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61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23:29字数:1025309

病房里安安静静的。

麻醉药的药效还未过,夏浅浅昏睡着,面颊依然缺少血色。

萧湛坐在病床前,握着她没输液的左手。

他看着她,眸光幽深。

从孩子出生到现在有五个小时了,他一眼没去看过两个初生的宝宝。

他知道,比起那两只小的,夏浅浅更需要他。

虽然她盖着被子,屋里也开了空调,萧湛摸到夏浅浅的手有些凉。

他把空调温度升高,再坐回去,双手将她的左手包在掌心里。

时间已经到第二天了,凌晨四点过。

天空中没有月亮,也看不到星星,夜色漆黑。

可能是麻醉剂的药效过去,伤口开始疼,夏浅浅终于醒了。

她先是闭着眼睛,嘴巴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萧湛原本趴着,听到轻微的动静,他马上抬起头。

“浅浅?”他轻声叫她的名字,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体温正常。

夏浅浅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她,她费力将眼帘撑开一条细缝。

灯光有些晃眼,她下意识想用手这一下,但是大脑下达了指令,双手却不听使唤。

她全身软绵绵的,勉强能动下手指头。

她难受地闭了闭眼,“疼……”

他看见她睁过眼睛,便确定她是真的醒了。

“浅浅。”他靠近一点,拇指摩挲着她的脸颊。

这次夏浅浅听清楚了他的声音,也知道他是谁。

她缓缓睁开眼,视线汇聚在他英俊的脸上,“萧湛。”

萧湛温声道:“放心,没事了。”

“嗯……”夏浅浅应了声,她左右看看,没有发现的孩子的身影,她眼巴巴望着他,“宝宝呢?”

“在新生儿室,有人照顾他们。”

“我能看看他们吗?”

孩子生下来,她还没好好看过。

萧湛劝她:“等你好些了我再叫人把他们抱过来。”

她才做完手术,需要静养。

夏浅浅抿唇,眼里含着请求,“你让我看看他们吧,就看看就行了,我不抱他们。”

自己的身体情况她也是明白的,当了妈妈,她不会再傻傻的逞强。

她都这么开了口,萧湛便同意了。

他通知管家,把那兄妹俩抱过来。

夏浅浅腹部有伤口,目前只能躺着,萧湛帮她把床稍稍调高了些。

护士很快将宝宝带过来,一左一右放在夏浅浅身边。

他俩已经喝过奶,这会儿乖乖睡觉,不吵不闹。

夏浅浅看着儿子和女儿,心间是满满的感动。

“他们好小啊……”她微微笑着。

萧湛也是这会儿才好好打量起自己的孩子。

“嗯。”

才出生的小朋友,称不上好看难看,皮肤红红的,还有点皱。

夏浅浅用手指轻轻碰了下儿子的小脸蛋。

他动了动。

那模样,像极可爱了的小猫咪。

夏浅浅的心都快融化了。

她好想抱一抱他们。

只可惜,身体情况不允许。

她就这么看一会儿儿子,再看看女儿,脖子两边转。

萧湛就在旁边陪着。

佣人和护士识趣地先出去。

夏浅浅越看越不舍。

许久之后——

“把他们送回去,你再睡会儿。”萧湛出声打破宁静。

夏浅浅表情一垮,“不能让他们留在这里吗?”

“你需要休息。”

夏浅浅垂着眼睫。

俩宝宝这么乖,他们在这里睡也不会吵到她的呀。

萧湛看出她的不舍,却还是狠心地叫来护士,把孩子抱回新生儿室。

夏浅浅虽然难过,但她能理解萧湛的作法。

宝宝这么小,需要好生照顾,而她现在是个病人,同样要人守着,要是她和孩子在一块儿,病房里可能就会乱糟糟的。

她还不能吃东西,见她嘴唇干干的,萧湛倒了杯清水,用消毒棉签沾湿,帮她擦拭嘴唇。

“这样会好些。”

夏浅浅直勾勾望着他。

此时的他,前所未有的温柔。

他不仅是她的丈夫,也是她孩子的爸爸。

他选择留下来照顾她,而非去陪伴小宝宝,这让夏浅浅感动。

其实他如果丢下她一个人,她也能理解。

最早决定生孩子,就是他提出的要求。

可是现在……

他在这里。

她是否可以理解为,在他心里,她比宝宝更重要?

在她心中千回百转时,忽而听到他的话声,有些沉重,又好似警告。

他说:“夏浅浅,你不许再出事。”

她这次大出血,让他体会到了恐惧的滋味。

经历过一次,他绝不希望再有第二次……

夏浅浅怔。

见她呆呆地望着他,萧湛双手搁在她的肩膀上,他俯下身,温热的唇瓣印上她的额头。

他没有立即退开,至少停留了有十秒。

这个吻,让夏浅浅的心跳一下子就乱了。

“你……”她嘴巴动了动,只憋出这么一个字来。

脸很烫,耳朵很烫,身上每个细胞都很烫,就算以前那啥的时候,她好像也没这么心潮澎湃过。

萧湛稍稍后退,手指捏着她的下巴,炙热的视线望进她的眸中,刺入心底。

夏浅浅心慌意乱。

萧湛认真的,一字一字地说:“夏浅浅,以后我们,好好的。”

虽不是什么浪漫的情话,夏浅浅却觉得如此动听。

我们好好的……

她没有躲避他的注视,点下头,“好。”

过去的事,谁也别再去计较了。

本来是想着顺产恢复快,对孩子好她才忍痛选择顺产,哪晓得,到最后还是挨了一刀。

伤口在腹部,她就没法随便下地走,一天到晚躺着。

她每天要输液,要吃药,自然就不能亲自喂孩子,小宝宝只能喝奶粉。

在医院住了一周,她从来没抱过孩子,每次都是护士把他们兄妹俩抱来,放在她身边。当他们清醒时,她就逗逗他们,睡觉的话,她就静静看着。

这一周内,亲戚们要来探望,萧湛全部拒绝。

当医生宣布她能够出院时,夏浅浅就像被法官释放的囚犯,快感动哭了。

她能回家,也就意味着她好很多了。

原先计划是让宝宝先跟他们睡一起,可到了家夏浅浅才发现,她和萧湛的房间并未摆放婴儿床。

夏浅浅就问萧湛是不是忘记了。

萧湛告诉她:“让他们兄妹俩睡自己的房间。”

夏浅浅不解,“为什么?”

“你一个人照顾不来两个,而且他们已经习惯喝奶粉,晚上饿了也不需要你来喂。”

孩子若是半夜醒了哭闹,保姆会照顾,用不着夏浅浅来操心。

她蹙眉,“可我是他们的妈妈呀,这些事情本来就我来做。”

萧湛看着她,“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快点养好身体。”

她劝不动他,只好接受。

后来仔细想想,他的考虑也在理。

他们是新手爸妈,而且她现在也不能累着,孩子由保姆带着会更合适些。

萧湛说,这个月他都在家里。

月子期间,虽说用不着随时在床上捂着,她也不能想干嘛就干嘛。

为避免受凉,她一天当中多数时候呆在房间里,要不然就去宝宝的房间。

这么小的孩子,绝大部分时间在睡觉。

夏浅浅每次就在旁边看着。

白白嫩嫩的两个小包子,越看越可爱。

兄妹俩的名字早定好了,哥哥叫萧睿,妹妹叫萧忆梦。

夏浅浅一早起来就去看孩子,俩小的比她还先醒,都喝了奶,这会儿两个精神很好,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到处瞧。

“睿睿,梦梦,认得我是谁吗?”

在兄妹俩醒着时,夏浅浅尽可能陪在左右,跟他俩讲很多很多话,慢慢下来,他们就记住夏浅浅了。

这会儿,听到她的声音,两只小的目不转睛望着她。

夏浅浅嘴角挽起怜爱的笑,“我是妈妈,妈妈……”

他俩还没满一个月,自然不懂夏浅浅在说些什么

孩子没有回应,夏浅浅依然精神头十足。

“来,妈妈抱抱。”

她站起身,准备抱孩子。

可是,难题也来了。

两个宝宝,都是心头肉,她一次却只能抱一个。

选谁呢?

这是她遇到过的,最最困难的选择题了。

哪怕知道这么小的孩子不会因为她先抱谁就生气,夏浅浅依然很为难。

在她纠结如何是好时,随后进来的萧湛把女儿抱了起来。

夏浅浅就抱儿子了。

以前觉得萧湛冷冰冰的,铁定不会带小孩子。

可回来这么久,每每看到他和宝宝相处,夏浅浅这才发现,这男人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不过两兄妹比起来,他好像更爱女儿。

每次都是抱着她。

“梦梦,睡得好吗?”他亲亲女儿的小脸蛋。

萧忆梦眨眨眼,嘴巴张了下,口水就流了下来。

萧湛拿了纸巾帮她擦嘴。

夏浅浅抱着儿子,和他一起坐在地毯上。

“萧湛,你不能这么偏心。”她说。

现在孩子小,不会介意,要是长大了还这样,儿子肯定会以为爸爸不喜欢他,会伤心的。

“我没有偏心。”萧湛一本正经地说。

夏浅浅道:“那你从进来,都没正眼看过我们睿睿。”

他宠爱女儿是好,可不能因此忽略儿子呀。

萧湛挑眉。

有这么严重吗?

他看向夏浅浅怀里的睿睿,说:“他是男生,又是梦梦的哥哥,自然要学会独立,哪能随时黏着父母。”

“……”夏浅浅无语。

拜托!

他们的儿子才二十几天好不!

这么小的孩子,他能懂什么叫独立么!

*

感谢7802177亲的月票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