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早被他迷住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8 00:57字数:1025309

越往后想,姚婉芳脸色越白,她沉下眼,冷道:“你爸爸已经去找他谈过了,看情形应该无需担心温馨,而且我已经通知依凝了,再过几天她就和你奶奶回来了。♀”

“哎,希望你表姐有那个能耐得到容离的喜欢。”姚婉芳重重叹声气。

容沛沛怒气难消。

她讨厌一切接近容离的女人,即便是亲表姐姚依凝,她同样瞧不顺眼。

再者,她可不觉得姚依凝有本事入得了容离的眼。

没错过她眼中那抹怨毒,姚艳芳风韵犹存的脸染了层淡淡霜色,她意有所指地道:“沛沛,别忘了妈妈告诉过你的话,凡事三思而行,千万别因为自己的愚蠢而后悔一辈子!”

对于女儿的偏执,她头疼却也无可奈何,唯有时刻提醒。

这话容沛沛听得耳朵快起茧子了,不过,她也明白其中的重要性,闷闷地应了声:“妈妈,我知道!”

又和女儿聊了会儿,姚婉芳去叫佣人给她准备晚餐,她走后,容沛沛盯着手边的平板,晶亮的大眼里浮现出一丝恨色。

她想了想,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喂,帮我查个人,温馨,我哥哥养的大学生……”

早上,温馨还在被窝里,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喂?”

“温馨,爸住院了,你现在能过来吗?”温泽宇的声音明显有些沉重。

迷蒙的双眼豁然一睁,温馨猛地从坐起来,“爸爸住院了?怎么回事?”

“爸出门时晕倒了,现在医生还在检查。”

“你们在哪家医院?”

“第一人民医院。”

“嗯,好,我马上就去!”

匆匆挂断电话,温馨起身,由于脚踝还没完全康复,一着急,她险些摔倒,伤处隐隐一阵疼痛。担心着温延军的安危,她顾不上自己,换了衣服简单洗漱后就下楼去,同时给容离打了个电话。♀

有了昨天的教训,她出门一定要向他报备,再者她也需要车。

容离听她说完后没有反对,派了人送她。

出门时正巧碰到简尧,知道她要出去,简尧就说陪她一起,算是照顾她这个病人。

温馨很感激。

第一人民医院。

“喂,你慢点走,你脚还没好呐!”看着脚步颤颤巍巍又行色匆匆的小丫头,简尧皱了眉招呼她道。

温馨头也没回地回了句,“我没事。”

望着她单薄的背影,简尧挠了挠头,轻叹一声,跟了上去。

还真是个倔丫头!

温延军已经醒了,现在在病房里,温家人都在守着。温馨一进去,所有人同时望向她。

暂时忽略掉那些目光,温馨径直走到过去,看着脸色苍白的温延军,喉咙里像塞了团棉絮,发不出声音来。

倒是温延军先笑着,“温馨来啦?”

“嗯。”温馨抿了抿唇,关切地问:“爸爸,好些了吗?”

温延军气息有些虚浮,微微笑着说:“放心,爸爸没事。”

温馨点点头,然后她看向温泽宇,“大哥,爸爸晕倒的原因检查出来了吗?”

温泽宇拧了下眉,说:“医生说爸本来有高血压,最近几天没休息好,所以引起了晕厥。不过现在已经没大碍了,等打完点滴就可以回家了。”

闻言,温馨一颗心才放下。

病房里还有其他人在,温馨一一打招呼,“周姨,姐。”

经过上一次的教训,温琦绝不敢再为难温馨,苏琴自然也没那胆量挑刺,母女俩只是皮笑肉不笑地应了声。

温延军问她:“温馨,你来医院,容少他知道吗?”

容少二字一出,其余几人脸色都变了变。♀

温馨说:“我都告诉他了。”

温延军点点头,忽而记起什么,他又问:“你的脚好了吗?这也有一周多了吧,爸爸工作忙,忽略了你。”

后一句,带着歉意。

除去那晚从景山回来后给她打了个电话,后来他都没怎么问起过温馨的伤势,这会而女儿就在身边,做父亲的也该关心关心。

无论他是否真的是工作忙而忘记了,对于温馨而言,都不重要。

反正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心里微微有些堵,温馨轻勾起唇角,浅笑着回道:“差不多都好了,爸爸放心。”

“嗯,那就好。”

温泽宇目光掠过她精致的脸庞,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玉石般的光泽,黑白分明的瞳眸仿若盛了一池澄澈春水,光彩潋滟。

心头微微一动,他问:“那你回学校上课了吗?”

温馨微愕。

她和温泽宇交集甚少,他突然关心起她,温馨短暂滞愣后,微笑着说:“还没,医生说最好再休养两天。”

其实是容离的要求。

“嗯,那你平时小心一点,要是伤到骨头可就麻烦了。”

“我会的,谢谢大哥。”

简尧站在病房外,听到里面人的对话,低低嗤笑了声。

自从上次秦风那件事儿后,他对虚伪愚蠢自私的温家人没甚好感,当然,温馨排除在外。

那么可爱的小丫头,怎么就生在那样一个家了呢?

老天瞎眼啊!

温馨和这个家似乎总有点格格不入,寒暄几句后,一时间竟再也没话题,气氛有些尴尬。在削苹果的苏琴朝温延军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让温馨先走。在听过温琦的遭遇后,她更加反感这个继女,简直是把温馨视作了扫把星。

瞅了眼跟前的女儿,温延军觉得有些不妥,可另一方面考虑到温馨的脚伤,于是他说:“温馨,爸爸现在已经没事了,要不你就先回容少那儿吧,你看你的脚还没痊愈,站久了的话不利于恢复。”

父亲的关心,温馨一半感动,一半酸涩。

她半个月没回过家,现在一家人见面还没超过十分钟,就都盼着她走,甚至没人关心过她何时能回家!

脚踝处突然隐隐作痛,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收紧,温馨看着温延军,语气十分平静,“那我先回去了,爸爸你多注意休息,别太忙了,如果不舒服就来看医生。”

“放心吧,爸爸都记得。”温延军目光带着点点笑意,“再说,还有你大哥他们在家呢。”

温琦难得肯开口:“是啊,温馨你就别担心了。”

她同样巴不得她快点走。

“那我走了。”温馨说。

温泽宇瞥了眼父母和妹妹,眉头轻蹙了下,他以为温馨是一个人来的,于是说:“温馨,我送你吧。”

温馨微愣。

“不用麻烦你们了,我会带她回去。”简尧适时出现在门口,他两手踹在裤兜里,神情似笑非笑。

众人皆是一怔。

温馨对温泽宇说:“大哥,我跟简尧一起回去就行了。”

温泽宇打量眼简尧,对方眼里明显的蔑视令他有些疑惑。不过,既然他们认识,他也没有再坚持的理由,“路上小心。”

从医院出来,温馨情绪低落,走路埋着头,简尧侧目,盯着她头顶看了两秒,眉头一拧。

“去环宇。”上车后,简尧朝司机吩咐了句。

温馨目露疑惑,“你要去找容离么?”

简尧眯了下眼,“既然出来了,就顺道去看看呗。”

依他的了解,要这么回去了,这傻丫头肯定又是闷上一天半天的。

本来就傻,再闷不得更傻?

“哦。”温馨应了声,望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街头,没有发表异议。

到了公司楼下,温馨跟在简尧后面。

前台小姐一见到简尧,顿时眼眸发亮,声音里难掩惊喜。

“简设计师,好久不见!”

设计师?!

温馨杏目一瞪,两眼直直望着身旁的简尧,显然对他的设计师的身份表示惊讶。

简尧只是微微颔首,那淡漠的样子,与平日里温馨见到的微笑王子判若两人。

他只有在自己人面前,才会嘻嘻哈哈的。

随着他进了电梯,温馨忍不住问:“她们为什么叫你设计师啊?”

简尧挑起眉,斜睨她一眼,得意洋洋地道:“因为本少爷是summer的首席设计师啊!”

summer在珠宝界是数一数二的品牌,同样隶属环宇国际,其产品风格华丽,奢华精致,备受上流社会的追捧。她曾经在杂志上看到过summer旗下的首饰,的确非常漂亮,甚至可以称之为精致的艺术品。

只是,让她大感意外的是,医学精湛的简尧竟然会是summer的首席设计师!

完全没交集的两个领域啊!

“你没开玩笑吧?”眨巴眨巴长睫毛,她两只眼睛盯着简尧问。

简尧背倚着光可鉴人的墙面,单手揣在裤包里,微翘起唇角的样子酷劲儿十足,“啧啧,有眼不识泰山的丫头,我是那种会撒谎骗人的人吗?”

想起昨儿被他装可怜欺骗,温馨下意识的一个“是”跑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刚才亲耳听到那么多人都叫他设计师了,她还问,不是犯傻么?

“简尧,你太厉害了!”温馨由衷赞道。

他们只相差了四岁,可一比起来,自己太差劲了,什么本事也没有。

“那是当然!”见她注意力被转移了,简尧漂亮的眼睛在灯光下泛着蓝宝石般的光芒,他倾身靠近她,“怎样,被本少爷迷住了吧?”

温馨一愣,长长的睫毛抖了抖,对上他眼中的捉狭,嗔道:“你胡说什么呢!”

“哈哈哈!”简尧朗声大笑,“我知道,你早被我哥迷住了,其他男人都看不上眼吧?”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