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62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5:46字数:1025309

说萧湛偏心,其实也并非就绝对。

他对儿子还是挺好的,只是相对而言,他很少会像对女儿那样,抱着睿睿温声细语。

夏浅浅也就说过他一次,后来么,反正说了也没用,而且知道他也爱儿子,当妈的也就不去计较了。

老爸关爱没够,妈妈来补上。

或许是他俩的性格都属于大气型的,俩小的遗传到,平时乖乖的,无理取闹的时候少。

当然,哥哥比妹妹更加懂事。

萧忆梦性子更像夏浅浅,活泼好动,经常睁着好奇的双眼到处瞧啊瞅啊。

比起来,萧睿就要安静得多,以至于有时夏浅浅会感觉儿子像个漂亮的洋娃娃。

睿睿和梦梦虽然小,却有点认人。

除了爸爸妈妈以及平时照顾他们的保姆,其余人要抱的话,兄妹俩会咿咿呀呀的叫唤。

眼看着睿睿跟梦梦就要满月了。

满月宴自然是必须有的,而且依萧湛的意思,要办得非常隆重。

这不仅仅是对外介绍他的两个孩子,同时也借由这个场合正式公开夏浅浅的身份。

宴会事宜主要是萧湛在安排,夏浅浅基本上没过问,她的生活重心全在儿女身上。

“你家里有没有要邀请的亲戚朋友?”

小梦梦还在睡觉,睿睿醒着,夏浅浅抱着儿子,想都没想地回道:“没。”

很早以前他们家就没什么来往过多的亲戚了。

萧湛目光落在她头顶,眉心轻蹙了下。

夏浅浅给儿子喂完奶,放下奶瓶,把儿子交给萧湛,“你抱一下睿睿,我去上个厕所。”

萧湛挪开搁在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将睿睿接过来。

“别忘了给他拍背啊,小孩子喝完奶要打嗝才行。”夏浅浅叮嘱。

他经常带女儿,这点常识萧湛是知道的,夏浅浅之所以提醒一句,纯粹是出于习惯。

萧湛把儿子立着抱在怀里。

这么小的小朋友骨骼还很软,萧湛用手托着他的后脑,睿睿的小脑袋就靠在他的肩上。

萧湛抱着睿睿起身,在房间里走动着,手掌轻轻拍着他的背。

吃饱喝足,又有爸爸温暖的怀抱,睿睿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夏浅浅出来,看到父子俩,笑意攀上她的眉梢眼角。

毕竟儿子还小,当爸爸的应该多陪伴儿子。

晚上,等孩子们都睡了,夏浅浅这才回房间去。

萧湛没睡,他在阳台抽烟。

孩子出生后,他又开始抽烟,只是频率降低了。

亏得她还以为之前这么多个月,他能把烟戒掉。

结果是她想多了。

萧湛听见屋里的声响,回过身。

目光相接,夏浅浅冲他笑笑。

她准备去洗澡。

“浅浅。”他喊住她,声音听不出情绪。

夏浅浅,“嗯?”

她走过去,打量着他,“有事要跟我说吗?”

萧湛掸掸烟灰,黑眸直直盯着她,他开口有些迟疑,“我想问问你,你嫁给我,但是没有婚礼,你介意吗?”

当初结婚单纯是为了那本小红本,他哪里会去筹备婚礼。

直到最近几天,在计划孩子的满月宴时,他记起了这个问题。

曾经去玫瑰岛屿看望温馨时,她说,对女生而言,婚礼是人生大事,因为一辈子就一次。

他欠夏浅浅一个正大光明的婚礼。

可是她从来没埋怨过他。

萧湛不知,她是大度接受,还是不在乎。

他毫无预兆提起婚礼,夏浅浅怔愣。

萧湛眸光平静,猜不出他问这番话的意图。

夏浅浅垂下眼,盯着地毯上的花纹。

她介意吗?

刚结婚那会儿,她是无所谓的,反正是各取所需的婚姻,而婚礼就是个形势而已,有或没有,她根本不在乎。

但是后来,她对萧湛动心以后,她的看法就变了。

婚礼,他是否公开她的身份……这些,终于不再是无足轻重的。

有哪个女生没幻想过嫁给喜欢的男人,拥有毕生难忘的婚礼。

她也曾想象过。

她也因此有过怨怼。

只是她有自知之明,知道他心里有别人,说了也是白说,所以她从来没跟萧湛提过意见。

那天在医院,她手术后醒过来,他跟她说,以后他们好好过。

从那一刻起,她就告诉自己,别再去计较萧湛的过去。

他们有了宝宝,只要往后他们一家人好好在一起,她就心满意足。

这会儿,他却出乎她意料问起婚礼……

她抿着双唇,心间有丝丝酸味儿。

“介意过。”她说出心里话。

萧湛扔掉烟头,回到房间里。

淡淡的烟味儿扑面而来,夏浅浅低垂的视线里出现男人的鞋子。

萧湛抬起的手顿了下,最后还是落在她肩头。

他把她拉到身前,轻轻将她拥入怀中。

夏浅浅两只手垂在身侧,没去回应他。

她的脸埋在他胸膛,呼吸的空气里,全是他的味道,她非常熟悉的味道。

萧湛比夏浅浅高出许多,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

“对不起,我不能给你你想要的婚礼。”他的话声带着歉意,有些沉重。

婚礼随时可以补办,不过他没有这个打算。

夏浅浅自嘲地勾下唇。

“没关系。”

反正她现在已经看开了。

她通情达理,毫无怨言,萧湛心头却有些堵。

“要不要去拍婚纱照?”他问她。

夏浅浅抬起手臂圈在他腰间,依赖性地蹭了蹭,“过段时间再拍吧,等我先瘦下来。”

婚礼是一时的,婚纱照要看一辈子的。

所以夏浅浅同意了。

萧湛眼波温柔,“好,我先安排好。”

“嗯,这些事情你来处理,我就不过问了。”

她去衣帽间拿睡衣,走到门口,她停住脚步。

“萧湛。”

他看着她。

夏浅浅说:“你今天问我要请谁来,就严明和阿姨吧,你给他们送一份请柬,行吗?”

前段时间严妈妈说她回老家去,近来他们都没联系过,夏浅浅也不晓得她回来没,但不管怎样,严明肯定是在墨西哥的,先把请柬送去,能不能来就看他们有没时间了。

萧湛眉头皱了下。

她每次提到严家人,他心里就不大舒服。

夏浅浅还等着他的回答。

“可以吗?”她又问了次。

萧湛又去拿烟,“我知道了。”

“那行。”夏浅浅道。

看见他又准备抽烟,夏浅浅提醒他,“你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嗯。”他边应声边拿打火机。

夏浅浅双手环胸,只得另想一招。

“别忘了,梦梦可不喜欢闻到烟味,你是想招她嫌弃吗?”

有次他抽完烟,正好萧忆梦醒着,他去抱她。

小婴儿的嗅觉最灵敏,当时一闻到陌生的烟味,萧忆梦可能是不舒服,就扯着嗓子大哭,但谁都没找到原因。

后来又发生过两次,夏浅浅这才发现是和萧湛身上有香烟味有关。

自此之后,萧湛再不会带着满身烟味去抱女儿。

免得被女儿嫌弃啊。

一听夏浅浅这么说,萧湛动作一滞。

夏浅浅弯唇笑,“我洗澡去了。”

她走进卫生间。

萧湛看着门关上。

他一手拿着烟,一手攥着打火机。

思量一下,他把两样东西放在茶几上。

算了,他还是少抽的好。

请柬是送到严明公司去的,他收到后,给夏浅浅回了电话。

那时她正在逗弄孩子。

“喂,严明。”她声音轻快,他听得出,她很开心。

“浅浅,最近好吗?”

“恢复得差不多了。”夏浅浅说,“你呢?还有阿姨。”

严明笑着说:“都挺好的。”

夏浅浅问:“满月酒那天,你和阿姨能来吗?”

“我会来,不过我妈可能来不了,她在老家有些事情。”

夏浅浅有丝惋惜,但是她没表现出来,“没事儿,等阿姨回来了,随时都能见面。”

“你的宝宝呢?”

夏浅浅看着躺在婴儿床里的两只小包子,眉眼弯弯,“刚刚醒了一会儿,我正陪他们玩儿呢。”

“他们名字想好了吗?”

“哥哥叫萧睿,妹妹叫萧忆梦,睿睿和梦梦,很好记的吧。”

“嗯,好听也好记。”

两人聊着,就像是至交好友一样。

“……你现在应该是在上班吧,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夏浅浅说。

他们隔了那么远的距离,所以夏浅浅看不到,在她话声飘落时,严明的失落。

他笑了笑,“工作已经处理好了,现在不忙。”

他很再听听她的声音,随便讲什么都可以。

夏浅浅就笑,“工作完成了也确实该休息会儿。”

又闲聊两句,萧忆梦小朋友忽然嘴巴一憋,紧接着就哇哇大哭起来。

夏浅浅注意力被吸引过去。

严明也听到哭声。

“发生什么事了吗?”

“梦梦哭了,可能是饿了或者尿了吧,我看看去,就先挂了啊。”

她言辞间透出焦急,严明说:“那你去忙吧,孩子最重要。”

夏浅浅应了声,随手就把手机放在沙发上。

她没结束通话,另一边的严明就听见她的声音。

“梦梦怎么了啊?哪里不舒服?是不是饿了呀……没有尿尿啊……那怎么就哭了啊……是想爸爸了吗?那妈妈把爸爸叫过来好吗……”

听到这里,严明掐断了通话。

因为没有再听下去的必要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