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30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13字数:1025309

雪下得很大,不到两小时,外面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夏浅浅见了夏母最后一面。

她静静躺着,面容安详,若非脸上毫无血色,就跟平时睡着了两样。

她甚至有错觉,只要她叫她一声,她就会醒来。

夏浅浅站在床前,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母亲。

她没有哭,因为眼泪在得知母亲离世的时候,已经哭干了。

夏母的后事需要人打点,身为夏家的女婿,萧湛亲自去安排,他吩咐两名保镖留下来,在走廊上守着。

良久,夏浅浅跪下,伸出手,轻轻将夏母冰凉的双手握在手心里。

“妈,你放心,我会过得好好的。”

而在这之前,有件事,她一定要做。

她刚走出病房就被拦下了。

“少夫人。”

夏浅浅红肿的眼里一片平静,“我想出去走走。”

“萧少说,请您在这里等他。”保镖们也是奉命行事。

夏浅浅未见生气,“我去上厕所,这也不行吗?”

两名保镖对视一眼,退让开。

“谢谢。”夏浅浅说。

她走向卫生间,转角,那边有楼梯。

等萧湛从医生办公室回来,保镖即刻向他汇报,少夫人去上厕所,但是,不见了。

萧湛面色一变。

他从门口往病房里面望了眼。

夏母才刚刚去世,夏浅浅绝不可能就丢下母亲去做傻事,她离开,一定有别的原因。

萧湛冷声吩咐:“出去找!”

保镖领了命令,正要离去,萧湛忽然意识到一个可能性。

“去看看沈南川那里有没有人。”

她和他曾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感情有多深?

也许此时,她只是希望能有她爱的人在身边陪伴呢?

望着外面漫天飞雪,萧湛摸出支烟,眼底光芒幽幽。

夏浅浅,这次,我原谅你。

“真是的,什么包裹啊,我最近没买东西啊……”莫宛柔拉起羽绒服的帽子戴上,嘴里连声抱怨的。

外面这么大雪,冷得要死,偏偏有人打电话来,告诉她有她的快递,叫她赶快下去签收。

莫宛柔再三强调她没买过东西,但是对方说就是送给她的。

其实她也好奇,这才出门去门卫室。

小区里,地上铺了一地的积雪。

莫宛柔走得飞快。

“莫宛柔!”忽然,有人大喊她的名字。

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陌生,但是有觉得几分熟悉。

莫宛柔四处张望。

然后她看到大雪中,一抹人影朝她而来。

她睁大眼睛去看。

待那人走进以后,她赫然瞪大双眼,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来的人,是夏浅浅。

即使隔了一段距离,莫宛柔依然感受到源自夏浅浅身上的怒意。

她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个快递电话……

她拔腿就往家跑。

夏浅浅专程来找夏浅浅算账,又岂会让她跑了。

莫宛柔穿得多,本来也是娇滴滴的小女人,身体不够灵活,跑了几步就倒在雪地里。

她心都揪紧了。

在她努力爬起来的时候,身上一重,巨大的冲力又把她压回雪地。

她狼狈地吃了一大口雪。

“咳咳咳……”她连忙把嘴里的雪吐出来。

夏浅浅两只手钳着她的肩膀,粗鲁地把她翻了个身。

她跨坐在她身上,发红的眼死死盯着她,双手卡住她的喉咙。

被人扼住要害,求生的本能使得莫宛柔死命挣扎。

“夏浅浅,你个疯子……松开……放手……”

夏浅浅眼里满是疯狂的恨意,“莫宛柔,我欠你什么了,为什么要害死我妈,为什么?你这个贱人!你去死!你去死!”

若非前些天她跑去大闹,夏母不会病发,病情也就不会加重,今天也不会突发脑溢血……

她原本还有更多时间和母亲相处的!

可是这一切,都被莫宛柔毁了!

她毁了她的爱情!

她更害死了她的母亲!

“莫宛柔,你去死吧!”夏浅浅死命掐着莫宛柔的脖子。

莫宛柔一张消瘦的脸蛋涨得通红。

她扭动着身体,用脚踹,用手去掰夏浅浅的手。

“你松手!”

夏浅浅看她快踹不上气了,终于松开。

莫宛柔得以解脱,大口大口呼吸着冰冷的空气,缓解肺腑里窒息的痛。

夏浅浅凝着她那张向来扮无辜的脸,恨不得就此撕碎。

她扬起手,“啪”的一耳光甩在她脸蛋上。

那天在夏家,莫宛柔就曾打了她,当时,她没有还手。

“这一巴掌,是你污蔑我的。”

莫宛柔被打得嘴角流了血。

刚要破口大骂,又一巴掌结结实实吻上她的左脸。

“这一巴掌,是你害死我妈的。”

莫宛柔脑袋都被打懵了。

夏浅浅一巴掌接一巴掌往莫宛柔脸上甩。

终于有人经过,看到这边在打架。

小区保安也跑了过来,见夏浅浅气势汹汹的,手忙脚乱跑去把她拉开。

“住手!”

夏浅浅哪里听得进去。

她一脚踹在保安肚子上。

“滚!”

保安措手不及,往后连退几步。

邻居刚把莫宛柔扶起来,夏浅浅又冲回来把莫宛柔按倒。

她就像个疯子似的,完全失去了理智。

怕闹出人命,小区保安就打电话报警。

楼上的莫家老两口听到吵闹声也跑下来看热闹,哪知,一来就听邻居说,你女儿遇到疯子了,快去看看吧,要被打死了。

莫宛柔她爸妈一听,那还了得,跌跌撞撞地扑到人群包围圈里。

“柔柔!”莫母撕心裂肺地嚎了声。

莫父冲上去解救女儿,“神经病,滚开!”

他一把揪住夏浅浅的头发。

夏浅浅吃痛,和莫父厮打起来。

莫母跪到莫宛柔身边,看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莫宛柔,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

“妈……”莫宛柔艰难出声。

莫母泪流满面,“放心,夏浅浅她跑不了的,咱们让她坐牢,一辈子,把牢底坐穿!”

莫父虽然是男人,但是人到中年,体态发福,行动难免笨拙。

夏浅浅犹如发狠的豹子,对着他又踢又踹,指甲在他脸上挠出了几道血印子。

眼角被夏浅浅抓伤,莫父用手捂着,连连叫痛。

夏浅浅又折回去找莫宛柔算账。

她披头散发的,脸上沾着血迹,一双眼睛通红,像是要吃人的魔鬼。

莫母把莫宛柔护在怀里,梗着脖子吓唬她,“夏浅浅,你就等着坐牢吧你!”

夏浅浅冷笑。

“就算坐牢,我也要先把你们一家子贱人收拾了再去!”

害死夏母的,他们一家人都有份!

莫母心尖都凉了。

夏浅浅真的是豁出去了。

夏浅浅一脚踢在莫母心口,她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见此情形,更是无人敢阻拦夏浅浅。

谁敢和疯子拼命啊!

夏浅浅骑在莫宛柔身上,“当初你抢走沈南川,我没有为难你,你用孩子逼我跟他分手,我也成全了你。你的孩子,是你自己跌倒流掉的,沈南川抛弃你,那也是他自己的决定,你没本事找他,找沈家,却跑来污蔑我!莫宛柔,你告诉我,我到底上辈子哪儿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害我?”

到这关头,莫宛柔哪里还敢嘴硬,“浅浅,是我错了,你原谅我……”

“你现在知道错了吗?”夏浅浅讥讽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你能用催、情药勾、引男人,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是个好人吗?”

夏浅浅声音很大,以至于周围的群众都听到她的话。

想起莫宛柔平时的乖巧,原来,是假象么?

连这么下作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浅浅,我真的知道错了。”莫宛柔怕死,所以识时务。

“你现在认错有什么用?”夏浅浅眼眶湿热,“我妈已经死了,是被你们害死的!”

闻言,莫家人皆是一震。

无尽的痛与恨交织在夏浅浅眸中,“是你们害死了她,是你们!”

她再度失控,抬起手就朝莫宛柔身上打。

莫宛柔躲不开,只能向父母求救。

老两口围了上去。

“都让开,都让开!”警察匆忙赶到。

人群自动散开。

而正中央,四个人正乱成一团。

萧湛大步而来,全身笼着戾气。

他看着发狠的夏浅浅,不顾一切地和莫家人厮打。

她穿得很少,白色的羊毛衫上染了血色,不知究竟是谁的。

有一瞬间,他怀疑,夏浅浅已经疯了。

他以为她是去找沈南川寻求慰藉,结果,她却是来找莫家人,为夏母报仇。

韩晋看着癫狂的夏浅浅,亦是吃了一惊,这女人竟然单枪匹马就跑出来了。

因为情况特殊,来了很多警察,把围观者拦开。

有几名上前,把他们拉开。

“放手!放开我!”夏浅浅怒骂着。

两名警察差点没能拉住她。

萧湛上前,黑眸注视着夏浅浅,使了个眼色,警察松开了夏浅浅。

她还没打够。

萧湛扣住她的手臂。

夏浅浅怒道:“你放开我!”

她就像只被逼至绝境的受伤的小兽。

萧湛皱眉,把她拉过来,将她的脸按在怀里。

“够了,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

完全称不上温柔的一句话,奇迹般地令夏浅浅安静了下来。

随后才赶到的沈南川,便看到了这一幕。

在她伤心难过时,陪在她的身边,已经是别人了。

*

痛打贱人很爽啊~~~~~

感谢chunyaneryzdz亲的月票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