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他没回来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23:24字数:1025309

温馨眸子一紧,脸色有些难看,这会儿她终于明白她的来意了。

她把支票退回给容沛沛,在她诧异的眸光下,冷道:“容小姐,支票请你拿回去,我不会收。”

容沛沛一怔,旋即轻嗤一声:“你是怕支票不能兑现吗?放心,这支票是我爸爸签的字,一定不会赖账的。”

姚婉芳说过,容书年其实并不满意温馨的存在,只是儿子态度摆在那儿,他勉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如果她能处理好这件事,容书年一定是支持她的。

温馨坚定地摇头,“不是钱的问题,总之,我不能收。”

她知道自己跟容离的关系并不光彩,容家人瞧不起她是情理之中的。但她当初是为了救温延军,才答应做容离的女人,并非贪图他的钱财。

要说结束,也该是容离自己提出,而非她拿了他爸爸的钱离开他。

看她外表静柔弱,内里倒是个固执的,容沛沛拧了下眉,面色更冷,说话也不再客气,“温馨,我想你该很清楚,以我哥哥的地位,你是根本配不上他的。以前也有很多女人想要攀高枝,可她们最后都一无所获。如果你识相,就收下这钱,以后别再见他,这样对谁都好,你说呢?”

她的话,把温馨贬得一不值。

温馨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而容沛沛似乎还嫌不够,继续道:“实话告诉你,我哥哥已经有未婚妻了,他跟我表姐是青梅竹马,婚约早订好的,你跟着他,虽然一时风光,可最后,你只能是被抛弃的那个小三,知道吗?你还年轻,何必要弄得脸上无光呢?”

容沛沛眸光挑衅,唇角的那抹笑容让人觉得有些刺眼。

黑云渐渐聚拢,外面的天色暗沉了下来,细细的雨丝打在玻璃窗上,密密的,很快透明的玻璃变得如毛玻璃般,模糊了街景。

未婚妻三个字如一颗石子,打破了平静的湖面,温馨眼睫颤了颤,像雨天被打湿了翅膀的蝴蝶,带着即碎的脆弱。

她垂下眼,盯着冷掉的咖啡,默了默,才缓缓道:“容小姐,我还是那句话,钱我不会收。如果你,或者你父亲对我有意见,请你们直接告诉容离,无论他怎么决定,我一定照办。”

她是软弱,但并代表任何人都能拿钱侮辱她!

听到她这番话,容沛沛琥珀色的眼眸里浮现出一丝怨毒。

真是个不知好歹的贱人!

竟然拿哥哥威胁她!

“温馨,看来你是打定主意要跟着我哥哥了。”容沛沛皮笑肉不笑,“你说,要是你的同学,亲戚朋友知道你其实就是个出卖身体的婊|子,他们会如何看待你?”

闻言,温馨巴掌大的脸蛋彻底失去血色。

他们会如何看待她?

当初网上闹出她破坏人家感情时,她已经已经历过一次,那些鄙夷的眼神,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如同肮脏的过街老鼠般。

是人都有自尊,谁能忍受大众异样的眼光!

只是,她心里明白,要想跟容离结束,并非她一句话就能做到的。惹怒了那个男人,下场只怕会比被人戳脊梁骨更惨!

“抱歉,容小姐,我下午还有课,不能陪你聊天了。”她猛地站起身,没有丝毫的心虚。

“你——!”容沛沛一口气梗在胸口,眼睛瞪得大大的,差点儿抓起面前的咖啡泼过去。

温馨不再理会她,转身走出咖啡厅。

瞪着她的背影,容沛沛气得咬牙切齿。

今天的谈判出乎她意料,温馨软硬不吃,又不能对她下手,她也没有别的办法。眼看着没几天她要回学校了,容沛沛现在唯一期盼的是表姐和奶奶快些回来,尽早把那贱人从容离身边除掉。

等她走出咖啡厅,雨势渐渐大了,温馨没带伞,她没给苏依依打电话,直接冒雨跑回了学校。

冷冷的风和着雨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眼睛里飘进了雨珠,酸酸涩涩的,视线跟着模糊起来,温馨抬手抹了下眼睛,却觉得脸上的水更多了。

“天哪,温馨你衣服全都湿了!”看到落汤鸡似的温馨,苏依依惊讶地叫道。

温馨拿着纸巾擦掉头上,脸上的雨水,红着眼睛强颜欢笑,“没事,我就淋了下雨,你别大惊小怪的。”

苏依依嗔道:“你呀,没带伞给我打个电话呗,这么冷的天还淋雨,你是想感冒吗?”

“反正就一小段路嘛,你再出来,多麻烦啊。”

瞅着她红红的眼睛,苏依依眉毛皱了皱,小心翼翼地问她:“温馨,刚才那女的找你说了些什么啊?我瞧着她像是来找茬的呢?”

温馨动作一滞,眸光微微闪烁下,她抿唇,轻轻一笑,“没有,她是容离的妹妹,她来找我是问些容离的事儿,你别担心。”

她习惯性地把心事藏起来。

对她的说辞,苏依依自然是持怀疑态度,但她不愿讲真话,她也不能逼她。

雨一直没停,到了晚上,温度更低了,即便明天下雪也没甚奇怪的。

吃过晚饭,容离还没回来。

温馨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和乔婶聊天。中午跟容沛沛谈过以后,她心里一直乱糟糟的,肺泡里全部塞进棉花一般,总感觉呼吸有些阻塞。

“……乔婶,你知道容离去哪儿了吗?他还没回来呢?”望了眼壁钟,温馨忍不住问。

乔婶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剧,一听她问,也朝壁钟的方向看了看,“少爷早上出门时没说,估计是有应酬吧,或者也可能出国了。”

“是吗……”温馨眸子微微有些暗,连话语也染上一丝低落。

独自躺在被窝里,温馨翻来覆去一阵,睡不着,房里虽然有空调,可没有了那个温暖的怀抱,她总觉得很冷,浑身都冷。

翻了个身,怀里抱着柔软的被子,她的目光凝在旁边空空的位置上,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昨晚的缠|绵。

其实她是排斥和容离做那件事的,因为每次都被他欺压的非常累,第二天浑身软得没力气。

此时此刻,窗外寒风呼啸,冷风连连,她却有些盼望他能回来,哪怕他又折腾她,也好过她孤单单一个人。

秒针一圈圈地转过。

雨声淅淅沥沥,如一首柔缓的曲子,温馨一直了无睡意,躺了一个小时后干脆起身,打开卧室里那台超大的液晶电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