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28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6:34字数:1025309

夏浅浅硬着头皮说好。

夏母就回家了。

萧湛喝得太多,走路颤颤巍巍的,夏浅浅担负起搀扶他的任务。

她把他的手臂搭在她肩上,手臂环着他的腰,这样的姿势,萧湛的重心基本上是倚在她身上的。

夏浅浅再女汉子,力气再大,架不住萧湛一米八几的高个子,一路艰难地走回房间,把他放到床上时,夏浅浅终于松口气。

“累死我了!”她坐在床沿,拿手扇着风,她都热得出汗了。

这男人也长得太结实了些!

夏浅浅休息过了,垂眸去看他。

萧湛侧身躺着,微微蹙着眉,似乎是不舒服。

昨天她才喝醉过,深有体会,胃里面装了太多的酒精,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她想着以前在网上看到的,说蜂蜜水有解酒的功效,于是就去客厅的吧台找找。

总统套房里,应该是应有尽有吧?

她翻了个遍,结果没有,于是她打电话,叫酒店送两杯蜂蜜水上来,一杯给萧湛,另外一杯给隔壁的韩晋。

服务员很快把送蜂蜜水送上来。

“你去把这杯给韩晋吧。”她对守门的保镖说。

她现在是萧湛的妻子,也就是他们的老板娘,她的吩咐,自然要听从的。

保镖接过蜂蜜水就去了韩晋的房间。

夏浅浅端着水杯回到床前。

他醉成这样子,能自己喝吗?

“萧湛?”她轻轻喊他。

萧湛躺着没有反应。

夏浅浅又凑近一点,“萧湛,你先起来,喝点蜂蜜水吧?”

“……”

“萧湛?萧湛?”她坚持不懈。

接连好几声,萧湛被她的噪音吵得没法睡觉,费力睁开了眼睛。

“……什么事?”他的声音很有磁性,醉酒后,更加低沉,特别好听。

夏浅浅把水端过来,“你起来喝点蜂蜜水吧,这样要好受一点。”

看着她手里的东西,萧湛因为酒精而有些迟钝的脑子反应了会儿,手撑着被单,勉强坐起来。

他拿着杯子喝了两口就还给她了。

夏浅浅说:“你再喝一点吧。”

“不用。”

“明天早上你会头痛的。”

“我说了不用!”萧湛不耐烦了。

夏浅浅只好伸手去接。

萧湛脑袋昏沉,没等夏浅浅的手碰到杯子,他就先松了手。

结果,可想而知。

大半杯蜂蜜水就倒在了萧湛身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夏浅浅受惊地从床上跳起来。

她飞快跑去卫生间拿毛巾出来。

蜂蜜水不不比矿泉水,打湿了衣服不说,而且黏黏的,特别难受。

萧湛一张俊脸都扭曲了。

“先擦擦吧……”夏浅浅一惊一乍地帮他擦着身上的水渍。

萧湛挥开她的手,“我去洗澡。”

夏浅浅傻愣愣地僵在旁边。

她其实也是好心嘛!

萧湛把外套脱下来,随意就丢在地上,边朝卫生间去,边脱着衬衣。

看他走路走得摇摇晃晃的,夏浅浅抿唇,她要不要跟进去?

万一他摔倒了什么的,萧家人会砍死她的吧?

可是她要进去,又好奇怪啊?

难道看着他洗澡么?

正在她思想斗争时,萧湛的声音传来,“你过来。”

夏浅浅抖了下,望过去。

萧湛站在卫生间门口,视线正盯着她。

不过她怀疑,此时萧湛能不能看清楚她的脸。

夏浅浅不敢怠慢,蹭蹭蹭就跑过去。

“什么事啊?”

“帮我脱衣服。”

“……!”夏浅浅石化。

她不见动作,萧湛沉声催促,“快点!”

“……哦……好……”

夏浅浅把手里的毛巾搭在肩上,像个店小二样,手指颤颤地摸上萧湛衬衣的扣子。

别以为他是对她有企图了,只是他醉得恼火,双手不怎么听大脑使唤,几个扣子,他奋斗了好一会儿,就解开了一颗。

被蜂蜜水黏在身上的感觉特糟糕,所以他才会喊夏浅浅来帮忙的。

这一点,夏浅浅大概也猜得到。

她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脱完衬衣,夏浅浅眼底映出的是男人蜜色的胸膛,稍稍往下,就能看到那结实的腹肌,肌理性、感得让她想要流鼻血。

妈呀,他身材太好了!

那腰哦,那人鱼线哦,要命了!

夏浅浅要风中凌乱了。

萧湛自然不晓得自己的好身材给夏浅浅造成多大的刺激,他抓起她的手放在皮带上,“还有这里。”

“……!!!”夏浅浅的小脸蛋烫得快要烧起来!

萧湛微微抬起双手,一副大爷样,等着她服务。

此情此景下,她能说不么?

当然不能啊!

两个人好歹是夫妻了,虽说是空有名义,可这不就是脱个裤子么,难为情是有的,不过她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夏浅浅没接触过男士的皮带,好在萧湛老老实实站着,她很容易解开,不费劲。

裤子直接就掉地上,呈现在她面前的,是男人差一点点就全部光光的身体。

目光扫过他下腹部,夏浅浅心脏快跳出来了。

“可以了……你去洗澡吧。”她差点咬到舌头。

夏浅浅,你真没出息哦!

萧湛就进去洗澡了。

夏浅浅站在门外面,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若是有什么类似摔倒的声音,她也好及时去搬救兵来。

大约十多分钟后,卫生间的门打开,一股热热的水汽散了出来。

萧湛腰间围了张浴巾,头发还在滴水。

看到美男出浴的模样,夏浅浅又心如小鹿乱撞了。

“你洗好啦?”她笑得有些狗腿。

萧湛淡淡“嗯”了一声。

“我去帮你拿出吹风。”

萧湛坐在床边,夏浅浅拿着电吹风出来。

“喏。”她递给他。

萧湛却是道:“你帮我。”

“……”

真是被人伺候惯了的大少爷啊!

夏浅浅心态极好,也没去在意萧湛老使唤她。

她把鞋子脱掉,跪在他身后,帮他吹头发。

主卧内,只有电吹风的呼呼声。

夏浅浅纤长的手指穿过他浓密的黑发。

换在从前,她哪儿敢想象,有一天,她能如此近距离地触碰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

暖风吹拂着,萧湛昏昏欲睡。

夏浅浅就在他背后,他放松身体,身子靠后,倚着她。

他一靠过来,夏浅浅顿时受惊,绷直了背脊。

而手上一个不小心,扯到了萧湛的头发。

萧湛“咝”了声。

他是大老板,分分钟能秒杀她的大老板,夏浅浅诚惶诚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只是头发被扯了下,又不是整张头皮掉了,萧湛自然不会跟她计较。

他摆下手。

夏浅浅如获大赦,更加小心得为他吹干头发。

“好了。”

她下床,把吹风收拾好。

等她在回来,萧湛已经躺下了。

夏浅浅只留下一盏壁灯,轻手轻脚地去了另一间卧室。

舒舒服服泡了个澡,她穿好早已准备好的浴袍,回去找萧湛。

“萧湛,我就在隔壁房间,你有事就叫我啊。”

虽是新婚夜,她可没想过要和他一起睡。

睡梦中,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眼前,似乎有人影晃动。

是谁?

夏浅浅看萧湛久久没有回应,想着他应该已经睡着了,就准备离开。

她起身去关灯,萧湛猛地拽住了她的手腕,再使劲一拽,就把夏浅浅拖到他身边。

夏浅浅被吓得尖叫了声。

萧湛把她的头往他胸口按,“睡觉。”

轻轻的一声低语,夏浅浅僵硬得如同木头人。

他是不是又把她当成温馨了?

就好像很久以前,他在萧家喝醉那次,他也是突然拽住她不松手。

再没有感情,她也无法接受成为别人的替身。

夏浅浅挣扎,“你放开!”

她越扭,萧湛抱得越紧。

夏浅浅觉得她快要窒息了,腰也要被他勒断。

“萧湛!”她拼尽全力,掌心撑在他未着寸褛的胸膛上,那片温热搅乱了她的大脑。

她这么大动静,萧湛终于睁开眼。

按在他脑后的大手松开,夏浅浅得到自由,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她的脸蛋被憋得红通通的,半启的唇瓣,在他眼里,是如此诱人。

喝了酒,最容易动情。

萧湛的眸光一下子沉了下去。

火光在眼底跳跃。

夏浅浅刚刚顺口气,下巴被男人大力攫住,紧接着,他的唇就压了下来。

夏浅浅杏目圆瞪,思绪在那霎那停摆了。

不可思议的柔软触感,勾起了萧湛更深层次渴望。

他翻过身,整个人覆在她身上。

放肆的掠夺终于让夏浅浅惊醒。

“你放开!”她愤怒地捶打着萧湛。

但是她的力气对他而言,就是小猫挠痒。

萧湛身强体健,一身恐怖的力气轻而易举地就压制住她的反抗。

夏浅浅被迫承受他的进犯。

眼泪,很不争气地就滚下来。

他可以不爱她,但是请别这样对待她。

萧湛尝到了咸涩的味道,终于停了下来。

夏浅浅一动不动,泪眼盈盈地望着他。

萧湛松开一只手,抹掉她眼角的湿润。

夏浅浅眼里的水更加多了。

萧湛俯下身,在她耳边,咬着牙道:“夏浅浅,这是你应尽的义务!”

夏浅浅怔住。

他刚刚……叫了她的名字?

而就在她为此震惊时,疼痛猝然袭来。

从此刻起,她的人生,彻底和他绑在了一起。

*

抱歉,今天家里网络故障,现在才更

感谢千千貓貓,7802177两位亲的月票,有时候rn网页的反应速度真心让人抓狂……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