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想离开我了?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6:12字数:1025309

闻言,温馨先是一愣,随即红了眼眶,微微一笑,“谢谢你依依。♀”

苏依依握了握她的手,安慰道:“你也是为了你爸爸,我能理解。只是……温馨,那个人,他结婚了吗?或者有没有女朋友?”

温馨想了想,“没结婚,好像也没有女朋友。”

当初乔婶说,除了她,容离从没带女生回去过。她住在别墅这些日子,除了他突然离开那次,他甚至从没在外面过夜过。

说起来,容离的私生活其实挺简单的。

“那还好,至少你没那些麻烦。”苏依依喃喃道。

其实她原本要说的是:你至少不会成为第三者。

但这样的话,她无法说出口。

“嗯……”温馨其实有同样的想法。

记起上次看到她脖子上有吻痕,苏依依咬下唇,几分犹豫地问:“那你们……那个过了?”

温馨微愕,耳朵有点发烫,她点了点头。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从九月底,到现在。”她都坦白告诉她。

“你有问过他,会包|养你多久吗?”

温馨摇头。♀

苏依依皱了眉,眼中浮现出担忧,“温馨,你才十八岁,就你们现在的关系……你得为自己做好打算。”

苏依依的话像突然点醒了她,的确,她从来没有考虑过和容离分开以后自己的生活。

温馨心里有些慌乱,险些打翻了咖啡,“那我晚上跟容离谈谈……”

夜晚。

温馨坐在被褥里,膝盖上搁着电脑,脑袋里却是思绪万千:容离他到底是怎么打算的?等将来他厌倦的时候,她往后的路该怎么走呢?还有,她从一开始就没弄明白的,容离他为什么要选择她呢?

听到卫生间门打开的声音,她装作若无其事般继续上网,眼睛盯着屏幕,容离出来时并没发觉异样。

看着他一步步走近,黑色真丝睡袍包裹着他欣长的身躯,松开的领口露出一大片精壮胸膛,上面还残留着些些水珠,在灯光映照下,更添了几分男性的魅力。

心跳蓦地有些快,温馨匆忙垂下眼,耳际染上的粉红却泄露了她此时的紧张。

容离微眯起的黑眸里,火焰渐渐燃起。♀

心里揣着许多疑问,温馨关了电脑,放到柜子上,打算和他谈谈他们之间的问题。

见她乖乖收了东西,容离很满意。

温馨却对他说,“容离,我……有话跟你谈。”

向来扭扭捏捏的小丫头竟然要跟他谈事儿,还是在这么个关键时刻,容离挑了下眉,一手撑在她身侧,“谈什么?”

瞧着近在咫尺的俊脸,温馨眉间掠过羞赧,定了定心神,她扬起眸子迎着他略带兴味的注视,“容离,我们……我要陪你多久?”

犹犹豫豫,她最终选了这么个委婉的说辞来表达他们之间的关系。

容离瞳眸微微一缩,手指捏着她的下巴,精致的眉间微染霜色,“你说什么?”

冷冰冰的质问。

温馨小脸白了白,但她今天打定主意要问个清楚,虽然感觉出他的不悦,却还是坚持道:“我想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结束。”

当她说完最后一个字时,男人身上骤然爆发出的怒气令她心生出畏惧。

原来,她每天都盼着他们结束么?

“怎么?想离开我了?”容离眯起黑眸,眸光如锐利刀锋刮过她细嫩的脸颊,细微的疼痛。

温馨遍体生寒,急忙解释:“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

“那你什么意思,嗯?”他冷冷地问,指尖下滑到她纤细的脖子,若有似无地轻抚。

“我只是想问问而已,没有要离开。”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利,坚持问他,无非是要个明确期限而已。

可这句话在男人听来,说了当没说。

容离眸光幽幽,如暗夜里的星辰,“没有想离开?”

“嗯嗯。”脑袋配合地点了点,以示真诚。

黑眸里滑过流星般的光芒,容离说:“那么,证明给我看!”

“……什么?”温馨没理解。

薄唇擦过她娇嫩的唇瓣,他蛊惑般地开口:“用你的行动向我证明,你没有骗我!”

身体里像有电流四处流窜,生出阵阵酥麻,温馨漂亮如蝶翼的睫毛害羞地扑扇着,娇美的面容满是绯色。

见她迟迟没有动作,容离挑了下长眉,“难道你刚才在撒谎?”

对上他眸中的冷意,温馨急了,“没有没有,我没撒谎。”

她哪里知道,这是男人故意激她的。

“那就证明给我看!”他如帝王般命令道。

温馨脸蛋涨得通红,心脏咚咚咚跳得飞快,老实讲,她特别不愿意惹他生气,因为惹怒容离的下场,是她不敢想象的。

紧抿了双唇,她结结巴巴地说:“你,你闭上眼睛。”

被他专注的眼神盯着,她实在不好意思。

容离瞧着身下羞窘的小丫头,唇角微弯,“好。”

他配合地闭上双眼,温馨抬眼看他,那俊美若神祇的面容近在咫尺,视线落在他色泽浅淡的薄唇上,她咽了咽口水,缓缓凑近脑袋,一如上次主动吻他……

“疼……”温馨紧拧了秀丽的眉,软绵绵地控诉。

他怎么可以这么过分呢,竟然发狠地咬她!

看着满面绯红的她,眼眸含泪,一副委屈极了的小模样,容离为眯起了眼。

那么大力气咬她,是因为得知她竟然想着有一天离开他,他心里有气。视线掠过她肩上暗红色的痕迹,他微微蹙起眉,眸底泛起一丝心疼。

十八岁的小姑娘,到底是娇气的,眼前的男人虽然是罪魁祸首,但近段时间的相处,她潜意识里对他生出了一份小小的依赖,受了委屈,便撒起娇来。

“好疼!”没得到安慰,她皱起小脸,眼泪更多了。

小丫头水水的眸子望着他,泪珠子连连,看得容离心口窒闷。

他真不明白,她的眼泪怎么那么多,难道女生真是水做的?

“不准哭!”冷酷的大总裁不擅长哄女人,脑子里来来去去只有这么一句生硬的话。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