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42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52字数:1025309

“啪!”夏浅浅手里的电吹风掉到地上,重重的磕了下。瞙苤璨午

她满目诧异地回过脸,“……你说什么?”

萧湛背后是倾城的月光,犹如一幅意境安宁的美男月夜图。

他耐着性子重复道:“我说,我们要个孩子。”

这一次,她是彻底听明白了每一个字。

夏浅浅脑袋里一下子空白,身体如同被人施了定身咒,她怔怔站着,不知所措,被摔得可怜兮兮的电吹风就躺在她的脚边。

萧湛也没急着催她,给她时间,让她消化掉他刚刚宣布的决定。

目光定在他脸上,俊逸的五官写着认真,丝毫没有玩笑的意味。

夏浅浅掐了掐手心,让心绪镇定下来。

“为什么?”

萧湛走到茶几前,把烟头摁灭,“因为我想。”

短短四个字,如一盆冷水浇在夏浅浅心头。

她直视着他,掷地有声,“可是我不想,萧湛,我也没有这个义务。”

他和她之间,不应该牵扯到下一代。

他要孩子,大可以找别的女人为他生,反正凭他的条件,愿意为他生儿育女的大有人在。

萧湛坐在深紫色的沙发上,微扬着下巴看她,他冷笑,“你是我的妻子,自然有义务为我生孩子。”

夏浅浅厉声反驳,“可是我跟你并没有感情!难道你希望你的孩子生活在没有爱的家庭里?”

他能接受,但她办不到。

萧湛眼底闪过异色,反问她:“他的爸爸妈妈都在,怎么能说没有爱?”

他小时候的经历,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重蹈覆辙。

夏浅浅手指抠着梳妆台,双唇紧抿。

她的意思其实是,父母没有爱情,将来有了小孩,他会怎样看待自己的爸爸妈妈?

有些东西,是装不出来的!

“萧湛,你为什么会想要孩子?”夏浅浅弯腰捡起吹风,方才的尖锐忽然间就没了。

萧湛察觉出她话中有话,“你想说什么?”

夏浅浅坐在梳妆台前,从镜子里,她看到他阴郁的脸。

“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不是随便你利用的工具,当初说好的,我嫁给你,只是帮你当掉你家里人给你安排的对象,并没有包括我要为你生孩子。”其实她本来想问他,是不是因为看到温馨怀孕,受了刺激,所以他才会萌生这样的想法。

转念想了想,温馨是他心底的伤,她到底没能忍心刺激他。

萧湛没接话,而是蹙起了眉心。

偌大的房间陷入压抑的沉静。

夏浅浅捏着梳子,湿润的发丝往下滴着水,打湿了她的裤子,背上也是一片湿冷,很不舒服。

沉默中,萧湛起了身。

看到他朝她走近,夏浅浅心紧了紧。

难道她刚刚的话,戳到他哪点痛处了?她没提到过温馨啊!

萧湛一言不发地站到夏浅浅身后,手掌落在她的双肩,掌心里的温度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传递到她身上。

夏浅浅绷直了后背。

“你……”

“当初是你亲口对我说,只要我能配合你演戏,让你妈放心,以后不管我有任何要求,你都会答应。”一字一句缓缓从他好看的薄唇间溢出,他提醒着她,自己曾经许下的承诺。

夏浅浅哑然。

她想了会儿才记起来,自己当初的确这么说过,但,当时她以为,他们俩仅仅会是名义上的夫妻,和生孩子什么的绝对扯不上关系……

“萧湛,你的要求已经超过了我能承受的范围。”她沉声道。

萧湛目光垂落,看着她头发在滴水,他拿起搭在梳妆台上的毛巾替她擦拭发丝,“我是你的丈夫,你为我生孩子,天经地义,怎么会超过你的承受范围?”

他语气轻轻,她辨不出情绪。

夏浅浅抿着唇,心中百转千回。

丈夫……

“你说过,只要我需要,你做什么都可以。”萧湛抬起的视线落入她的眼底,“现在,你是想反悔吗?”

“我……”夏浅浅把梳子攥得很紧,手心被硌得生疼,“我不是要反悔……”

“那你就别再拒绝。”他斩钉截铁地道。

夏浅浅心中一片冰凉。

她当然想要个孩子,只是……

“夏浅浅。”他喊着她的名字,“我是把你当做我的妻子,才会对你提出这样的要求,你或许以为,我当你是随便利用的工具,其实,不是的,我只是想开始新的生活而已,既然我们结了婚,那么只有你,才会是我孩子的母亲。”

每一个字,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才出口的,并非谎言,并非一时冲动。

为温馨受伤那次,他就开始试着放下对她的感情,尽管很难,尽管他不知自己能否做到,可他一直在努力。

如今,她和心爱的男人结了婚,有了孩子,一切完美,反观他,却停留在原地,几乎没有进步。

在玫瑰岛屿和她聊过以后,他告诉自己,别再傻下去了。

他应该向前看。

听着萧湛的内心剖白,震惊撑满了夏浅浅的双眼,她难以相信他给出这样的解释,竟令她一时间无从反驳。

她沉默着,脑海中有无数个声音在吵吵,吵得她头痛欲裂。

他讲了这么多,其中很多道理她都明白,她也确实承诺过,她会无条件答应萧湛的任何要求。

之所以迟疑,只是因为她害怕。

她对他们的未来不抱任何希望,万一萧湛以后改了主意,那么最悲惨的,莫过于孩子……

萧湛没有逼她马上作答,而是继续帮她擦着头发,她的头发很长,发丝光滑,从他修长的指间穿过。

好一会儿,房内响起她的轻问。

“萧湛,你真的会爱这个孩子吗?”

她不希望将来后悔。

萧湛拉起她的左手,轻轻握在手心里,他说:“会。”

他会把所有的爱,都给他的孩子。

他的肯定,给了夏浅浅迈过那道坎的勇气。

“好……”

她相信他一次。

她也期望着,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他们是有计划的要孩子,孕前准备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第二天,萧湛和夏浅浅去医院做了检查,确定双方目前的身体情况适合生宝宝。

拿到结果以后,萧湛告诉她,晚上的飞机回墨西哥。

夏浅浅心不在焉地答应着。

回到萧家是隔天的早上,她心里揣着事,睡眠质量跟着下降,在飞机上醒醒睡睡,脸色看起来很憔悴。

萧湛看在眼里,也没多说什么。

家里准备好了早餐,夏浅浅说肚子不饿,直接回房间去睡觉。

萧湛便吩咐佣人,等她醒了以后再给她弄吃的,然后他去了公司。

夏浅浅睡了一整天。

睁眼时,身体有种说不出的无力感。

床很大很大,尽管她此时的姿势四仰八叉的,依然有很大的空位。

透过窗户看着外面夕阳西下,她扭过脖子,盯着身旁。

虽然答应了他,可是到现在为止,她心里仍旧有些抗拒。

夏浅浅翻身躺平,双手覆在小肚子上。

若是她怀孕了,那将来,孩子会像谁多一点?

她中午也没下去吃饭,已经晚上,管家亲自上来敲门。

“少夫人,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夏浅浅也饿了,穿好衣服跟着管家下楼。

“萧湛呢?”她一眼看到餐桌上只摆放了一副碗筷。

管家说:“少爷有个饭局要晚些时候回来。”

夏浅浅怏怏地应道:“哦。”

白天睡得太多,晚上自然就没瞌睡了。

夏浅浅无聊地看着电视打发时间。

快九点时,卧室的门开了。

进来的,是萧湛。

夏浅浅坐直了身,“回来啦。”

萧湛脱下外套,“嗯。”

好歹是做妻子的,夏浅浅下地,去帮他把衣服挂好。

抱着他的西装,夏浅浅闻了闻,居然没有酒味。

她就问了一句:“你今天没喝酒?”

平时如果有应酬,他都会喝酒的,一回来,满身酒味。

萧湛略带深意地看她眼,“最近不能喝酒。”

说完,他拿着睡衣去卫生间洗澡。

夏浅浅愣在原地。

最近不能喝酒,为什么?

他又没生病。

换下来的衣服是明天要洗的,夏浅浅习惯性去摸包里的烟盒,意外的是,没有。

萧湛爱抽烟,这点她知道,只是今天怎么例外了……

夏浅浅猛然反应过来,他刚才话里的意思。

咨询医生时,医生说过,抽烟喝酒对孩子不好,所以父母双方在打算要孩子的时候都应该把这些戒掉。

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按医生的嘱咐做到了。

这个发现,使得积压在夏浅浅心里的郁结减轻了些。

他肯戒烟戒酒,那至少说明,对于这个孩子,他是认真的。

孩子不可能凭空就有,一想到接下来的事,夏浅浅开始紧张。

既然答应了,这一关,迟早要来。

夏浅浅不晓得待会儿要怎么面对萧湛,她索性关掉电视,躺下。

萧湛从卫生间出来,卧室内安安静静的,他朝床那边看去,只看得到被褥下的隆起。

夏浅浅睁着眼睛,听着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他在床边来回走动,夏浅浅不知他在做什么,也没勇气去看。

大概有十多分钟后,她感觉到他那边的床垫被压了下去。

随后,他关掉了所有的灯。

*

二更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