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打算怎么谢我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6:05字数:1025309

卫铭是一名军人,而且还是优秀的全能特种兵。♀所以对于这样的较量,他自然是镇定自若,胸有成竹。

十发子弹,砰砰砰就打了出去。

温馨站在边上,看着阳光下的容离,一身铁灰色休闲服,容貌俊美无双,气质尊贵优雅。他拿着枪,锐利的眸子全神贯注于靶心,冷峻的面容一派沉着稳定,仿佛胜利已经是他囊中之物!

看着如此迷人的他,温馨抬起手背摸摸脸蛋。

今天天气有点热吧,她怎么有些烫呢!

枪声消失后,结果出来了,两人都是一百环的成绩。

卫铭翘起一侧唇角,“哟,居然打成平手了啊,真是可惜。”

温馨眼睛在两人间来回一圈,突然开口,“不对,你输了,赢的人是容离!”

容离眸光深深,没说话。

卫铭眼神迸出兴味,“刚才咱可是都听到报数的啊,你这么说,不是明摆着偏袒容离,欺负我孤家寡人么?”

“我才没有!”温馨红着脸道。

“那你倒说说,我怎么就输了,嗯?”

温馨唇角微微上翘,她指了指他手里的m4a1,掷地有声:“因为你用了瞄准镜,而容离没有,所以,在上靶率相同的情况下,应该是没有使用瞄准镜的容离获胜。”

此话一出,两男人微微一怔。

她居然还注意到这一点了。

“啧,原来你没有只顾着看帅哥嘛。”卫铭邪邪笑着,眼睛扫了眼容离。

眼睫心虚地颤了下,温馨水眸闪着坚定,“别扯开话题,卫铭你就是输了!”

“谁说的,我不用瞄准镜也能赢。”

“不,你就是输了!”

“我是故意的让他的。”

“输了就是输了!”

“好好好,我输了。♀”卫铭失笑,偏过头对容离说:“你这小姑娘怎么跟小狗似的,咬着人不放呢?”

“你才小狗呢!”温馨瞪着他。

容离单手揽过激动的小动物,冷傲地道:“疯病是会传染的,离他远点儿。”

“……”

“容离!我、操、你、大爷!”

卫首长爆粗了。

“我没大爷。”

“……!”

“呵呵。”瞧着脸红脖子粗的卫铭,温馨笑眯了眼,弯弯的眸子如美丽的月牙,“卫铭,生病了得吃药哦!”

往日里总是小心翼翼的少女,此刻活泼得像小鹿,看着她笑靥明媚,容离眼底溢出春水般的柔光。

今天带她出门,是个正确的决定。

卫铭额角的筋抽了下,“妹妹,你是跟容离呆久了,学着他那讨人嫌的脾气了吧?”

“你才讨人嫌,骂人是小狗,没礼貌!”

“你还狡辩了……”正说着,裤兜里的手机开始欢快地唱起歌儿,卫铭掏出来看了屏幕,对温馨说:“等会儿,爷先接个电话。”

三十秒后——

卫铭眼角的笑意尽敛,他看了眼容离,说:“麻烦来了,你跟我去趟办公室?”

容离大概猜到是卫家的问题,应了声,“走吧。”

温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两男人的神色,她猜到他们有要紧事处理,便也没再跟卫铭吵吵了。

行政楼。

温馨没跟着去办公室,而是在车上休息。当她看到一同志领着三只军犬经过时,便按捺不住地下了车,卫首长的警卫员小白在这儿陪着她,有小白在,温馨得以近距离接触军犬。

“它们是什么品种的啊?”温馨一向很喜欢汪星人。♀

遛狗的同志有些腼腆,“德国牧羊犬。”

“哦哦。”她很想摸摸它们,可汪星人们警惕的眼神让她有些害怕,“它们会咬人吗?”

小白知道她想干什么,笑着说:“温小姐,这些狗都非常听话的,没有主人的命令,它们不会攻击人的。”

“那我可以摸摸它们咯?”

“可以。”

温馨很高兴地伸出了手,汪星人眼睛直直盯着她,负责照顾军犬的同志在它背上拍了拍,长得像狼一般的德牧便乖乖坐在了地上。

“你好呀。”温馨轻轻摸了下它的脑袋,傻乎乎地跟狗打招呼。

当然,狗可不懂得回应。

小白说:“你可以跟它握手。”

温馨眼睛一亮,她把手心摊开,“左手。”

她满眼期待,可德牧们没打算配合,只拿眼睛瞅着这个陌生人。

温馨无奈地望着训练员同志,“它们不听我的命令。”

“呃……军犬们都只听训练员的指挥。”训练员同志解释道。

小白就说:“小张,那你让它们给温小姐表演一个呗。”

于是小张同志在一旁喊起了口令。

“左手!”

三只军犬同时提起了左边的爪子,温馨眉眼染笑的挨个儿握了下那毛茸茸的爪子。然后又换了右边,再是起立啊,卧倒之类的,而最有意思的是装死了。

小张一下命令,本来还规规矩矩坐着的德牧立马就倒地,一动不动的,看得温馨连连夸赞。

“你们都好聪明呀!”温馨娇笑连连,笑颜如花,引得站岗的士兵也频频朝这边投来关注。

温馨反反复复摸着德牧光滑的皮毛,问小张:“训练它们学会这些得花很长时间吧?”

小张挠了下头,不太敢跟她对视,“还好,德牧很聪明,而且都是从小就开始训练的。”

“等以后有了我自己的家,我也要养狗。”她喃喃道。

估计着首长他们一时半会儿不会下来,小白见温馨很喜欢逗狗,就让小张暂时留在这儿,免得她一个人无聊。

温馨自然高兴得很。

“容离,待会儿吃了饭再回去?”卫铭偏过头问他。

“在你这儿?”

那明显嫌弃的调调让卫铭拧了眉,横他一眼,“兄弟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今儿温馨妹妹不是说我输给你了嘛,晚上我请客,地儿随便你挑!”

刚才给敌人来了个迎头痛击,卫首长这会儿可是意气风发,心情大好。

“德行。”容离冷哼。

两人刚走到一楼,欢快的笑声隐隐传了过来。待一出去,就看到温馨正跟军犬们玩儿着弱智的捡树枝游戏。

卫铭双手抱胸,摇了下脑袋,“我说,你难道没觉得这妹妹实在太嫩了点儿吗?”

让人瞧着都下不去手啊!

容离冷睨他,“跟你有什么关系?”

卫铭噎了下,挑起英气的眉,鼻子里哼了声,“是是是,跟我没关系,容少您就好无知少女这一口,我明白了。”

容离懒得再搭理他。

慢悠悠地晃下台阶,卫铭英俊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温馨妹妹,玩儿得挺开心的啊!”

“首长好!”小张立马立正敬礼。

卫铭颔首,然后示意小张领着德牧们退下。

温馨转过身,一眼望见他身后的容离,立马把手上的树枝丢掉,“你们忙完啦?”

“完了完了,走,咱吃饭去。”瞧她那害怕容离的模样,卫铭觉得实在有趣,又起了捉弄她的心思,“不过,你得先去洗洗手吧,你看你手脏成什么样了?容离他可是有洁癖的,小心他不让你上车。”

被他一说,温馨一看自个儿的手,白白的手心沾了灰,看起来脏兮兮的。

温馨一阵窘迫,“哪儿能洗手啊?”

“啊呀,这个时间段我们部队没供水咋办?”卫铭一脸凝重,仿佛真有其事儿。

温馨一愣,更不敢看容离了,秀丽的眉上染着一丝着急,“那我怎么办?”

容离走了过来,睨了卫铭一眼,“小白,带她去洗手。”

“是,容少。”小白同志憋住笑地为温馨带路,温馨垂着脑袋小跑着跟上。

他们走后。

“无聊!”容离冷冷甩出两个字。

卫铭瘪嘴,“小气!”

晚饭卫铭提议去吃火锅,其余两人没有异议。

包厢里,三个人,一桌菜,热腾腾的火锅,麻辣鲜香,冬天其实挺适合来吃火锅的。有卫铭这个话匣子在,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的。

十一月的天儿一到夜里就更加凉了。从火锅店出来已经快八点,寒风阵阵,方才还热乎乎的手一下子有些冷了。

卫铭今天心情极好,一高兴就喝得有些多,满面红光的,走路摇摇晃晃,被警卫员扶上车时还没忘吆喝容离改天再聚。

他走后,温馨也跟着容离上了车,有司机跟着,容离也不用自己开车。

车门一关上,容离便把温馨拉到怀里抱着,脸埋在她肩窝,闭着眼休息。刚才他也喝了不少,浓浓的酒香混合了他身上阳刚的雄性气息,如同一张细密的网,笼住她的呼吸。

他身上很暖和,窝在他怀里,温馨觉得热烘烘的,手心微微有些湿。

湿热的呼吸扑在她颈部细嫩的肌肤上,麻麻的,痒痒的,背脊似有细细的电流流窜过。

“容离,谢谢你。”她小小的声对他说。

容离慵懒地半睁开眼凝着她,“谢我什么?”

近距离的对视,温馨有些紧张,“今天下午,嗯,我很开心。”

他带她出来,认识了卫铭,又教她用枪,正是在部队半天的愉快时光,她的心情才没有一直低沉下去。

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她细嫩的脸颊,容离目光如火一般,“那你打算怎么谢我?”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