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23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23:26字数:1025309

从墨西哥回来后,她大概有半个多月没见到萧湛了。

锦城最近降温,天气严寒,萧湛外面套了件深灰色的大衣,他本来就高,身材又极好,穿着长款风衣的时候,跟那些奢侈品牌的男模一样,超帅,超有型。

过往的女性频频回头,向他投去关注的眼神。

而他呢,目光笔直地望着她。

怕他嫌她慢吞吞的,夏浅浅抬脚走过去。

当站到他面前,被他深沉的视线注视着时,夏浅浅忽然感觉到尴尬。

她勉强地扬起嘴角笑笑,“你来啦……”

萧湛淡淡点下头,开始谈正事,“你母亲的病房在哪儿?”

夏浅浅这才注意到,在他身后站了好几位身穿白大褂的外国人,韩晋也在。

是他找来的医生么?

夏浅浅说,“在七楼,五号病房。”

萧湛侧过身,对专家们吩咐:“七楼,五号病房。”

韩晋便打算领着专家们上楼去。

“等等!”夏浅浅出声道。

萧湛垂眸看她,“还有事?”

夏浅浅瞥眼疑惑的老外们以及面无表情的韩晋,她小声对萧湛道:“我能先跟你谈谈么?我有些事我想先商量好,免得我妈起疑心。”

萧湛不解,夏母会对什么起疑。

不过他还是同意了。

夏浅浅把他叫到住院部外面,四周无人,只有呼呼的冷风刮过。

夏浅浅打个寒战。

“你要谈什么?”萧湛的耐心,向来有限。

夏浅浅搓着双手,其实很难启齿。

脸蛋不知是被冻得发红,还是因为害羞,她暗暗给自己打气,酝酿好感觉。

“萧湛,关于我们结婚的真正原因,我没告诉我妈,我跟她说,我们是正常交往的……”

夏浅浅硬着头皮,或者是厚着脸皮,把自己瞎掰的恋爱经过复述给萧湛听。

没办法啊,为了杜绝夏母怀疑真实性的可能性,她必须先和萧湛对好台词,到时候才不会穿帮。

夏浅浅知道自己掰得有些过分,所以她很忐忑,一直拿眼睛偷瞄萧湛的脸,看他有没有被她气到。

他轻轻皱过几次眉,除此之外,基本上是面无表情的。

那么就是说,她撒的谎话,在他能容忍的范围内?

“……基本上就是这样的。”夏浅浅低着脑袋,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怕挨老师的骂,“萧湛,我希望我妈在最后的日子里能够过得开心,所以我撒谎骗了她,好让她别再为我担心,我希望,你能帮我演这场戏。以后不管你有任何要求,我都会答应你。”

她的态度非常诚恳。

萧湛浅眯起深邃的黑眸,打量着谦卑的她,他问:“不管什么要求,你都同意?”

当时的他,只是随口问问。

夏浅浅点了点脑袋,澄澈的眸子注视着他,表明她的真诚,“是,只要你需要,我绝对答应。”

当时的她,以为他们顶多只会是名义上的夫妻。

“没问题。”萧湛保证道。

夏浅浅笑笑,“谢谢你,萧湛。”

从何时起,她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好像就是谢谢你。

他们领着医生来到夏母的病房。

得到消息的院领导也随后赶到,毕竟萧湛是个大人物,而这些专家亦是极难见到面的。

进去前,夏浅浅抬起手,挽着萧湛的胳膊。

既然是演戏,就要让夏母信服才行。

萧湛不习惯她的触碰,身体有些僵硬。

夏浅浅低声道:“拜托你。”

打开门,他们两人先进去。

夏母正调着电视频道。

“妈!”夏浅浅脆生生地喊她。

夏母转过头来看着他们。

夏浅浅挽着萧湛走近几步,她微笑着对萧湛说:“打个招呼,正式认识一下吧。”

这些,是方才先沟通好的,她怕的就是萧湛会反感。

幸好,他很配合。

“阿姨,你好,很抱歉,今天才来看望你。”萧湛一席话,客气是客气,但是,太过客气。

她上一次住院时和萧湛打过照面,当时他给她的印象便是——冷。从头到脚的冷。

他这样的性格,和浅浅真的合适吗?

“你能来,就是我的荣幸了。”夏母亦是客客气气的。

寒暄了几句,院长带着专家及夏母的主治医生进来。

按萧湛的吩咐,院长说,今天正好有专家到医院来免费义诊,于是就顺便来了夏母这里,看看情况。

这其实是夏浅浅要求的,她说如果直接告诉夏母,专家是萧湛请来的,她肯定会怀疑自己的病情。

所以萧湛就联系了院长,叫他帮忙撒谎。

夏浅浅表现得惊讶又开心,“那我们今天真是走运了!”

夏母深究的目光落到她脸上。

她怀疑是他们俩故意安排好的,然而夏浅浅的反应看起来,似乎真不知情,而萧湛呢,冷冰冰的一张脸,你要能猜出他的心思,那就奇怪了。

夏浅浅说,这么好的机会,别浪费了。

讲着英文的专家们询问了夏母的情况,随后做了一些检查,期间,夏浅浅充当了会儿翻译。

真实的结果,自然要瞒着夏母的。

“妈,他们说,你只要按时服用降压药,平时做做锻炼,活到一百岁绝对没问题!”

向来严肃的夏母被她逗乐了,“你就别欺负我听不懂英语了。”

夏浅浅端来杯热水,“我说的是真的啦,不信的话你问萧湛,他从来不撒谎的。”

她笑意盈盈地望着萧湛,眼底的请求,他看得懂。

萧湛启声,“阿姨你放宽心就好,不会有事的。”

莫名的,夏母眼眶有些湿润。

她笑了笑,“嗯……”

夏浅浅的心里,苦涩泛滥成灾,她却强忍着,不露出一丁点的难过来。

病房里又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萧湛坐在沙发上,思忖后,他郑重地向夏母说:“阿姨,我和浅浅准备结婚了。”

夏母万分惊讶,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结婚?

他们俩?

他们才多久的感情就结婚?

接收到母亲询问的眼神,夏浅浅脸蛋染着淡淡绯红,“是真的,妈,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萧湛他这次来,除了看望你,最主要的就是这件事。”

夏母张了张嘴,“你们是认真的?”

夏浅浅当初跟沈南川交往了两年多也没提起过结婚的打算,是后来因为莫宛柔的插足,才准备结的婚。现在,她和萧湛,顶多算半年的时间,这就要结婚了?

她了解女儿的性子,这么仓促地嫁人,不像是她的处事风格。

萧湛代替夏浅浅作答,“我们经过慎重考虑决定的。”

夏浅浅忽然觉得好笑。

他们哪里经过慎重考虑了?

无非是都有了假结婚的理由罢了。

“是的,妈,请你相信我们。”夏浅浅也道。

夏母沉默。

夏浅浅不由得担心母亲的态度。

“你的家里人,他们都能接受浅浅的出身?”夏母沉声问,视线紧盯着萧湛,“她没有你那样的家世背景,她没有能力为你的事业锦上添花,你不嫌弃她吗?你的家人,没有意见吗?”

夏母把话说得很直白。

但这是事实,必须考虑到的事实。

婚姻,可是人生中的头等大事。

夏母抛出的问题,只能由萧湛来作答。

夏浅浅抬起眼帘,看着身旁的萧湛,她相信,他能够完美回答。

就像应对萧家那些老头子一样。

萧湛从容不迫,他的大手伸过去,将夏浅浅微凉的右手握在掌心里。

他的温暖,传递给她。

好似触电般,夏浅浅一惊。

萧湛迎上夏母的注视,掷地有声地道:“浅浅没有的,我会给她。”

夏母眸光闪了闪。

“无论一年,两年,还是今后的几十年,我的妻子,只会是她,请您放心地把她交给我。”萧湛的字句,在病房里,清晰可闻。

旁人若是听到这样的许诺,一定会觉得萧湛很爱她吧……

只有夏浅浅自己明白,萧湛的这番话,每一个字,全然是出自责任,与爱无关。

他的妻子,会是她。

他的爱人,永远不会是她。

她并非为此伤心,只是想到从今天起,她漫长的人生岁月将是和一个她不爱,也不爱他的男人一起度过,觉得会很累罢了。

夏母被萧湛震撼住。

虽然没有任何花哨的言语,他的真诚,消除了夏母的顾虑。

她看眼小鸟依人的女儿,脸色缓了下来,轻声问:“你们日子订好了没?”

“就在这个月内,具体的日子还再看。”萧湛说。

“那以后结了婚,你们住哪儿?回墨西哥吗?”

“是。”

夏浅浅说:“妈,你和我们一起去吧,我们一家人住一起。”

夏母当然也舍不得夏浅浅,只是年龄大了,在一个地方呆习惯了,再让她换地方,她舍不得。

“我就算了吧,在家住习惯了。”

夏浅浅哪里能放心她一个人,“妈,你去墨西哥,有我陪着你啊。”

夏母仍然拒绝出国。

夏浅浅着急,但又不能把实话说出来。

她求救地望着萧湛。

萧湛明白她的担忧,想了想,他对夏母说:“浅浅她很孝顺,这些年她在国外上学,一直很挂念家里。她只是想离母亲更近一点,能够亲自照顾您,报答这些年来的养育之恩,希望您能理解她的心意。”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