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不同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24字数:1025309

温馨一愣,没料到他会索要感谢。

指尖滑到她绯红的唇瓣,“你的脚还疼吗?”

温馨滞了几秒,反应过来他的话中的含义,白生生的小脸倏地就红了。

“我……”她动了动唇,不晓得该如何回答。

看她那害羞得厉害的模样,容离给了她两个选择。

擦枪,还是走火。

她被逼无奈,硬着头皮选了前者……

回到别墅,一下车,容离直接打横抱起温馨,飞快地上了二楼,连简尧打招呼都没搭理。

温馨偷偷抬眼,正巧对上简尧眸中的戏谑,顿时羞窘地把脸藏到男人怀中。

明天她要怎么见人啊!

虽然急,容离没忘先洗个澡,可等他洗好出来,小丫头已经躺下了。他下意识地以为她在装睡。哪知走近才发现,她蜷缩着小身子,眉头紧蹙,似乎很痛苦。

“你怎么了?”见她这样子,他一时也没了办那事儿的心情。

纤纤细指紧攥着被子,温馨掀起眼皮,可怜兮兮地瞅着他,“……胃疼。”

容离拧了眉,“回来的时候还好好儿的,怎么突然就胃疼?”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嗯……可能是,刚才吃的太辣了。”

她特别喜欢吃辣,晚上吃的是那种九宫格火锅,她都是把菜放到最辣那一格煮的。当时吃得特爽,特开心;这会儿却惨了,胃里火烧样的痛。

听她说了原因,容离黑眸里似有一抹无奈滑过。

“等着。”

他穿好睡衣起身出去,温馨望了望他的背影,又继续揉着胃部。

容离很快回来,手里端了杯水,他走到铺边,把人从被子里捞出来,“把药吃了。”

温馨胃里难受,软绵绵地倚在他身上,接过药片含在嘴里,再就着男人递到嘴边的水杯喝了口温水,把药片吞下去。

吃完药后她又躺下。

现在才九点过,若睡觉的话太早,容离便开了电脑,打算看财经新闻。

这台笔记本一直搁在房间里,平时都温馨在用,当桌面背景呈现在眼前时,容离瞳孔微微紧缩。

红粉佳人,美颜如玉,明眸善睐,笑靥倾城。

上次去景山苏依依抓拍的那张照片,温馨很喜欢,收到后就拿来当了桌面。

凝着屏幕上笑容明媚的少女,容离眸色微沉,他侧眸看了看身旁蜷着身子的小丫头,眼神渐渐变得深邃。

吃了药后胃里好受了些,温馨睡不着,脑子里又回放起今天一整天的生活,而当那回程途中发生的一幕跳入脑海时,她双颊发烫,赶忙拉过被子捂住脸蛋。

天哪!

她居然帮他做了那种事!

“唔……”她蒙在真丝被里,又羞又悔的。

下一刻,抱着的被子被人猛地拉开,灯光照到脸上,温馨下意识地眯了下眼。

“胃还疼?”头顶传来男人冷冰冰的问话。

看她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又闷闷叫着,他以为是她不舒服。

温馨有些疑惑他为什么这么问,茫然得眸子瞅着他,老实回答:“不疼了。”

凝视着她粉扑扑的小脸,带着些许迷蒙的眸子如此可爱,方才按捺下去的冲动顿时又苏醒过来,他沉声问:“好了?”

“嗯,吃了药就不疼了。”温馨根本没意识到男人的变化。

这答案,正合他心意!

……

抚了抚她柔软的秀发,一个轻轻的吻落在额头,容离拥紧了她,安然入眠。

黑暗中,聆听着男人渐渐回归沉稳的心跳声,温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

直到困意来袭时,她终于明白过来不同。

今天的容离,似乎很……温柔?

第二天,一整天温馨都怪怪的,老是盯着自己的手发呆,只要一叫她,她就红着个脸,慌慌张张的。问她想什么呢,她支支吾吾讲不出个所以然来。

晚上简尧在饭桌上把这情况告诉容离。

“哥,温馨今天老看着她左手发呆,你知道原因吗?”

容离微微挑眉,他当然清楚原因!

“啪——!”

象牙筷掉到地上,清脆的声响把所有人注意力都引了过来。

“你又慌什么?”简尧挑起一边眉毛问。

温馨慌张地站起身,“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丢下一句话就落荒而逃,跟有鬼追她似的。

简尧说:“你看,她又发作了。”

容离盯着她逃跑的背影,脑海里浮现出昨天在车上的那一幕,黑眸深处隐过一抹柔光。

“你们昨天干啥了?”简尧锲而不舍地追求着真相。

容离面无波澜,“管好你自己。”

“……”

没得到答案,简尧郁闷扒着饭,或许他该问问卫铭。

休养了一天,温馨终于能够回学校上课。中午,她和苏依依去了家咖啡店,她打算把自己和容离的关系告诉苏依依。

“温馨,你要说什么啊?”见她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苏依依疑惑地问。

这家店位置比较偏僻,午间客人不多,确定周围安全后,温馨看着她,神色凝重,“依依,如果……如果我被人花钱包了……你还会和我做朋友吗?”

微风吹动着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苏依依眼睛蓦地瞪大,充满了震惊。

她最好的朋友竟然被人花钱包了?!

她的反应是她预料当中的,但她不知道苏依依能否理解她。

“温馨,你……怎么会这样?”好一会儿苏依依才冷静下来。

温馨唇畔多出一份苦涩,“当初我爸爸被人陷害,其他人都不肯帮忙……他是唯一能救我爸爸的,这是他的要求……我只能这么做。”

“就是上次去景山那个男的?”苏依依很快记起了那件事。

“嗯,是他。”温馨点头,明亮的眸子里浮现出不安,“依依,你,你还会拿我当朋友吗?”

毕竟这不是件光彩的事。

苏依依紧紧抿唇,看着温馨,脑海里有些乱,她端起咖啡,猛地喝了一大口,顺便沉淀下思绪。好一会儿,组织清楚语言,她肯定地对她说:“我们可是说了要一辈子做朋友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