声:“当初她怀着孩子我就没有和她结婚的打算,如今孩子没了,那就更不可能!”

闻言,莫父和莫母脸色一僵。

沈南川的态度如此明确,其实是他们预料当中的,但因为贪念作祟,他们依然得寸进尺地提出让沈南川娶莫宛柔为妻子的要求。

“你就这么无情无义?”词穷的莫父只知道用言语攻击沈南川的人品,企图用这样低级的方式迫使沈南川改主意。

沈南川嘴角勾起一抹冷嘲,“你说的没错,我这人就是这么无情无义!”

“你就不怕我们把你告上法庭?到时候如果事情传出去,你们沈家人的脸上未必会光彩!”为逼人就范,莫父甚至开始拿沈家的脸面威胁沈南川。

沈南川冷冷睨着他,“想和沈家斗,你有那个本事吗?再说,就算上了法庭那又如何,孩子是莫宛柔自己愿意生的,我们家没人逼过她。至于丢脸……若是我把事实真相抖出去,丢脸的可就是你们一家人!”

沈南川毫无胆怯之意,字字锋利。

莫父被噎了下。

他转过脖子与莫母眼神交流,莫母传递出坚持要沈南川点头的决心,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了!

莫父也明白莫母的意思。

他两只手按在大腿上,表情甚是凝重。

“南川,以前柔柔她虽然做过些错事儿,可那是因为她爱你,试问一个女人如果不爱一个男人,怎会心甘情愿为他生孩子?”硬的不行,莫父软了语气,改用迂回政策,“你和她认识这么久,她对你的心意如何,你应该清楚才是……如今她流产,你刚才也看到了,她快崩溃了,如果你再抛弃她,她这辈子真的就毁了呀!”

莫父说的那叫一个伤心,眼看就要老泪纵横了。

其实他们说来说去也就一个意思:我们家莫宛柔真心爱你沈南川,无论如何你应该对她负责,如果你抛弃她,那你就冷血无情,没心没肺,天打雷劈……

等莫父语重心长发表完劝解,沈南川跷起长腿,流露出一股匪气,“话说再多遍,我还是那个意思,我不可能和莫宛柔结婚。至于分手费,我现在就可以写支票,五百万,够不够?”

五百万?

他们家要不吃不喝攒多少辈子才能攒够?

这个数目震得莫父和莫母的心脏狠狠跳了下。

莫父瞧眼沈南川,垂下视线,直勾勾盯着自个的手,脑袋里思考着接受这五百万,还是怎样。

将他的神情守在心底,讥诮滑过沈南川的眸。

什么真爱,说穿了,无非就是为了他们家的钱……

沈南川忽然神色一凛,绷直了背脊。

他是和夏浅浅交往后才认识莫宛柔的,在他主动坦白家世前,连夏浅浅都不晓得他的家庭情况,莫宛柔怎么会知道?怀孕后还找上门?

之前因为和夏浅浅分手的打击,他忽略了这个细节问题。

此时他记起来,越发觉得他和莫宛柔之间的开始大有问题!

他隐瞒了真实身份,她们都以为他是个穷学生,在他和莫宛柔的第一次前,莫宛柔对他其实不怎么样,只能说一般般,某些时候还会端着高人一等的姿态,所以他对莫宛柔也没啥好感,感觉这女生有点嫌贫爱富。但那会儿莫宛柔和夏浅浅感情好,自然而然,他们见面的时候也比较多。

醉酒那次以后,莫宛柔就转变了态度,温柔细心,常常主动关心他。当时他以为是因为发生了关系,她对他有了依赖,可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说不定,当初莫宛柔是故意接近他的!

意识到这一可能性,沈南川心头瞬间烧起一把怒火。

沈南川目光射向病床。

若他的猜测正确,莫宛柔休想拿到一分钱!

莫母恰好对上沈南川裹满冰棱子的视线,心颤了颤,背脊有点凉飕飕的。

他那么恐怖的眼神是为什么?

是要变卦吗?

莫父眉头紧锁纠结了好一阵儿,他清清嗓子,严肃地道:“你让我们再考虑考虑,受伤害的人是柔柔,我们必须征求她的意见。”

听到会给五百万,一下子就改了口,果真是贪钱啊!

沈南川内心讥笑,“好。”

暂时谈妥,沈南川起身,他说他回家,佣人会留下来帮着照顾莫宛柔。

莫家两口子没阻拦。

等沈南川走后,莫母把佣人支出去,她说想和莫宛柔她爸单独陪陪女儿。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你不打算让沈南川娶柔柔了?”莫母沉着脸问。

莫父叹声气,“沈南川的态度你都看到了,他是不会和柔柔结婚的。”

“他不干,不代表他家里人也反对啊!”莫母激动地道,“我们去找沈家谈谈,他们名门大户不是最要面子吗?要是沈南川执意和柔柔分手,我们就去闹!”

莫母这番话,充分体现出她的泼妇本性,胡搅蛮缠。

莫父瞪她眼,“你敢找沈家闹?你脑袋进水了不成?”

莫母无缘无故挨了骂,来了气,“你到底是哪家的?我难道说错了?你骂我干什么?!”

本来心情稍微好转了些,听着莫母的尖嗓子,莫父心烦气躁,“我骂你蠢!”

莫母被骂得懵了。

莫父本想发火,瞥见病床上的女儿,又忍了回去。

他叹气:“沈家的背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敢跟他们做对吗?你有啥本事和他们叫板,估计我们还没怎样,沈家就先踩死我们了。刚才沈南川的话你应该也都听见了,他一直恨着咱们家柔柔,要是我们真把他惹毛了,后果你承受得了吗?”

听着莫父的分析,莫母就沉默了,堵在心头的怨气慢慢消散。

“那怎么办?我们就拿了这五百万走人吗?”五百万于他们家而言是很大一笔钱,可思来想去,莫母始终觉得不甘心。

莫宛柔嫁给沈南川不仅仅意味着钱,还有权,往后办事儿也有的是人脉。

莫父自然和她一样的想法,他抓了抓秃成地中海的脑袋,摇头,“目前看来,只有接受沈南川的提议,不过钱的数目……他们家欠了柔柔,我们可以争取更多。”

他贪婪的本性暴露出来,两只眼睛里全是成堆成堆的粉红票子。

莫母抿起唇,手抚着莫宛柔的脸颊,“嗯……”

当妈的要细心些,莫母有点担心莫宛柔能否接受。

回到家中,沈南川问了佣人,佣人说沈母回来就在房间里,晚饭是沈父拿进去的。

想到母亲今天受到的打击不小,沈南川就没去打扰她。

折腾了大半天,沈南川疲惫地将沉重的身躯摔在床上,他进来时没开灯,厚重的窗帘遮住外面的光亮,卧室内黑漆漆的一片。

他抬手,手掌覆在心口的位置。

“浅浅。”他低喃着他所思念的名字,“我和莫宛柔已经彻底结束了,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黑暗中,他轻轻地问。

只可惜,无人回答他。

良久,沈南川忽然笑了声,笑声里满是心酸。

莫宛柔昏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护士来查房时她就醒了。

“柔柔,醒了啊,肚子饿了吧,你爸爸去买早饭去了。”莫母柔声道,拿着热毛巾帮她擦脸。

莫宛柔大睁的眼睛黯然无神,她没理会她妈,抬起手去摸肚子。

平坦的,空落落的。

莫母见状,眼眶跟着发酸。

“妈,我的宝宝呢?”她幽幽地问。

莫母踟蹰,“柔柔啊,别想着宝宝了……”

“他离开我了是吗?”

莫母有点哽咽,“柔柔……”

莫宛柔闭上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滑落。

“川呢?”

她醒来,病房里却不见沈南川的身影,莫宛柔心底一片冰凉。

莫母心一紧,“他……他昨天守了你一夜呢,刚才他才回沈家的,他回去……”

“别说了。”莫宛柔打断莫母的谎话。

她其实都明白。

她怀着孩子沈南川都不在乎他,如今流产了,沈南川更不可能关心她。

莫母嘴巴张了张,也找不出安慰的话,因为说了也是白说。

直到下午,沈南川才去医院,协商分手费的问题。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