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意想不到的人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31字数:1025309

他表情冷冷的,再加上那冷冰冰的三个字,怎么听都跟安慰不沾边,温馨以为惹他生气了,便咬着唇,红红的小鼻子一抽一抽的,看起来特别可怜。

哭哭啼啼的小丫头,若按他以往性子,早赶人了,可她这个例外,他舍不得!

内心懊恼地低咒一声,他掀开被子,下了地,再把被窝里的温馨捞起来。

“你要做什么?”

容离垂眸看了眼她,“去洗澡。”

温馨脸更红了。

洗完澡,她舒舒服服躺在柔软的被褥里,很快倦意袭来。

意识朦胧间,他似乎听到他的声音。

“温馨,没有我的允许,你永远不许离开!”

容离一向起得很早,即使前一晚索求无度,第二天他依然精力十足,瞧不出丝毫疲惫。

冬季早上常常会起雾,室内光线微黯,他垂眸看了看怀中安睡的小人儿,小脑袋贴着他胸口,柔顺的黑发垂落下,遮掩住她白如美玉的小脸。

他轻轻替她拂开秀发,发丝弄得她有些痒痒的,鼻子里哼唧两声,在他胸膛上拱了拱,又继续美梦。

搂着柔柔腻腻的小丫头,瞧着她一系列无意识的动作,容离薄唇轻轻抿起,眸光慢慢变柔。

他喜欢有她在身边。

静静看了会儿她,他准备起身,美国分公司那边出了点问题,他需要过去一趟。

他轻轻放开她,坐起身。少了温暖的怀抱,温馨皱起眉,下意识朝他那边动了动,就像找猫妈妈的小奶猫。

见状,容离把被子塞到她手里,又仔细地替她盖好。

抱着被子,温馨便继续乖乖睡觉。

换衣服时,他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后背有几道抓痕,微微有些发红。而这些“杰作”,除了她,没有第二人能够做到。

凤眸微微眯了下,眼角似有一抹淡淡的纵容流泻出,

再乖巧的小猫,也有亮出爪子的时候!

温馨醒来时已经九点钟了,躺在被窝里伸个懒腰,紧接着就“唉哟”了一声。

习惯了睁开眼后看不到枕边人,她慢慢坐起身,拿过睡衣胡乱套在身上,进卫生间去洗漱。

睡衣的领口比较大,她刷牙时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肩上那个齿痕,昨晚上男人咬得十分用力,现在都很清晰。

皱了皱眉,她咬着牙刷,把衣领拉开,露出左肩,暗红色的痕迹在雪白的肌肤上是那样的显眼。

容离他是有咬人的癖好么?

算起来她被咬过好几次了!

伸手摸了摸,脑海里突然闪过他昨晚对她说过的话,只是当时她太累了,没太听清。

费力回忆了好些时间,她记得,他好像说了“永远不许离开”。

霸道的口吻,正是容离一贯的风格。

他给出的这一句话,可以算作是给她的答案么?

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耳朵越来越有些烫,就像每次被他拥抱亲吻的时候,温馨抬眸看了眼镜子的自己,面色绯红如霞,眼眸里闪烁着潋滟光芒。

这样的自己,感觉有点陌生呢?

但心底丝丝缕缕的甜,是无法忽视的。

虽然身体依旧有些乏力,她的心情却是很好的,换好衣服后,她嘴里哼着欢快的调子,下了楼。

“乔婶,容离他什么时候走的呀?”边吃着早餐,她问乔婶道。

乔婶说:“少爷七点过就出门了。”

温馨喝了口热牛奶,轻喃:“他走得真早啊。”

七点她睡得正香呢!

乔婶把煎蛋放到她面前,又说:“简少爷也走了。”

“啊,他跟容离一起走的吗?”

“没有,听简少爷说他是有事儿要忙,什么研究吧。简少爷他就爱那些,平时都很难见一面的。”

“这样啊。”温馨抿唇,喃喃道:“希望他能快点回来。”

简尧风趣幽默,像个邻家大哥哥,温馨很喜欢和简尧一起。

到了学校,上了两节课就已经是中午,温馨边吃午饭边向苏依依感叹时间过得快,一上午就这么没了。

回学校的路上,她遇到了个意想不到的人。

“温馨,找个地方坐坐吧,我有话跟你讲。”穿着香奈儿最新款秋冬装的容沛沛容颜娇美,态度高傲,她看温馨的眼神带着浓浓的鄙夷与嫉恨。

温馨并不认识她,“请问你是哪位?”

容沛沛精致的眉一挑,言语间隐隐透着骄傲,“我是容离的妹妹,今天我找你,是想谈谈你跟我哥之间的关系。”

她清楚地表明来意。

温馨面容一凝。

容离的妹妹?

他们在一起两个多月,她从未见过容家人,也没听容离提起过,容沛沛的突然出现着实令她意外。

想了想,她问容沛沛:“你来找我,容离他知道吗?”

万一他并不想她跟他的家庭扯上关系呢?

容沛沛面色微变。

根据她的调查,平时温馨上学放学容离都派了专人接送,她根本没机会接近她。她深知哥哥的脾气,今天她来找温馨,全然是自作主张,岂敢让容离知道。

潜意识里,她把温馨划归为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那类女人,所以她很有信心今天能打发掉温馨,到时候即便容离知道了,也不会责怪她的。

“我今天来,是我爸爸的意思。”她直接打出容书年的名号,“他知道你跟我哥哥的关系,所以让我来跟你谈一谈。”

照她的意思,是他的家里人对她有意见了!

眸光微微闪了闪,温馨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她想了下,回答道:“那好吧。”

她跟苏依依说了声,就和容沛沛一道走了。

咖啡厅。

容沛沛那双明亮逼人的眼眸直直盯着温馨。她的确很漂亮,那双水样温婉的眸子眼波盈盈,顾盼生姿,她身上有种清丽脱俗的气质,使得她整个人即便不言不语,同样能吸引无数目光。

如果她们是毫无相干的陌生人,也许她会称赞一句。

却可惜,她是她的敌人。

在她打量温馨的同时,温馨也在观察着容沛沛,对方看起来和她年龄相仿,五官精致如同芭比娃娃,只不过,她眼中的那份敌意,让她下意识对容沛沛没什么好感。

容沛沛从挎包里拿出一张薄纸放到温馨面前,像个傲慢的公主,“这给你。”

温馨疑惑地拿过来,是一张支票,一百万的数目,眼睛仿佛被刺了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容沛沛眯了下亮晶晶的眸子,唇角勾起冷笑,“只要你离开我哥哥,这张支票就是你的了。”

她这次回国只有两周假期,原本为了见见容离,谁料会冒出了个温馨,而且容离对她似乎颇为溺爱,这让容沛沛察觉到了危险。

在得知父亲没打算干预后,她就一直筹划着,在她回德国前,一定要先把温馨弄走!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